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师姐2)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51 2012-02-19 13:16:44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我和师姐竟沉沉睡去,梦中是幼时和师姐一起策马奔驰的场景,蓝天白云,草绿马肥,欢声笑语,好不自在。

朦胧之中,传来敲门声,接着是小娆的声音:“小姐,小姐!”

实在瞌睡的紧,便未应她。半响,许是见我未有动静,便离去了。

听着小娆的走远的脚步声,慢慢清醒了。

这才睁开眼,望一眼窗,外头已是入暮时分,依稀见得不远处的庭院中璀璨灯光。

正欲起身,想起在我身边师姐,不知道师姐现如今是什么打算,还是先问问再说。

转头看了看睡得正酣的师姐,这样同塌而眠,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于是一时玩心大起,想逗逗她,记得师姐小时候是最怕痒的,我慢慢的将手伸向师姐的胳肢窝??????

一阵寒光闪目而过,未及反应,颈上已然出现一把利剑,一时心惊胆颤。

“不要在我睡时这般动作”,师姐将剑收回缠于腰中,缓缓的开口。

魂惊未定。

“师姐,你何时练得这么警醒?”

“中原险恶,我若不警醒些,你以为今日还能见到我吗?”

我不懂。

来中原也有些时日,虽初时也因遇着偷儿,致使狼狈不堪,除此之外,却未见得中原险恶之处,看向师姐,定是师傅分配的任务惊险不易。

“师姐,你现在是什么打算?”

“打算?自然是先在这待着了。”

“为何?”

师姐停住正整理衣服的动作,转头看着我,“说你傻,你还真不聪明!我是萧子柳献给萧墨泠的,此时,未待萧墨泠发话,我如何能走?”

我思及片刻,抬眼,道:“你是自己想继续留在这吧,不然以你的身手想要走易如反掌。”

“看来你真的不太了解萧墨泠啊”师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虽然走了一个我,他未必会在乎,但若是他想捉拿我,那才叫真正的易如反掌呢!我现在待得好好的,为何要走?”

“那你想以什么身份待下去呢?”

“这就要问你了呀!”师姐纤手一指。

“我?”我不解。

“我以什么身份留下来,只要你去和萧墨泠说道说道便可以了呀。”

“哪会如此啊!”我闷闷的道,”我知道你对他是无意的,可是他能欣然接受侄儿赠与的女子,可见我也未得多重要。”

“虽未拒绝,那也没有‘欣然接受‘吧”

“不要和我咬文嚼字!”我冲着师姐龇牙咧嘴。

她拧起我脸上的肉,恶狠狠的说:“脾气真坏!”

“哎!师门不幸啊!”师姐摇着她那风华绝代的脸道。

“因你不幸还是因我不幸?”

“自然是因你!我这般聪慧,又貌美如花,怎会因我!”师姐时时不忘自恋。

“嗯?此话何解?”

“我虽然不知道萧墨泠对你的情意有几分,但今日之事,却是你错怪他了。你想啊,今日高朋部属满座,萧墨泠若当众拒绝萧子柳的赠美人之举,岂不叫萧子柳很是难堪?萧子柳赠美人于萧墨泠,也不可能先知会一声,今日当着众人的面,萧墨泠实在也是无奈之举,虽在家中,萧子柳的地位不若萧墨泠,但却也是很有些权势的,萧墨泠终究是要给他几分薄面的,在席中,我见他有些冲着你来的意思,不知道你和他之前有什么仇怨,但今后莫要再和他结怨了!”

如此似是有些道理的!

“为何不能喝萧子柳结怨?师姐,你不知道他有多劣性!”

“他再劣性,只要未对你如何,便不能和他起纠纷!这般小人,虽未必能成大事,但若是被他记恨上的人怕是会有无妄之灾!”师姐正色道。

“有墨泠护着,我不怕!”

“萧墨泠?”师姐叹了口气,”能护着你一世么?”

未待我答,师姐便开口道:“小溪,你是真的喜欢萧墨泠么?”

“是!”

“如若可以,尽早收回心思吧”

“为什么?”

“你马上十五岁了,到时师傅对你自有安排,不管怎样,和萧墨泠,你就当是来中原作的一场梦吧!”

“我不!你又怎么会知道师傅不会将我如你这般派于中原呢?若是我被派于中原??????”

“你被派于中原,你和萧墨泠也不会有好结果!”师姐打断我。

“为什么!”我瞪着师姐。

“痴儿!不止是师傅这一层,还有很多原因,总之和他??????哎,你若不想听,我便不说罢!”

沉默片刻,我开口道:“师姐,我虽然不知道你因何说出这番话,但我知道你定是为了我好!只是我过几日便要会草原了,顾不了以后的事,只知道现在在他身边,就已经很好了,今后事今后说。”

师姐点点头。

半响。

“对了,你不要把你我是同门的事告诉萧墨泠啊”

师姐在中原是有任务的,我自是不会将此事说出去,于是点头应允。

“师姐,你在中原还要待多久?”

“随时可以走啊,师傅交代的事已经完成了,我现在是在游戏人间啊!”师姐得意起来。

“那你要在这府中待多久呢?”

“自然是你走时,我便想办法离开啊!都告诉你了,我是因你才来这的,看我对你多好!姐妹情深啊!”说罢,她自顾的捻起袖子作拭泪状。

我嫌恶的看着,“师姐,我要吐了!”

“师妹!”她幽幽的开口。

“师姐,我真的要吐了!”

因为师姐是萧子柳献给墨泠的,那么于情于理师姐都是以侍妾类的身份侍奉于左右,虽墨泠未必是此意,但名义上必是如此而定。

师姐定然不喜,我也不愿。

想了良久,未想出师姐的身份能如何安排。

正欲问师姐,却见她正一个一个的掂量把玩着房中的玉器饰物。

“师姐,你在做什么?”

“在帮你数量家当啊!”

数家当?

“你的意思是我走的时候把这些都带走?”

“自是如此!”她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

我顿时语塞。

“哎!师姐!”我恨恨的叫了声,“还是先想想你以什么身份留在这挑灯苑吧!”

“我已经想好了呀”

“是什么?”我急急的问。

师姐嫣然一笑,“你的侍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