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师姐1)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975 2012-02-19 13:16:44

  “那日在云水江边时,我便疑是你了!”师姐斜着身子,全副神情都附于于自己的手指之上。

我瞪着眼一脸崇拜的看着师姐??????不!是师姐的手指。第一面便猜是我,难不成师姐除了有隔衣识物的能耐,还有掐指一算的仙道之术么?师傅实在是太偏心了,这等绝世本领竟不授予我!

想着,便凑近盯着师姐的纤纤十指仔细观摩起来。

“啪!”前一刻还兰花般美好的玉手,这一刻便重重的打在我的额头上。

啊!这下额头定是红了!可别叫墨泠看见!

我慌忙跑到镜子前,果然!额头上半个手掌大的红印,依稀还看得清手指间的缝隙??????实在是,实在是太丢人了!让我怎么见人!

我朝后狠狠的瞪着师姐!

她见我眼冒怒火,明显的网后缩了下,佯装气势的开口道:“谁让你东想西想的!”

“我没有东想西想,你若不东想西想,怎知我东想西想!”我继续瞪着她。

她眨了下眼睛,仰着脖颈道:“我??????我这是??????这是???????”半响,未说出个所以然来。我见她这般摸样,心里早已笑开了花,看来这几年,师姐除了容貌外资上变的倾国倾城,其他未改一丝一毫,还是我的师姐!

小时候,师姐虽很懒散,却总是莫名其妙的和人起冲突,三天两头就惹到武力了得的草原壮士,而后总是一开始装模作样,气势十足,被人一凶,气势便落下来了,其结果则是每回无一例外的灰溜溜的跑回帐中。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就不就是了!“师姐许是被我瞪得受不了,连连摆手,满脸不耐。“谁让你五年了一点长进都没有!只要是喜欢的东西,便跟母牛护着牛犊子似的,那日在江边,我不过是跟萧公子搭了句话,你便一副恨不得食我入腹的神情。”

我那日有那么凶悍么!

师姐斜斜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还记不记的你七岁那年,不知和人送于师傅的麻叶牛肉丁?师傅分与你我一人一袋,我不过是吃了你一小点儿,你便追我追了半夜!边回头看你离我有多远,每当我回头看你时,你的神情可不就是?????那日,在云水江边,你就是那晚追我追了半夜一般的恶煞煞的表情。我不想认出也认出了!”

“你哪里只吃了一丁点儿!你明明是把我整个袋子都掏空了!”

“不是还留了三粒给你么!“师姐瞪着杏目大声道说。

说完,我两笑作一团。

“那也不能只凭这个便确定是我吧?”我疑惑的问。

“当然不是只凭这个!”师姐继续得意的说。

我想了想,明白过来了。

举袖起子,撂至手肘,指了指手腕上离手掌两寸的两粒红砂痣,“可是因为这个?”我扬了扬手臂亦得意的道。

师姐瞥了撇嘴。我便知我猜中了。

这两粒红砂痣,因长于手腕上,颇为隐秘,故而只我和师姐及自幼养抚我的师傅知道,旁人自是不知,师姐那日在江边疑是我,再仔细看了我的手臂。便知是我了。

师姐和我习武多年,眼目之力不同于一般人,虽然我这红砂痣不在明处,但师姐若是想看清,也非难事。

“师姐,那你为何到这里来呢?“

“还不是想看看你在这干什么!那不成你以为我当真是为那萧公子来的么?你刻是知道的,我对男人没兴趣!”

我呵呵一笑,自然知道师姐不是这个心思,若是别的女子也罢,但我师姐绝不会存这种心思的。

师姐自幼有个怪癖,对男子,尤其是长的好看的男子厌烦的紧,直至离开我和师傅之时还是如此。

想起方才在席间,师姐做出那般举动,心中定是不快的吧。对男人厌烦到极致的师姐要那般对男人示好(尽管那人是墨泠),自是不愿的,想到师姐是为了看我才这般如此,鼻子一酸,便哭了起来。

师姐看我哭的鼻涕眼泪横飞,满脸嫌弃的挪了挪身子,离我远了些,我边抹着脸上的鼻涕眼泪,边凑近师姐问道:“师姐,你怎么会在中原的?”

“哎,说来话长啊!”师姐扭着她的纤腰。

“那就长话短说!“我泪眼汪汪的怒瞪着师姐道。

我拉着师姐我和师姐并肩躺在床上。

“哎!哎!“师姐连哎了两声,低声骂了句”死丫头!“后才开口道:“你当我想来这么!要不是师傅一脚将我踢到这里,我才不来呢!整日不必做事就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岂不快哉!

“你也知道你终日不曾做事啊“我愤愤的道。

“师傅让我来中原是交代了我一些事的。”师姐转了头看了看我,继续说:“你不必问我是什么事,问了我也不会说,不为其他,只因你还小,未满年龄。“

我虽然很疑惑,却没有追问是何事。师姐虽看似不着调,但嘴把却是很严实的,况且不让我知晓,想必是师傅的意思,我有何必问此不能知道答案的事呢?

“那我什么时候能知道这些事呢?”我侧着身子问道。

“小溪,你今年是?????是?????是多少岁来着?总之没满十五岁吧”

我点点头。

“等你到了十五岁,师傅便会分配给你一些事了”

“十五岁么?也快到了呢!”

“如今,正是师傅纵容你玩耍的年纪,你就不要去理会,随心所欲便好!”

我一想,也对,先不说师傅会派给我什么事,反正还未到来,我只管玩我的便好。

“中原真是个好地方!这回,我也算尽兴了!”

“是啊!中原是个好地方,我若不来此,也就不会知道这世间还有某些人某些事!“

师姐幽幽的说。

我看着师姐陷入迷茫的侧脸,也不说话了,饶是如师姐这般散懒不愿费心思的人也有了忧愁之事——“某些人某些事”!想必终究是因某些人生出的某些事,余留的某些思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