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六)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780 2012-02-19 13:16:44

  音儿收拾碗筷的手一顿,随即恢复继续手上的动作,但脸上已绯红。我走到桌边接下她手中的碗筷,放在一旁,拉着她走到床边坐下。床头点着的灯照在音儿脸上,柔和的打着光晕,音儿比白日更增添了一番柔美。

“他是谁啊?”我好奇的问。

“哪有!没有的事!”音儿娇嗔着转过身低头。

我凑到她面前,“怎么会没有?!人生自是有情痴!我们认识也有半年了,天天在一起,也算是好姐妹吧!你就告诉我吧!”

“人生自是有情痴”音儿低低的重复我的话,轻轻的长叹一声,“我只是个奴婢,只知道伺候好三爷,办好三爷吩咐的事,这情爱之事与我注定无缘!”

我看她脸色依旧绯红,大胆猜测:“音儿你??????对箫三爷,你喜欢他?”

音儿立即抬头,正色道:“主子就是主子,岂容底下的奴婢有半分猜想?!”半响,她低头,“三爷是我的主子,这辈子都是!”声音虽低,但字字坚定清晰。

我看她这般忠心,不禁动容,“他定是对你很好才让你如此忠心护主吧?!音儿,你爹娘呢?你是怎么来到箫三爷身边的?”

她没有立即回答,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的抬起头,神色迷惘,“五岁的时候,我爹便去了,家里就靠我娘帮人做针线活洗衣服撑着,可怎么撑得下去啊!我们姐弟五个个个都有一张嘴在等着,我大姐二姐都卖给人家做童养媳,可也不够啊!娘身体也不好,冬天天寒地冻的,河里的水都结了冰了,娘就用大石头砸出一块窟,舀水给人洗衣服,一桶一桶的挑??????”音儿顿了顿。

我看着她悲戚的神色,伸出手握着她的手。

她幽幽的继续“我娘哭着把我卖到镇上,我娘??????哭的眼睛都肿了,走一步回头看一步,最后不敢看了,就再也没回头,我在后面哭着喊着‘娘!娘!’她不理我??????就是不理我。”

音儿脸上全是泪,我实在不忍,虽然我自小无父无母,但师父待我如掌上明珠,我更是自小在草原上无忧无虑的长大,从来不曾体会过音儿这样的悲哀和无奈。

我掏出音儿随身携带的丝帕,擦着她的眼泪“别说了,别说了!”

她沉浸在回忆中,丝毫不理会我,“在镇上一户人家没待到两月便又被人卖了,颠来颠去的卖,后来,一户黑心的人家竟要把我卖进青楼!一入贱籍永难翻身,这种下作事我宁死也不做!他们就打我!那么粗的木棍,一下两下??????我就跑啊,跑啊??????是三爷救了我,他买下我,让我跟着他,八年了,我伺候三爷八年了,三爷对我很好很好,我虽说是三爷的丫头,可过的跟小姐一样。”

音儿停住,定了定,“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眼神散发着坚定的光芒。

音儿转过头看着我,握紧我的手,“这么多年来,我在三爷身边待着??????三爷很苦!三爷虽然生于权贵,但身体一直孱弱,父不慈,也没有娘爱,身边又无一个体己的长辈关照,在宫??????家里受尽责骂委屈,上面的兄长对三爷更是非打即骂,三爷手中无权,每次见着那两个兄长都要跪下磕头,任人他们欺侮,终日心有郁结,可是自从你来了,三爷他很开心??????很开心,每晚歇息前,必会问我你一日过的可好,你随口说的一句糕点好吃,三爷便立即命人去搜寻,费尽心思把做糕点的厨子请来府中。你只夸了一句衣服好看,三爷便让制衣坊赶工做出来。你这半月来睡不好,三爷也??????“音儿顿住。

“可是我??????“

音儿打断我,“三爷身体不好,可自从你来了,他便好了很多,我和善儿都很高兴!三爷是真的对你好!“

音儿说完便跪下,我一惊,忙拉着她,音儿就是不肯起。

我无奈的说“我知道三爷对我好,可??????“我语塞,”音儿,我有??????“我不敢说,不敢在音儿面前说我喜欢他人,”音儿,你先起来,让我想想,想想!”

音儿见我松话了,识体的站起身走出去,关上门时,欲言又止,最后只关门离去。

我虽然答应音儿会想想,但实在不想去想这个事。箫三爷对我好,他对我有救命之恩,他一直过得很苦,我知道,我都知道,但从我见到那袭白衣的第一眼起,就注定他是我心上的流年,我的盛世年华只愿为他!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夜,醒来时,东方既白,时辰到还早,我穿鞋起身,随意套了件外衫,在园内随意走着??????

如此过了五日,音儿每次见我都神色期盼,我只有不与她正视,音儿也就未再提过此事。

出门时,音儿和善儿说要陪我,被我笑着拒绝了,我想一个人逛逛。

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万灯节那天我见到他的那座酒楼下,我信步走到小桥上,桥上人烟稀少,只三两个行人,一个男子手拿一支花钗正往一女子青丝发中插入,男子专注含笑,女子羞涩的低头浅笑,何其美好!

我抬起头和那晚一样望着楼上的那扇窗??????不在!

我嗤笑一声,怎么会在呢?!

低头转身准备回去,入目的是一袭锦色白袍,未染半点尘埃,白的刺眼,我缓缓的抬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