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湖传说

江湖传说之天下第一刀4乱弹琴

江湖传说 南雨百落 9332 2011-10-24 11:35:46

  江湖传说之天下第一刀

四乱弹琴

九月初九。

到了决战的日子。洛行宇将单刀赴会,重回洛庄与洛行天决斗。散风林玉龙等人听了洛行宇的那段往事,也不再不让他去。他们知道,无论怎样,洛行宇是一定会去的。散风曾提出要与林玉龙一齐随同前往。洛行宇如何肯让?

吃过早饭,洛行宇看了看身后为他送行的人们。他们都在担心洛行宇这一去能否回来。洛行宇却没有多少担心,反而十分坦然。这么多年,与洛行天的恩怨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陆震松看着洛行宇,道:“你是武林盟主,这一战意义非同寻常。本来,我该叫你非胜不可。可现在局势不同以往,你记住,胜败乃兵家常事。你这一去,最重要的是要活着活来。”

洛行宇一笑,道:“咱们那时候一行人里边,只有你最争强好胜,想不到现在你居然能够说出胜败乃兵家常事这样的话来。放心,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我在外边这段日子,这里一切就靠你了。”他知道这一次危险万分,是以早就跟陆震松与陆震柏商议过。如果自己回不来,那么这里的人就靠他们兄弟两领导了。

陆震柏道:“行宇,万事小心。”

洛行宇与他自来万事心照不宣,自也不必多言。洛行凤道:“大哥,当年的事是爹爹的命令。你不必觉得亏欠于他。若不是你,他只是孤儿一个,只怕早已经死在了塞外。”

洛行宇闻言默然。洛夫人道:“行宇,我等你回家。”洛行宇握住了她的手。夫妻二十多年,一切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虽然一开始洛行宇是奉了父母之命与她成亲的,但二十多年相濡以沫,已是真正生死不渝的夫妇。

洛行宇松开夫人的手,提了长剑,问道:“蕊儿晴儿风儿和龙儿他们四个呢。”

洛夫人道:“早上吃饭的时候还看见了他们,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洛行宇道:“我得快些走,不然这四个家伙不知道会弄出些什么事来。震松,你帮我好好看着他们。”

一人一剑,飘然上路。

洛行宇来到护城河旁边,这里也有人在等着送他。这个人竟然是陆亦婷。洛行宇连忙上前去,道:“你怎么在这里?”陆亦婷道:“有些话在旁人面前不方便说。所以我要在这里跟你说。”洛行宇道:“你说。”陆亦婷道:“你帮我好好劝劝若儿,叫他不要执迷不悟。若是他真的不肯回头,那你就,就,就帮我杀了这个不孝子。”陆亦婷的声音无比悲痛,却也无比坚毅。洛行宇一听这话,不由一阵阵难过。他真想告诉他们一切,可是他不能。不然,木若所作的一切牺牲可就全部白费了。

洛行宇道:“我一定会劝他的。我相信他只是一时被仇恨蒙蔽了心智。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该上路了。”

木若很早就醒了,他知道今天的意义。他知道忽忽里非要致洛行宇于死地不可。并且还想让洛行宇的死,引更多的人出来送死。柳暗花明也起得很早,他看见了木若,便叫木若一起去吃早餐。木若知道今天会发生很多事,他必须吃的足够的饱,这样才有足够的精力与体力去应付一切。

柳暗花明就随便吃了一点,见木若狼吞虎咽,笑道:“你今天胃口不错嘛。是不是心情不错?那为什么心情不错?嘻嘻。”

木若心念一动,道:“我想到一件有趣的事情,所以心情不错。胃口也不错。”木若说完又继续吃了起来,果然如他所料,柳暗花明一听“有趣”二字,立时心痒难搔,问道:“什么事?很有趣吗?”木若道:“可是主人不允许,虽然有趣,说了也是白说。”

柳暗花明忙道:“胡说。怎么可能?只要是有趣的事,我怎么会不允许呢?你快说。”木若故意做出半信半疑的样子,道:“真的吗?”柳暗花明有些不耐烦了,道:“肯定是真的。”木若道:“主人,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柳暗花明搔了搔头,道:“我怎么不记得。今天是行天跟洛行宇打架的日子。好玩好玩。”

木若道:“他们两打架是好玩。可是主人常常跟那么多人在一起看别人打架,不觉得腻吗?”

柳暗花明道:“是有点腻。你说怎么办?”

木若道:“不如你跟行天说一声,让他跟你单独去找洛行宇打架。就你一个人看他们打架,这有多好。这样,他们没见到你和行天,肯定会十分着急。你想想,这多有趣?”

柳暗花明一笑,道:“不错。只是,忽忽里肯定会说我像小孩子一样的。你也知道,他这个人有时候真的很烦。”

木若见柳暗花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只是还顾忌着忽忽里,这可是挑拨他和忽忽里关系的天赐良机。木若忽然一脸不屑,道:“我就知道,主人是不会允许的。我还是吃饭吧。”

柳暗花明见木若一脸不屑,好像是自己欺骗了他一样,忙道:“我又没说不允许。我只是在想该怎么才不会被忽忽里说我像小孩子呢。”

木若道:“您才是主人,何必去管忽忽里的说法?应该是你说忽忽里才对。”

柳暗花明道:“可是我没读过书,说道理说不过他。”

木若道:“主人,如果你相信我。那你现在就去悄悄找行天。我再去找洛行宇去见你们。至于怎么和忽忽里说道理,就交给我了。我教你说一段话,保证忽忽里不敢出声。”

柳暗花明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眼放异彩,道:“你真的能让我说过忽忽里,让他不敢出声吗?”

木若点了点头。柳暗花明展开绝世身法,前去找洛行天去了。至于洛行天会带柳暗花明去哪里,木若自然是知道的。但他当然不会对柳暗花明说,这是他早就和洛行天商量好的。不对,要是忽忽里知道了此事,肯定会问,你怎么能带着洛行宇轻易的找到那个地方?是不是你和洛行天提前设计好了欺骗主人?

木若赶紧追了上去,去到了洛行天的屋子。万幸!他们两个还没有出发。柳暗花明低声道:“木若,你怎么来了?”木若也就陪他演戏,警惕的关上门,低声道:“我还不知道你们会去哪里?洛行宇也不知道你们会去哪里?到时候我怎么带他去找你们。”柳暗花明闻言道:“对了,险些忘了。木若,你附耳过来。”然后再木若耳边轻轻的说了句话。木若当即连忙点头。

洛行天看着这一切不由有些好奇,木若不是早就知道地点吗?这个地点还是他自己想出来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洛行天猛然间明白了,暗赞木若细心。

等洛行天带着柳暗花明离开后,木若也出去了。这三人的功夫,在如今的洛庄这些人里面无疑是最高的。没有人能够发现他们的痕迹。木若来到长安城外,快来到断魂林了。他知道洛行宇这个时候也该动身了。他必须尽快找到洛行宇。

木若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已经是了如指掌,不一会就快到护城河旁边了。他很想进去看看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可是,自己现在的处境,实在不能这么做。他躲在一棵大树后边,看到了护城河对面,洛行宇在与母亲说话。他们在说些什么?怎么母亲看起来这么难过?他的眼力异于常人,他在这里能看见河对岸的人。可河对岸的人却看不见他。

当洛行宇过了护城河,走到离护城河有些距离的地方,木若这才现身。洛行宇一见是他,问道:“你怎么来了?”木若笑道:“怕你不认识路。”洛行宇见他此时此刻的处境还能言笑自若,也不禁暗暗佩服,道:“难道我家在哪里我还不知道?”木若道:“你的家,现在已经是柳暗花明的行宫了。事情有变。”洛行宇见他神情严肃,问道:“怎么了?”木若道:“我已经知道了洛行天的想法。他已经被我说动。他跟你之间虽然有仇,可是他并不想你死。他知道你如果一死,就会死更多的人。他不以私仇为重,和我一起将柳暗花明骗到了别处。你们今天的比武只能点到为止。只有柳暗花明和我在场观看,没有忽忽里。你尽可放心。”

洛行宇没料到木若会帮自己想的这么周到,道:“谢谢你了。”

木若道:“谢我干什么。我之所以投靠柳暗花明就是为了能够帮你们做些什么。这就是我投靠他的意义之所在。”

洛行宇道:“那忽忽里会怎么对付你?”

木若道:“这就是我的事了。你只用今天好好对付洛行天就够了。有些事,还是早点说清的好。”

洛行宇听了这话,道:“你似乎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木若道:“我只是看洛行天并不怎么恨你而已。只是想找你要个说法。我想,你还是找个机会跟他说清楚当年的事吧。”

洛行宇点了点头,想起来此之前陆亦婷的话,问道:“木若,你这么做,值得吗?你做了这么多还不能让人知道。不惜让亲人朋友视你为仇寇。真的值得吗?”

木若道:“是否值得,我要等到杀了忽忽里和柳暗花明之后再说。而现在,我只知道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用一切方法去战胜任何对手,杀掉一切敌人。”木若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光芒大盛,但这却并不是杀戮的光芒。这是一种纯粹的没有一丝杂质只能让人仰望的光。

洛行宇道:“你知道你娘在我来这里之前跟我说了什么话吗?”

木若道:“告诉我。”

洛行宇道:“你确定要听?”

木若点了点头。洛行宇将陆亦婷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木若听。木若听完,面色仍然是那么平静,。他不发一言,看着手中的刀。

洛行宇道:“若是我们不能赢,他们永远也无法得知真相。你还觉得值得吗?”

木若道:“值得。我做一切,不只是为了报仇。还为了一样东西。一样能够让我在何时何地都能够坚持下去的东西。”

洛行宇道:“什么?”

木若道:“信仰。”

洛行宇道:“那你的信仰是什么?”

木若道:“我的信仰就是我手里的这把刀,保天下之平安。”

洛行宇道:“可能吗?仅凭一把刀保天下之平安。”

木若道:“不可能。但这就是信仰。在信仰面前,一切不可能都是可能的。”

“信仰?”洛行宇似乎看清了木若眼里的光芒,那是信仰的光芒。

忽听木若大声道:“洛盟主,你不是说一个人单刀赴会吗?怎么还带了这么多帮手?”

洛行宇一听这话,就知道是散风林玉龙洛蕊洛晴跟了过来,喝道:“晴儿蕊儿风儿龙儿,你们都给我出来。”话一说完,便有两男两女来到两人身前。正是林玉龙与洛蕊,散风与洛晴。四人都看着木若。

洛行宇道:“谁叫你们来的,快给我回去。”

洛蕊道:“爹爹,您不能去。这一看就知道是他们的诡计。”

散风道:“要我们回去也行,你得跟我们一起回去。”

洛行宇道:“你们快回去。不要胡闹。”

林玉龙道:“舅舅,这次不是我们胡闹。外甥斗胆说一句,这次是您胡闹。您身为武林盟主,应该为大局着想。如此不看重自己的性命。你想想,要是不幸被他们暗害了。咱们这里一大群人群龙无首,只有任人宰割的份。这些,您可曾想过?”

洛行宇道:“大人的事,小孩子懂什么?快回去。”

散风道:“林兄不要多言,咱们先把这认贼作父,不知廉耻的小人杀了。再把盟主架回去。”说完挺剑刺出,直向木若而去。木若刀不出鞘,一脚抬起直踹散风肋下。这一脚踹得十分高明。方位准确,距离恰当。散风的剑还没刺到木若,木若就已将他踹飞。

散风跌落在地,只觉胸中气血翻涌。木若这一脚威力不小。林玉龙也已拔剑出鞘,虽知道打不过木若,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舅舅与木若前去。

洛行宇喝道:“龙儿,不许胡闹!”

林玉龙一招“龙从天降”长剑已斩到木若头顶。而木若似乎没有看见一般,动也不动。洛行宇大惊,但要出手相救也已不及。洛蕊见况,吓得花容失色,呼道:“不要!”这一句“不要”里有多少关心与情意?就算是聋子也听得出来。林玉龙没想到,就算木若已经投靠了敌人,她还是那么在意他。

木若与林玉龙正面对面,这一剑快碰到自己头发时,忽然左脚在地上一点,身子向右一侧。这一剑便刚好斩落在他胸前。木若刀未出鞘,还在左手里。这时右臂摆出,正打在林玉龙腹部。林玉龙又是像散风一样向后跌去。这一招极为普通,只是木若对时机拿捏得十分到位,因而竟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数日之前,木若的功夫还跟他们差不了多少,没想到现在竟然已经到此境界了。

洛行宇见木若举手投足,随意败敌。然而气沉于渊,脸上没有丝毫得意。俨然便是一代大家风范。

洛晴扶起散风,手按剑柄,噔着木若。

木若冷笑道:“怎么?你也想跟我动手吗?”

洛行宇道:“你们快回去,不要在这里胡闹。木若,我们走吧。”

忽然间传来一声马嘶。只见远处两匹骏马飞驰而来,蹄声如雨打大地。居然是木若的飞狼驹和当日洛蕊前往林府时骑的那匹马。两匹马来到众人身边。飞狼驹十分亲热的用鼻子蹭了蹭木若,又去到散风和洛蕊身边。他们两也是它的朋友。散风一见飞狼驹,便想起当日在洛庄和木若重逢的情形。可现在,两人已经喝过绝交酒。昔日生死与共的兄弟,变成了现在势如水火的仇人。可这不会说话的畜生,却还把自己当朋友,这叫人情何以堪?

洛蕊轻轻抚了抚飞狼驹,想起那晚木若牵起自己的手,跟自己同乘一骑,前去喝酒。可是现在,木大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洛蕊的坐骑也过来了。那马蹭了蹭洛蕊,又蹭了蹭飞狼驹。两匹马神情十分亲热。林玉龙见况,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声长叹。

木若只作未见,道:“洛盟主,咱们走吧。”

洛行宇道:“你们回去吧。”说完便同木若一起上路了。飞狼驹一声轻嘶,跟上了自己的主人木若。洛蕊的坐骑也嘶叫了一声,似乎想追上飞狼驹,但最终还是留在了洛蕊的身边。散风看着木若的背影,心想:以他现在的武功,要杀我轻而易举。若是他真的变了,成了柳暗花明的走狗,为什么不杀我们?我跟他都已经喝过绝交酒了。为什么?木若,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散风想着自己的心事,对于洛晴关心的话语居然有如未闻。

木若与洛行宇走了一段路,洛行宇道:“木若,恭喜你。”木若不解道:“喜从何来?”洛行宇道:“那晚你出去之后,功夫就进步了不少。”木若道:“何以见得?”洛行宇道:“本来我以为你跟龙儿风儿的功夫差不了多少,现在你打败他们已是轻而易举的事了。”木若一愣。自从那晚遇见鬼先生后,木若想通了很多东西。不论是关于人生,还是武学。就以武学来说,从前听师父说武学没有形式之类,自己只是模模糊糊感觉到。可现在,自己真的领悟了。就像是鬼先生说的,武学可以是一切,而一切也可以是武学。想起适才与散风林玉龙交手,很轻松就打败了他们。出手的每一招都没有多想,都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洛行宇见况,问道:“你怎么了?”

木若道:“没什么。只是这段日子遭遇了很多事情,同时也想通了一些事情。现在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该怎么做,能怎么做。所以心境比较平和,出手就能集中精神。也许这就是我能轻易打败他们的原因。他们现在对我充满了仇恨,一心想要杀我。有所欲,即有所蔽。”也许那晚遇见鬼先生,并不是一个梦。也许就是梦。但正如鬼先生所说,他是存在的,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那么也可以这么说,自己与鬼先生的确见过了。只是相见的形式不同于一般的相见形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晚过后,自己看待问题变得十分淡定清澈。

洛行宇道:“不错。有所欲即有所蔽。这个道理我近些日子才想透。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能领悟这么多。”满是赞赏的看着木若。木若不语,两人继续上路。终于来到了决斗的地方。

这里是洛庄的祖坟所在之地。而两人要决斗,就在洛惊风的坟墓前面。洛惊风的坟墓前已经站好了洛行天和柳暗花明。柳暗花明道:“木若,你怎么现在才来?咦,这是谁的马?”木若道:“路上有人阻拦,我解决他们,花了一点时间,所以来晚了。这是我的马。”

柳暗花明道:“哦,我知道了。好马。”说完就要去摸飞狼驹。

木若虽然懂得忍耐,可是飞狼驹不懂。木若叫道:“不要。”柳暗花明一脸不满,道:“怎么了?你的马不能让别人摸吗?小气。”木若道:“不是,这匹马脾气不好,除了我之外,不肯让别人碰他。”柳暗花明道:“碰了会怎么样?”不等木若回答,手已经摸在了飞狼驹背上。飞狼驹嘶叫了一声,扬蹄向柳暗花明踢去。可是柳暗花明是何样的功夫?又怎会被一匹马给踢中。众人还未看清,柳暗花明已经骑到了飞狼驹背上。可是没有木若同意,飞狼驹宁死不屈。

弄了半天,柳暗花明还是没能制服这匹马。以他的脾气,立时就要杀了这匹马。可是这是木若的马。他虽然是小孩子的心智,但有些事他还是懂的。柳暗花明只感没趣,飞身下马,道:“没意思,它不让我骑。还是看你们两打架吧。嘻嘻。”

洛行宇见了柳暗花明的一系列举动,知道他心智不正常,也没有理他。但他上马的动作,自己却是一点也没有看清楚。这个人的功夫真的是令人恐怖。我们真的能赢吗?

木若心念一动,道:“主人,你是想骑马呢?还是想看他们打架呢?”柳暗花明无精打采道:“看打架咯。”木若道:“这就算了,我还准备跟我的马说一声,让他带你去玩呢。”柳暗花明立时来了精神,道:“你真的能让我骑上你的马?”

木若一笑,道:“这是自然。狼儿狼儿乖。”牵起柳暗花明的手摸了摸飞狼驹的头。飞狼驹轻轻嘶叫了一声。木若道:“你现在可以上马了。”柳暗花明道:“那我以后骑它是不是都要你跟他说一声?”木若点了点头。柳暗花明道:“嘻嘻。有趣。”飞身上马,飞狼驹一声嘶吼,发足狂奔。

柳暗花明只觉有如乘风御浪一般,摸着飞狼驹的马鬃,叫道:“好马儿!”马去如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木若道:“你们可以开始了。他没玩够,是不会回来的。”

木若说完,也走到一边去了。他知道,这两兄弟有些话当着外人的面是不好说的。

这里已经没有了外人。

洛行天拔出长剑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洛行宇道:“你没有话要说,我又有什么话好说。今日就当着爹爹的面,把一切做个了断。”拔剑出鞘。洛行天拿剑指着他,道:“我的话全在剑中。”长剑斩出,第一招就是《落红无意》剑法的起手第一招“秋风瑟瑟”。这是家传剑法,洛行宇又怎么会不认得?长剑刷一声迎了上去。

“登”两剑相交,两人一招交过均是各出全力相斗。洛惊风的坟墓前立时剑气纵横。若是他泉下有知,看着这两兄弟在自己坟前决斗不知会作何感想。

不过片刻工夫,两人已斗了几十招。两人的功夫都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时出手相斗都是绝招。但在旁人看来,却像是一般的武学切磋而已。

木若在远处见了,不由摇了摇头。他做了这么多,只是希望两人能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把一切说个清楚,尽释前嫌。谁知两人竟然越斗越凶。现在不说尽释前嫌了,只要二人不会两败俱伤,木若就已满足了。也许,忽忽里要他两决斗,就是看准了这两人都不会轻易放弃往日的恩怨。不过,好在自己在这里看着。他二人就算想两败俱伤也是不可能的。

洛行宇只觉洛行天的剑法越来越凌厉,根本就不给自己喘息之机。这只是跟自己要个说法吗?一声长啸,剑花一挽,出手就是一招“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这一招使出,剑刃注满真力,力透剑尖。别说洛行宇手中握的是纯钢所铸的真剑,就算是草木也能伤敌。是以这一招叫作“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威力可想而知。洛行天知道厉害。两人学的是同一套剑法,他没有别的剑招来破解这一招当即也发出这一招“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两人都是右手使剑,这时又是使同一招,木若只见两人都同时挺剑往对方左胸刺去,均是有攻无守。

木若心叫不妙,便要出刀阻止。

却只见二人同时提起左手的剑鞘,迎上了对手的长剑。两柄剑同时入了对方的剑鞘,却只发出了一声响。木若知道,如此有趣的现象是极为罕见的。只因二人都是右手使剑,学的又是同一套剑法,又是同样的心境出手有攻无守。这三者缺一不可,缺了一样,现在只怕就有一人倒在地上了。木若知道,这一下只是侥幸,自己若是再不注意,这两人只怕真的要两败俱伤了。

两人又是同时踢出右腿,“哒”一声响,两人两剑这才分开。洛行宇后退数步才定住住身形。他身形一定,立即舞剑守住门户。洛行天心里却想:“竟然出这样的招式,看来他只是想杀我,没有半点犹豫。既然你无义,那就休怪无情了。”足尖一点,整个人向洛行宇扑去。

洛行宇见他来到,便要挺剑刺出。只见洛行天忽然袍袖一拂,顿时地面飞沙迷面。洛行宇后退一步,长剑仍是护在胸前。洛行天的左手袖子已被他的内力撑大数倍,此时更遮住他手中剑。这一招叫作“闭月羞花”。这一招十分实用,但却是适合女子的招数。男子一般不会用这招。除非是遇上了实力强过自己太多的对手。若是不懂这一招的人,遇上了这一招,基本上都是一击必杀。洛行宇知道这一招的厉害,自己若是稍微应付不好,等对手的袖子碰到了自己,自己就要命丧黄泉了。洛行天的剑已经全部被袖子遮住,洛行宇是看不清他的招数的。洛行宇眉头微皱,心道:“这是你逼我的。”右足用力一踏地面身子瞬间拔空而起,一招“落花满天”凌空刺出。

“嗤嗤。”数声响过后,洛行天的袖子已经粉碎,只剩下一条手臂露在外面。这一招“落花满天”长剑疾刺,笼罩的范围极广。洛行宇又是身在空中,洛行天的那一招“闭月羞花”就伤不了他。但也正因为他身在空中,这一招“落花满天”也伤不了洛行天,只是碎了他的袖子。

洛行天举剑向上猛刺。正是一招“风卷落红朝天起”。洛行宇心中一惊,如不是自己提前一步碎了他的袖子,接下来这一招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当即一招“流水落花到人间”,一剑从天斩落。

“登”一声脆响,两剑齐断。

木若见况总算松了口气,心想这下剑都断了,你们总不会还打吧。但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木若不由摇了摇头。两人没了剑,一声长啸,又运掌如飞。木若认得,这也是洛庄绝学《落雁惊鸿掌》。

但见坟地之前,旷野之上狂风呼啸,沙石飞舞。好一场大战!

不知道的怕以为是两个不共戴天的宿仇各出全力厮杀。谁知道这是两个曾经愿为对方而死的兄弟?并且还在父亲的坟前。

洛行宇忽然叫道:“既然你这么想杀我,那我就跟你同归于尽!”双掌齐舞,有如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鸿雁。木若大叫不妙,他认得这一招正是《落雁惊鸿掌》中的最后致命一击“双宿双飞”。这一招使出,洛行天除了用同一招与他同归于尽以外,别无选择。

木若想要阻止也已不及,自己到头来还是白忙。洛行宇一向极有分寸,怎么一遇上洛行天就没了呢?来之前还跟自己说得好好的,这不是乱弹琴吗?

洛行天满眼骇然。他之所以满眼骇然,倒不是因为洛行宇这一招。而是因为洛行宇的背后上空,忽忽里举剑刺落。木若也已看见,但是相聚甚远,不及相救。洛行天拼尽全力,一掌向身在半空的忽忽里拍去。

木若怎么也不会想到,忽忽里会突然现身!

“砰”一声巨响过后,洛行天被打飞数丈在落在地上,口中鲜血狂喷。洛行宇怎么也不会料到他竟然会对自己的这一招置之不理。到这时,他这才发现身后的忽忽里。本来以他的修为早就该发现忽忽里了,这大概就是他和木若说的有所欲即有所蔽吧。为什么在生死相决的时候,他要不顾性命的相救自己呢?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洛行宇不顾一切向倒在地上的洛行天奔去。

忽忽里却是全身而退,未曾受一丁点伤。他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保安刀瞬间出鞘,坟地前杀气铺天盖地。忽忽里这时才想起先木若也在这里。面对这一刀,忽忽里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木若猛然想起,现在还不到杀害忽忽里的时候。柳暗花明还没有完全信任自己。于是这一刀劈下,立时偏了半分。忽忽里一声惨叫,他这才发现自己没有了拿剑的右臂。木若没有杀他,但还是要给他个教训。

忽忽里终究是狼族人,只叫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发声。出指封了右肩穴道,止住鲜血,然后展开轻功离开。

洛行宇奔到了洛行天的身边,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抹去他满脸的鲜血,泣不成声,道:“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洛行天笑了笑,道:“想不到,你还能叫我哥哥。我只想问,当年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你既然那么讨厌我,为什么一开始又要我做你哥哥?”他受了洛行宇全力一掌,早已五内俱焚。此时虚弱已极,似乎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洛行宇泪如雨下,道:“那是爹爹叫我用尽一切方法也不能让你赢得比武。所以,我才这么做的。”“原来如此!”洛行天凄然的看了一眼洛惊风的墓,然后看着洛行宇一笑,道:“原来我失去的是父亲。我还以为失去了兄弟。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失去过你这个兄弟。答应哥哥,一定要带领大家赢得胜利。”一言既毕,就此逝去。

洛行宇仰首哀嚎,悲痛欲绝。他两个兄弟都是死在了自己的那一掌“双宿双飞”之下。

木若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忽然想起忽忽里来到这里事情肯定有变。还有散风林玉龙洛蕊洛晴他们四人,自己并未亲眼看到他们离开。若是他们没有走,来找洛行宇了,那么他们会在哪里呢?洛庄。因为他们不知道决斗的地点已经改变。可是洛庄,现在已经是柳暗花明的行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