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三)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55 2012-02-19 13:16:44

  思来想去,我想还是晚上再去“挑灯苑”,这青天白日的我一个姑娘家去一男子府上不太好,虽然我不是中原女子,但入乡随俗总是好些吧。

我不想让箫三爷知道这件事,他虽然对我很好,但几月相处下来,我知道他似乎不是平常人,我只是来中原一看,执念于那一袭白衣已是意料之外,不想在和其他不寻常之人有过多联系,师傅说过;中原是美景之地,亦是是非之地。

打开门,正见箫三爷扬起手欲敲门,面色依旧苍白,但唇色不差,看来精神不错,他今日一身青衣,更衬得肤白,头上用一根镶玉的发带绾住发丝,腰间亦挂了一块翡翠玉,他似乎对玉很是钟爱。

见我开门,他一怔,随即温和的看着我“昨天的‘万灯节’可热闹?”

“岂止是热闹啊,那人山人海,繁华似锦。我可算是见识到了!”我外走着,在柳树下的石椅上坐下,箫三爷也在我旁边的石椅上落座。

“呵??????你开心就好!”他含笑望着我,眼睛很亮。

我望着他,看着他眼中我的样子,我一躲中,偏过头,再看时,他的光芒已暗下来,似乎有些灰败,我不知为何,心下竟生出内疚的感觉。

两人都不说话,只有柳叶被微风吹着交缠的沙沙声。

“昨天,街上有好多灯笼呢,一个个精致的像是在比美一样!”我打破沉静。

“是吗?”他淡淡回应。

我向他描绘起昨天的夜景,说到兴奋之处便比手画脚起来,他看着我,扬起嘴角不说话,我见他脸有笑意,也开心起来。

想起他昨天是在府中度过,便不禁惋惜“你昨天没去看灯可真是可惜了!”

“长街长,烟花繁,挑灯回看,恍隔如年”。

石桌上早有侍女端上来的糕点和清茶,我捧住茶杯喝了一口,进口无味,入喉时生出丝丝甘甜,良久,口中仍有余甜,“这是什么茶啊,可真好喝!”

“兰贵人”

“名字也好听!”??????

暮色降临,我跟音儿谎称想早点睡人不要来打扰,回到房关起门开始翻包袱,师傅给我装了一身夜行衣在里面,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我带夜行衣,当时师傅说:万一要干点什么总是方便的,现在想起来,师傅可真有先见之明!

我穿上夜行衣,躲在门边,等了一会,听见没有人,我悄声出门翻墙而出。

到了挑灯苑,小心翼翼的躲过两拨巡岗的侍从,我在屋顶上一间一间的寻找,终是寻到了。我揭开一片瓦,朝下看去,房间未点灯,一颗夜明珠镶在案台之上,将整个屋子照的明如白昼,他正闭目躺在一张卧椅上,面色如水,眼上如打了一层蜡般柔和光滑,睫毛如羽翼一般盖下,映出一层阴影,一头青丝随意散落,只一身白色单衣,领口开得很下,白皙精壮的胸膛隐隐露出,此情此景邪魅异常,可偏偏在他身上却有一股圣洁不可侵犯的感觉。

羽翼般的睫毛轻微扇动着,他缓缓的睁开眼,直视正在上方的我,神色未有丝毫起伏,只眼眸微微收缩我,翻身下了屋顶,他已经打开门,我见他未曾喊人,急忙扯下黑色面巾对他说:“我不是坏人!”

他一怔,仍是不动声色。

“我只是想和你认识,别无他意!”

“别无它意?”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我的穿着。

“不穿着它,我能进的来吗?”我知道他是在对我一身打扮质疑。

“倒是坦率。”

“我是沐溪!”我向他自报家门。

他扬眉不语。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吗?”

“你若识我,则不需告诉,若不识我,则无须告诉。”说完便转身进屋。

我一急,刚待开口,他便沉声道:“再不走,我便叫人了。”说完门已合上。我知他已不会见我,只好回去,明日再来。

回到房中,未有任何人发现,我安然的躺在床上,虽然今天未有结果,但能见面已是很好,师傅说过:男追女各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我明日再去,明日不行,就后日,就大后日??????总之,我不放弃,只是回草原见师傅的日子便不知要到何时了。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第二日,我依旧一身夜行衣前往,他不理会我。

第三日,他不理会我。

第四日,他不理会我。

第五日,他不理会我。

??????

如此,半月过去。

我日日“早睡”,音儿发现了我的不对劲,“沐姑娘,你可是身体有恙?”

我忙摇头,音儿狐疑的看了看我,不再说话。下午,箫三爷亲自过来看我,“小溪”,不知何时,箫三爷对我的称谓已从“沐姑娘”该成了“小溪”。

“听音儿说你这半月以来一直早早就睡下了,你可是身体不舒服?”箫三爷关切的问。

“我没事,就是春日犯困,呵呵”

箫三爷认真的看了看我,“小溪,你眼窝青黑,还是让大夫看看吧”

眼窝青黑?那是天天当夜猫子熬得呀!

“没事,不用麻烦请大夫了”我摆手。

“在我这看大夫怎会麻烦?”箫三爷自嘲的一笑“我这病秧子哪离得了大夫?!”

我只有点头应允。

府上的大夫过来给我把脉,箫三爷一直在我身旁,听到大夫说我只是有些劳累,睡眠不足,没什么大问题,才离开。过了一会,箫三爷拿着一个精致的瓷瓶过来,“你每日早早便睡,怎还会睡眠不足?定是时常醒来或夜不能寐吧?”

我忙点头称是。

箫三爷把瓷瓶放在我手上,“你若再睡不着,便吃一粒这药丸吧!“

我皱眉看他,箫三爷微微一笑,说:“不苦的。“

我呵呵一笑,打开瓷瓶,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治失眠的啊,真是好东西,你怎么会有这个啊?“拿出一颗,随意问着。

箫三爷脸上闪过一阵痛楚,不言语,半响,才低声说:“每夜旧疾发作,疼痛难忍,吃几粒这药丸便能安眠了“,声音平静的像是在说家常之事。

我心里一阵痛楚,鼻子一酸,忙转过身,不让他看得我眼中的泪,他??????太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