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侍女换人2)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54 2012-02-19 13:16:44

  初夏时节,夜里却很是闷热,走进朱窗,缓缓推开,漆黑的天空没有一丝星子的光亮,今夜怕是要下雨了吧。

果不其然,子时天空便雷声大作,顿时倾盆大雨如珠盘般落下,扰人清梦。

我穿起中衣,肩头披着一件薄纱外套,在书架上随手拾起一本诗集,坐在窗下的榻上,随意的翻看。我本不爱这些文字物品,但今日倒也瞧得顺眼,倚窗听雨,别有一番风味。

正看到“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句,我反复吟诵,倒觉得此句配此景,甚是合适,外头瓢泼大雨,可不就如这珠子般滚落么?

心觉我这等水平,竟能寻得如此应景的诗句,实在是厉害极了!

一时沾沾自喜,更是反复念诵。

忽闻窗外似是有人,我站起身来,朝窗外瞧去,外头被雨冲刷的一片干净,四周升起一阵朦朦胧胧的亮光,一片雪白的衣角在廊下静默,是他!

破窗而出,雀跃的握住墨泠的双手,“你怎么会来呢?也是被雨扰乱了清梦么?”

他将我的肩揽住,拢紧了我的外衣,淡淡的说:“雨声太大,未曾入睡,便来看看你。”

这一刻,我不知是何感想,是温暖,是感动,亦是心安!

榻上,二人靠窗而坐,手中各拿着一本书。

温润的面容和入鬓的双眉相得益彰,周身仙人气息浑然天成。

我怕是落入画中,与仙人相会了!这样一想我便再无心思看书,不时的转头看他,却每次都是见他一派淡然的侧脸。

只是他的大手却不时的将我的脑袋扳正,“不要乱动。”

“我没有乱动,是你在乱动,我在看书,你却老是用手动我的脑袋,是你在乱动!”我朝他轻声嘟嚷起来。

耳边一阵轻笑,我抬眼,仍是他淡然平静的面容,我凑近看,近到能感受到他的呼吸,终于满意的看到他眼底含着的笑意。

这夜,我实在不想让它过去???????

但我却在这难能的雨夜沉沉的睡着了,清晨起身,已不见他的身影,探了探身旁榻上,尚有余温,呵呵一笑,原来他也才刚走。

桌上茶杯下压着一张纸条,隽秀挥洒的笔迹:今日有事外出。

穿好衣服开门,屋外的树木被雨一清洗,更显精神,花红叶绿,空气也甚是清新,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好不舒爽!

树下的石桌上摆了一盘新鲜的葡萄,一颗颗红的发紫,上头还沾着几滴清水滴,更觉娇艳欲滴!

青石板上依稀见得几分水渍,我走上去,抽出腰间的软剑,一口气练完了一整套剑法,更觉神清气爽,正欲收剑,小娆领着一苗条女子推门而入,我定睛一看,那在小娆身后作小丫鬟状的不就是我师姐沐苏么?

昨晚跟墨泠提的要师姐作我的侍女,今晨便把师姐给我领来了,呵呵,我的话还真有用!

我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小娆向我施礼道:“小姐,这是公子新给配的丫鬟,叫陵苏。”

“哦!”我故意将语音拖的长长的,“我的丫鬟啊!那就先给我端杯茶来吧!”

小娆早已是把头低下,万事不关己状。

师姐低头从我身边而过,入屋沏了茶端到我手上,我心中偷笑,师姐啊师姐,我这可是第一次喝你沏的茶啊!

我捧起轻抿了一口,便放下,道:“再给我剥颗葡萄来吧!”

师姐轻眯了下眼,转身到石桌上摘了刻葡萄,正欲转身,我道:“那颗葡萄模样不好,换颗吧!”

师姐肩膀抖了下,我却在心里偷笑。

一颗葡萄在我眼前,我作望天状,道:“我又不想吃了,你给我拿把扇子扇扇风吧,有些热了。”

师姐挪着步子到房中取了把扇子,在我背后扇起风来。

天啊!这是在给人扇风吗?这风力,倒像是要扇走一座山似的,转身正欲说道说道她却见她抬眼挑眉——危险的信号!

我忙把小娆支出去。

关上门,师姐阴笑的看着我:“倒茶呀!剥葡萄呀!扇扇子啊!”

我忙朝师姐讨好的笑道,“这不是做做样子么!”

“哼!”师姐耸了耸肩,然后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摸样。

我忙道:“师姐好肚量,不愧为师姐!”

她便又得意起来。

片刻,我两便相对着吃完了整整一大盘葡萄,唯一的感觉就是——酸!

我揉着肚子,趴在桌上,不愿起身,师姐亦然。

“记得把你的那个丫鬟换掉哦!”

“知道了”。

半响都不愿言语,都快要睡着之时,师姐猛地跳起来,“哎?”

“怎么了?”我疑惑的看着她,为何如此一惊一乍的?

“昨天晚上在桌边还坐着半大的孩子呢!是谁啊?”

“他呀,是??????”

我还未说完,她便兴冲冲的问:“是萧墨泠的儿子?”

我一阵无语,师姐,你是傻子么?墨泠怎么会生出那么大的儿子!

“啊?是不是嘛?”师姐甚是认真的向我求证。

我对着她一阵猛摇头,“那是我认的弟弟!”

“你认的弟弟,你何时这般母性了?”师姐想看怪物一般看着我。

我便将和小煜的一番境遇告诉了师姐,当然不忘将萧子柳狠狠的唾骂了一番。

师姐长“哎”一声,“你和萧子柳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恩恩嗯!”我不停的点头。

“他怕是要一直记恨你了!”

“我有何惧?我才不怕他呢!”

“可知道,你现在是在萧墨泠身边,他才不敢动你的。”

“呵!”我仰脸一笑,“师姐,我若不在墨泠身边,便是在师傅和你的身边,他又能奈我何?即便都不是,那他又不是皇帝老儿,万里山河,他又去何处擒我?”

师姐看着我,一阵摇头,仰天长叹:“终是年少!”

我不以为然,又是一阵无语!说不过便装深沉!

哎!无趣!无趣极了!

我看着师姐也是一脸无聊之状,越发无味,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再剥了一颗瓜子朝空中一抛,接着用嘴接住?????

师姐一把拉住我的手,道:“走!去看你那个认的弟弟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十点多还有一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