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江湖传说之小铃铛6线索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8314 2011-10-24 11:35:46

  江湖传说之小铃铛

六线索

四人见木若做了噤声的手势,都知道有情况不再说话。洛行生看了一眼木若,神色微变,愣了愣。木若心中一动,想到一些什么,但知道此时此时刻有些事还是先放到一旁的好。眼下最要紧的就是抓紧时间商议如何解救洛蕊,还她清白。

散风道:“木兄,你怎么来了这里?”

木若道:“我来到这里,却遇上了洛蕊。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林玉龙喜道:“蕊儿跟你在一起吗?”

木若点了点头,道:“不错,但此刻她却不方便跟你们见面。”当下将遇到洛蕊之后的事告诉了四人。四人得知洛蕊性命无忧,而且事情已经有了眉目,都是十分高兴。

事情已交代的差不多了,木若就开始问起洛行生的身份来。洛晴这才开始交待。木若不敢怠慢,行了个礼。洛行生也曾听两个侄女说过木若的事,不由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寒暄一番过后,木若道:“现在事情虽已有了一些眉目,但以我一人之力,只怕来不及。现在咱们既然遇上了,不如商议一下,兵分两路。”

散风道:“那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木若道:“就说游天豪吧。以洛蕊的那点功夫,是断断不能一掌就将游天豪打吐血。我觉得可能是中毒了。”

“中毒?”四人齐声道。

木若点了点头,道:“洛蕊给我看了游天豪临死前送给她的那只玉雕老虎。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遇水之后就会显形。那是,她的泪水落在了那玉雕老虎上,我就闻到了一股异味。气味不大。但我的嗅觉自幼异于常人,别人闻不到,而我能闻到。洛蕊也说了,那几天下了雪。游天豪去洛府的时候,身上是湿的。”

洛行生道:“遇水显形,普天下只有一种毒药。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怕是难找。”

木若道:“这该如何是好?”

林玉龙道:“总比没有头绪的好。不管怎么难,为了蕊儿我也要一试。”

木若道:“还有一个人,洛蕊说他被我削成秃子后长得很像游天豪。”

洛行生道:“谁?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

木若道:“游锋,年纪跟洛大叔你差不多。”

洛行生闻言,满脸不可思议之色,道:“若是如此。那毒药的主人就能找到了。那毒药就叫泥菩萨过江。正是游锋的独门毒药。而游锋正是上一任武林盟主游天豪的弟弟。可是,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事情也太巧合了吧。”

木若道:“另外,就是暗器的事情了。”

洛行生闻言若有所思,道:“杀死老豹的的确是我洛庄的独门暗器。这件事我需要和大哥商议一下。”

木若道:“剩下最后一件事,就是文君宫主的身份。”

洛行生道:“文君宫主?什么人?是男是女?”

木若道:“此人就是文君宫创建人,是个中年女子。此人武功智谋都非同寻常。只是???”

散风问道:“只是什么?”

木若道:“她年轻时侯似乎被男人抛弃过或是伤过心。还有”说道此处,眼睛盯着洛行生。

洛行生道:“但说无妨。”

木若道:“她既然针对洛蕊,我想她跟洛庄应该是有些渊源的。”

洛行生喃喃道:“文君宫主,文君,也许真的吧。”他似乎想起了某个故人。

木若一见洛行生脸上神色,与散风对视一眼,两人心下了然。此中缘由,自然不便为外人道了。洛晴已不是当初情窦未开的女孩,看了二叔此刻脸上的神色,心中竟似乎明白了些许。也许二叔至今未娶,为的就是??????

“木大哥!你怎么来了这么久?”洛蕊不知何时跑到庙里,一把扑入木若怀中,一脸委屈。她在这里,那易仪呢?

林玉龙虽早已知道木若与洛蕊关系非同寻常,但他毕竟和洛蕊是有婚约在身的。这么当着他的面和木若如此亲热,他心里如何好受?木若也觉不妥,便要松开她的手。洛蕊却牵着他的手,道:“木大哥,你不喜欢我了吗?”

林玉龙一声轻叹,余人均觉洛蕊此举有些过分。

木若道:“易仪,别在闹了,洛蕊呢?”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惊。

“洛蕊”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她慢慢离开了木若怀抱,眼神凄然决然,令人心碎。

木若不懂这眼神的含义,但懂了这句话,她真的是易仪。易仪缓缓揭下那张巧妙无比的人皮面具,露出本来面目。散风只觉这易仪某个地方与北堂虹颇为相似。至于是哪里相似,却又说不上来。

易仪凄然一笑,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木若指了一下林玉龙,道:“这就是月神女的未婚夫,你入错了怀抱。还有,你不该牵我的手。洛蕊手上是使剑的小茧,在虎口。而你整个掌心却有一条很长的茧。”其实,易仪的易过容之后连茧也隐藏的差不多。只是,木若对洛蕊的手太过熟悉了。

易仪落了一颗泪,道:“你果然够厉害。”

木若道:“这次任务到底是什么?你把洛蕊怎么了?”

易仪一笑,道:“你们也见不到她了。”手中钢线横扫,木若从没见过她的功夫如此凌厉过。四人向后散去。这一瞬间,易仪已经不见了踪影。

追得最快的是林玉龙与木若。两人一发足,就能看见易仪的背影了。两人都不认得断魂林中的路,但为了洛蕊都没命的追赶。易仪已无路可走了,她面前是万丈悬崖。木若道:“别再走了,没路了。告诉我,洛蕊在哪?我放你条生路。”

易仪嫣然一笑,道:“遇见你,我没有活路了。”

林玉龙一声惊呼,易仪跳了下去,木若也跟着跳了下去。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林玉龙无法适从,呆呆站在原地。忽然眼前光芒刺眼,飞来一条钢线。林玉龙认得,这是易仪不久之前使用的兵器,当即伸手抓住,又在手腕上绕了几圈。只觉钢线上一股巨力将自己向悬崖边带去,勒得他的手掌疼痛无比。他知道木若与易仪两人此刻正挂在这条线上,运力回拉。可这两人向下跌落,分量不下千斤。

林玉龙只觉自己也快被带下悬崖去了,危急之际两只手及时的按上了他的肩膀。原来散风和二舅洛行生已经赶到。过得片刻,那股下坠之力慢慢消去。三人齐心合力往回拉。现在只担心这条钢线是否结实,当真是命悬一线。

木若见易仪跳崖心中不忍,见到她脸上那凄然决然的神情更是无法自制,当即也跟着跳了下去。他只希望这次能够碰碰运气救她上来。对于自己的性命,早已不知忘到哪里去了。他跃下悬崖之后,只觉身子飞降,耳畔风声呼呼。眼前不时飘来几朵白茫茫的云气。

他终于看见了易仪!

他搂住了易仪,想要救她上去。可是这个悬崖深不见底,远非雪亡国中那个雪崖可比。他又能如何?

易仪看清是他,眼里闪过一丝满足。跟着那根钢线的另一端便飞到了林玉龙手中。两人好久才停在半空。

易仪满脸泪流,问道:“你怎么这么傻?”

木若道:“是你傻。把自己的性命看得这么轻。”

易仪道:“我从小就是孤儿。从来没人真心待我。宫主收养我,只是为了让我帮她做坏事。”

木若道:“那也用不着自寻短见吧?”

易仪道:“结果都是一样。老实说,宫主见你武功太强,对你不放心。怕你将来对付她。索性先下手为强。这次的任务,宫主就是派我解决你。”

木若心中一凉,道:“洛蕊是不是已经死了?”

易仪摇了摇头,道:“木大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你再陪我说最后一次话好不好。”

木若点了点头。

易仪道:“木大哥,自从那天你看了我的脸。我就喜欢上了你。你是第一个见过我脸的男人。可是,宫主为什么要叫我杀了你?”她脸上的表情和声音越来越痛苦。

木若这才发现,她的手被那条钢线缠着,承受着两个人的重量。若不是她平时用这条钢线做武器用惯了,只怕早已承受不住。木若赶紧也用自己的一只手要去缠那条钢线。可是,上面被林玉龙等人拉着,下面又挂着两个人。这条线被挣得笔直的,如何能缠上木若的手。木若道:“你没事吧?”

易仪摇了摇头,道:“木大哥,你别动。用两只手抱着我。我好开心。你刚刚在上面说我入错了怀抱。其实,我没有入错怀抱。你知道吗?”

木若道:“我现在知道了。”

易仪道:“你是不是喜欢洛蕊?”

木若道:“不是。”

易仪脸上又露出了一些笑容,道:“那你那么紧张她干什么?”

木若道:“那是因为她曾对我有恩,而我自己也曾向自己为她许下过一个承诺。”

易仪道:“那你喜欢的人是谁?”

木若道:“我喜欢的人已经为我而死。她是洛蕊的表姐,叫北堂虹。”

易仪道:“对不起,木大哥。宫主说了,如果我不能解决你。就要自己解决自己。”

木若道:“别听她的,我带你走。”

易仪摇了摇头,道:“木大哥你知道吗?我今天用的兵器,跟平常是不同的。这根线,是宫主为我特制的。是这世上最坚韧的线,叫作情丝。”

木若道:“情丝?”

易仪点了点头,道:“这是我成年时宫主送我的。只让我在杀武功高强的人的时候用。她说,情丝是世界上最坚韧最厉害最伤人的武器。可以跨越过岁月的距离,历经沧海桑田也不会有所改变。所以她把这条线取名为情丝。她还说,情丝是有灵性的。如果不能控制情丝,就会反被情丝所伤。”她的手上已经开始流血了。

木若道:“易仪,你坚持一下。林兄正在拉我们上去。”果然,两人的身体正在缓缓上升。

易仪脸色一变,凑到木若耳畔说了些话,又道:“木大哥,宫主骗了我。她说情只会令人痛苦。我现在真正懂了。情是会令人痛苦,但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内心深处依然是甜的。对不起,木大哥。宫主于我有恩,我不能违背她的意愿。就让易仪先走一步吧。”亲了木若一口,手臂一动。

木若还未反应过来,只觉身子已被情丝一圈圈裹住,深陷肉中,剧痛万分。

易仪仰面看着他,甜甜地笑着。缓缓向这深不可测的悬崖下方,云雾缭绕处坠落???

散风等人只觉手中分量变轻。林玉龙与洛行生不明所以,散风却暗叫不妙。“上来了。”洛晴叫了一声。

木若站在悬崖,身上被钢线绑了一圈又一圈。他一言不发,只是望着悬崖下边。见木若无恙,四人心里都是一阵轻松,那易仪呢?散风猜到了答案。

此刻,木若脸上的表情与那日北堂虹去时,一模一样。平静得如同亘古不变的湖面,只是当阳光投射在上面的时候会有阴影。

林玉龙拔剑出鞘,要替木若砍断这一身钢线。木若道:“别动。散兄,过来帮我解开。”散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静静替木若解开情丝。木若将情丝一圈圈卷好,放在胸前衣襟里。对自己的遍体鳞伤浑若不觉。

林玉龙道:“发生什么事了?”

木若吐了口气,眼睛模糊了一阵。然后又变得刚毅清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还你一个完好无损,蹦蹦跳跳的洛蕊。”然后用脚在地划了个简易的地形图,道:“洛大叔,这就是入文君宫的路线。我想,那里应该拦不住你。散兄,洛晴,我先走一步。你们去查查游锋的身世吧。我找到洛蕊后,就带她回洛庄。”

一人一刀,向西行去。散风看着木若远去的背影,知道他心里的苦处。已经有两个深爱他的女子为他而死,而他脸上却还跟没事一样。那他心里有没有事呢?

木若现在只有一把刀,一身伤痕,一缕青丝,一根情丝,以及一只铃铛。

洛行生确定自己已经记熟了路线图,一脚扫掉。林玉龙道:“二舅,咱们现在有何打算。”

洛行生道:“你们三人去京西落雁庵走一趟,那里有个叫若言的女子。你们可以找到她,询问一切关于游锋的事。我要去一趟文君宫,要是长时未归,就说我去见一位二十年前的故人去了。你一说,他就知道。好了,我先走了。”身法展开,已在一里之外。

林玉龙与散风对视一眼,事到如今只有去京西了。

出了断魂林,三人向西北行去。沿途所见,与长安自是不同。几日后终于来到京西。这几天,天上已经没有下雪。四处的积雪也开始融化,到处泥泞不堪。三人沿路打听,终于来到落雁庵所在的镇上。打听到落雁庵的大致方向后,三人马不停蹄赶去。来到一个农田旁边,林玉龙看见一个正在整理田地的老农,问道:“落雁庵离这里还有多少路?”

那老农停下手里的铁锹,道:“还有两百个爆栗子。”

林玉龙道:“难道你们这里不是论里吗?”

散风一笑。

洛晴与林玉龙一起茫然的看着他。散风下马,上前作了个揖,问道:“老伯,这落雁庵怎么走?”老农笑了一笑,道:“前面山上就是。只是这里这落雁庵的看门的和尚脾气不好。你们可得小心点。”

散风道:“多谢老伯指路。”

老农道:“小哥不必客气。”又对洛晴和林玉龙道:“你们两个,论理的话就该和这位小哥一样下马客客气气的问问。对老人家不礼貌,论理的话自然就该赏你们两百个爆栗子。”

其实林玉龙与洛晴都是极懂礼貌的人,只是心中挂念洛蕊是以举止不如平常懂礼。这时两人都一起下马,向老农行礼。散风道:“老伯,落雁庵不是尼姑庵吗?怎么是个和尚看门。”

老农道:“这个你到把我问到了。已经很有几年了。我们镇子里的男人都不敢上山拜佛烧香。只有女子能进去。”

散风一笑,道:“和尚尼姑居然搞到了一块。有意思。老伯,我们先去了。”三人上马上山。行了一里路左右,只见路已变成石阶。三人将马匹系在一旁,步行上山。

来到山腰,终于看见了落雁庵。好个清静的佛门所在之所。庵前空地上干干净净,摆着几只香炉。唯一不妥的是旁边供人行走的路上躺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和尚。那和尚正躺在地上睡的正香,天气虽冷他却只穿着一件单衣,还露出大半个肚皮。三人走到他旁边时,闻见一阵阵酒气。三人一见,料想这就是那老农口中的和尚了。原来是这副模样,还以为是何方神圣。

三人不想理他,从他旁边走过,径向庵中走去。

那和尚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呼出满嘴的酒气说道:“男子不得入内。”散风笑道:“大师见谅则个。在下三人有事要找若言。还请大师多多包涵。有空,我请你喝酒好不好。”

大和尚一脸笑意,口水直流,道:“酒可以请我喝,但你们两个男的却不能进去。”

林玉龙这些日子心中挂念洛蕊,忧心如焚,偏有这么一个不知趣的和尚,惹得他大起无明之火,喝道:“花和尚给我让路。”

大和尚笑道:“年轻人,你怎么比我脾气还大?师傅我要是被你惹火了,可是要打你屁股的。”林玉龙不再说话,伸手就要拔剑。右手按住剑柄,刚要往外拉,只觉一只有力的大手按住了自己手腕。那是大和尚那只毛茸茸的手,竟然按得自己手腕隐隐生疼。看不出来,这倒是个高手。

林玉龙不再轻敌,手腕一翻使出擒拿手来。大和尚果然不赖,手掌回缩。但还是慢了一步。两人的右手都按在对方右手手腕上,相互僵持着。散风微微一笑,示意洛晴后退。

大和尚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如此斯文的年轻公子居然力气不弱,而自己想来以力大自负,但今天却连一个年轻公子也对付不了。大和尚发起蛮来,手上不断加劲。散风只见两人的都开始微微涨红。

忽然大和尚只觉手上对手的那股力消失不见,而他的手也像泥鳅一样滑走。梦觉手背一痛,原来林玉龙忽然收手在他手背上拔下一撮毛来。大和尚怒吼一声,一拳猛向林玉龙击去。林玉龙早已料到他会发作,脚步一滑,闪向一旁。大和尚再出手时,林玉龙剑已出鞘。

剑气拳风一碰,四下巨力乱蹿。散风携洛晴躲到一旁,那几只可怜的香炉倒在地上,发出一阵巨响。

林玉龙手中有剑,自然不同寻常。大和尚渐感吃力,这人的剑法太过霸道。正感为难,林玉龙的“九霄龙吟”剑法一招“出海破浪”刚好使出。只见林玉龙衣袂飞舞,剑光摇晃中一剑直刺向大和尚。这一件力透剑尖,看似寻常,实则非同小可。大和尚如应付不好,这一剑就要贯胸而过。大和尚见势不妙,左腿微屈举起一个香炉向来剑挡去。这香炉乃是纯铜所铸,份量不轻。这和尚果然神力惊人。林玉龙知道这一剑若是不变招,必当直入香炉。到那时再要拔剑可就不方便,而大和尚肯定会趁机贴身与他斗拳。自己有剑在手,何必以己之短对敌之长。

大和尚手中的香炉才刚刚推出就感到剑气逼来。林玉龙一剑直刺变为凌空一剑斩落。这一剑不止力道惊人,气势更是非凡。大和尚只觉双臂巨震,手中香炉已被这一剑撕裂为两半。林玉龙依旧向下斩落。

大和尚再也躲避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剑落下,再停在自己咽喉前。林玉龙与他无冤无仇,是不会取他性命的。哪知大和尚却自己用咽喉撞向剑尖。林玉龙吃了一惊,但也不及收剑。

岂料这一撞只撞得林玉龙手中长剑险些脱手。

大和尚冷哼一声,脱光上衣,道:“九霄龙吟剑法,我倒看看你有几分功力,能不能对付我的混元金刚身。”

散风神色微变,洛晴转过眼去不看他。

林玉龙道:“好。”手腕抖处,已扬起一朵剑花。

林玉龙知道大和尚绝非泛泛之辈,当下不再替他担心,鼓足全力出剑。大和尚竟然不顾一切,踏中宫直进,一拳直击林玉龙面门。林玉龙也是一剑直去。他的剑刺到大和尚胸膛,就如同刺中了钢铁。而大和尚的拳力却使得他面如刀割。

林玉龙身法灵活,又找着机会在他身上招呼,仍然一点反应也没有。大和尚哈哈笑道:“小子,就你这点道行,是伤不了师傅的。回去再练几年吧。”声音中气充沛,震人耳鼓。大笑声中,一掌拍开林玉龙的剑,欺身近前,横掌向林玉龙头颈斩去。这一掌斩得好不猛恶!林玉龙低头避过,一步拉开与和尚的距离。大和尚一掌斩空,掌力余势所及刚好打在庙前一棵小树上。小树“喀拉”一声,瞬间断为两截。这树有碗口粗细尚且如此,若是落在林玉龙颈上,后果可想而知。

林玉龙脱口赞道:“大和尚,好功夫。”

大和尚道:“小子,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林玉龙微微一笑,心中已有计较。大和尚道:“怎么越打越没劲了?”上前一步,托住林玉龙手肘,架住了这斜斩而来凶险至极的一剑。

洛晴道:“散大哥,表哥要是被他夺了剑,可该如何是好?”

散风笑道:“别担心。你表哥逗大和尚玩呢。”

大和尚的另一只手忙去夺林玉龙手中长剑。刚要触及剑身时,林玉龙右掌心内力一吐,那柄剑冲天飞起,高达数丈。大和尚吃了一惊,就在这时林玉龙的另一只手成掌打向他胸口。大和尚一只手托着林玉龙手肘,另一只手刚刚去夺剑不及回救。但他自负混元金刚身独步武林,就是被林玉龙结结实实打上一掌也没什么大不了。

“砰!”一声巨响,这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大和尚胸膛上。大和尚知道这一掌伤不了他,但不知道这一掌可以打得他真气涣散。若是真气不能聚集,这混元金刚身可就起不了作用了。当即松开林玉龙手肘,双手护在胸前。

林玉龙见他深深吸气,知道他在运功聚气。双手抢上前去,拔他胡子。大和尚痛的一声大叫,双手去挡林玉龙双手。他一声大叫,真气四散再难聚集。双手往上护去,下盘也跟着松了。林玉龙一声清啸,双手成爪,粘上了大和尚的双肩,左腿横扫。

大和尚“哎呦”一声,被林玉龙摔到一旁去了。

等大和尚站起身来,林玉龙的剑又停在他咽喉前。他知道这一次,只要稍微用力,这一剑就能刺入他的咽喉。

大和尚道:“我知道你比我厉害。但是,除非你把我杀了。不然,我决不让别的男人再见若言一面。”

林玉龙还剑于鞘,道:“在下与前辈无冤无仇怎么会杀害前辈?只是晚辈有要事在身,非件若言不可。”

“姻缘大师,你又在胡闹什么?你瞧瞧,把这都搞成什么样子了?”来了一个拿着拂尘的师太,看来是落雁庵的住持。

姻缘大师道:“师太!我也不想,是这几个小孩子非要见若言。我不让他们见,他们还要打我。我又打他不过。”越说越委屈,就像个小孩子似的。

林玉龙道:“师太,晚辈三人有要事要见若言。还请师太开恩。让我们能够见她一面。”

住持师太道:“若言已不在尘世了。”

林玉龙等三人闻言都是一惊,不敢相信。为什么有事要她帮忙,她却死了呢?

住持师太道:“现在,世上只有如尘师太。”

姻缘大师穿起衣服,道:“这位就是若言,现下已经出了家,是这落雁庵的住持。”散风闻言向如尘师太看去,她的年纪在三四十左右。虽然佛帽长袍,仍然眉目清秀,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女。

如尘师太道:“你们几个找我有什么事?”

林玉龙道:“师太可认得游锋这个人?”

姻缘大师脸色一变,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当下三人秉明身份与来意。当听到是洛晴二叔叫三人来的,姻缘大师一脸醋意。如尘师太长叹道:“这么多年,原来他还记得我在这。”洛晴问道:“师太认得我二叔吗?”

姻缘大师冷哼一声,道:“岂止认得?对了,臭小子你刚刚那招叫什么名堂?”

林玉龙答道:“游龙戏凤。”

如尘师太道:“既是他叫你们来的,那你们无论想要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们。”洛晴偷偷看她脸上的神色,发觉她似乎与二叔关系非同寻常。如尘师太叫了几个小尼姑收拾一下,又带着散风等人来到庵中用茶。

过了一会,如尘师太问道:“洛晴,你二叔这些年还好吧?”姻缘大师闻言,重重哼了一声。林玉龙与散风对视一眼,都不由暗暗发笑。

洛晴道:“多谢师太关心。二叔这些年好的很。”

如尘师太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洛晴道:“您不就是若言吗?”

如尘师太笑道:“那若言又是谁?”

洛晴摇了摇了头。姻缘大师长叹一声,道:“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林玉龙摇了摇头。散风若有所思,道:“混元金刚身,难道你就是二十年前威震江湖而后又无故失踪的冷烟云?”

姻缘大师叹道:“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若言就是上一任武林盟主的妹妹游若言。”

林玉龙道:“那么,对于游锋的独门毒药,你应该十分了解了?”

如尘师太道:“二哥有什么从来不跟大哥说,只跟我说。那泥菩萨过江,大哥只怕至今都不知道。”

林玉龙双膝一折,跪倒在地,道:“求师太开恩,一定要帮忙救救我表妹。”

如尘师太问道:“孩子,你这是干什么?”

当下林玉龙将发生的一切一切都说了出来。

当事情说完,如尘师太已是泣不成声。姻缘大师满面悲愤之色。

过了半天,如尘师太道:“我跟你们一起去洛庄。我一定要手刃这个弑兄的畜牲。”姻缘大师道:“我也去。”

于是一行人开始向洛庄去。路上听到消息,武林大会没几天就要在洛庄召开。武林中不少人都对武林盟主的位子觊觎已久,而现在洛行宇的女儿做出了这种事,正好趁火打劫。林玉龙沿路打听木若的消息,他担心,木若真的能把洛蕊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吗?

洛行生按着木若所给的地形图,来到了文君宫。可这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