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少主1)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30 2012-02-19 13:16:44

  我一面全力应对,一面不动声色的打量此人身姿手法,奇怪的是他的武功路数竟和有几分相似,只是没有功夫认真琢磨这其中为何,因为他越发步步紧逼了,招招杀意凛凛,我正应对不及之时,忽见他唇边一丝血红,再一看他,只见他面露苍白之色。

我心中窃喜:天助我!

此人武功虽在我之上,但瞧他脸上之色,明显是刚受过伤,我使尽全力,终于眼见着就逃脱出他之手了??????

一阵红衣掠过,顷刻我便动弹不得,连声音也丝毫发不出——正是方才在床上与他百般缠绵的女子!

哎!一时大意,竟忘了还有一人,更为曾料想的是这销金窟中的风尘女子竟是这般好身法!

哦!不止是身法好,连力气也是寻常女子所不能比拟的——她信手将我提起,往肩上搭,便扛着我向屋内走去,往地上一扔。

顿时只觉浑身疼痛不已,龇牙咧嘴的瞪向女子——本姑娘又不是棉花!

女子却眼角都未瞥向我,只恭敬的看着他身边的男子。

男子勾唇邪肆一笑,道:“竟追到这来了,哼!也算是有些能耐!只是又能奈我何?”语气甚是张狂。

“少主谋略过人,岂是他晋武小将所能否极的!”

“少主,要不要??????”,女子说着将手掌比于颈喉处,做了个“杀”的动作。

我看了惊起了一身冷汗,不禁心中哀叹:难不成我今日要命丧于此么?师姐!你在哪里啊!

男子不语,只冷笑着用一双邪魅的眼上下打量我。

“先搜搜他身上有何物”。

“是!”

女子蹲身探向我的衣服,上下摸索,忽然很是奇怪的看着一眼。

此刻我哪有什么心思管她在想什么!

忽觉一片冰凉——正是她的手附上了我的胸脯。我瞪着眼看着自己大开的前襟,昭昭入目的是我着于内的大红色肚兜,此刻正毫无遮掩的袒露在这明光室内,而我眼前正站着个似女子般妖媚,却实实在在是个男人的人!

我顿觉羞愧不已!只是此刻小命还在他二人手中,较之相比,还是小命更让我忧心!

女子向后朝男子道:“少主,是个女人”。

“晋武将军!”声音寒之入骨,“竟派一个女人来应对我!狂妄至极!”

“晋武将军刚愎自负,怎比得上少主深谋远虑!”

我心中一阵冷哼,这女子真真是马屁功夫练到家了!

只可惜我此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否则我定会仰天长叹一声!不问青红皂白便认定我是那什么晋武将军派来的人,你们才是愚蠢至极!

女子的手还在我身上仔细摸索,好一会儿,才起身,“少主,并无所物”。

“嗯,那就杀了吧”。云淡风轻的不带丝毫感情。

听在我耳中却是如惊天闷雷般轰的一声炸开!

女子抽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向我走进,匕首尖锋寒光闪动,我眼中仅于那一道白光。

自觉逃不过今日这莫名一劫,任天由命的闭上眼,脑中均是他??????

一袭白衣,从华丽的马车走下,触碰着我的面容道:流民亦是民!

一派繁华的酒楼窗台,白衣负手而立,俯看着石桥上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中的我。

数个晨星寥若的黑夜,他仰面而卧,面容清淡,眼中一片深远与趴于屋顶上的我对视。

满目翠绿,清风拂面的荷花池边,我轻踏着三两荷叶,为他挽手摘下万绿丛中一点红。

竹林深处,古琴暗红,白衣胜雪的他素手为我弹下一曲江山赋。

夜凉如水的深夜,闺房帐内,相对而视,与他唇齿相依。

云水江上,船伐之内,情思皆露,君子一诺,再无更改!

??????

墨泠,入黄泉非我愿!夜寂之时,你可会思及我?

感受忽然有些冷了,果真是人之将死,其身也凉么?

“咯咯咯!”

敲门声?

“谁?”

“送茶水糕点的。”

这声音怎的这么耳熟?

“什么茶什么糕?”

“芙蓉茶,远山糕,公子可要?”

这声音??????是师姐?

门轻声开门声,我睁开眼,见大门只开了些许,刚好容得下来人进门,竟真的是师姐!

一时狂喜!师姐!师姐!

师姐看到我,脸色惊愕,“少主,这是怎么回事?”

少主?师姐的少主?

这邪魅张狂的男子怎么回事师姐的少主呢?等等!师姐的少主?师姐是被师傅派于中原执行任务的,那这个少主难道和师傅也有关联?我一时呆了,真真是摸不清头脑!

“今日我刺杀晋武将军未成,负伤而走,被他追逐之下,进来这销魂殿避之,却不想他如此能耐竟搜查到我的下落,派了这个女人来擒拿我!”

师姐看了看我,再看了看那男子,再看了看我,终是望向男子,踌躇开口:“不知是如何发现她在此要对少主不利的呢的呢?”

男子思及片刻,“她到也未曾对我不利,只是在窗中窥视我和红衣良久。”

“少主那时正与红衣商讨刺杀晋武将军的大计么?”

“不是!“男子摇头勾唇一笑,”那时我正与红衣在行男女欢爱之事!”

师姐师姐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甚是尴尬。

“少主,我想这其中必有误会!”

男子直视师姐道,“为何如此说?”

师姐脸色严肃的犹豫片刻,突然朝男子拱手一拜,“少主赎罪!”

“哦?你何罪之有?”

“非我之罪,只是同门做错事,我这做师姐的亦不能独善其身,故而请少主赐罪!”

“同门?师姐?”邪长的凤眼轻眯,继而寒光一闪,“沐家老儿的小徒弟沐溪?”

师姐点头。

“呵!我到不知你这小师妹已过十五了”。男子把玩着身后名叫红衣的女子的青丝,笑道,“那怎么不见沐家老儿带她来见过我?”

“回少主,我师妹并尚且年幼,未曾满十五。”

男子猛地用力一扯那名叫红衣的发丝,寒声道:“你的意思是沐家老儿罔顾先祖立下的规矩,徒儿未满十五便令其南下中原?”

“不??????是的???????”师姐紧张的看着男子,又望了望我。

———————————————————————————————————————————————————

明晚十点多一点再更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