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长生死城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10418 2011-10-24 11:35:46

  等众人进了城,木若忽然停住脚步,看着北堂虹,问道:“你真的要一直走下去吗?”

北堂虹低了一下头,抬起头道:“嗯,我会一直走下去。”

木若道:“那好,我就陪你一直走下去。”

话音才落,那自动打开的两扇巨大城门又缓缓自动关上。想要再出这座长生死城,怕是不容易了。

七人又继续向前走去。

这的确是一座死城,七人走了半天没有见到一个人。这座城跟寻常的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没有人。七人敲开了每一扇门,只可惜一个人都没有看见。最后,众人都来到了那座内城前面。

城门更加高大,城墙更加雄伟。想要进去,得费一番大功夫。范领轩道:“要找长生不老药,我们明天进城。”

北堂虎道:“为什么你此刻才说?”

范领轩陪笑道:“小婿只是想验证一下祖先的遗言。再者,天色已晚。咱们还是先填饱肚子,再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动身不迟。反正,都已经在长生死城里面了。还急什么?”

北堂虎不再说话,暗想:看来这小子,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今天晚上,可得注意一些。

夜深人静,长生死城里没有一丝声音。

木若独自坐在屋顶上。这里没有人,无论他坐在谁家屋顶上,都没有人来管他。只要那个人不在。可那个人一路都在。北堂虹不久之后也跟了上来,笑嘻嘻的看着他。木若看着她的眼睛,想说话,却又说不出话。只是这么傻傻的看着她。北堂虹被他看得娇羞无限,无奈之下只得看向繁星满天的夜空。木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说道:“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看见这么好看的星星。”

若在一年之前,两个人相识不久。北堂虹能和他这么近的在一起看漫天繁星,甚至连他的呼吸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没有人和事的打扰,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而现在,虽然咫尺,但只要一找到长生不老药他知道了那个小铃铛是谁,立马天涯。言念及此,北堂虹不禁黯然。可,即使如此她又能如何?她从小到大,没有什么得不到,可有些事是无法强求的。

木若见她半天没说话,问道:“你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想起我娘去世前,在我小时候跟我说过。每一颗星星都代表一个人。我不知道,我们两是哪颗星星?是离得很近呢?还是离得很远呢?”北堂虹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得哀伤。

木若不知所措,只是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他的怀抱很温暖很温暖,会让人安然入睡。北堂虹将头靠在他肩膀,闭上眼睛,享受这最后的美好。

一颗流星无声无息滑落,绽放出最美的弧线。传说对着流星许愿,会很灵。流星,是整个摇转的星河里最美的风景。

木若想叫醒北堂虹一起看,但看她睡得那么香甜,便没有开口。看着浩瀚无边的星空,木若脑海里忽然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每个人都对应着天上的一颗星星。当那人要死了,那颗星星就会陨落,变成流星。”木若心中,那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微微的夜风拂过北堂虹绝美的脸庞。

次日一早,北堂虹才发现昨晚并不是在木若怀里度过的。因为她发现自己是在一间房里被被两个表妹叫醒的。但不管怎么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是在他怀里度过的。北堂虹想想都笑了出来。

所剩的食水已经不多,这一次应该算是最后的早餐。如果不能找到长生不老药再全身而退。

来到内城城门前,北堂虎低头不语,想着怎么进城。木若道:“在城外等我,我进去开门。”

众人没有想到木若除了刀法厉害之外,想不到轻功也是如此骇人!北堂虎与散风对视一眼,两人都自忖没有如此厉害的轻功,虽也能过去,但绝不能如木若这般轻松潇洒。散风道:“北堂先生,这城门太过沉重,我怕木兄一人不行。不如你进去帮他一把。”这话说得倒不错。北堂虎正欲动身,忽然心念一转: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我若是进去,被木若缠住。你在城外把一干人等带走,我还上哪找我的长生不老药去?小子,你鬼主意忒多了。北堂虎心中算的明白,却不点破,只道:“我二人还是一起进城的好。”

散风微笑点头,心道:“这北堂虎实在不好对付。都已经到此地步了,心中还防备着我们。”

不一会儿,内城城门终于打开了。

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座雄伟无比的宫殿。跑入众人脑海的是两个字——盛唐!

唐代的宫殿怎么会在这里?一座海外孤岛上。

六人都一起看着沉默的范领轩。范领轩道:“先祖只说了,仙药就在最大最宏伟的宫殿里。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岳父大人,小婿所知已尽数相告。但盼你不要食言,将虹儿许配给我。”

北堂虎虽然心狠手辣,但对亡妻极其情重,爱屋及乌,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自然疼爱无比。别说现下还未找到长生不老药,就算范领轩亲手将长生不老药交到他手上,他也绝不会将北堂虹下嫁范领轩。只是为得长生不老,一时的权宜之计。眼下找到长生不老之药还是个未知之数,又在多人面前。北堂虎只得道:“贤婿放心,你这么长时间的岳父大人难道是白叫的吗?”他偷眼去看北堂虹的反应,只见北堂虹瞧也不瞧自己一眼。心知女儿对自己已近绝望。

木若瞳孔微缩,杀气逼人。范领轩不自禁打了个寒战。北堂虎见了,心中不禁想起自己的往事来。他毕竟也年轻过,知道木若是真的喜欢上北堂虹了。竟有点想发笑的冲动。

这里的每一座宫殿都十分雄伟气派,要说哪一座最气派倒也不是那么好分的。七人找了几间殿,只觉似曾相识。这里的不知什么东西,好像在何处见过。

散风猛然想起在蓬壶之舟不远处的那块大石碑上的《长恨歌》,这里很多东西都像诗中所描述的。故老相传,当年马嵬之变杨贵妃并没有死,而是到了蓬莱仙境。而这里又刚好就是蓬莱,难道这一个传说又是真的?可是,这也太巧了吧?散风摇头苦笑。

木若见了,问道:“你是不是有头绪了?”散风摇摇头,心想:“就算一切都是真的。可徐福是秦朝人,杨贵妃是唐朝人,这二者相差太远,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关系。”

有些东西是看不到的,只有找才能找到。七人果然看见了那最为雄伟的一座宫殿。可走进殿中,七人都是大失所望。这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巨大的水池。池水碧绿清澈,就是见不到底。七人找遍了殿里的每一寸地方,可就是什么也没有。难道?这世上真的没有长生不老药吗?

北堂虎快崩溃了,为了长生不老药他不惜杀人放火,身败名裂。更令自己的女儿,自己世上的唯一亲人再也无法原谅自己。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他看着范领轩,吃了他的心都有了。

若是这就是结果,对于木若散风等人来说,那自是再好也没有了。他们长舒一口气,等着返回。

散风心想:“原来,也并不是所有的传说都是真的。若是真的,这么大的城,怎么一个守城的人都没有?这么大的宫殿怎么让它落满了灰尘?”念及此处,散风的目光刚好瞄到那个巨大的水池。不对,为什么到处都落满了灰,而这池水却这么清澈?看这座城,不在千百年以下。为什么?如果这里真的是唐朝的宫殿,搞不好,这就是未央池了。散风越想越是好笑。

见北堂虎脸色不善,范领轩心知不妙。没有长生不老药,别说娶北堂虹了,这条小命只怕也不能保住。果然,北堂虎手成爪一把揪住范领轩胸口衣襟,再将他向水池中扔去。可他忘了,范领轩是会水的。这点水是淹不死他的。

木若看着北堂虹,料想她应该是兴高采烈。可为什么?她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正欲出言询问,只听散风道:“木兄,你看。”才被扔下水池的范领轩,片刻之间就没了踪影。就算不会水的人到了水里,要想淹死沉入水底,也得有一会挣扎。可为什么?范领轩这个水性不错的人,一下子就被淹的不见踪影了呢?

“这水池肯定有古怪。”散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事已至此,北堂虎又不是白痴,也已料到这水里大有乾坤。当即说道:“虹儿,我们下去。”他此刻的表情只能说是枯木逢春。木若还来不及阻拦,北堂虹就已经和北堂虎在水底不见了。她也不怕水里有问题么?木若跳水之前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入水之后,他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为什么?自己还没找到小铃铛,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万一就这么死了,值吗?不知道。反正,他就是这么跳了下来。模糊之间似乎听见了水声,但马上,他又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木若这才悠悠醒转。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此刻正置身在一个茅草屋之中。他的身旁是剩下还未清醒的六人。原来,散风和洛家姐妹也已经跳了下来。木若看着他们三人,心中不是滋味。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这三人,肯定是因为他才跳下来的。

恰在此时,散风也已醒转,见他这副模样,便知他心中所想,笑道:“不必跟我说谢谢。”木若笑道:“我可没有打算谢你。”散风一笑过后才发现,众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干了。木若道:“我们也不知昏了多久。这里也不知是什么鬼地方。”散风道:“好在,大伙都没受伤。”

不久之后,剩下的五个人也都醒了。

门外飘来一个声音“想不到,你们醒的这么快。真是万幸。我已经快几百年没有见过人了。”这个声音并不苍老,只是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令人心酸的沧桑。

众人听了这话,都觉好笑。几百年,那不成妖怪了吗?

门外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男子,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高雅的气质。但那深邃的目光,与他的气质极不相符。叫人看得害怕。那人做了一个揖,说道:“在下茅离。不知各位怎会到这长生死城中来?”

北堂虎道:“我们都是逃难的。”

“哦。”茅离道,“此话怎讲?”

北堂虎道:“我们都是被仇人追杀,才来到这里的。不知这里是哪里?”

茅离一笑,道:“你的话不大容易令人相信。我不想告诉你。”

散风道:“阁下的话,也不大容易令人相信。”

茅离道:“愿闻其详。”

散风道:“你说你已经将近几百年没有见到过人了,难道,你能长生不老?因此活了将近几百年吗?就算这些是真的,你几百年没有见过人,那么这几百年中肯定不会有人陪你说话。作为一个几百年不曾说过话的人,口齿肯定不会太灵便。但你与我们说话,吐字清晰。岂不令人起疑?”

茅离笑道:“有趣有趣!但是,我真的活了近几百年。至于说话,这是个秘密。不能相告。各位现在都已经醒了,如果没事,就在这里休息几天。我到时候会送你们走。我还有事,不能奉陪。各位就在此歇着吧。不要到处乱走,这里危险得很。”说完,飘然而去。木若与散风对视一眼,两个人一起出了茅屋。其他人也都跟了出来。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茅草屋外,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湖面竟然结了冰,可以行人。湖泊外是无边无际的荒漠。想不到,这里的地势如此奇特。而刚刚那个茅离,早已不见了踪影。

散风问道:“那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呢?”

木若看了一眼四周,发现结冰的湖面上有一个洞,大概一丈大小。七人都聚集了过来,这才发现,湖面的冰可能一直冻到湖底。这个洞里,只有少量的水。洞本来笔直向下,到了下面越一丈处,竟向南拐去。犹如一个冰巷子。木若道:“应该就是这里了。那个人说自己活了几百年,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他的名字也很独特。茅离。”

散风心中早在嘀咕:“茅离,茅离,茅离。啊,李瑁。不会吧!难道真是真的。可是,这跟徐福又有什么关系。年代相隔也太久远了一点。可是,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释。只能是我胡思乱想。”

七人又回到茅草屋中歇息。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大约到了傍晚,那个茅离才回来。他并不是空手回来的,带了食物。食物很一般,但七人吃得很香。腹中有食,身上也有了暖意。北堂虎问道:“茅先生,你真的活了几百年了吗?”

茅离点了点头。

北堂虎道:“那您一定是会长生不老之术了?”

北堂虎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的确,长生不老的诱惑太大了。木若懂得他的心情,很久以前,他也渴望过。甚至,那只是几十年的正常人的寿命。现在,长生不老的诱惑就在眼前,又有几人能够不心动?

茅离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就那么希望长生不老吗?”

北堂虎听了这话,忽然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等你们上了年纪,就会懂了。”北堂虹忽然间发现,父亲的年纪真的不小了。

茅离道:“是吗?人生百年,只要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不要留下遗憾,就足够了。如果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就算得到长生不老又有什么用?活得太久,也是一种痛苦。”

北堂虎眼露异光,道:“看来,真的是有长生不老了。”

茅离苦笑,道:“初次见面,茅某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我只是为避世仇追杀,故而在此隐居。这世上哪里又有什么长生不老?”

他话虽这么说,但已漏了口风。想起茅离那与年纪极不相符的沧桑,北堂虎心中更加坚信不疑。

茅离又看了众人一眼,道:“明日我就送各位出去。今晚,我还有要事在身,不能奉陪。再奉劝各位一句,晚上千万不要到处乱跑。这四周不大安全。”言语之中,意味深长。

众人正深思话中之意为何,抬眼看时,茅离早已不见了踪影。散风叹道:“好快的身法,有如鬼魅。”

北堂虎道:“这其中的确有鬼。他明日就得送我们走,咱们今日若不去探个明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咱们一路坎坷,现在到了蓬莱,就算得不到长生不老,也得探个明白。要不然,你们于心何甘?”

这一番话倒是打动了众人的好奇之心。反正沿路的苦也吃了,若是就这么不明不白得离开,当真有些不甘心。

七人一起出了茅草屋,不想天上挂着一轮明月。只是在这荒漠冰湖之上,显得分外凄凉孤单。在冰湖四周转了一圈,荒漠看不到头。又是在夜里,能发现什么痕迹?

散风道:“咱们那日是从水池里下来的。秘密所在,定然与水脱不了干系。”

木若道:“而现在与水有关的的只有这个冰湖了。”

北堂虹道:“我们白天发现的那个冰洞,肯定就是通道。”说完也不等别人一起,就向冰洞跑去。木若只觉得心中一沉,连忙跟了上去。余下五人也都跟了过来。跃下冰洞之后,北堂虹看见是木若紧跟在自己身后,脸上似笑非笑。众人下了冰洞,才发现。

原来,洞口虽只有一丈大小。但洞底却是宽敞之极,七个人站在下面都不觉得拥挤。洞底一旁,另有一个横向的冰洞,斜向下深去。不知何故,洞中虽无光线,但却并不昏暗。众人也都能看清前方的路。横洞并不倾斜过分,不然在如此光滑的冰面上,七人早已摔了下去。等到了横洞尽头,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另外两个冰洞。而现在,洞口呈方形。是地地道道的冰巷子。

七人算了一下距离,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湖,从湖面到湖底全部是坚逾钢铁的冰。

现在,有两条冰巷。哪一条通往外面?哪一条又是通往藏着长生不老药的秘密之地呢?

北堂虹道:“木头我们先试这一条。”拉着木若的手向右边的冰巷走去。木若才一只脚踏上这条冰巷,便道:“不是这条,这是我们来这里的那一条。”

散风道:“何以见得?”

木若道:“太光滑了,而且是慢慢向上斜的。”说完也不理其他人什么反应。拉着北堂虹的手,向另一条冰巷走去。他回头看了一眼北堂虹,每走一步,心里那不同寻常的不祥之感便重上一分。真的要走下去吗?

这一条冰巷的下面被人用东西刻出了一道道很深的痕迹,好像地面铺满了一块块的冰砖。当冰巷走到尽头的时候,呈现在七人面前的是一间宫殿。

一间全部是用冰做成的宫殿!一间美绝尘寰的宫殿!

屋顶上不知是用什么布置的,竟然跟星空一模一样。每一颗星星都发出柔和明亮的光芒。宫殿里什么摆设都没有,只在中心摆了一具透明的冰棺。棺里躺着一个美绝尘寰的女子。

那个女子闭着眼睛,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死了。她的衣着十分华贵,更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衣服竟然是唐朝的!七人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若是她醒过来,笑一笑,那真的是倾国倾城了。可惜,她始终闭着眼睛。冰棺旁边坐着一个满面愁容,满目煎熬的男子,正是茅离。

忽然发现,一面冰墙壁上刻着四句话:

马嵬别后肠尽断,

蓬莱思君泪不干。

重逢无时情何堪?

长生死城千年难。

洛蕊读了一遍,想起心中两个只怕再难相间的人来,不觉流下两行清泪。六人看了,都觉意外。散风看了那四句话,心道:“见鬼!难道,这棺中人就是杨贵妃?茅离茅离,难道真的是唐朝那个寿王李瑁?”

茅离道:“我说过,你们晚上不要到处乱跑。这里晚上很不安全。”他已站起身来,刀一般锋利的目光盯着七人。木若只觉鞘中刀颤,似欲出鞘决战。自出道以来,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眼前这个茅离,他肯定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散风道:“事已至此,我们都没必要隐瞒了。我们本身就是别有所图才来的这。还有你,我到底是该叫你茅离,还是寿王殿下?还是李瑁呢?”

茅离闻言,那一直古井无波的眼中流露出了惊讶。他沉默了半天,走到那面刻着四句话的冰墙壁前面。抚摸着那前面的两行字,悠悠吐了口气道:“几百年了,我还以为世人只知道唐明皇与杨贵妃。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这苦命人。哈哈!你只知道你自己马嵬别后肠尽断,蓬莱思君泪不干。可又有谁能懂我重逢无时情何堪?长生死城千年难?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哈哈!”说到后来,茅离势若疯狂。似乎要将一生所受的委屈与痛苦一齐发泄出来!他的话就是承认了自己是李瑁。七人都知道他被自己的父亲唐玄宗抢走心爱女人的事情。但谁也无法真正理解他的心情,真正懂得他这数百年来的痛苦寂寞与思念。谁也不知道,当那个人成为自己父亲的妃子之后,自己仍然深深的爱着她!一直爱了几百年,直到现在。

他至今都还记得,她入宫前的那一天,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天。当她为他跳起最后一支舞,他吹起初识时的那首曲子,真个长安的牡丹都凋谢了。为了丈夫的性命,她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成为天子的妻子,尽管,那个人曾是自己的公公。

李瑁好不容易恢复成原来茅离的样子,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散风道:“茅离,即李瑁。还有一路上的种种痕迹,我早就开始怀疑。只是不敢确定。”

李瑁道:“我真的已经几百年没有见过人了,我不想杀你们。可是,你们来到了这里。我非杀你们不可。”

散风一笑,道:“我想在死前听一个真实的故事。”

李瑁点了点头,道:“几百年了,我也需要倾诉。”

李瑁口诉的故事与世上流传的差不了多少。只是,杨玉环本来可以拒绝。但是,为了李瑁的性命,她只能踏上那条路。后来,每次到宫中宴饮。别人都醉了,只有他没有醉。他要去见自己心爱的女人。可后来,她又不想再见他了。因为,那个叫李隆基的男人已经开始慢慢走进她的心里。

于是,李瑁只能越来越远的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直到马嵬之变。众怒难犯,绝代红颜就要死于尺组之下。谁也不能够相救。

当她赴死的那刻,才让世人真正见识到了她那举世无双,倾国倾城的容颜。但是,她马上就要香消玉殒。

一个被人遗忘的人——寿王李瑁!

那天,李瑁蒙上了自己的面目,施展出那从没有人见过的绝世武功在一片混乱中救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到后来,他才懂了。自己虽然救了杨玉环,但早在她不愿和自己偷偷相见的时候,他就已经彻底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散风道:“后来,你就来了蓬莱是吗?”

李瑁道:“不错。我带着玉环一起来到了蓬莱,然后隐居在此。当她不断叫我出去打探他的消息时。我才知道,她已经爱上了那该死的李隆基,她不爱我了。这四句话中的前面两句,就是她那时写的。我没办法,只好出去打听。在东瀛附近的海上遇见一位我大唐的旧臣,才知道他已经死了。知道那件事后,她就再也没有醒过。”说完之后,李瑁看着冰棺中一直沉睡至今的杨玉环,掉下泪来。

散风又问道:“那你是怎么活了几百年呢?”

李瑁道:“我找到了徐福。他说长生不老药只有两枚。一枚在他体内,一枚在他手上。这个老色鬼,一见到玉环就将另一枚长生药给了她。可是,玉环还是没有醒。于是,我杀了徐福。从他体内拿出了长生药。一直等玉环醒过来,等到现在。她还是没有醒过来。”

北堂虎道:“那现在,我宰了你。拿出长生不老药,我也能长生不老了。”北堂虎长啸声中挥掌拍出,毕生内力尽数运在这一掌上。李瑁神色冷然,忽见他掌中寒光闪过。

北堂虎只觉掌心一凉,已被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再看李瑁,右手中已多了一柄软剑,光芒夺目。散风一见,便知是神兵利器。只听李瑁道:“几百年前,不知有多少人死在我这柄开元软剑之下。就凭你,还想跟我抢长生不老?你们今天都得死。”

李瑁挽起一朵剑花,迎着七人直奔过来。散风也已拔剑应战。现在,出了木若,六人都已出手。

可是,六人齐上,也不是李瑁的对手。李瑁一声清啸,一剑荡开六人。六人一齐向后翻滚,待李瑁第二剑斩来,再也没有办法抵御。

“争!”木若拔刀迎上这气压山河的一剑。刀剑一交过后,木若后退三步,刀刃山也已现出了一个缺口。好霸道的剑!木若提刀又上。

李瑁笑道:“小子,不错。有两下子。”一句话间,他已经挡开了木若疾风闪电般的三刀。还以剑气逼退了刚刚恢复的六人。七人越战越感吃力,这个李瑁简直不是人!木若与散风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如此高手!

不一会儿,武功最低的范领轩就已毙命于剑下!六人虽然都不喜欢范领轩,但一路走来,见他突然丧命,也不禁难受。看来,这个李瑁不但武功高强,下手也不留半分情面。

李瑁叫了声“落红无意剑法”,洛家姐妹就已倒在地上,好在只是受伤晕了过去。性命并未大碍。木若忽然大叫“小心!”李瑁的剑快要触及北堂虹的咽喉了。木若不顾一切斜身挡了过去。

这一剑,终于只是伤了木若的左肩,北堂虹的右肩。散风与北堂虎立刻挡了上去。木若赶紧将北堂虹扶到一旁,挥刀又上。

然而,李瑁的武功实在是太高了。不一会儿,北堂虎与散风都倒在一旁,不能动弹。只剩下受伤的木若挥刀独战李瑁。

刀行沉猛,而剑走轻灵。木若至刚的刀法对付李瑁诡异多变,刚柔并济的软剑一时间没了用武之地。木若处境很惨,只要稍不留心身上就会被那软剑来上一道口子。伤势虽然不重,可遍体皆是,也是十分难受。木若心知此战关系到自己与所有人的性命,一点也不敢怠慢。李瑁的功夫到底厉害在哪里呢?木若看不出来,只好边战边试。

记得师父曾说过临敌之际,要扬长避短。自己的长处是刀快,刀重。木若吸了一口气,避过李瑁直刺而来的一剑,一刀由下向上斜劈出去。此时李瑁的剑正在上面,不及来挡向自己下盘攻来的刀。但与李瑁交手了这么长的时间,木若知道他的功夫有多厉害。别人做不到的,他能做到。因此这一刀是由下向上,一旦对方软剑护到立马改攻上身。这番打算原是不错,可惜他遇上了李瑁。

李瑁并没有回救自身,手腕抖处剑尖颤动。木若只见一朵剑花在眼前盛开。李瑁的剑脱手飞射而出,刺向木若面门。木若只得向后退去。木若又奋力出了几招,均无成效。若是别人,早就没有斗志了。木若也有一些沮丧,忽然想起雪亡国的那群狼来。

“呜······欧······”的嚎声在木若心里响起。

木若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奋力出刀。李瑁倒是有些吃惊,他没想到木若到此地步居然还在坚持。

北堂虎道:“你看木若能赢吗?”

散风道:“不好说。”

李瑁与木若刀来剑往,斗了数百招。一般人也许看不清两人的招式与动作,但北堂虎与散风都是少有的高手。两人都已看得出,木若若是还不能反败为胜,再过数招只怕就要丧命与李瑁剑下了。

木若心中有数,眼下要想赢得李瑁,只有先立于不败之地,在慢慢耗去他的体力,伺机反击。因此后来近百招,木若只是躲闪与拆招,并不还击。过了一会,散风与北堂虎也看出了他的意图。他们两人看得出来,李瑁自然也能看的出来。

木若自然知道他已经看了出来。既然看了出来,他肯定会用最快的剑毙了木若。同样是出最快的剑,冷静的时候远远比愤怒的时候威力更大,下手更准确。

李瑁武功再强,终究是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人。而且,他十分重感情。苦苦候了一个女子几百年。这样的人很容易被激怒,只要言语间触及他心爱的女人。

木若突然说话,道:“李瑁,你这个废物!你有什么用?哈哈!你连你心爱的女人都保不住,还要靠她做你父亲的女人你才能活命。你说,你是不是废物?杨玉环,你做得对,这样的男人没有用。只有李隆基才配得起你。”说完,木若一阵嘲笑。

有时候,语言也是厉害的招式。

木若的话语像是大把大把的盐洒在李瑁的伤口上,又像是一条条毒蛇在他心里噬咬。

李瑁双目赤红,面部扭曲,变得疯狂可怕。他的剑比刚才更快,力道更重。但却没有刚才的准头。要的就是他发疯一样向自己扑来,木若眼见他扑向自己,不但不躲开反而迎了上去。李瑁的剑自上而下,誓要将木若辟为两半。这一剑劈下的威力自不必多言,木若是断然不会硬架的。他只是从侧面挥刀轻轻挡了一下,避开李瑁,继续向前。耳听一声巨响,冰棺的棺盖已被木若一脚踢下。

李瑁已经彻底疯狂!他像鬼魅一样扑向木若。这一剑虽快,却在木若意料之中。可是,它不在北堂虹意料之中。北堂虹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比鬼魅还快,挡在木若身前!

木若只觉心中凉透,拉着北堂虹向一旁避去。可是,还是晚了一步!木若看见北堂虹咽喉上多了一条极细极淡的剑痕。北堂虹看着他,甜甜一笑。这一笑,足以令百花失色。

北堂虎扑向了李瑁,真的像一只猛虎。李瑁手臂一抬,就将他一剑刺穿。鲜血染红冰面。北堂虎说出了最后一句话“虹儿,爹对不起你。但是你要相信爹。不管能不能得到长生不老药,爹都不会让你嫁给范领轩的。爹是骗他的。”

北堂虎死了,北堂虹哭了。但两个人都已经懂得了对方,只是晚了一点。

李瑁又是一剑,向木若与北堂虹劈下。

现在,木若心里只牵挂着北堂虹。他怀中的那个人的生死。他只是随手出了一刀。这一刀没有了他以往刀法的凌厉与迅猛,干净与利落。甚至没有了一点杀气。让人感觉不到这一刀的存在。他的师父曾告诉过他,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可是,这一刀······

散风看到了这一刀,却没有看清这一刀。这是心有牵挂,却又心如止水的一刀。散风似乎明白了流藤枫师父的话,牵挂。因牵挂而发,却又了无牵挂。

李瑁,终于死了,死在了这怀着牵挂的一刀下,告别了他怀着牵挂的一生,告别了他牵挂了一生的那个人。

木若坐在地上,紧紧抱着北堂虹。北堂虹脸上的泪水还没有干,却又露出了笑容,说道:“木头,我终于看清了你的刀。”她忽然觉得有一滴温暖的水掉在了自己的脸上,是木若哭了。木若问道:“你怎么这么傻?”北堂虹道:“傻的是你。我告诉你,小铃铛就是···”她凑到木若耳边去说了。木若心中一震,看了一眼洛蕊。这个人,一直就在自己身边。难怪,那天在船上她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叫木若。木若的耳边似乎响起了,她身上小铃铛的声音。

北堂虹道:“木头,那天在雪亡国,你亲了我一口。我真的好高兴。可是,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心里只有你的小铃铛。现在,我就要就要死了。我好想你再能亲我一口,这一次你心里只要想我好不好,不要想别人。”

解释的话已经来不及了,木若点了点头,低头在她唇上一吻。

这一次,没有对不起!

北堂虹笑了,眼睛也闭了。

木若道:“我爱你。”对于小铃铛,只是因为承诺。对于你,却是刻骨铭心的爱。只可惜,那个人再也听不见了。一路上那个人都在,而现在,那个人不在。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但那已经不及。

如果早一点想清讲清该有多好。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江湖传说之长生死城(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