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让我做你的女人1)

韶华倾付 离彼岸 1999 2012-02-19 13:16:44

  听完师姐一番话,一时呆住了,我从未想过南国会有破国的一天!

无国哪有家?

窗外漆黑,天空已无半点星光,中原的夜总是不若南国草原的夜来的明朗辽阔,含着一丝寂寥之气。

突然厉风簌簌,一只短剑破窗而入,稳当的扎入壁橱之内。

我正欲追出看是何人,师姐已经开口阻住我的脚步,“小溪,别追了,是少主”。

“少主?”

师姐走进壁橱,拔下短剑,左右旋转片刻,抽出剑柄,从内拿出一张纸条。

这短剑中竟有如此玄机。

走进看向师姐手中的纸条,不解道:“这怎么是一张白纸呢?”

师姐未答,走到桌前,将杯中之水尽数泼倒在白纸上,静默端详,片刻白纸上竟慢慢的显出一行字:计划有变,晋武此刻不在扬州,即刻前往娄商道!

看完,师姐立刻将短剑插入靴中,整好行装。

“小溪,少主计划有变,须得前往扬州百里之外的娄商道,明早我定是是回不来了,你随便找个理由应付吧!”

“好”。

“三天后我或少主的人自会来找你同回南国,若是??????若是无人来,那你便自行回去吧,不必寻我。”

“师姐,此番行动??????很是危险么?”师姐竟是一副视死如归之态。

师姐朝我郑重的点头,走到我面前,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小溪,此番行动万万不可对旁人而言之,哪怕是只字片语也万不能出口,切记!否则少主和我连同众多南国同胞皆会——死!”

我知道师姐是让我不要告诉墨泠。

“我明白,此番我虽不能和你们一同,但师姐??????”我看着师姐的眼睛,郑重道:“我也是南国人,儿女情长纵然扰心,但国家存亡,却是时刻铭心!”

师姐看着我,欣慰一笑,转身而出。

“师姐”,出门一刹那,我叫住她。

师姐转过身看着我。

“当心,不论成功与否,留住性命!切记!”

师姐蒙着黑布的脸,看不清表情,但我却看到她眼中波光一闪,犹如皓月当空,寂寥却坚定。

黑衣一闪,顷刻已不见身影,我走到窗前,推开朱窗,外头漆黑的看不到一物,我却久久立于窗前凝望。

一日之间,人生已是变化莫测,谁又能猜得出命运之神下一步走的是什么棋呢?

夜色深重,我站的窗边正值风口,寒意不绝。

觉得有些冷了,却一笑而过,不欲加衣——为何要为身上这一丝丝的寒意而扰了此刻凝思的心绪,不过寒冷而已,有何可惧?

可渐渐的身上的凉意越发深重,实在熬不住,只得转身披了件外衣。却又不禁笑起来——看来凡事都能改变,纵然是人心,只是看有无到能让其变化的极限!

东边院中灯火通明更胜之前,屏气细听,脚步声不绝,人声亦有二三,是墨泠回来了!

仔细听了许久,人声终于停了,应是事情已经商量完了。

我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出门前往墨泠的院落。

院边守候的侍从已经不见,院门亦是未曾关闭,我踏步而入,未见一人。

推开·房门,四下张望,亦是不见人影。

难道不是墨泠回来了?

正奇怪之时,见床边一身白衣随意散落,忆起我和师姐来之时好像并未看到床边有衣服,呵呵!是墨泠回来了!

只是,人在哪呢?

我在房中转悠一圈,房中左右均有一扇屏风。一侧屏风之后是书桌,上头摆着笔墨纸砚。那另一扇屏风之后是什么呢?我却是不知晓的。

走到那扇不曾走进的屏风之后,入目并无什么异常,只在墙上挂了一幅画,是一幅荷花图,画中荷尖才露微微角,我不觉笑起来,一幅只有荷叶的荷花图!

正看着画,突然墙上的画慢慢的向内旋转,一名清雅貌美的女子从内走出。

这女子见房中有人,眼中一丝诧异闪过,瞬间即逝,朝我浅笑道:“是沐姑娘吧!我是荷衣。”声音吴侬柔软。

我见着女子装扮虽素雅,却是名贵万分,已知晓她自然不是普通的侍女。

荷衣?这是???????墨泠是在金屋藏娇么?

我朝她勉强一笑。

“公子在里面呢!”

我点头道谢。

既然我与墨泠已经没有未来,又何必在意他身边是否有其他女子呢!

但看着那叫荷衣的女子,貌美如花,淡雅无双,心中渐觉一丝酸意。

原来感觉才是最诚实的!

我与她错身而过之时,她在我耳边道:“公子很喜欢沐姑娘呢!”

我诧异的看着她。

她一双眸如湖水清雅,浅笑的看着我。

“我也很喜欢他!”我亦浅笑。

“可沐姑娘终究还是要走啊”。

此话说的风轻云淡。

我仔细看着她,欲从她脸上瞧出些许深意。她却是始终浅笑的望着我,眸光之中无一丝不善。

我终于转过身,“岂能世事随心意而为呢!”

“没有不能做的事,只有不想做的事。”

心中顿时恼怒起来,你不是我,你怎知道我的难呢?我也不想离开他,只是我怎能弃养育我将近十五年的师傅于不顾,弃自己生活了近十五年的南国于不管独自享欢呢?

听她如此淡然的语气,我虽心生怒意,便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报之一笑,“子非我,安知我之思!”

说完不待她答话,径自走到画前,正踏入半步,身后传来她的声音:“沐姑娘,我并无恶意。”

我未转身,只道:“我知道。”便走进画后。

入目竟是一片偌大的浴池,池中冒着丝丝热气,烟雾迷蒙之中,一张如玉般的脸隐隐的出现在我眼前。

他仰头闭目,如墨般的发丝散落在浴池之上,真真若神仙般让人不敢靠近触摸。

停顿片刻,终是轻声的走进,在他身后蹲下默默的注视着。

热气扑鼻,隐约的雾气将我和他生生的隔开,我努力睁眼看他,却怎么也看不清,怎么也看不清??????

“怎么哭了?”清淡的声音含着一丝温意。

————————————————————————————————————————————————

明晚十点多一点时再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