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五行家族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7476 2011-10-24 11:35:46

  那两个老者,看来是夫妻两。两人商议了一阵,那丈夫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了?”

七人吃了一惊,这些人居然会说汉语。北堂虎道:“我们是从中原而来,有要事相求。”那老人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你们真的是中原来的吗?我们这里已经千百年没有人来过了。”北堂虎道:“千百年?你们难道没有出去过,一直呆在这里?”那老人道:“我们世世代代都呆在这里。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老妇道:“老头子,咱们还是先将他们抓起来,交给首领发落。我看这些人奇奇怪怪的,又来历不明。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话一说完,两个老人和一群孩子就已攻了上去。七人万万没料到,这老的老,小的小居然说打就打,下手绝不含糊。只是他们功夫虽然不错,又能奈七人何?

斗了一阵,那老妇知道不敌,发声尖啸。

没过一会,这两个老人和一群小孩就全部四散开去。忽听衣袂破空之声响起,七人知道,这次来了真正的高手。五个人,五个方位。

好快的身法!木若心中暗凛,“争”的一声,刀一出鞘就向右上方劈去。刀刃破空之声,令人胆寒。

“当”!

众人只见两刀相交,寒光迫人。只看清了刀影,却没有看清两柄刀的样子。木若在中土从未遇过如此劲敌,心中兴奋莫名,一刀快似一刀。刀光中,木若已与那人斗到一块。七人中第二个出手的是北堂虎,他一声长啸已使出“风从虎”。这来的第二个人也是用刀,但与第一人相比明显不及。众人也已看清他所使的是苗刀。

散风微笑中也已亮剑,迎上了第三人。这后面两人武功虽然不及第一人,却也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最后两个人一齐到来。北堂虹正欲出手,却听北堂虎道:“虹儿,保护好范领轩。”北堂虹大怒,瞪了父亲一眼。洛家姐妹闻言,两柄剑一起使出了“落红无意”剑法。

这五人用的都是苗刀。

北堂虎一出手就直接向对手胸口抓去,左手格开对手右臂以震开向自己劈来的苗刀。一击得手,北堂虎抓住那人胸口衣领,力贯右臂,要将他硬生生提起,再摔向一旁,用以立威。哪知竟然没有提起,对手竟然纹丝不动。正错愕间,苗刀又已劈到。他无法再格,侧身避开。他左半身回身躲避,右掌自然而然向对手打去。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实则厉害之极。这一掌乃是“风从虎”中的“虎挂爪”,用上了七成内力。

对手似乎知道这一掌的厉害,这一刀招式未老立即撤回,以刀柄迎向这一掌。但却还是慢了一步,北堂虎这一掌已打在了他手腕上。这一击若是落实,打断手腕倒是小事。但那股余力誓非顺着手腕撞到身上不可,那时只怕五内俱焚。

北堂虎嘿嘿冷笑,准拟这一掌定可一击制敌。哪知对手,手腕顺势先向内弯了一下,然后上体向后微仰。这一击的力道竟然就此消于无形。对手的刀又有了可趁之机,向北堂虎刺来。北堂虎一掌拍向刀背,顺势向一旁闪去。

而对手的刀,却越来越快。

北堂虎心中暗暗好笑,当时能够与自己抗衡的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想不到今日遇上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打了几十招,竟然不能将对方打败。正自出神,对手又是一刀,向自己头颈斩来。北堂虎后退一步,左手已按上对手刀背。

这一手按得诡异之极。这一刀向北堂虎斩来,刀刃在前,刀背在后。北堂虎若是伸手按刀,只能按到刀面上去,怎能按到到背上去呢?就在对手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北堂虎掌心已生出一股内力,将刀背紧紧黏在手心。对手正欲向后夺刀,只觉一股巨力将自己向前扯去。刀已被插入地下,只剩下一个刀柄还留在外面。他不及拔刀,先向后退去。北堂虎不再追击,那人倒很有自知之明。的确,自己手中有刀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刀已不在,只怕一上去就被他给放倒在地。当下只是在一旁戒备。

没过多大一会,散风也已将自己的对手料理。两个败军之将都是空着手在一旁观战。令人意外的是洛家姐妹,至今居然未落下风。北堂虎暗想:“看不出来这两个小丫头武功居然还可以。”

“住手!”正是那个与木若交手的人发出的声音。他和木若并肩而立。木若早已还刀于鞘,气定神闲。那人苗刀,仍握在手中,只是已经卷了刃。

洛家姐妹与那两个人听见住手,登时罢斗,各自向后跃去。

那人道:“各位好功夫,我们五个自叹不如。却不知五位到此有何贵干?”

散风看得清楚,这个人竟然是流藤羽!他喊了一声“阿藤!”顿时晕了过去。洛家姐妹见况,赶忙跑过去扶住散风。众人都聚了过去。木若听见那声“阿藤”,又见了散风晕之前的表情,已猜到了七八分。其他人则不明所以。

北堂虎给散风推宫过血,不一会散风就醒了过来。洛晴问道:“散大哥,你怎么了?”散风见她一脸关切焦急之情,颇为感动,道:“没什么。”木若问道:“真的是他?”散风点了点头,看着那人,道:“阿藤,你不认识我了吗?原来你没死。”那人一脸茫然,道:“我不是什么阿藤。我从未出去过,也从未见过你,怎么会认识你呢?”散风半信半疑,毕竟,阿藤是死在他的剑下。也是他,将阿藤和李霜儿葬在一块的。于是说道:“是我认错了人。”那人道:“我叫流藤枫,这位是川行焰,这位徐铁兰,这位冰森,这位堃方。”众人听完这些名字,只觉奇怪。而散风却是神色大变。流藤羽流藤枫一字之差,长得又像,又都是蓬莱人,莫非?

散风忍不住了,问流藤枫,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流藤羽的人?”岂料,此言一出,五人及那两个老者都是一惊。流藤枫道:“你见过他吗?我是他弟弟。”

散风默然半晌,道:“你既然是他弟弟,那自是再好也没有。有些话,我要单独跟你说。”流藤枫道:“好吧。我虽不知,你们来意如何,但来者总是客。二叔二婶,你们跟我一起,将这几位客人带到家里去休息。”流藤枫在这似乎地位不低,虽然称这两个老者为叔婶,但两个老人对他极为恭敬,没有半句异言。七人来到蓬莱之后就没了半分主意,他这么说自是照办。待养精蓄锐,休息好了之后再作打算。

于是一行七人就跟着流藤枫等人向岛中走去。走了不久,似乎到了一座小镇。七人留意了一下这里的建筑与服饰,跟中土没有多大区别。只是看起来年代久远,仿佛古代。

到了小镇中央,见到一片最大的建筑。牌匾上写的竟然是古代的文字。好在七人都是不是寻常武夫,一些古代文字倒也还认得一些。上面写的是“司农宫”。适才经过的另一片较大建筑是司药宫。

流藤枫将七人领到一个偏厅中用茶,留下川行焰等人招呼。异地异人,出了木若众人都是异常小心。

流藤枫道:“你有什么话要说,就跟我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朋友们的。”

散风便跟着他来到了一间偏房里,流藤枫关上房门,道:“你现在可以说了,没有人会来打扰。”散风叹了口气,将他和流藤羽的一切事情都说了个清楚。流藤枫半信半疑,道:“怎么可能?我哥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死的。再者,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散风道:“的确,有些事情,很难让人相信。但这个,你总认得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吊坠。那是在葬流藤羽的时候,从他的苗刀上解下来的。跟流藤枫刀上的吊坠一模一样。流藤枫接过吊坠,不再说话。他已经相信了。散风道:“我本来准备留在身边做个纪念,现在交给你,才是最好的。”

流藤枫道:“师父说过,我们五行家族,每一个练刀的人,死后,他的魂灵都会附着在这个合旧坠上。他的尸体虽然还在中原,但你却把他的魂灵带回了故乡,谢谢你。”

散风长叹不语。故友之情,思之最是令人神伤。况且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好说的?

流藤枫道:“散大哥,我相信你是好人。我相信,哥哥最后一刻一定是满足的。因为他可以死在相信自己的朋友的剑下。”

散风道:“也许吧。”

流藤枫道:“散大哥,我有些事想问你。”

散风道:“但问无妨。”

流藤枫道:“我看的出来,你们中的有个人来我们这里是别有所图。他到底想干什么?”

散风道:“老实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被逼无奈来的。”

流藤枫笑道:“被逼无奈?是因为那个洛晴姑娘吧?”

散风道:“你眼力不错。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些你们这里的来历之类的东西。”

流藤枫道:“当然可以。只是,你却未必会信。”

散风道:“我相信你。你是阿藤的弟弟,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

流藤枫听了这话,又想起他不久之前喊阿藤的语气,这才真切的感受到他与哥哥之间的深情厚谊,颇为感动。说道:“蓬莱仙境只是一个海外孤岛。岛上除了极少的原住居民之外,大都是秦朝时渡海迁徙过来的。”

散风道:“你别告诉我,你们都是徐福的后代吧。”

流藤枫正色道:“正是。也许徐福东渡对你们来说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但对我们来说。我们就是源自于此。徐福是我们的先祖。”

散风道:“原来真的是这样。那你说一下你们先祖来到蓬莱之后发生了那些事吗?“

流藤枫道:“先祖来到蓬莱,为的是躲避秦皇暴政。他东渡的时候带了童男童女三千人,以及百工。还有五谷子种。其实五谷子种并不是五谷的种子,而是五大高手。百工在这里发展了各行各业,教会了这里的人们播种粮食,治病采药。五大高手负责保护这里的人们,教他们一些武术。后来,为了纪念先祖,建了司药宫和司农宫。其实严格来说,我们都不是先祖的后代。因为先祖根本就没有成亲生子。这里除了原住民,都是史书中所记载的三千童男童女的后代。而我和刚刚四个人都是五谷子种也就是五大高手的后代。但我们都奉徐福为先祖。”

散风只觉得有趣,在中原谁都只把这个当成一个传说,谁敢相信,历史的真相就是这个样子。问道:“那你们先祖真的找到了长生不老药了吗?”

流藤枫道:“没有。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长生不老。要真的有长生不老,那你今天,就可以跟徐福说上话了。”

散风道:“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流藤枫道:“什么意思?”

散风道:“没什么意思。”

流藤枫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散风道:“没有长生不老药自然最好,我想回去。”

流藤枫道:“你回去之后,只怕这一生都不会来这里了。不如在这住上几天。等过了初穗之祭再回去。”

散风道:“什么是初穗之祭?”

流藤枫道:“为了纪念先祖教会了这里的人耕种的一场法事。”

散风看着这个酷似流藤羽的流藤枫,心有所感,道:“好吧。这些天,你就陪我到处转转。”

回到偏厅之后,散风将自己所知都告诉了众人。北堂虎脸色不悦,尤其在听到根本就没有什么长生不老药之后。更是恶狠狠的盯着范领轩。

晚上,七人用过晚饭之后,都回房休息。木若与散风一个房间,北堂虎与范领轩一个房间。三女共挤一个房间。

流藤枫与散风大有一见如故之感,来到散风与木若房间与二人说话。这一大半,是因为流藤羽之故。

北堂虎冷冷地看着范领轩,正欲发作。范领轩道:“岳父大人莫急,离你长生不老的日子不远了。这里既是蓬莱,而这些人又是徐福的后代,说明先祖的记载没有错。这里,会找到长生不老药的。”

北堂虎道:“徐福都死了,难道还有长生不老之药吗?”

范领轩道:“岳父大人,事已至此,我也可以跟你说了。我也是徐福的后代。”

北堂虎闻言一惊,道:“说来听听。”

范领轩道:“我的祖先,原来也是生活在蓬莱,跟他们一样,也是徐福的后人。就在初穗之祭,他发现了长生不老的秘密。秘密就在徐福的墓中,可是徐福的墓是禁地,擅入者死。好不容易发现了长生不老的秘密,谁还甘心死去?于是我祖先带着秘密逃离了蓬莱,去到中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秘密只是代代相传,从来没有人去探寻。”

北堂虎问道:“真的还是假的?”

范领轩道:“是真是假,这几天就见分晓。你没听散风说吗?过几天可就是初穗之祭了。到时候,咱们就可以动手了。”

北堂虎道:“到时有劳贤婿指路。”

范领轩道:“岳父大人说哪里话来?只要别忘了小婿与虹儿的婚事就成了。”

北堂虎笑道:“等我得了长生不老,你们年轻人想怎么快活就怎么快活。”言下之意就是,如果得不到长生不老,那范领轩可就,呵呵。

范领轩也笑了,笑得那么灿烂。

次日一早,流藤枫就来到散风房间,喊起散风和木若。他带两人吃过早点,就要带两人到处看看。散风自然答应,而木若却有些犹豫。散风看了他一眼,意为询问。木若道:“我只是担心咱们不在,北堂虎可能会对洛家姐妹不利。”

流藤枫道:“这个木大哥不必担心,我会吩咐给他们,教他们注意一下。北堂虎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想来也不敢胡来。”

散风道:“不错,这里毕竟不是中原,由不得他胡来。”

三人于是在小镇上转了起来,虽在海外,镇上却没有什么异域风情。只是古风浓厚,毕竟这里与世隔绝了这么久。很多东西,都仿佛秦代。

流藤枫忽道:“不如我们去司药宫看看。”说完含笑看着木若,似乎别有深意。

司药宫是专门训练五大高手的地方,历代高手都是由此出师。司药宫里的格局与司农宫差不了多少,只是冷清的多。走进大门,空空荡荡的广场之上,只站着一个扫地的老人。那个老人头发凌乱,衣衫破旧。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十分平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亘古不变的高山流水,自然流淌。

那老人背对着他们,忽然停下扫地,开口说道:“阿枫,你今天带来了两个高手。”散风与木若对视一眼,心道:“看不出来,这老头倒是个深藏不露的角色。”

流藤枫道:“师父,你老的耳目越来越厉害了。”

那老者摆摆手,道:“你这孩子又在胡言。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没有老眼昏花就算不错了。耳目又怎能越来越好呢?”

流藤枫不解道:“那您又是怎么知道我带来了两个高手呢?”

老者道:“习武之人,身上都会散发出一股独一无二的气势。功夫越强,那股气势也会越强。这位带刀的小兄弟,身上的那股气势格外明显。咱们五行家族,所有的用刀的高手,也没有这种气势。”

流藤枫道:“师父果然好眼力。这位木大哥刀法之强,乃我生平罕见。师父,你在他这个年纪,只怕也没有这么厉害的修为。”

老者的脸上仍然是那副表情,看不出任何变化。

木若忽道:“你们让开些,这位老先生要试我的功夫。”

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散风与流藤枫向后退了几步。

木若紧盯着老者,手按刀柄。老者握着手里的扫把,十分平淡的看着木若。

散风的脖子微微有些发酸,但木若和那个老者谁都没有出手。已经很久很久了,两个人还是没有动。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身未动,心已动。这一场意念之战,木若的心已经先动了,他的刀也已动了。出刀的时候,木若的心里是没有任何牵挂的。

流藤枫看不明白,难道,在比定力?

两个人又一起动了,木若道:“前辈神技,晚辈佩服。”

老者道:“你的刀很快,那是因为你出刀的时候,心里没有任何杂念。同时,你的心里也没有任何牵挂。没有牵挂,你的刀固然厉害。但如果你的心里有了牵挂,你会到达一个新的境界。”

木若道:“多谢前辈指点。”

老者又弯下腰去扫地,说道:“你们去吧。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

三人只有一起离开这里,木若若有所思,想着老者的话。散风和流藤枫也在想着那几句话。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

三日后,初穗之祭。

蓬莱所有的人,都来到司农宫和司药宫之前。

所有人都换上了整齐干净的服装,神色无比虔诚。在司农宫与司药宫之间的空地上一供上了徐福的雕像。那是一个秦朝的官员,虽在千年之后,仍然栩栩如生。

巨大的雕像面前,立着的是五行高手的师父。他前面是五个弟子。

徐铁兰,流藤枫,冰森,川行焰,堃方。五行家族的武大高手,金木水火土。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枚五谷的穗,然后一齐交到师父手里。再由五行高手的师父放入雕像脚下的祭坛里。刚一放入五谷子种,祭坛里便升起烟雾,四散开去。淡淡的烟雾也可以掩饰很多人和事。尤其是早有预谋的人和事。

待烟雾散去,初穗之祭就宣告结束。

木若对散风道:“出事了,到了我们该面对的时候。”

散风道:“北堂虎把他们都带走了。去找长生不老去了。我们能留下吗?

木若道:“不能。”

散风道:“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木若道:“范领轩认得路,我们认得路吗?”

散风道:“知道。其实流藤枫早已告诉我们了。这些天,他每个地方都带我们去了,只有一个地方没让我们进去。”

木若道:“徐福墓。”

当两人来到徐福墓的时候,五行家族的五大高手早已在那里恭候多时了。流藤枫道:“他们是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进去的,现在我们守在这里,你们还是请回吧。”

散风道:“我也不想进去,但却非去不可。”

流藤枫道:“为什么?”

木若道:“因为北堂虎把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人带进去了。”

流藤枫道:“木大哥,我知道我们拦不住你。我们也不会拦你们。”

散风问道:“为什么?”

流藤枫道:“哥哥愿意死在你手里,我想这几天我已经知道原因了。现在看,我也知道了哥哥为什么会为一个女人而死。”

川行焰道:“阿枫,要是师父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

流藤枫道:“此事与你们无关,由我一力承担。”

川行焰笑道:“我们五行家族的使命就是守护蓬莱的一切,千年来就是一家人。我们都是兄弟。既然你愿意,我们也愿意与你一起承担。”

流藤枫说不出话来,只喊了一声“兄弟!”。

散风与木若齐声道:“谢谢。”

流藤枫道:“我有句话要说。”

散风道:“好,你讲。”

流藤枫道:“两位大哥,从前也有人进去过,但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出来。你们确定要去?”

散风毅然道:“非去不可。”

流藤枫拿出早已备好的三坛酒,与散风和木若饮了,说道:“人生苦短,能得一良友实在是幸事。何况,我有两个。只是想不到,还没有几天,就要饮这诀别酒了。”言下,不禁黯然惆怅。

散风道:“兄弟莫悲。古来多少英雄豪杰,又有几人敢如我辈痛饮这诀别酒?死也罢,活也罢。总算天地之间有过一场相交,人生至此,足矣!”

众人为他豪气所激,一起仰天长啸!啸声一响,直有穿云裂石之势,山河为之色变。的确,男儿豪情足以愧煞天地!

长啸声中,木若与散风大踏步走进了徐福墓。

良久,五人回过身来。这才发现,师父站在自己身后。当下,五人一起跪下,齐声道:“弟子有罪,请师父责罚。”

老人笑了笑,道:“以往,你们犯了错,都是想方设法逃避责罚。而今日,你们居然主动请罚。看来,你们是真的长大了。起来。随他去吧。有些事情是命里注定,不能强求。但愿他们,能够找到属于自己最好的结局。”

师父最后的几句话说的五人不明不白。

北堂虎看着赶到的木若和散风,笑道:“你们两个,果然没有令我失望。”北堂虹幽怨的看着木若,实不知自己心中是喜是忧?散风道:“我们现在已经来了,可以出发了吧。”他看了一眼洛晴,心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洛晴也正看着他,四目互对,灵犀已通。

徐福墓里空空荡荡,只有一条通道。

通道尽头,是一座宏伟非凡的古城。谁也没有想到,小小的徐福墓里,居然藏着这么一座气派非凡的古城!

北堂虎道:“好气派的古城。”

散风道:“这不是一般的古城,这座城透着一股帝王之气。可奇怪的是,这里也透着一股死气。”

七人来到城门前,城上有四个大字:长生死城。

范领轩颤声道:“长生死城。到了,我们到了。”

城门自动打开了,这里的确是一座死城。一个人也没有。七人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到了,终于到了。这就是此行的终点。到底这里会有长生不老之药吗?到底,这里七人都能活着回去吗?

七人都不知道,虽然答案近在咫尺。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一切都会见分晓的。只是,还不是现在。现在,只有继续向前。只有继续向前,才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七人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步一步,走进这座长生死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