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少主2)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987 2012-02-19 13:16:44

  我早已被他们说的云里雾里,不知所言,想问,奈何被点了哑穴,不能出声。

“不是?”,男子望着师姐紧逼,“那又是如何?是你师傅他罔顾祖规,徒弟未满十五便让她出南国地界,来此中原?还是徒弟已满十五,却藏之颇深,至今未曾带到我这少主跟前来觐见?”

师姐被他这一番寒声厉色逼得再未抬头,只低声道:“少主赎罪!”

男子只沉着脸,道:“这次便如此算了吧!我此番来中原是有要事,且不追究你们师徒的违规之罪!”

“少主仁慈!”

师姐一听他不追究,大喜过望的看着我。

我虽然还没具体弄清是怎么回事,但也大概明白了些:这人是师姐的少主,似乎还是师傅的主子,听他们几番提到“十五岁”,想起师姐说的过了十五,师傅便会给我分配任务,所以应是我师门之人凡是过了十五成年之岁便要为我眼前这倾国容颜、邪魅张狂的男子效命。

哎!不管怎样,此时小命是保住了!

好在我还未满十五,还能逍遥数月!

不小心眼光掠到上身衣物,方才想起此时自己狼狈不雅之态,且房中还有一个男子,于是忙瞪着师姐,拼命眨眼。

师姐看着我,满脸不解,我口不能言,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师姐迟钝的反应过来,偷偷的瞄了一眼眼前的男子,见未有异样,方走到我跟前,替我整好衣物。见我从她进门之时便未曾出声,便知我被点了哑穴,于是手指一挥,为我解开了穴道。

我虽然现在能言语了,却也不敢随意说话,因为刚才心中思虑,已知此人是我师门的主子,所以自是不能随意讲话。

只得低头作乖巧状。

“不过??????“男子挑眉颇具兴味的看着我,”你能给我解释下你这小师妹为何偷窥我与红衣在房中翻云覆雨呢?”

“啊?“师姐未想他会如此发问,脸色纠结,小声的道:”我想什么可能是??????是对闺房行乐之事好奇,乃至窥视之!“

我一听,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师姐,你就不能寻个其他借口为我遮掩一番么?

他听完师姐的解释,大笑起来,邪魅的甚是张狂!

他大笑了一番之后,半响,忽的正色对我道:“沐溪!”

听他叫我的名字,我忙应声答:“是!”

“不管你有无到十五成年之岁,也不论你是如何来此中原的,不过,既然今日被我识见了,从现在开始你便入我之幕,为我所有,为我所用,此生不得叛离!”

听完这话,我呆呆的看着他,为他所有,为他所用,此生不得叛离?

这就意味着我之后的人生都不是我的?

“咳咳!”师姐适时的将我的神思从游离中拉回。

“少主,小溪性子迟钝,许是还未明白此事缘由,可否允属下为她解释一番?”

“嗯,说吧”。

??????

经过师姐的一番话语,我彻底明白了:此人乃是南国的七皇子百里思逸,亦是南国未来的储君,当今的太子殿下,而我和师傅、师姐所属师门自南国开国以来,便立下祖规不论男女,只要是隶属师门之人未满十五则应寸步不离南国国界,若是年满十五便须得代代为南国皇室效命,终生不离不悔不叛,至死方休!既然他是南国的太子,未来南国的皇帝,自然便是我师门的少主。此番他来此中原据说是要夺取一本兵家秘籍,更主要的目的是刺杀中原霸主大周的名将晋武将军。今日,他本欲行事,不料在偷取秘籍之时被晋武察觉,几番打斗之下,力不能敌,被晋武一招寒沙掌打成内伤,拼尽性命才得以逃脱,不过好在秘籍已然到手。

我听后呆住半响,终是接受了!

“少主”。我看着百里思逸。

“嗯?”

“属下有一不情之请,还望少主答应。”

“说!”

“属下此番来中原得一人相助,且今暂住于此人府中,希望少主给属下三天时间,待属下谢恩情叙别离!”此话说的半真半假,但不管如何,我总归是要和墨泠道一别的。

“好,三天后,来此地见我!”

“谢少主!”

回到挑灯苑已是深夜,满苑寂静,繁星隐退,月光虚浮,我呆坐在浴桶之中。

我终于明白了师姐昨日为何说让我早日收回在墨泠身上的情念,墨泠乃大周之人,观其行事做派,家中定是高富,必是与大周朝堂有所牵连,而我则效命与南国皇室,这南国与大周素来不和,战伐不断,此番回到南国边境——我生长之地后,不知何时方能再来此大周中原,这样想起来,我和他还有什么未来可言呢?终是情深缘浅么?

想起云水江上,朦胧风光,青山绿水,船舫之内,他一袭白衣,面色如水,清俊若竹,他举起酒杯,仰头而尽:“何以明情?唯有杜康!”??????“以后我带你踏遍这天下山山水水,可好?”??????风儿将我和他的头发吹起,又调皮的将我俩的发丝缠绕,缠绕,缠绕??????低沉魅惑的声音在耳边:“溪儿”“溪儿”“溪儿”??????我把头埋在他的颈间,喃喃道:“墨泠,你看这风儿吹得??????这算是结发吗?”感受到他抱我的手紧了紧,“嗯,算!”??????他开口:“我等你!”??????

大好时光,江南风情,韶华尚存,情之所归,还有比那更美好的吗?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再也止不住,双手俯在浴桶之上,埋头嘤嘤痛哭起来。

三天,我与他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三天!

我总归是要作些什么的,我定是要我和他有所牵连的,不然我枉顾我和他这两情相悦,也枉顾我这这韶华之年!

三天,三天能做的了什么呢?

三天做不了什么能改变我现状的事情,但是三天能改变我与他的关系——三天,能让我成为他的妻,成为他真正的女人!

哪怕只有三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