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十一)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320 2012-02-19 13:16:44

  穿过几个回廊才走到自己的院子,刚踏脚进去,音儿则要出门来,看见我便道:"三爷等了姑娘一天了,姑娘早些过去吧"

我这才想起来早上善儿好像是来这说是三爷找我过去。

我答了声”这就去“,便转身去往三爷的院子。

“沐姑娘”音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怎么了?”

“姑娘······姑娘还是换身衣裳吧!”

“怎么?这衣裳有何不妥吗?”上下打量了番自己,并未觉察有何不当之处。

“这衣裳是三爷送予姑娘的······”

我仍是不解。

“姑娘却是穿着它去见其他男子,三爷······三爷该做何想!”

“你怎么知道我是去见男子?”我似是并未向她提起过。

音儿撇过头不看我,“女为悦己者容,我即便再是痴笨,也知晓了几分。”

这语气竟是有几分凄凉······

我一惊,才觉得不应该这样下去了。对箫三爷我只是朋友之情,因他救我一命甚是感激,再加上他身体不好,对他又多了分怜惜之情,但不管怎样,绝无男女之情。而音儿却一再明里暗里的透露出三爷对我的情谊,我虽不聪慧,却也不是痴傻之人,如若只是音儿会错了意,误会了三爷,那也就罢了,但倘若是三爷真是对我有意,那我可怎么办呢?

换了身衣裳走在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一不小心竟被石子绊了一脚险些摔跤,这才头脑一顿:这都只是我自己在瞎想,三爷并未提过任何一言片语,三爷心善,可能只是对我一个孤身女子多加照顾而已,况且相处多时,便多了几分朋友之义才如此,想这想那岂非庸人自扰?

这一想清楚便止不住的笑起来,似是自从遇上了箫墨泠,男女之情便成了我看男男女女的主旋律,实则不然啊!

到了箫三爷的院里,便见善儿摇着手帕在驱散热气,这夏日快到了,天是一天比一天热起来了。

“善儿,三爷可在?”

善儿一转头见是我,原是有几分不耐的脸色也转了晴,“三爷在里面,快进去吧”眼里有几分喜悦和期盼。

我一愣,难不成是有什么喜事?

门虚掩着,我推门而进,绕过屏风,见三爷正坐在靠椅上持笔作画,这已将近黄昏,屋里已不是大亮,昏黄的日光透过窗子照进,让这房间多了几分静谧。三爷的位置却是靠墙,恰好避光,未到天黑,已瞧不太清他身上的样子,只一张脸很是清晰。

他认真的在作画,手是细长苍白的,亦如他的脸······

许久,搁笔,端看。

看来画完了,我叫了声他“三爷”。

他抬头,眼底有淡淡的青色,唇色也有些发白。

“小溪,你来了。”

“嗯,善儿说你找我”

他未答话,目光转向了桌上的画,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这画竟是一女子。难不成是三爷的心上人?我冲他一副了然的笑了笑,走到桌前看看是何女子?

一看,我的笑便僵在了脸上,因为这画中女子正是······我!

“小溪······”

“这画······”

我同时开口。

半响,他见我未说话才说:’这画······这画是来江南之前便已经作了,就是你来向我辞程那日所作,但一直觉着画的未入神,这才又拿出补上几笔,你看······你看,如何?“

他虽是问我,却只是看着画。

“你为什么要画我呢”

“小溪,你当真不懂么?”

我摇头。

“这么多时日,可能是我太痴傻,竟然没叫你明白半分”,他顿了顿,“我喜欢你”

真的是这样!

我不知道说什么,静默无言。

许久,他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他眼中清亮的望着我。

我看着他,摇头,眼中的清亮即刻便灰败下去。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低声向他说明。

没有听到声音,我抬头看了一眼,他脸色灰败,我心里不忍却只有低头,半响,“他可喜欢你?”

我想着箫墨泠的那一句“恩,我喜欢你”,嘴角扬起了几分,答“嗯,他也喜欢我。”

“如此,甚好,甚好。”

我听着很难过,胸中气闷,却又没办法,只得说:“三爷,我先出去了”

他偏向窗外的视线落在我身上,恍惚一下,才道“好”。

我急忙出门,出来才觉舒畅起来。一出院门,便一路跑回自己的院子。

晚上,我便收拾行李包袱,这洛水阁,我是不能在住了。

第二日,我便拿着包袱出门,见着音儿,她一愣,以她的聪慧,随即便明了了,“姑娘这是要······”

“我要走了”

“姑娘终究是对三爷无意吗?”

我不知如何作答,只是不语。

“三爷对姑娘这么好,姑娘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我从来没有见过三爷对任何人这般上心,用心,倘若不是三爷救了你一命,你又在何处呢?而现在,你却······你怎么可以这样?”

“音儿,你可知道感情不等同于恩情,三爷救我一命,照顾我数月,我万分感激,无以为报,可这都不是我能喜欢三爷的理由,我待三爷是朋友之义,是救命之恩,却没有半分男女之爱!”

“可是······”

“音儿,别说了”

我一转头,竟是三爷站在门前,脸色比之昨天又差了几分,眼底的青色加重了些许。

我有一丝不忍,却仍是开口:“三爷······”

三爷摆手示意我,“不用说了,我明白,‘情’这字本来就不能强求,只是我喜欢你,而不巧你却不喜欢我,如此而已。”

“三爷”我看着他终是呐呐的道出了口“······三爷,我想走了”

“你要走?”善儿开口问道。

箫三爷却是望着我,“小溪,真的要走吗”

我不敢看他,只是低着头轻轻点了点。

半响听到三爷“咳”“咳”的声音。

又咳了?许久没有听到三爷咳了!

“事已如此,小溪,你多保重!”

抬头,见他只是浅笑的望着我,只是这笑未尽眼底,显出了几分苍凉。

鼻子一酸,这便是要走了么?相处几月,我看了看音儿,善儿,箫三爷,虽是不舍,却也明白,我已不能待在这里,只得拉了拉肩上的包袱,走出门去。

“小溪”

是箫三爷。

我转头,他塞了一块玉佩在我手中,“他日,你若有事,拿着这块玉佩到京城府中找我便可。”

我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又看了看他。

“我虽然在家不受重视,但家中毕竟是望族,有些事,我还是有办法的,倘若有事需要我帮忙,尽管来找我,你我虽是无缘,我却仍是想护你安好!”

我再不知如何作答,眼泪早已流下来了。

“别哭,别哭!”

我不理会,早已泪眼婆娑。

“我走了”我向外走去,身后静默无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