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十三)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203 2012-02-19 13:16:44

  我一定是在做梦了,仙人白衣胜雪,温润无双,气质俊雅,面容柔和,唇边含笑······

嗯?这仙人怎如此熟悉?

用手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是······墨泠!

我立即坐起来,看了看窗外,已经是夜里了,他怎么会过来?

我一时呆看着他。

“要一直这样看下去吗?”略带笑意的声音。

我这才回过神来,对着他呵呵呵的笑着,他竟也跟着我笑起来,心情甚好的摸样。

“今天的事忙完了吗”

“嗯”

突然想到陈伯来客栈接我之事,很是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在那家客栈呢?”

“嗯”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都不说,就一个嗯?

“‘嗯’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知道便能知道之意”

“这也可用嗯来表示吗?”

“自然可用!”

什么逻辑?我瞪大了眼睛,见他仍是一脸从容。瞪了会,他却大笑起来,我更是莫名其妙了,只盯着他,他用手揉揉我的头发“你怎么这么可爱!”

他今日心情是不是太好了点?

把怀里的被子抱紧了点,问“那我以后住在这里吗?”

“嗯,你喜欢吗?”

我用力的点了下头,“和你共一处,在哪里都是喜欢的”

他片刻唇边溢出笑意:“这么坦率?”

“喜欢就是喜欢,何须隐瞒?我喜欢你,早已经向你坦言了,从前喜欢,现在喜欢,明天后天大后天天天都会喜欢下去!箫墨泠,我沐溪就是喜欢你!”说完,便不知哪来的勇气竟亲了一下他的唇畔。

亲完,我便呆了······

他想必也没想到,凝望着我许久,道“这个怎能让姑娘主动呢?自然是我来!”说着,便捧起我的脸,我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近,终是双唇相依。

他亲吻着我的嘴角,牙齿轻咬着我的嘴唇,我突然觉的嘴唇发干,便用舔了舔嘴唇,他的舌头便缠过来,抵着我的贝齿,我不自觉的微张嘴唇,他的舌便趁虚而入的进来了······

良久,他的唇离开了我的,手却仍是捧着我的脸,含笑的看着我。我早已经脸颊发热,早早的低下了头,他将我的脸捧起来,和他视线对齐。

我已不敢看他,只得紧闭着双眼,不肯睁开。

“刚才的坦率去哪里了?”耳边是他的声音,因为含着笑,听起来温润中多了丝轻快。

我仍是不睁眼。

半响未听声响,我好奇的睁开一只眼瞧了下,正对上他含笑的双目,我赶紧闭上眼。

“溪儿,你要是在不睁开眼睛,我便要再亲一次了”这声音略带戏谑,却很是有效,我忙睁开双眼。

他这次竟大笑起来,我还从未看到他这般开怀大笑过,一时愣了神,他竟也会有这般戏谑人的时候?!

这样似是更好!

“夜凉如水,早些歇了吧”

这便是要走了么?嗯,似是确实很晚了,我撇了撇嘴,“嗯,好吧”

唇边掠过一片温润,我惊诧的抬起头,他扬唇一笑,“睡吧!”

我看着他的出门而去,白衣胜雪,卓然不群,好一会才静下来,我和他方才······唇齿相依?呵呵,好不亲近!

夜凉如水,果真是夜凉如水,真真是有一丝凉意,把被子包了包身子······我······只穿着亵衣么?

想是睡的时候脱去了,那······方才这么久我都是穿着亵衣和他相处的?脸上有一阵发烫,想到他的亲吻······真是羞死人了!纵然房里只有我一人,我也不好意思,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