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 (二十二)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213 2012-02-19 13:16:44

  响午时分,听说墨泠今日有客,我就自己在院中散着步,走乏了,便坐在墨泠让人给我安的秋千上随意的晃着。

不知过了多久,秋千被轻轻的推动着,我往后一看,竟是箫三爷!

一如既往的苍白脸色,一如既往的抿唇浅笑,一如既往的消瘦身姿。

自云水江边匆匆一见后,一晃十日过去了,未能想到在回草原之前还能见他一面,虽然没想到是在‘挑灯苑’再见,心里却仍很是高兴,扬起唇边,朝他一笑。

“箫三爷”。

“叫我子夜吧”他看着我眼中一片柔和。

我点点头,唤出声:“子夜”。

“还好吗?”

“还好吗?”

我俩竟是同时问出声,说完,我和他对视一笑,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在同一屋檐下的时光。

“没想到你心中所属之人竟是九叔,”他先开口,“呵!”轻笑一声,“这世界真小!”

“是啊!很小。”

“小溪”他看着我,“你这次是要和九叔回京城吗?”

“不是”我摇摇头。

他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我过几日便回草原了。”我开口道。

他眼中的光芒迅速暗淡下去,“这便要走了么?”

“恩”

“何时再来中原?”

“不知道,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不知道”,我如实回答。

一阵沉默,我想起他赠与我的玉佩,从腰间抽出,放在他手中,”子夜,这玉佩我是用不上了,你??????你留着送给一个能伴你左右的人吧“。

“九叔,这可是私相授受啊!”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往后一看,是萧子柳和??????墨泠。

萧子柳走进我们,打量了下箫三爷手中的玉佩,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看了看我,转身向尚在原地的墨泠道:”子夜对九叔的女人可真是好啊,连这云龙配都送出去了!“

墨泠淡淡的瞥了眼玉佩,神色未变,眼底却寒了一层,我一阵焦急,莫不是墨泠他误会我和箫三爷了?

正欲开口,萧子柳又道:”九叔,您不知道啊,前阵子,这姑娘还在子夜府中时,有一次不懂规矩,我只欲小小的惩戒一番,子夜便拿出了西山的兵符相换!为了这沐姑娘子夜可真是大下血本啊!“

听到此处,墨泠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箫三爷,片刻,对萧子柳冷冷的说:”子柳,休得胡言,溪儿是我托子夜照顾的,子夜为不负我所托,护着溪儿,有何不对!难不成,我的事你也要来插手吗?“

“侄儿不敢!侄儿不敢!”萧子柳惶恐的答着。

墨泠这是明显的护着箫三爷了,虽不知道是为何,但很开心,箫三爷毕竟是我的朋友。

而对这萧子柳,我实在是厌烦的紧。

“公子,酒菜已备好,是否现在过去?”陈伯走到墨泠身边说。

“恩”墨泠淡淡的应了声,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往前走,对身后的二人淡淡的开口:“都去吃饭吧。”

我被他一路牵着手走到外院湖边的亭子前,往亭中一看,早已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个身姿魁梧健壮的中年男子,很是熟悉,细想一阵,是他——万灯节那一日和墨泠一起走出酒楼的人,那这样想起,当日墨泠身旁的那个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应该就是箫三爷了,这到也不奇怪,箫三爷和墨泠是叔侄,相聚一下不足为怪,可是当日箫三爷的装扮似是不想被人识出,还有我回洛水阁时问起箫三爷,善儿的神色??????算了,不想了,谁还没点秘密呢?

正想着,墨泠已经牵着我的手走进亭中了,亭中的几个人站着向墨泠行礼,“公子!”

又转向我行礼,几人踌躇了一会,身姿魁梧健壮的中年男子开口:“夫人!”

其余几人也忙叫我:“夫人!”

夫人?

我低头抿着唇笑,不让人看出,偷偷瞥了眼身侧的墨泠,见他未看我,不免有些小小的失望。

随墨泠到亭中桌边坐下,箫三爷和萧子柳也到了。

“都坐吧!”墨泠对着都站着的人淡淡的说道。

大家也都悉数落座。

桌上早已经摆好了各色山珍海味,我咽了咽口水,好想吃啊!不行,大家都为开动,我也不能动,不能丢了墨泠的颜面!我看了看墨泠坚定的想着。

墨泠被我看着不明所以的眨了下眼睛,我想我可以不用吃桌上的各色佳肴了,因为秀色可餐,我看着我眼前的这个男子就够了!

“九叔,这样吃饭未免太单调了!”

又是萧子柳那个讨厌的声音!他又想搞什么鬼?

只见萧子柳双手一拍,“献舞!”

即刻,五个身姿妙曼,薄纱蒙面的女子赤足走到亭外的廊中,翩翩起舞起来。旁边还有两个管弦丝竹之人。

“九叔,您看这几个女子如何?侄儿见您只沐姑娘一人相伴,虽是情谊颇浓,这日子久了,难免······呵呵,难免显得少了点······。”萧子柳抬眼看了看墨泠的神色,见无恙,接着说:“这几个女人是侄儿在扬州城内千挑万选出来的,个个貌才双绝,姿艺不凡!九叔,您看······”

什么?萧子柳你居然要献美人给墨泠!

我紧张的看了看墨泠,他神色未动,右手摩挲着手中的酒杯,执起饮了一口,缓缓开口:“太多了,就留一个吧。”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墨泠,别人送美人给他,他就真的要?

墨泠并未看我,仍神色自若的饮酒。

我心中气极。

萧子柳看了我一眼,那眼神似笑非笑,似在说:你也不过如此!

我心中怒火无处可发,虽然墨泠当着我的面接受萧子柳送给他的女子,可我还是不可不顾墨泠随意离席,想着心中憋屈的紧,转头看了一眼墨泠,只见他虽未如其他人一般沉醉于笙歌艳舞之中,却是悠然自得的不时抬眼一望。

我气不过偏头不看他,直盯着这些曼妙的女子,倒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也不想把她们怎么样。我虽然心中有气,但也是气他不拒不否的态度,厌恶萧子柳的居心,我也知道和这些女子并无关系,充其量她们只是萧子柳用来讨好墨泠的棋子,也许她们也不想当这被人使用的工具。只要她们对墨泠没有什么居心,我倒是真的不气。

正想着,一名媚眼如丝,蒙着青色半透明面纱婀娜女子赤足走上了台阶,直奔我这一方向而来,因她脚上戴着铃铛,走过来时煞是好听,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她走到我跟前径直掠过我,拿起墨泠面前的酒杯举在墨泠唇边,酥软的开口道:“公子,就留下奴家可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