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一只默默奉献的禽兽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大头星 3602 2011-12-11 21:08:48

  莫绍谦回国了,招呼都没打一声。我恹恹地坐在客厅里,手里抱着那个“禽兽抱枕”。安静的屋子,没有切菜声,没有锅铲声,死气沉沉的。我看着厨房的方向,好像还能看到莫绍谦来来回回忙碌的样子。书上说习惯的养成需要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养成的习惯就是依赖莫绍谦。

他前脚刚走,悦莹就回来了,我都怀疑这俩人是不是串通好的。悦莹看着我蓬头散发的样子,只是说了句:“去洗洗,晚上路心成请吃饭。”

“我不想去。”把枕头抱得更紧些,脑子里全是莫绍谦离开时的背影,绝决、干脆,这不就是他一贯的处事风格么?

“童雪,别要死要活的,莫绍谦还没死!”悦莹过来骂我。

我丢开抱枕,说:“在我心里,他也和死了差不多。”说完就上楼了。没希望了吧?他彻底厌倦我了,都等不到我的答案就迫不及待地走了。可是,我有什么资格怪他?

打开衣柜,他留下的那件大衣还静静地挂在里面。我小心翼翼地抚摸,抚平每一道褶皱,心里面的悲伤排山倒海——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把这件衣服还给他?

晚上,我还是被悦莹拖了出去。我们去了一家十分有特色的酒吧,它的名字叫“FairyTale”,童话。酒吧很安静,前面的半圆形舞台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他抱着吉他,唱着一些乡村民谣。路心成已经订好一个位置,这里可以看到舞台,却又不会被来往的人打扰。

“童雪,这酒吧怎么样?FairyTale,有意境吧?”路心成嬉皮笑脸地问。

我坐下来,笑着说:“不错,我挺喜欢的。”

“你能不喜欢吗?这个可是某人专门为你开的!“悦莹怪腔怪调地来了一句。

我看着悦莹,这一路上我就觉得她不对劲,我说我不想出来,她就生气,给我脸色看。我没办法答应她出来了,一路上她也不理睬我。说是要吃饭却偏偏带我来什么酒吧,再加上她刚才那么一句,我更是满腹疑惑。我问:“悦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话直接对我说好吗?别拐弯抹角的!你从一回来就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你说出来好不好?”

“哎哎!”路心成充当和事佬,“有话好好说啊!”

悦莹瞥了眼路心成,说:“你去拿酒。”

路心成一步三回头地离开,生怕我们打起来一样。看着他走开,悦莹才转过头来看我,问:“童雪,你知不知道这家酒吧是谁开的?”

事到如今,我就是傻子我也知道了。可是,为什么悦莹会知道?

看我没反应,悦莹又问:“童雪,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国?”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悦莹,怎么每个人都要赶我走?我待在美国有错么?我冷冷地说:“我要读硕士。”

“硕士回国读不也一样么?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个地方,为什么你还要留下来?”

“悦莹!”我突然提高声音,“我为什么不回国你还不清楚么?”

“怎么了这是?不是让你们有话好好说嘛!”路心成走过来,抱回一大堆的酒。

悦莹拿起一瓶,仰头就喝。台上的歌手正在低声唱一首英文歌,他唱得那样投入,那样深情,好像世界都不存在了,唯有他和他的吉他。我陷在他的歌声里,有一点惆怅,有一点心酸。悦莹却突然把酒往桌上一放,开始哭了起来,她说:“童雪,我看不过去啊!”

我慌了,立马抓住她的手,说:“对不起,悦莹,我不该对你凶的,是我不好。你别哭了,别哭了啊!”

路心成也没法子,只能把肩膀借给悦莹靠,眼泪鼻涕全抹在他的衣服上。悦莹眼泪汪汪地打量了一下酒吧,说:“你知道这间酒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经营的么?一年前!为什么是一年前?因为一年前你来到了美国!他不敢接近你,只能开了这么一间酒吧。没事的时候他就会飞到美国来,不为别的,只为在这里坐上一会,和你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

我颤抖着拿起一瓶酒,眼泪一颗颗地往下落。

“FairyTale?什么破名字?还不是因为那里面有你的名字?童话,嘿,你俩的故事还真像个童话,童话为什么美?就是因为那是假的,遥不可及的!可我就是看不过去,凭什么,凭什么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悦莹越说越激动。

“别说了……我知道……”我哽咽着,心里好像有一个刀子在剜我,痛不欲生。

“不,你不知道!”悦莹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童雪,你不知道的太多了。你当初不管不问,拍拍屁股就去了美国,可是,你知道后来又发生什么了吗?我爸得病那会儿,公司里乱成一锅粥,几个大股东联手想要把我爸挤下台。我没用,帮不了我爸。最后,是莫绍谦出手救了他啊!当时,莫氏还处在水深火热当中,他却冒险来救我爸,还找了最好的大夫来给我爸看病。要不是因为他,我们家早就破产了,还谈什么来美国读书?我爸曾经和慕咏飞联合起来算计过他,可他一点都没计较。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顺利就能来美国么?也是他!他就跟个神一样把一切都打点妥当,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来陪你!我走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了一句话,照顾好童雪。他不说我也知道要照顾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本来我以为你恨他,所以只是试探性地提到他,我没想到你是那个反应……后来,日子久了,我觉察出你的不对劲,我知道,你心里压根不是恨他,你爱上他了!当时我就在想,我一定要让你们在一起,一定要让你们幸福!莫绍谦,他是我的恩人,我感激他,童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没办法坐视不管!真的……我看到你们这样……我心里太难受了……”

我早已泣不成声:“悦莹,我……我不知道……原来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你以为我心里好受么?我也难受啊,可是,莫绍谦他……总是让我看不透。他问我愿不愿意回国,我只是犹豫了一下,他就丢下我了……他凭什么呀?他凭什么不听我解释就丢下我呢?”

“童雪,你知道你这一下的犹豫对他的伤害是多大么?他当年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他心里一直觉得愧疚,所以他才会默默地做这一切不让你知道。他想,如果你能够放下过去的那些心结,也许你就会愿意回来。平安夜那天晚上,我承认,是我怂恿你打电话给莫绍谦,我想让你们都诚实面对自己的心。结果呢?你莫名其妙地对着电话说了句‘下雪了哦’就睡过去了,他却大半夜的就立刻订了飞机票马不停蹄地赶过来。为什么?因为这是你时隔一年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第一次和他说话!虽然就短短几个字,但他却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立刻就过来了!那天路心成带我去溜冰,其实也是我俩故意不带你的,我知道他会来,故意腾出空间给你们。他怕你起疑心,就说是来找我的,他看你一个人闷在家里,就故意借着找我的名义把你带出来,就是想让你看看那天的烟火。我骗你说我爸有情况,其实我根本没有回国,我只是在路心成那儿借住了一段时间。我想给你们一些空间,让你们化解彼此的误会,不要再互相折磨。结果,莫绍谦告诉我他回国了,临走还不忘叫我赶紧回家去陪你!童雪,我当时真的很生你气,你没看到莫绍谦走时的样子,失魂落魄的,好像丢掉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我知道,他以为他丢掉了你,你不愿意回去,你还在怨怪他……就是因为你的那一点犹豫伤害了他,他是个多么敏感的人你不知道么?连我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我一直给你脸色,其实,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你没有错,我只是……可怜莫绍谦……童雪,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冷嘲热讽的,对不起……”悦莹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她的那些话,句句敲在我的心上,我想起那些时光,想起那些不对劲,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所有的一切也终于可以衔接上了。我想到他站在门口一脸疲惫的样子,我想到他听见那个冷笑话憋不住笑的样子,我想到他站在烟火下抽烟一脸落寞的样子,我想到他找借口说“我来拿我的衣服”,我想到他拎着大包小包的菜说“要不要打真人”,我想到他在厨房切菜的样子,我想到他站在礼堂门口一脸不爽的样子,我想到他牵着我的手,我想到他气急败坏说我出息了的样子,我想到他侧过脸来问我愿不愿意和他回国,我想到他终于失望地离开留给我一个悲伤的背影的样子……短短的一个星期,他却留给了我这么多的回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这样关注他的一点一滴了?眼泪早已汇聚成了小河,我仿佛回到了那一天,在机场的那一天,我也是这样,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童雪。”路心成脸上的表情很凝重,“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再添上两句,恐怕这事儿连悦莹都不知道。你们住的那个屋子,我第一次去心里就很疑惑。我小时候曾经在美国待过一阵子,那时候,我父亲带我去过那个屋子,那是他一个至交好友的家。我当时小也没注意,只记得他们家当时有一个小哥哥,待我很好。后来,我再次来美国念书,认识了悦莹,发现你们就住在这里,我很奇怪,按理说,这种私人别墅是不会对外出租的,不过当时我也没在意,心想也许是那家人已经搬走了。等平安夜那天,我才第一次听说莫绍谦这个名字,你们也知道,我在国内其实是不问什么事的,商场上的那些人也不大熟悉,当时也没觉得怎么样。直到第一次在溜冰场外见到莫绍谦,我发现,他和我儿时记忆里的那个小哥哥是那么像!真的,我家里现在还有我们当时的合影呢!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我带着心里的疑惑找人调查了那间屋子的主人,他的原主人叫莫耀华,后来过世了,留给了他的妻子,童雪,你是学化学的,你应该知道的,他妻子是,蒋云女士,也就是莫绍谦的妈妈……”

“够了!”我哆哆嗦嗦地取出包里的手机,眼睛被泪遮住,怎么也看不清屏幕。

“童雪,你干吗呀?”悦莹焦急地问。

“我现在就订机票,我要回国!”坚定地、决绝地、义无反顾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