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鬼哭狼嚎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7611 2011-10-24 11:35:46

  洛蕊想着这些事,脸上不知不觉竟溢出了笑容。“想到什么开心事了?”木若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在想杯酒之交。”洛蕊答道。“已经过了三天了,洛蕊,你饿吗?”木若声音有些温和。洛蕊笑道:“才三天而已,不到七八天呢。”“对不起。”木若似乎有些失落。“怎么这么说?是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只怕也早已自杀了。咱们现在虽然饿着,但毕竟还活着。”洛蕊出言安慰。

“活着?”木若的语意有些难以捉摸。“很久以前,我遇到过一个女孩,因为她,我决定活下去。”

洛蕊问道:“是谁?”

便在这时,天地间响起了一声悠长有力的狼嚎。“呜······欧······”

木若面色一变,提刀站起,循声望去。可是身在这雪谷之中,便如井底之蛙,除了那片天,又能望见什么?

洛蕊见他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从小就对狼嚎声特别敏感。”木若脸上的失落更重了。两人互望着,不知该说什么好。一块雪地突然暴起,积雪冲天四散。雪地下,竟然蹿出一只狼来。洛蕊吓了一跳,这狼比平常看到的狼要大多了,几有豹子大小。狼见雪地上有人,退了一步,后颈和背上狼毫全部竖起。两道狼眼发出异光,便似两只钢锥。

洛蕊看了一眼狼,只觉得心中发毛,不由自主向木若背后躲去。那狼看了木若几眼,又嗅了嗅,忽地冲天长嚎。这一声长嚎过后,只吓的洛蕊花容失色。四面八方,积雪铺天盖地倾泻而来。

雪崩!

那只狼却并不惊慌,像一面正在倾泻的雪壁冲去。木若心中大疑,但生死关头顾不得许多,拉起洛蕊的手跟在那条狼身后。不一会儿,两人只觉积雪砸人,面上一凉。

原来,这积雪背后并非岩壁,而是一个山洞。就似孙悟空居住的水帘洞,但这却是个雪帘洞。那狼回头看了一眼木若和洛蕊,神情得意。然后继续往洞里去。此时此刻,两人别无选择,只有跟随狼后,深入狼穴。前面不管有什么,也顾不得许多了。令人意外的是,这洞中并非漆黑一片,隐隐有些亮光。最后两人才发现,山洞是通的。

在雪谷被困三天,终于重获自由,洛蕊禁不住喜极而呼。那狼看了一眼两人,大摇大摆的去了。洛蕊道:“这条狼为什么要救我们呢?”木若道:“我也不知道,总而言之,咱们要谢谢这位狼兄。”洛蕊道:“那是。”话未说完,肚子却咕咕叫着插话。洛蕊窘迫之极,俏脸一片晕红。木若道:“我都饿得肚子叫了,咱们还是找东西吃去吧。”说完,心中暗笑。洛蕊的脸,更加红了。这两日相处下来,木若就像是他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可是,这里这么大,一片雪海,又哪里去找吃的?过不多时,那狼竟又回来了,嘴里还叼着两只雪兔。

木若道:“我从小吃生肉吃惯了,可要难为你了。”

洛蕊道:“这莫非是条神狼?”那狼将两只雪兔放在木若面前,似乎并无恶意。木若提起两只雪兔,那狼径向他咬来。木若不明所以,不欲杀狼,就着刀鞘一挥,要将它赶开。那狼当即向一旁逃开,但只逃了两步,又回头看着两人。两人更加糊涂了,那狼回头作势欲咬。木若上前又赶,那狼又逃了两步就停下来。如此数次,木若道:“我懂了,它是想带我们去一个地方。”洛蕊道:“这狼似乎对你特别亲切。”“亲切?”木若言语间似有深意。

两人一狼就在雪地上行进。木若与洛蕊都不认得路,只是提高警惕,跟着这狼。前途究竟如何,也还是个未知之数。那狼对这里的地势路径了如指掌,左穿一下,右插一下,许多看似不可行的道路也都走了过去。

散风与洛晴在雪地间走了几天几夜,只是吃些干净的雪。散风年轻力壮,内功又深,自是没什么大不了。但洛晴自小娇生惯养,那里吃过这份苦?早已饿得不行,走路都需要散风搀扶。茫茫天地间,只有彼此,有些话,不必再说都已明白。两人对视一眼,处境虽苦,心中却甜。

望着无边风雪,散风禁不住仰天长叹。洛晴道:“对不起,散大哥,是我连累了你。”散风不悦,:“此事,是我心甘情愿。这种话,你再也不要说了。”散风拍了拍她肩膀,以示安慰。两人又继续向前走去。

忽然间,雪地上多了七个人。不,七个像狼一样的人———七游狼!散风只觉得寒毛倒竖,不自觉紧了紧手中的剑。这柄剑从他习武起就一直陪伴着他,有剑在手,才稍觉心安。他不知道七游狼怎么会到了这里,要对他们做什么。那七双眼睛瞧得这两人冷汗淋漓。散风一手搀扶这洛晴,另一只手却准备随时拔剑。他装作没有看见这七人,低头继续向前走,但一双耳朵却不放过任何动静。

两人现在刚好经过七人面前,七人没有动。散风继续向前,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一直走了一百步。每一步,他都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百步,这个距离应该足够远,足够安全了吧。散风舒了口气。

“嚓!”

很轻的踏雪之声。

七人之中只来了一个,高手。

“站稳,等我。”散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手按剑柄。

等了太久,散风早已准备好了。鞘中的剑,也已许久没有出来过了。七游狼用的都是短剑,应该是贴身近攻。那就不让不让他近身。散风以耳代目,从他踏雪的声音来判断他与自己的距离。

再上前两步,就是自己最适合出手的距离了。但那人似乎还没有发现。又前了一步,这却是个危险的距离。

散风转身,剑早已出鞘,迎面刺去。这一剑在气势上并不惊人,但对于来人而说,如果应付不好就是致命的一剑。这一剑很快,很准,避不能避,挡不能挡。以七游狼的性格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同归于尽。可是,连同归于尽也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一剑长,一剑短。等别人的剑刺到了自己,自己的剑却还够不着别人。

如此看来,只有向后退了。可是发动这一击蓄势已久,疾奔之下又如何停得住脚步?

散风终于见识到了七游狼的不同寻常之处了,他没有停住,却将前进之势转为上升之势。

散风的剑毕竟也不是吃素的,那人的左腿还是伤了。不过,保住了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一人难敌散风,那便群起而攻之。这才是七游狼之所以为七游狼,就像野外的狼群。为首一人当头一剑劈来,散风横剑相架。另一人却从庞攻来。散风早料到有此一招,一脚踹出,腿长剑短。那人难以招架,就地向旁边滚去。此来彼去,散风武功再高,也难一拳对四手。

这当儿已有两人缠住了散风,另一人却杀向洛晴去了。洛晴虽然会武,可又怎么是七游狼的对手。加之疲累不堪,只是勉强挥剑抵挡。这一来,散风关心则乱,周身破绽百出,只能暗叫不妙。

按说到此地步,七游狼该当一鼓作气才是,为何慢慢停了下来,退到一旁。

木若和洛蕊不知何时来到此处。

原来他们没死,绝境中忽遇故友,散风精神大振。洛晴间妹妹无恙,更是喜极而泣。姐妹两拥到一块。木若来到散风身旁,右手已在刀柄之上。那天在雪门客栈木若一刀败了时不一的事,七游狼可还是记忆犹新呢。一个散风已经够难缠的,再来一个木若,只怕局面不利。

七游狼慢慢向后退去,越退越远。但是,丝毫没有慌乱的迹象。

直到看不见七游狼了,散风才道:“木兄,别来无恙。”木若道:“闲言休叙,你们还是跟我们来吃点东西的好。”四人来到一个山洞之中,吃着烤熟的雪兔肉。四人都吃了个饱,也休息的差不多,各道别来之情。相互了解了这几天的处境。

散风在这山洞中走了一圈,这山洞隐在积雪之下,温暖舒适。里面还备有木柴,淡水,及各种器皿。明显是有人居住过。“如此绝妙的所在,你们是怎么找到的呢?”散风大是不解。

洛蕊道:“那可多亏了一位神狼。”话未说完,一条威风凛凛的大狼领着一群狼进了洞,只是看着木若。散风与洛晴都吃了一惊,这狼可比关内的狼大得多了,气势更是天地之别。木若看着这十三条狼,心里竟像见到了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

散风道:“这几条狼,看来都大具灵性。咱们也算是命不该绝。”

木若道:“话别说得太早,七游狼绝不会放过我们。现在远去,只是躲在暗中寻找机会。”

洛蕊道:“不错。”

散风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木若道:“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要去找北堂姑娘。”洛蕊听了这话,心中竟微微有些许失落,原来他是这么喜欢表姐。

散风道:“七游狼一定也会去找他们。”

洛晴道:“那表姐该怎么办?”

木若道:“不知道,反正我要去找她。”北堂虹如果能听到木若此刻说的话,只怕要高兴的疯了。

散风道:“七游狼久居塞外,习于风雪,占了天时。今日看来,他们对这里熟悉得很,又占了地利。我们只有抛弃前嫌,与他们那边会和占个人和,方有一半胜算。洛蕊,你同意吗?”他见洛蕊神色有异,是以出言相询。木若与洛晴也都看着她。

洛蕊微觉尴尬,道:“我有什么不同意,这些事你们决定就好。”

散风道:“只是要在这茫茫雪海里找到他们,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不知这几位狼兄能否帮上忙?”

一群狼也不知是否真的听懂了,一下子跑得一干二净。木若提刀出了山洞,三人也跟随其后。散风问道:“你有把握能找得到他们吗?”“没有把握又如何?”木若仰天看着风雪,在这个地方找人,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如果找不到北堂虹,那件事只怕永远也无人知晓了。

北堂虎领着女儿和女婿在雪地里折腾了几天,还是看不到雪亡国的边界。看着天,又有一场大风雪要来了。北堂虎命范领轩撑起帐篷,准备好一切。三人呆在帐篷之中,北堂虹自从木若掉下雪崖之后,就像一句木雕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就是瞎子也看得出她对木若的情意。

这一切范领轩也都看在眼里,面上装着无所谓,但心里老大不是滋味。他暗想:北堂虎虽说答应将北堂虹许配给自己,但她这个样子,自己日后真的受得了么?两个人真的能幸福吗?

北堂虎瞪了一眼范领轩,冷冷道:“贤婿,你真的没有记错路吗?”范领轩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不相信我,我说我没记错又有什么用?再者我自己也跟你来了,我的性命只在你一念之间。我又怎敢骗你?”北堂虎冷哼道:“谅你也不敢骗我,可是咱们已经走了这长时间连雪亡国都没有出去,等找到我想要的那件东西,要等到什么时候?”范领轩苦笑道:“岳父大人,那地方又不是我选的。我只是知道那地方在哪里而已,只恨我没有翅膀不能带你一下就去到那里。”北堂虎长长舒了口气,事已至此,他又能如何?

他出去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又回到帐中打坐休息。自到了雪亡国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睡上一觉。今夜,会如往日平静吗?还未发生的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看着呆若木鸡的北堂虹,北堂虎有些不忍。但毕生夙愿,可一朝得偿,再加上事已至此,已经没有退路。他深知活着才是最大的乐趣,所以,他想永远的活着。从古至今,有多少人想永远的活着,永远的拥有一切?可是,又有谁能够做到?也许,永远有也没有人可以做到。但是,他想做到。

帐外似乎只有风雪的声音,雪的声音。不对,还有踏雪的声音。是谁?木若与洛蕊已经落下雪崖,只可能是散风与洛晴了。还是不对,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们没有食物,脚步怎能如此轻便快捷?

“嗤”!

很轻的声音,像是利刃划破布的声音。寒光已经射入了帐中,直指范领轩。

狼牙剑!

范领轩一死,自己这一番辛苦可就是白忙了。范领轩的反应与本领及不上七游狼,更加及不上北堂虎。北堂虎一掌拍出,狼牙剑的剑锋向一旁偏去。范领轩也反应过来,起身戒备。第二道寒光也射向北堂虹。北堂虎早料到会有此一招,拉过呆若木鸡的北堂虹护在身后。片刻之间,一顶完好的帐篷就被咬的粉碎。

七游狼已将三人团团围住。

北堂虎凛然道:“猛虎在此,豺狼休猖狂。”

对方一人道:“阁下可是北堂虎?”

北堂虎以为对方已为自己气势所慑,不敢轻举妄动,便道:“正是。”北堂虎话一说完,七游狼同时出剑。剑去如电,搅得雪花飞溅。北唐提着两人跃向一旁。一连三次都是如此。自出道以来,与敌交锋不下百次,何曾这般窝囊过?北堂虎放下两人,长啸声中疾运玄功一招成名之作“风从虎”瞬间展开。

七游狼中已有六人被他逼开,一人被他抓住右腕。北堂虎这一抓已扣住那人脉门,另一只手便要去夺他兵刃。七游狼的剑名为狼牙剑,其重要就如狼之牙。人失剑就如狼落牙,狼若无牙,处境可想而知。北堂虎正欲拿剑,那人五指一松,剑已到了左手上,并立刻反刺回去。北堂虎心中一凛:“七游狼享誉塞外,果非泛泛之辈。”当下顺势一摔,避在一旁。正在此时,范领轩与一人斗了起来。看样子,再过三五招就要毙命于此。若他一人在此,就是七狼齐上也毫无所惧。可现在真是头痛之极。北堂虎又飞身扑了过去,与此同时,又有一人攻向呆若木鸡的北堂虹!

北堂虎就算回身相救,也已不及。

而北堂虹仍是呆呆的望着一个地方,对危险也置之不顾。那地方有什么宝贝吗?那柄狼牙剑,就快刺入她胸口了。

寒光闪过,那只拿狼牙剑的手臂已被卸了下来。鲜血过一段时间才涌了出来。那人竟忍着巨痛抢了狼牙剑跑了。

好快的刀!

木若。身后还有散风洛晴和洛蕊。强弱之势立变。

北堂虹像是复活的的死尸,融化的冰雪,更像是瞬间绽放的玫瑰。她含泪带笑着扑入了木若的怀中。此时此刻,已不需要任何言语。

木若还刀于鞘,伸手轻抚着她柔软的秀发,道:“傻孩子,我不是在这吗。你哭什么?”北堂虹自与他相识以来,他从未对自己说过如此温柔怜爱的话语,此刻心中感动,加之数日中的伤心与委屈一起发作起来,哭得更加凶了。木若见她这般模样,都是自己之故,心中更是不忍。只是轻轻唤她的名字“虹儿。”北堂虹吃了一惊,脸上泪痕未干,嘴角边就已现出笑意,问道:“你是在叫我吗?”木若道:“当然。”“可是我没有听清楚,你再叫一次好不好?”木若又叫了一声。北堂虹欣喜若狂,木若从未这么听话过。

七游狼来得快,去得更快。雪地上只剩下那只断手。范领轩见了北堂虹与木若如此亲热,虽明知武功不及木若也忍不住怒道:“姓木的,虹儿可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这样也太瞧不起人了吧。”木若并未动怒,只是冷冷扫了一眼他。范领轩噤若寒蝉。

北堂虹更是旁若无人,拉着木若的手,道:“我们到别处去,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好吗?”“好,但是你要乖一点。”木若任她牵着走到一旁去了,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

散风与洛晴都暗自戒备,木若早已叮嘱过他们。洛蕊看着两人牵手远去的背影,只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偏偏又记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经历过。

北堂虎自始至终一言未发,也在暗自戒备。他万万没料到这四人居然都是毫发无损,更万万没料到木若会会出手相救北堂虹。难道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女儿?至于北堂虹对木若的情意那更是无需多言。现在剩下的五人当中,最过尴尬无聊的某过于范领轩了。北堂虎没有心思理他,散风等人不愿理他。

谁也不知北堂虹与木若说了些什么,只知她回来时已是容光焕发,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北堂虎虽对这四人极为忌惮,但见女儿无恙,也不禁松了口气。

七游狼早已远走,他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木若不想说话,北堂虹高兴得说不出话。散风道:“北堂先生,别来无恙。”

北堂虎道:“有话还是直说的好。省得大家麻烦尴尬。”

散风道:“北堂先生果然快人快语。那散某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北堂虎道:“说。”

散风道:“现在咱们遇上了七游狼,木兄又断了他们一条手臂。他们绝不不会让我们好过。七游狼武功诡异,对此处的天气地势又极为熟悉,咱们想赢他们,只有一个法子。”

北堂虎听他说完已知悉对方来意,道:“你们想跟我合作,是吗?”

“当然。”散风微笑,“不过,若是北堂先生自有对付七游狼的妙计,不屑与在下几人合作。咱们只能抱憾归去了。”

北堂虎道:“你用不着激我。”

散风笑道:“岂敢,若是北堂先生不弃,咱们还是一同上路吧。”

北堂虎清笑两声,道:“只是这帐篷已毁,路上可如何是好?”

散风道:“晴姑娘,有劳你了。”

虽说是江湖儿女,但天性如此,洛晴出门都带着针线。众人捡起帐篷的碎片,并不算惨。

七人呆在被补起的帐中。帐篷虽已被补起,但碎痕犹在。正如七人,此刻重聚一块,但旧怨未泯。这一路上到底还能太平吗?

北堂虹牵着木若的手不愿放开,寸步不离。木若,不知所措。众人刚欲歇息,一声声狼嚎传来,穿云裂石,悠悠不绝。众人都会内息吐纳之法,狼嚎声奈何他们不得。但这是七游狼发的,内力浑厚,真气充沛。

“呜······欧······”的声音时而响彻云霄,时而绝迹。弄得这边七人无心睡眠,哈欠连天。人终究是血肉之躯,始终会疲倦的。习武之人可以不用睡觉,单靠打坐调气就能恢复体力。只是打坐需要收摄心神,而狼嚎声与鬼哭齐名,加之是以内力所发,又时大时小,时有时无,如何收摄心神?

风雪夜间,鬼哭狼嚎,说不出的诡异。

木若忽然提刀出鞘,北堂虹道:“你要去哪?”木若道:“我去把他们的吃的抢来,看他们还有力气叫吗?”散风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木兄此计甚妙,只是到那里起找他们?你认得路吗?”木若道:“有他们沿路招呼,还怕迷路不成?”北堂虹道:“我也要去。”北堂虎道:“你去了木兄弟免不了要分心照顾你,岂不是让他多一分危险?”

木若道:“这个不妨。我只是去抢他们的粮食,并不是去与他们交手。只是,你去了可不许胡闹。”

冷。尤其是在出了帐篷之后。北堂虹冻得直打哆嗦,诡异的狼嚎声更是恐怖。但牵着木若的手却是最开心的事。“很冷吗?”木若的声音罕见的温和。“怎么?你心疼了?”北堂虹反问道。若在往日,木若定会不理她。而此刻,他却说道:“你怎么知道?”

北堂虹倒有些不知所措了,喃喃道:“这不是在做梦吧?”

木若微笑道:“不是梦,你怎么了?睡糊涂啦?”

北堂虹停下脚步,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道:“若不是做梦,你怎么会对我这么好?”

木若愕然道:“只是问了你一句话,就是对你好?难道我平时对你很坏吗?”她认真时候的样子真的说不出的娇媚可爱。纤长的秀眉微微扬起,一双黑如点漆,朗似秋水的眸子凝视着他。雪白的容颜上淡红的嘴唇,分外诱人。木若只觉脑海里一片空白,竟吻了上去。等他发觉之后,北堂虹红着脸低着头。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忽然道:“对不起。”

北堂虹娇嗔道:“亲都已经亲了,还说什么对不起?”她的心思其实极为简单,自己喜欢木若,他亲自己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怪羞人的,偷眼去看木若,却看见他神色茫然,若有所失。她轻轻碰了他一下,柔声问道:“怎么了?木头。”语音中大有缠绵之意。

木若忽然神色一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呜······欧······

北堂虹第一次听见狼嚎是在小时候,那年她才十一岁,父亲带她去打猎。在茂密阴深的丛林山谷中。她从没听过这样奇特的声音。明明是吓唬人和猎物的声音,却带着无比凄凉的哭腔。让她既觉得害怕又觉得悲伤。

不知觉间,她和木若已经走了很远。木若拉着她的手,两人在一块落满积雪的巨岩后面躲了起来。眼前的景象让两人吃了一惊。七游狼中有六人正躺在雪地上呼呼大睡。而正在嚎叫的竟是那个被木若断了一臂得人,他看起来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若不是亲眼所见,两人绝不敢相信,如此逼真,如此毛骨悚然的狼嚎声竟是人类所发。七人旁边还睡着一群真正的狼!

木若一眼就看出,其中还有一条狼就是救了他和洛蕊的那条狼。看来,它的身份在狼群中极为尊贵。北堂虹轻声道:“他们这么吵还睡得着。”木若亦觉诧异,道:“我也不知道。看看再说。”

那人嚎了一阵,又歇了一会。似乎是歇够了,居然又起来嚎叫。看这情形是打算嚎上一夜。但他们没想到,原本是用来对付敌人的声音,会被敌人反过来利用,找到他们。

等了半天,北堂虹早就不耐烦了。木若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北堂虹见了他笑,又气又爱。真想狠狠咬他一口,但又怕把他咬痛了。“呆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木若只留下了这一句话,就冲向了七游狼。对方七人都不是好惹的,还有一群真狼,木若功夫再高也只是孤身一人,能对付得了吗?这么做,会不会太冒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