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江湖传说之身世6恩怨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9073 2011-10-24 11:35:46

  江湖传说之身世

六恩怨

两个老者一死,木若心道:“这两个老鬼看来武功不错,不知忽忽里和柳暗花明他们到底降服了多少武林人士为他们卖命?”忽然背后响起一阵笑声,这笑声里真气充沛。木若知是高手,回过头来。一个中年汉子来到了院子里。那汉子道:“小兄弟,你功夫不错。可惜呀!”

木若淡淡道:“可惜什么?”

中年汉子道:“可惜你年纪轻轻,又有一身好本领。却不久于人世。”

木若道:“哦?”神色冷然,他从未见过如此无知狂妄的人。那中年汉子道:“不知你刀法是谁所教?好像有两下子。”话未说完,忽然身首异处,血如泉涌。只听陆震松道:“他的刀法是我教的。你下去问阎王吧。”那人尸体倒在一旁之后,只见陆震松提刀站在那里。不用说,这中年汉子,自然是他所杀。院子外已经被陆家堡的人马护住。

陆震松道:“你娘和你大舅呢?”

木若还刀于鞘,道:“在里面。”看舅舅的脸色,似乎恢复了不少。跟着舅舅来到屋里。陆震柏一见弟弟和外甥,急道:“你们两个没事吧?”木若摇了摇头。

陆震松道:“我们没事。但江湖上却有事了。”木若见他神色沉重,心想难道忽忽里要搅得武林大乱,血雨腥风不可?

陆震柏道:“震松,怎么了?”

陆震松道:“我们堡中派出去的探子探子探到消息,就在我们在这里躲避的几天。咱们陆家堡已经被人给烧了。整个武林已经有一大半的门派归附了柳暗花明。现在只剩下几个大一点的门派和洛庄了。”

陆震柏道:“那行宇他们怎么样了?”

陆震松的神色变得更加沉重,道:“行宇是武林盟主,身份特殊。探子的消息说,柳暗花明的人正向洛庄去。大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陆震柏低头“哦”了一声,低头沉思。

木若听到“洛庄”二字,心里颇有些不自在。一是上次与洛蕊父母的对话。他骨子里有一股狼族人与生俱来的孤傲,上次那次对话他就在心中决定再也不去洛庄。可是陆家堡与洛庄的关系,眼下洛庄告急,舅舅一定会前去相救的。还有洛行宇当年帮助大舅对付自己爹娘的事。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与舅舅也释怀了往日的不快,一家人破镜重圆。可他每念及此,都不免耿耿于怀。他心里这么想着,脸上自然也有些微妙的变化。陆亦婷听了他的经历,又见他这副神情,自然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了。木若只见母亲含笑地看着自己,似有深意。

陆震柏道:“我们陆家堡与洛庄百年世交,他们此刻有难,我们焉能不救?而且柳暗花明这么厉害,我们只有救下更多人,团结更多人,才能更好的对付柳暗花明。震松,你意下如何?”

木若不由叹了口气,他再怎么不想去洛庄,可还是要去的。舅舅说的言之有理。陆震松道:“若儿,怎么了?”木若道:“没什么。”陆震松见他不愿说,也就不再问了,道:“大哥,以我之见,咱们这就前去洛庄,相助行宇他们,团结武林中人一起对付柳暗花明。”

陆震柏道:“好。只是咱们这么多人,路上难免引人耳目。而且人多行动不便。更何况,现在江湖上大多是柳暗花明的势力。”陆震松心想这倒不错,几千人在江湖上浩浩荡荡,那是何等声势?这件事倒是令人为难。陆震柏问道:“若儿,你有什么好方法?”

木若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该怎么办。”

陆亦婷道:“若儿,你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吗?”

既然母亲发话,木若又焉能不说,道:“我是有个法子,但不知道行不行。”

陆震柏道:“你且说说看看。”

木若道:“咱们化整为零。将这几千人分别由十几个人,或者几十个人统率。分成好几股人,化装成普通的江湖人士,分先后前往洛庄。只是时间可能来不及。”

陆震柏一笑,道:“就这么办。若儿,你的飞狼驹日行千里,你先走一步,帮助行宇先解燃眉之急。然后我们也差不多到了。”

木若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我连夜就走。两位舅舅,照顾好我娘。”陆震松道:“这话还要你多说?”木若跟母亲说了些道别的话,就转身要走。陆亦婷跟了出去,道:“若儿,你等等我。我还有些话要跟你说。”木若已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听母亲这么说,自然停了下来。陆亦婷见他去得那么果断,心中不解。这是问道:“若儿你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爽快了?”木若道:“我是我爹的儿子。爹没有怪洛行宇,我也不会怪他。还有,若不是因为当年小铃铛的约定,我只怕也没有活下来。她对我有恩。”

陆亦婷道:“孩子,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娘也放心了。”说完轻轻抚了抚儿子的头发。木若道:“外面冷,娘你先回去吧。好好照顾自己。”

陆震柏与陆震松心中好奇,不知道这娘俩说些什么。忽听木若一声呼唤,接着就听见马蹄声大作,马嘶如雷。木若已骑上了飞狼驹,飞一般向洛庄赶去。

第二日晚上就到了长安城。以飞狼驹的脚力,再过片刻就能到洛庄。木若却有些犹豫起来,到底进了洛庄该怎么说呢?自己已答应了洛行宇夫妇,可现在却又突然回来,算是什么意思?怕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自己是答应了舅舅,来相助洛庄。算不得违背诺言。木若胸中一热,油然而生狼族人的豪气与傲气,策马向洛庄奔去。

刚到洛庄附近就听见一阵打斗声。木若庆幸自己还是来了,不然洛蕊有了什么闪失,他心中如何能安?他忽然发现,自己是这么在意洛蕊。北堂虹死后他就已心如死灰。直到那天在断魂林里的破庙中重遇洛蕊,他的心才开始慢慢活过来。

木若微微勒了一下马缰,让飞狼驹慢慢前行。不要让里面柳暗花明的人听见蹄声,发现了自己。里边已经打了起来,柳暗花明的人肯定是有备而来。自己的出手若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就没多大意义。来到洛庄大门旁,只见地上布满了尸体。另外还有一些马匹。木若将飞狼驹赶到一旁,就要进去。猛然想起忽忽里认得自己,他一看到自己肯定会知道陆家堡的人会过来。那么,他肯定会叫柳暗花明派来更多的人。不能让敌人知道自己的行动,不然会让自己陷于被动。当下撕下一块布蒙在脸上,这样还能免去与洛行宇夫妇见面时的尴尬。木若一纵身便即跃上了洛庄的围墙,先将里面的情况看个清楚然后再动身。里面却只有几具尸体,并不见有打斗的人。木若心中奇怪,明明听见了打斗的声音,却为何不见人影呢?糟了,莫非已打了进去。木若一提气,纵身来到洛庄大厅屋顶。大厅前正打的热闹。

洛庄群豪正与那些已经投靠于柳暗花明的武林人士大战,双方各有损伤。再看洛行宇,正凝神与一中年男子大战。木若微微一惊,这男子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能与洛行宇打到难分难舍,不分高下。

忽然人群中发出了一声惨呼,原来洛庄十三鹰中一人已经毙命。洛庄十三鹰与众人关系极好,这时众人都罢斗围了上去。如此良机,那些江湖人士又怎会错过?几十人一起涌向洛庄群豪。木若暗叫不妙,纵声长啸。

这一啸只震得屋瓦抖落,众人失色。众人都没想到屋顶有人,这时循声望去。木若飞身降落,一刀向正涌向洛庄群豪的武林人士斩去。木若见这一群人武功都不弱,而且人数众多。是以这一刀全力而为。这一刀斩落,立时就有好几人被刀气活生生撕裂。刀势余势所及,一大群人尽皆被撞得向四周飞散跌落,筋伤骨折,倒地不起。

铺着厚石板的地面裂出一道极其狰狞的痕迹,长达数丈。

一刀之威,竟至于斯!

洛行宇与那人都是聚精会神,身外无物。这时被木若这一刀杀气威力所惊,一齐看了过去。两人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洛行宇看了木若一眼,借着明亮的月光,他还是认出了这是木若。

那中年汉子忽然双掌翻飞,两掌一齐向洛行宇拍去。木若看了一眼这人发掌的架势与身形步法,与洛行宇竟然有几分相似。再看这一掌的招式,赫然就是洛行宇的家传绝学《落雁惊鸿掌》中的绝招“双宿双飞”。

洛行宇脸上却并无丝毫惊讶,反而对木若道:“快去找蕊儿和她娘。谢谢啦。”他知道木若一刀之下,那些武林人士对洛庄群豪已经构不成任何威胁。剩下的只有洛蕊和她母亲了。那里是三个高手,眼下自己分不开身,只有木若能救她们母女了。

木若一听这话,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忽见洛行宇也使出了“双宿双飞”。只听“砰”一声巨响,两人四掌互对。两股真力一撞,真气激荡。木若与他两人离得甚远,身上衣袂还是为之飘动。木若知道这两人久斗之下难分胜负,现在在比拼内力。内力比拼,外表平静之极,内力却是惊涛骇浪,凶险之极。这两人内力也是差不多,僵持在那。要分胜负,还得有一段时间。

木若道:“我等下回来帮你。”又对洛庄群豪道:“你们庄主现在正在跟别人比拼内力,你们不要打扰。等我回来。”

洛庄群豪,见了他刚才那一刀,知道此人厉害,知道他的话也不会错,齐声道:“多谢英雄相救。”木若也未说话径自向洛蕊住处去了。洛庄群豪见他对洛庄地势如此熟悉,都不禁满腹疑窦。但他相助自己等人,肯定不会有什么歹意。

木若来到洛蕊的居住的院子里,只见三个妖艳以红绸为武器大战洛夫人与洛蕊母女两。不一会,洛夫人竟然被一条红绸缠住了,动弹不得。木若没想到有段日子没见,洛蕊的剑法进步了不少。那套“落红无意剑法》渐渐有了火候,招式也越来越凌厉。三个女子已成鼎足之势围住洛蕊。只是其中一个没了红绸做武器,以空手近身斗洛蕊长剑。另外两个身法展开,在远处以红绸击打洛蕊。如此远击近打,虽只三人,却仿佛一个阵法。洛蕊一柄长剑不由相形见拙。

这时那两道红绸已撤了回去。洛蕊一声娇喝,居然使出了“落花流水去”。那女子只觉洛蕊的剑法杀气大盛,一惊之中居然手腕受伤。她足尖一点,向后飘退。她一退,两条红绸也已破空飞来。洛蕊一招“落花流水去”奏效,跟着便是“春回百花开”。只见碎布漫天蝴蝶一般飞舞坠落。洛夫人满脸欣慰之色。三个女子都没了武器,不知该如何是好。洛蕊却已提剑来攻。

忽听一个女子轻轻哼起了歌谣。洛蕊一愣,脚步便慢了下来。她只觉这女子哼的曲子说不出的动听。她心里受到感染,没了杀气。那柄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木若只觉有异,跟着飞身来到洛蕊身旁。却见洛蕊神情恍惚,就像是中邪了一般。那女子的声音越来越动听,木若也受到了感染,不由想起自己的一些经历,怔在当地。

洛夫人见况,大声喊道:“不要听。”但木若和洛蕊就好像是入了魔一样。那为首的女子一笑,捡起洛蕊掉在地上的剑,拔了出来。然后刺向洛蕊。木若脸上泛起冷笑,刀已出鞘。以木若的个性,能够一刀解决敌人,他绝不会用两刀。他是狼族人,会用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杀敌。洛蕊反应过来时,那三个女子已经死了。她这才知道刚刚中了邪道的“幻音术”。再看相救自己的蒙面人,怎么那么像木若?

木若道:“姑娘,你没事吧?”洛蕊道:“没事。你是?”木若却不回答,捡起洛蕊的剑交还给她。洛蕊刚接过剑,只见他一刀往自己母亲劈去。慌道:“你干什么?”却见洛夫人身上的红绸尽成碎布。洛蕊问道:“你到底是谁?”木若不语,转身便要离去。他刚一转身,就听见洛蕊一声惨呼。木若心中一慌,回过头去只见洛蕊双手捧腹,痛苦之极,要往地上倒去。木若赶紧扶住,问道:“你怎么了?”忽觉面上一凉。他蒙面的布已被洛蕊扯下。他万万没料到,洛蕊居然是装的。洛蕊诡计得逞,一脸得意的笑容。蒙面布扯下之后,只见一张冷峻清新的脸上,满是焦急关切的神色。洛蕊心中一动,道:“木大哥,怎么是你?”

木若松开她,道:“这不好玩吧?”洛蕊道:“你蒙着面这也不好玩吧?”说完仍是笑嘻嘻的。只听洛夫人道:“木公子,多谢相救。”木若淡淡道:“洛夫人何必客气。”洛蕊看了看木若,又看了看母亲,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这时再看木若,他变得说不出的陌生。木若道:“糟了!”说完向大厅门口去了。

洛行宇与那中年男子比拼内力已到了最后关头。木若奔了几步,身形拔空,一刀向那男子斩去。就在平时,能接木若一刀也是十分困难的事。何况这时他正在与洛行宇比拼内力。洛行宇见况,大惊失色,喊道:“不要!”他这一张口,真气泄露,立时被对方内力侵入体内。洛行宇口吐鲜血,只觉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木若见了洛行宇的神色,心中起疑,但他既然如此说了自然不能杀害此人。可是洛行宇受了极重的内伤,自己需得及时施救。若是此人趁机偷袭,那就不妙。这一刀劈出,只收回一半的力道。那人口吐鲜血,不住向后退去,看着洛行宇道:“你会后悔的。”说完强忍着刀伤,提气掠走。他受的伤,可比洛行宇轻得多了。

木若知道情况紧急,顾不得许多。将刀扔在一旁,双掌按在洛行宇背上,为他运功疗伤。他知道以洛行宇的内力修为,这些伤算不了什么。但是突遭重创,这时候需要有人以内力帮他牵引辅助。木若不知他的内力修炼的法门,只能将内力一点一点输入他体内,慢慢摸索。

洛庄群豪被这突来的变故惊呆了。知道木若正在帮庄主疗伤,不能受扰。于是自发为二人护法。洛夫人与洛蕊来到时见到这副光景,唯有空自着急的份。

木若只觉内力入到对方体内渐渐畅通,便加大内力涌入对方身体。洛行宇只觉一股浑厚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自己体内。他没想到木若不止刀法厉害,而且内力修为也是如此骇人。木若忽然听见洛行宇道:“你真的跟你爹很像。不止容貌。”木若知道内力疗伤是不能轻易说话的。若是真气不调,容易伤上加伤。而现在洛行宇居然能够说话,只能说明他的伤势已无大碍。送去的内力渐渐小了,最终停止。

木若收回双掌,吸一口气,顺了内息,扶起洛行宇,问道:“您没事了吧?”洛行宇只觉颇为尴尬,本来木若与他已经熟识并且和女儿洛蕊关系不同寻常,而现在却如此客气。洛行宇道:“多谢。你,最近还好吧?”木若道:“还好,知道了所有该知道的事情。”洛行宇闻言一愣,忽然记起自己曾经相助陆震柏为难木若父母。而现在木若却不计前嫌相救洛庄,他心中一阵惭愧,不是滋味。

洛夫人这时过来扶住洛行宇,问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他?”洛行宇道:“不错。是他。”木若知道此中缘由不便为外人所知,松开洛行宇,捡起保安刀放回鞘中。洛蕊也来到木若身边,想要跟他说上几句话。木若道:“洛姑娘,你爹受了伤,你去看看吧。”独自一人去到无人处,一言不发。洛蕊记得他从不会这么客气地叫自己洛姑娘,鼻子莫名有些发酸。于是一脸委屈的去到父母身旁。洛行宇与夫人见了这两人的反应,知道木若的想法。他已经答应了自己夫妇二人,对于洛蕊自然不能无所顾忌,像从前那么随意。

洛行宇只觉说不出的尴尬,道:“我没事,你们先去整理一下。我有话要跟木公子说。”轻轻挣脱夫人与女儿的手,缓缓走到木若身边,道:“木公子,我有些事想要问你。”木若道:“洛庄主但问无妨。”

洛行宇道:“你不是去调查身世去了吗?怎么今晚会来敝庄?”

木若道:“我已经知道了我是谁。也找到了我的亲人。至于为什么会来这里,是我两个舅舅的主意。”

洛行宇道:“两个舅舅,难道他们两个现在在一块?据我所知,你二舅已经十一年没有回过家了。”

木若道:“但是他回了。因为一场决斗,一场本该在二十一年前就该发生的决斗。”

洛行宇道:“柳暗花明。”

木若道:“不错,就是他。”洛行宇长长吐了口气,往事历历在目。寒木为救众多无辜的人孤身前去决斗的背影犹在眼前。而现在他的后人就在自己眼前。无论相貌,身形,气质,都是一模一样。而手中握的,都是那把刀。洛夫人见洛蕊目不转睛的盯着木若,道:“蕊儿,咱们把庄里整理一下吧。”洛蕊哦了一声,这才跟着母亲一起带领洛庄群豪整理洛庄。一夜恶战,庄里已满是尸体与鲜血。

洛行宇道:“柳暗花明的武功天下罕有,你舅舅他没有?”他本来是想说你舅舅没死吗?但觉此言似乎有些不妥,一句话硬生生停住。木若这才说了当日的事,又道:“后来,我们怕柳暗花明报复,就逃去了一个尼姑庵。我在那里还见到了我娘。我们一家人破镜重圆。”

洛行宇闻言深感欣慰,道:“这是喜事啊。”

木若道:“可就在昨天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欢聚,我舅舅手下的尼姑过来敬酒。我发现,那是杯毒酒。后来才知道,我们已经被柳暗花明盯上了。一夜恶战,才杀退了那些投靠柳暗花明的武林人士。后来陆家堡的探子探到消息,知道柳暗花明手下的另一批人正在前往洛庄。而我的马快,舅舅就命我先来洛庄,助洛庄主一臂之力。他们正在路上,估计过几天就该到了。”

洛行宇道:“木若,有劳你了。”

木若道:“不。这是我的责任与使命。”

洛行宇道:“怎么?”

木若道:“柳暗花明只是武功高强,而心思跟小孩子差不多。他之所以会做出这么多的坏事。全是因为我们狼族的叛徒忽忽里挑唆的。我身为狼族人,除去叛徒是我的责任。我手中的是狼族的保安刀,这是我的使命。”

洛行宇道:“忽忽里?那不就是你爹当年追杀的叛徒吗?”

木若道:“正是。”

洛行宇脸上露出一丝担忧,道:“现在的江湖,已经是柳暗花明的江湖了。我们也不知能有几分胜算?”

木若却从来没想过胜算的事。他要做的事,就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做。不管能否成功。两人就在这站着,木若觉得有些无聊,于是道:“洛庄主,我有一事想问,却不知该不该问。”

洛行宇一笑,道:“你问吧。”

木若道:“刚刚我只要一刀就可以解决那人,你为什么不让?”

洛行宇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沉默着。木若见他半天不说话,心中担心,自己的好奇心是否过了头。洛行宇终于开口,缓缓道:“那人是我的义兄,洛行天。”一切还得从他三岁时说起。

木若道:“那他怎么会与你为敌?”

洛行宇道:“不如,我跟你说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只有几个人知道。一个是洛蕊母亲,一个是你大舅舅。还有一个,是行生。”想起洛行生的死,两人心中均是一阵悲痛惋惜。

洛行宇道:“在我三岁那年,我爹洛惊风带着我去塞外游猎。在一群马匪手下救了一个五岁的男孩。后来,他就成了我的义兄,改名叫作洛行天。”

虽在多年之后,洛行宇却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情景。

当洛惊风打散了马匪之后,那个五岁的男孩缩在小镇的角落里。小镇刚刚被马匪打劫,只剩了他一个人。他没了爹娘,亲人,邻居。他害怕极了,身体还在发抖。洛行宇去到了他身边,说道:“哥哥,你不要害怕。坏人都已经被我爹打跑了,不会再回来了。”那个男孩哭了,道:“可是我爹爹也没了。”洛行宇伸出了小手替他擦拭脸上的眼泪,叫道:“哥哥,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小男孩哭得更凶了,嚷道:“我爹爹没了,我爹爹没了。”

洛行宇不知道该怎么办,来到洛惊风身边,道:“爹爹,你也给这个哥哥当爹爹好不好?”三岁的洛行宇一脸天真与期待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洛惊风。

后来,那个男孩就叫作洛行天。洛行宇多了一个哥哥。

洛行宇八岁那年,洛行天十岁。兄弟两一起来到洛庄旁边小孩子玩耍的泥塘旁边。那里正有几个邻家的小孩在泥塘边玩闹。洛行天道:“弟弟,我们也去跟他们一块玩好不好?”洛行宇点了点头,道:“好。”

哪知那几个同龄孩子却道:“我们只和行宇玩,不跟行天玩。”洛行宇不懂,问道:“为什么?”那几个孩子齐声道:“因为行天是野种!”

洛行宇虽然只有八岁,但却懂得“野种”这个词的意思。只见义兄洛行天脸色一变,愣在那里。洛行宇只觉胸中有一团烈焰在燃烧,一拳就打了出去。只听见一个小孩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道:“行天本来就是野种。”“你还敢胡说!”洛行宇又是一拳打了出去。

那几个小孩一见,都跑来帮忙。可是洛行宇自幼习武,这几个同龄邻家小孩又如何是他的对手,不一会就被他打得鼻青脸肿。洛行天叫道:“行宇,别打架了。我们回家吧。”洛行宇狠狠踹了一脚最后一个被打倒的小孩,道:“今天给你们一个教训。以后你们再敢胡说,我就打断你们的牙!哥哥,我们回家找行生玩去,不跟他们玩。”说完拉着洛行天的手就走了。看起来,他像是洛行天的哥哥。

小孩子受了欺负肯定会告诉大人。这家的大人肯定会跟那家的大人说。叫人家管好自己家的孩子。洛行天,洛行宇,洛行生三兄弟一起回到家的时候,家里来了好多人。全部是那些被洛行宇打得鼻青脸肿的孩子,还有他们的父母。洛行天与洛行生开始担心起来,可洛行宇却一点也不在乎。

洛惊风脸色不善,道:“行天行生,你们俩先回去。行宇留下。”

不一会儿,只剩下洛惊风与洛行宇。洛惊风脸色不悦,道:“行宇,你跟我过来。”父子俩便来到祖宗牌位前,洛惊风道:“跪下。”

洛行宇依言跪在祖宗牌位前。洛惊风道:“你可知错?”

洛行宇道:“我没错!”

洛惊风喝道:“大胆!你动手打人,居然还不知错?”

洛行宇道:“是他们先骂哥哥是野种的。”

洛惊风道:“那你也不应该打人。你学武之前,我就在列祖列宗前面告诉过你,习武是用来保护人的,不是用来欺负人的。你还亲口答应了我。今天,你就给我在这里跪一天,不想明白,不许吃饭。”

洛行宇道:“我没错!”满脸倔强与不服。

洛惊风也懒得理他,拂袖而去,嘱咐家里所有人都不许给他吃的。不许他离开一步。跪倒晚上的时候,洛行宇只觉双腿快跪断了,肚子也快饿破了。只要他说一声知错了,就不用吃这份苦。可是他小小年纪就是有一股倔劲,在那里动也不动。忽然间,他闻到了一股香味,馋的他直流口水。原来是洛行天来了。洛行天蹑手蹑脚来到这里,从怀中拿出了几块烙饼,递给了洛行宇,道:“爹爹已经睡了,你快吃吧。”洛行宇接过烙饼,只觉烫手之极,但他饿得狠了顾不了许多一口咬了一大块,结果烫的直流眼泪。洛行天道:“你吃慢点,起来吃吧。不要跪着了。”洛行宇道:“不,爹要我跪着,我就一直跪着。”洛行天道:“那我替你跪吧!你起来歇会。”说完要扶起洛行宇,哪知他跪了一天,站不起来,坐在地上。洛行天跪在地上,问道:“好吃吗?”洛行宇道:“好吃!就是太烫了。”洛行天一笑,忽然晕了过去。洛行宇吓了一跳,摇醒了哥哥,问道:“哥哥,你怎么了?”洛行天强笑道:“我逗你玩呢。”神色痛苦至极。洛行宇想起烙饼是从他怀里拿出来的,一把扯开他胸前衣襟,只见他的胸膛已被那烙饼烫的不成样子。

洛行宇眼泪流个不停,大声喊道:“爹!爹!我错了!你快来看看哥哥。”

洛行宇十五岁那年,洛行天十七岁。兄弟两一起出去打猎。天快黑时才猎到一只麂子。兄弟两用火烤了,美美吃了一顿,都不想回家。洛行天忽然有些困意,就在地上睡了起来。

睡梦中只听见洛行宇的惨叫,他一睁开眼才发现洛行宇的大腿被毒蛇咬了。两人不会医术,于是洛行天用嘴吸出了弟弟腿上的蛇毒。保住了弟弟的命,可自己却差点丢了命。

洛行宇的眼眶已经有些湿润,木若不解道:“如此兄弟,又怎会反目?”

洛行宇道:“那时我十八岁。我爹要我跟他来一场比武。赢的人就可以继承洛庄庄主的位子。可以学习洛庄的绝学《落雁惊鸿掌》。”其实那套掌法我和他早就偷偷学会了。比武前一天晚上,爹爹单独跟我说了一番话。他说行天毕竟不是洛家的人,他希望我可以用尽一切方法赢了行天。那晚,我叫行生去跟他一起到外面转转。然后把那本《落雁惊鸿掌》偷偷放在了他的枕头下。我那时还不知道,只有庄主才可以看那本书。后来,他就被赶出了洛庄。”他永远也无法忘记,洛行天离开洛庄时,那令人心碎的眼神。

木若默然。他不知道洛行宇为何会将这一切告诉他?也许武林盟主也需要倾诉吧。

木若来到洛庄的第三日,陆震柏等一行人也来到了洛庄。陆震松与妹妹陆亦婷与洛行宇互道别来之情。

当晚晚饭过后,众人都一起商议对付柳暗花明的事。陆亦婷只见洛蕊眼睛不时往木若身上扫,心中一动,道:“蕊儿,你陪婷姨出去走走吧。婷姨想跟你说说话。”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她们两个今天才见过面,有什么话好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