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韶华倾付

我自是年少 韶华倾付(让我做你的女人3)

韶华倾付 离彼岸 2006 2012-02-19 13:16:44

  一阵凉风扫过,还未及反应,肩头已经罩上一件白衣,一双大手前后缠裹,片刻我已身裹长衣,且裹的一丝不露,连我的脸也被遮去许多,仅余眼睛以上的部分露在外面,在全身如此严密的装束衬托下,我竟有一丝羞涩之意扰在心头。

有力的大手一搂,我已经被拦腰抱起,意识到下一步是什么,不自觉的紧忙闭上眼。感觉到他将我轻轻放在床上,软和的锦床,透着一丝不知名的气息,不似花香,不似粉语,却是别上心头的好闻。

此刻,他就在我的身边,我则躺在他的床上,过一会儿我和他还将一起躺在这张床上??????想着,先前的羞涩之意已然烟消云散,早已不知所踪,剩下的只是幸福和期待??????

许久,均未感觉到他的动静,可是他的气息却又分明就在我身边。

又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睁开眼,正对上他一双含笑的双眸,清亮深远。未曾想他正看着我,顿感一窘,又立马闭紧双眼。

耳边传来他低低的带着笑意的声音:“方才不是要和我???????”,他故意拖长音,却又不讲下去,“怎么现在又不好意思了?”

我蹭的一声坐起身,直视着他正色道:“我是不好意思!”

看着他唇抿一线,忍住笑的模样,我站起身,因我在床上,此刻地处高出他少许。朝他认真的说:“但说出口的,便一定会做!”

说完,我就要解衣宽带,他双手握住我的手止住我脱衣的动作。

“溪儿,你对我而言,是绕在心头的彩蝶,明媚萦萦,翩翩晶亮,我是喜欢你这如花般的容貌和玲珑的身姿,可是若真的只为你的容貌身体,我又怎么会时常思及念及呢?”

我看着他认真的神情,不说话,眨了下眼,“那还有什么?”

他坐下来,将我一揽,我便坐在他的双腿上,他抱住我的肩头,“还有你的性情,夜半时刻闯入男子家中,翻墙掀瓦,与我相见”。

话语止住,我看着他带着笑意的面容,知道他是在想我初时夜夜来这之时的场景,当时不觉不当,亦是不畏,此刻想起来,虽亦是不悔,却有意思羞意散上心头,印上脸庞,顿觉双颊微热。

他却笑出了声,我咬唇娇嗔的看着他,“若不是你不肯理我,我又何须夜夜翻墙掀瓦,做这等不雅之事?”

“你何时雅过呢?”他戏谑的道。

我偏过头不理他。他却揽正了我的身子,直视着我认真道:“溪儿,你说‘自是年少,韶华倾付’,当真么?”

“自是当真!”我亦认真道。

“好”,他一把紧紧的抱住我,气息吐在我的颈窝中,“你若真心待我,我必以真心回之,无关风月!”

我反抱住他,在他耳边轻声却坚定的说:“只为真心!”

感觉到他的双手一紧,身子被他抱得更严实了。

许久,感受着他与我混合在一起的气息,方才思起我今夜的目的。

轻轻的将他推开稍许,小声道:“墨泠,我们现在是不是要行周公之礼了啊?”

仔细的审度这他的表情,只见他一侧唇角微微扬起,双眼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墨泠”,我轻摇了下他的衣袖。

他方才恢复常态,朝我和他的左侧轻咳一声,我正欲细瞧,他已经转过身,捏着我两颊的肉,“我的溪儿,你还未明白么?”

“明白什么?你有说了什么吗?”我疑惑的问。

他抿着的唇微开,嘴角扬起,眼中满是笑意,连双眉也跟着扬起笑意,“你可听明白了我刚才的话了么?”

“刚才我们讲了许多话,你说的是那一句?”

他一听我的话便又是展颜而笑。

虽然不明白他为何发笑,但我很是喜欢看他的笑颜,便也跟着笑起来。

他揉了揉我头上的发丝,“溪儿,我不是因你的容貌身段而对你有情的,所以我不要一时欢愉,我要的是你能常伴我身旁。”

“过几日,我便要走了,定时不能做到常伴你身旁。”

“那也没关系,你心中有我便好。”

“我的心中定是会一直有你的!但今夜我们还是要同床的!“我认真的道。

“溪儿!“他似是对我的执拗无可奈何。

我却是不懂,为何他就是不要我的身子呢?

“溪儿,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你可明白?”

“不明白!“我诚实的回答,”我只知道,情之所至,身虽心倾,管那什么礼不礼的呢!”

“溪儿,等我们成亲之时,我们再行夫妻之事,但是现在,我们不能这样做!”

我一时气急,问道:“我听闻富贵家中的男子,成人之初,家中便会安排女子侍寝,这样想来,难道初时和你同床同榻的女子,你均和她们成亲了再行夫妻之事么?”

我见他看着我不知所言的模样,再次问道:“你均和她们成亲了再行夫妻之事么?”

他撇开头扬声大笑起来,用力揉了揉我的脑袋:“我竟是不知道你如此博学,连这都知道啊!”

这是师姐在去销金殿的路上闲时无聊跟我说的,我定是不能和墨泠所言。

我微微偏头凑近他,再度发问:“你均和她们成亲了再行夫妻之事么?“

他缓缓止住笑,将我的脑袋扶正:“自然不是,她们是父辈母辈所赐,仅为通房侍女,没有名分。”

我听他这般说,心中浓浓的酸意,原来他还真有很多女人啊!

“我是真的喜欢你,若要行夫妻之事,我必得先将你明媒正娶的迎进门,若是这样让你不明不白的倾身于我,那岂不是玷污了我对你的一番情意?”

我看着他,呆呆的想了许久,方才问道:“你是因为喜欢我,才不和我行周公之礼的?“

“你是因为很喜欢我,所以才不要我的身子的?“

“你很喜欢我,所以要将我明媒正娶的迎进门?”

我一连三问,早已欢喜的落下泪来。

是因为喜欢我,是因为喜欢我,才不如此随意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