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八)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761 2012-02-19 13:16:44

  一缕刺眼的日光袭在脸上,缓缓的睁开眼睛,是音儿打开了窗朝我笑道:“今天天气真好,姑娘也快点起来吧,别枉费这大好日光。”

用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十分不愿起来,好久没睡的这么香沉了。

不愿起来,便在床上赖着用被子包着头翻来覆去。

猛然他——萧墨泠。

立即翻身穿衣。

听到我窸窸窣窣的穿衣声,正背身整理案台的音儿转身诧异的望着我:“姑娘这是在着急什么呢?今日如此麻利!”

我正穿鞋,待到穿好便一跳起身回道:“今天有事!”语气甚是认真。

音儿听后用手掩嘴笑出声来。我一看,应该是我平日太没正行了,这一认真起来的模样到让人发笑。

走到铜镜前,拿起木梳左右不知从哪入手梳理,偏头看了看音儿的头发,额前有一缕青丝被勾于耳后,双侧的发丝均用粉色丝带半挽在耳后,上方不知怎的梳成了一个精致秀美的发鬏,偏右侧插了一支玉制的发簪,仔细一看,竟是两朵并立开放的荷花。很是好看。

“音儿,你很喜欢荷花吗?”随意问道。

音儿一愣,右手抚了抚荷花发簪,“只是恰好戴了这支。”

我并不在意,看着手中的木梳,无奈的向音儿求救,“快帮帮我吧!”

“怎么了?”

我摇了摇木梳,指着她的头发,“我想要个像你这样好看的梳法!你知道的,我对这个一窍不通,音儿你帮我梳吧!”

音儿执起木梳打理我的头发。

门外传来轻快的脚步声,片刻善儿走进来,看到我和音儿脸上一呆。

我见善儿这幅模样不知何意,用眼神向她询问。

“今天这是怎么了?你竟然对这穿衣打扮上了心?”善儿边说边向我走来,上下打量着我,用手揉了揉我的衣袖,“这身三爷送你的‘锦瑟素颜‘的衣服终于是穿上了身啊!”

“这不待会要出门逛逛嘛!总得有副样子才能出门啊!”

见善儿仍是扬眉看我,不禁道:“我就有那么不正行么!”

善儿凑到我的脸前凝视半刻认真的道:“恩,你有!”

音儿见我俩这般,莞尔一笑。

看着镜中的发丝被音儿的一双巧手一缕缕梳着,想到待会见到萧墨泠,不禁扬唇。

善儿在镜中见我是一副笑颜,“这是有事呢?”

我微笑不答。

终于梳好了,我起身盯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对着音儿善儿大喊一声“我走了!”便冲出门外。

“三爷找你呢!”身后传来善儿的声音。

我大声回道:“我回来再去找他!”

今日天气可真好!虽说是清晨但已阳光正好,万里无云,大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商贩早已打开店铺摆好了摊,时不时吆喝几句。这时刻出来的书生姑娘寥寥无几,但整个街上都是商贩和买客们的谈笑声,也不失为一番风味!

天气好心情也好。

这样好的江南,若是可与他终生相伴于此,那此生便足矣了!

“挑灯苑”地处较偏,此时路上门前均不见几个人,想来他是爱清静之人。

抬手叩了两下门,开门的仍是上次来时我见的那个健硕的老者。见我并不多问,”公子在内院,姑娘随我来”,转身关门,便往前走,我跟在后面左右打量着,虽然来过不少次,但哪有像今日这样白天也敢“明目张胆”的“走”进来。

“老伯,你在萧墨泠身边多久了?”

“很久了”

“他一直住在这吗?”

“老奴不知,公子自有安排”

“老伯,你也姓萧吗?”

“我只是一个家奴,岂敢跟公子同姓”

我诧然,不就一个姓吗!三爷也姓萧啊!“那老伯你姓什么?”

“老奴姓陈”

“陈伯”我低声自语。

苑内种了很多树,所以尽管今日日光很强,但其内却是阴凉的很。

“公子便在前面,老奴先下去了”

我以笑示谢意。

往前走了十来步,我愣了,他正在练武,空手,身着一身白色单衣。

我从未想过他竟是会武的,这样的仙人之姿,原来也有阳刚的一面。

见我来,他便停下来,我走到他跟前,他身上的单衣有些湿了,想是练了很久。

跟着他走进房间,从内屋走出一个侍女,“公子,热水好了”

“恩”他转身朝我“我去沐浴换衣,你在这先吃点糕点,可好?”

“好”我忙点头。

看着他走进内室,他沐浴?我脑中不自觉的现出了那个场景。哎!真想看看啊!

我无聊的坐下来,拿起一块淡绿色的糕咬了一口,甚是好吃。

四处张望,墙壁那边是一个案台,上有笔墨和一小叠白纸,便再无其他,靠窗这边竖着一个屏风,屏风上是一幅荷花**的图案,可真是爱荷花!屏风那边一眼望去看不到什么,但却能从上方看出屏风那边还有很多余地,有什么呢?

我一手拿着一块糕点,起身走到屏风那边,啊,是那张卧椅,我为我的发现高兴不已,是那晚,他闭目躺在上面,我在屋顶上掀瓦而望······

“在看什么?”身后传来他声音,我忙转身,顿时被口中的糕点给噎住了。

他衣衫半系,领口并未整理,脖颈处有水滴顺着胸膛往下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