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小煜)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18 2012-02-19 13:16:44

  出门,一条长长的林荫小道,五步一廊,十步一阁,并不显奢华之气,却是古朴秀丽,更显气韵。

长廊的两旁是一滩湖水,长廊恰是悬于湖水之上,并未将湖水绝断,湖面波光粼粼,

不时的有一两条小鱼儿从左边水面游向右边,微风偶尔惊起小小的波澜,鱼儿们却并不惧怕。

我与师姐正看的起劲,忽然感觉到不远处有人走来,忙错开些距离,片刻,一袭灰衣向我和师姐走来,虽是老者,然步履沉稳,身姿刚硬,正是陈伯。

我朝后想师姐使了个眼色,师姐会意,将头埋得低低的。

“陈伯!”我笑着向迎面而来的陈伯招呼。

陈伯将身子微微一弓,“沐姑娘早!”

“早!陈伯这是要去哪啊?”

“老奴有事出门。”

“哦,那陈伯便快去了,我不耽误你了。”

他再一躬身,便向我身后径直走去。想起小娆,我叫住陈伯:“陈伯!”

“沐姑娘有何事?”

“陈伯,墨泠给我配了个丫鬟,我不用那么多人伺候,所以,小娆就不用再在我身边了,劳你给小娆安排个其他的差事吧!”

“老奴知晓了。”

“好”

和陈伯相隔很远后,我问师姐:“你觉得刚才那人如何?”

“内力深厚,深不可测!”

深不可测么?这样的人竟愿意留在这别院里当一个管家,墨泠啊墨泠,你究竟是何人啊!你若不说,我便不问。

院子里,小煜正扎着马步,汗水浸透了衣衫,看得出,已经练了很久了。

“到是个练武的身子骨,只可惜有些晚了!”师姐在小声说着。

我仔细看着,到也确实如此。

我和师姐在树下站立着看小煜扎马步。

“小煜来了将近十日,我这还是第一次来这呢,还是因为师姐你!”

“所以你以后也别指望着他日后能多感激你!”

“我不需要他感激,我也知晓自己只是动了动嘴上功夫将他领于此处,其余未曾做过分毫,我走之后,他也是由墨泠照拂,我虽在名头上占了个姐姐的称号,实际上却与他无半点关联。”

“呵呵!”师姐一笑,“确实如此!”

他身子摇晃实在撑不下去了,却还倔强的不起身继续扎着。

我微微一笑,拍了拍手,“小煜!”

他一转头,眼光顿了顿,随即作欢喜状向我奔来。我看在眼里,一笑置之。这样大的人,眼色到是不少,因是我,还是因墨泠?呵!我又管它作甚?

看他满头大汗,扬了扬唇,终究是我自己认的弟弟啊。

拉着他走到桌边坐下,“听说,你要去从军?”

“是!”

“是很想去吗?”

他一听,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我,直起腰板道:“是!”

我看他这摸样,忍俊不禁,我又不是要阻饶他,干嘛这幅神情?

“好,决定了便去吧!只是军营艰苦,作战更是险恶,自当尽力,然万事需当心!”

“知道了,姐姐!”他正色道。

我再仔细的看了看他,乌黑的不掺一丝杂质的瞳孔,我喜欢这双眼!

“我过几日便要走了。”

“嗯”,毫不意外。

看来墨泠已跟他说了。

“你虽叫我姐姐,但今后我却是不能照拂你的,我走之后,万事以萧公子为长,他才是你的靠山,可知?”

他一愣,微微点头。

“是男儿必要有所长,应是文能诗赋,指点江山,武能上马,战场杀敌!

我将墨泠的话转说给他听。

他郑重的点头称“是”!

微风吹起我的一侧发丝,我扬手将其撩于耳后。却见他正看着我,乌黑的瞳孔不知在想什么。

见我也在看他,忙将头侧向一边。

“我们姐弟的缘分也许就止于此了”。

他瞪起眼睛看着我,“姐姐,你不回来了么?”

我呵呵一笑,“会回来的,只是不知是什么时候。”

他听后默然不再做声。

“如此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姐姐?????”

“何事?”

顿了片刻,“无事”。

我朝他展颜一笑,随即转身出门。

“现在的小孩都这般么?小小年纪就会观人察色了!”

“恩恩,我像他这般年纪时,也就是有和你抢抢牛肉粒的心思罢了!”

我朝她皱眉点头,“是啊!我在他这个年纪你已经走了,整日不是伴着师傅就是骑着马儿,那有得什么心思啊!”

说完,我和师姐相望而笑,也许中原的一些人较之我们自小承受的就更多吧??????

回到我住的院中,果然已经不见小娆的身影。

晚间,我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床顶上的雕花,把玩着床头的流苏,七彩丝带缠绕而成,由上至下,七彩丝带慢慢散落,用手一拂,如孔雀开屏般绽放,来回拂动,便如彩色溪水般来回流淌,煞是好看。

正觉有趣之时,师姐将床头流苏一把夺过,往身后甩去,朝我笑着道:“小溪,我们逛逛这挑灯苑吧!”

墨泠不在,有师姐陪着逛逛也不错!便一口应下来。

屋外不很寂静,不时可以听到躲在草丛之中的虫儿鸣声和在湖水沿边瓜瓜作叫的蛙声,还有三两声府中仆人的言笑之声。

“去那边吧!”

我正踏上长廊,听师姐开口,便止住脚步长她指的方向望去,即便主人不在,也依旧是灯火通明,正是墨泠的住所。

人虽不在内,去看看也好啊。

挽着师姐的胳臂向正院走去,门外有两个侍从守着,看到我们并未阻拦,正踏进门,却见左侧的侍从拿眼略瞟了下我的手,这才猛地想起来,此刻我和师姐亲密之状。

一时懊恼的摇起头,师姐小声的问:“怎么了?”

“我忘了我们不应有如此和睦之状啊!”

“哦!这有什么,我是你的侍女,然后经过一日相处,你我脾气甚是相投,如今我在你眼皮底下做不出和萧墨泠有牵扯的事,于是你放下忌惮,和我以姐妹相处啊!”

啊?

见我直愣愣的看着她,师姐冲我一点头,“不是这样吗?”

哎!编瞎话编的真溜啊!

———————————————————————————————————————————————————明晚两更!明天晚上8点多又一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