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波澜再起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大头星 3798 2011-12-11 21:08:48

  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刘叔叔走了,医生说,他多撑了半年。花瓶里的花也渐渐枯萎,我想,很多东西都熬不过冬天,死亡、凋零,进入下一个轮回。可是往往,再坚持一下,就可以看见春日的阳光。

那天,悦莹哭成了泪人,我认识她这么久,从没见她哭得这样惨,连我都吓到了。路心成抱住她,牵着她的手,在刘叔叔的床前说:“叔叔,不,爸,你放心去吧!悦莹有我照顾,我会娶她、爱她,对她不离不弃。这一生,我要是辜负她,我就遭天谴、下地狱!您看着,看着我给她幸福!”

刘叔叔眼睛里的光渐渐熄灭,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欣慰的知足。我捂住嘴,在莫绍谦的怀里泣不成声——时光最终会将我们每个人都带走,可是,逝者留下的记忆,却是对生者最痛的折磨。这点,我和莫绍谦都深有体会。

葬礼那天,我看到了萧山,看到了慕振飞,看到了赵高兴。我们所有的人,居然因为这个原因聚到了一起。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在墓园里走动,这让我们看上去像是一只只的幽灵。天空阴霾,有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我扶着悦莹,这个在我人生最困难的时光里骂过我、挺过我的女孩,我曾以为一切都失去的时候,只有她不离不弃地在我身边。我们早已超越了友谊,变成了家人。从此往后,我们这两个失去双亲的孤儿必须苦苦扶持,才能度过幽幽岁月。我看到忙着主持大局的路心成,看到接洽葬礼事宜的莫绍谦——好在,我们还有他们!

春天惨惨淡淡地来了,我却无心欣赏那盎然的绿意——网络上的一篇报道让我焦头烂额,时光仿佛倒流,我又变成那个万夫所指的可恨的女人。刘叔叔葬礼后没几天,网络上就迅速窜出一篇报道,标题是《慕莫分家真相——是灰姑娘还是“小三”?》。报道中罗列了那年我在大学时被拍到的从迈bahe上下来的照片,还有年终酒会时我和莫绍谦共舞的照片,以及莫绍谦和我参加葬礼时的照片,最可恨的是,连慕振飞和慕咏飞被误认为是情侣的那张照片也被放上来。底下长长的文字报道里清晰讲述了我和慕咏飞之间的恩怨,并且指出照片中长相陌生的女人实际上正是慕咏飞,她是因为我当年怂恿高中好友泼她硫酸才导致的毁容。更可恶的是,报道披露莫绍谦和慕咏飞离婚正是因为我这么个“小三”介入,并且强烈指责莫绍谦在事后将我送出国避难以蒙蔽众人法眼的行为。语言犀利、尖锐,思路清晰、条理,若不是当年亲身参与这件事的人,根本无法知道得这么透彻。

我浑身发抖——慕咏飞,她来了!她开始复仇了!我就知道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她爱莫绍谦爱了十年!十年!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她不会甘心的!

莫绍谦看着报道,沉默了会,然后掏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他说:“尽快帮我查清这个叫‘臧小玄’的记者的真实身份,还有,把网络上的事情处理掉,不要有任何残留。”

我咬牙切齿地说:“是她!她回来报仇了是不是?是不是?”

莫绍谦安抚地拍着我的肩:“冷静点,我叫人去查了,很快就有结果。而且,我相信不是她做的。”

我很冷,并不是因为这料峭的寒意,而是打心底冷——我和莫绍谦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不想就这么被毁灭。莫绍谦说他相信她,我却没有办法给予回应,林姿娴的事横亘在我的心里,我只要一想到她当初转身的那个笑容,我就会不安——潜意识里,我已经把慕咏飞当做我和林姿娴共同的敌人。

几天后,慕振飞约我见面。我们约在大学附近常去的那家咖啡店,一进门,我就看到他坐在窗口,西装笔挺,气质出众。这个阳光的大男孩,这个曾经风云大学校园的“校草”,如今,像个真正成熟稳重的男人一样坐在那里,春日的阳光在他的身上洒下淡淡金色,这让他的表情看上去扑朔迷离。

“好久不见。”他看到我,笑着打招呼,“上次那个场合不适合叙旧,你不介意我把你请出来吧?”

“哪能呢?被慕大校草邀请,是我的荣幸啊!”我也笑着和他插科打诨。无论我和莫绍谦怎么样,和慕咏飞怎么样,我和眼前的这个人,都会是最好的朋友。他在我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他从来不因为我的身份看轻我,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不掺杂任何的男女私情,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在国外过得还不错吧?”他关切地问道。

我点点头:“很平静,有时候我自己都会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你们都不存在,都是梦里的过客。现在回来了,反而有梦醒了的感觉,还是有那么多的纷纷扰扰要去面对……”

慕振飞爽朗地笑了笑:“哈!过客?我可不想成为过客!童雪,别介呀,出国一趟变得这么深沉!”

“倒是你,都少董了,还老没个正经的。”我瞥了瞥他。

慕振飞的表情忽然黯淡下来,他缓缓地开口:“其实这一年,我也过得很辛苦。公司的事都要我亲力亲为,很多的东西都要从头学起,有时候实在累得受不了,我就会想起莫绍谦,我想他当初一定也是这么过来的。其实,我一直挺佩服莫绍谦的,他用了十年,可我连一年都受不了……”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鼓励他。

慕振飞忽然看着我,说:“你相信网上的那些报道是我姐姐做的么?”

我低下头,不敢看他:“我……我不知道……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

慕振飞幽幽地叹了口气:“童雪,你不知道,不会是我姐姐做的……她这一年,过得太苦了,到处辗转,做整容手术。把样子整了,连心也一块跟着整了……她现在……”慕振飞的语气忽然有些哽咽,“她现在……精神有些恍惚,她有一张新的面孔,于是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也是一个新的人。她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她会笑,会撒娇,会和我捣蛋,她像个小女孩一样活泼、天真,有时候,我看着她,甚至会觉得她其实是我妹妹……”

我被震撼住了,他口中说的那个人,居然是慕咏飞?我回想起照片上的那张脸,陌生的、年轻的,我的心底忽然泛起一阵同情,也许她潜意识里根本不想做慕咏飞,那些年,她付出的太多了,多到她丧失了自我,选择了一种错误的方式去报复莫绍谦。现在,她回来了,熟悉的城市,熟悉的人,但她已不是那个熟悉的慕咏飞——像蝴蝶破蛹,她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这样其实挺好的。”慕振飞笑笑,“她值得被另外一个人去疼爱,她和莫绍谦没缘分。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怪她,这件事情,我也会彻查的,一定会揪出幕后黑手。”

我看着慕振飞,这个善良的男人,这个总是为姐姐着想的男人,虽然时光在他身上留下雕琢的痕迹,但他的心永远不会变,永远向着他的姐姐,永远那么善解人意。我说:“放心好了,我不会怪她,我只是太害怕了,我和莫绍谦刚刚开始,所以在看到那些报道时有些歇斯底里……”

慕振飞的脸上有了然的笑意,他真诚地说:“祝福你们,永远幸福!”

我看着他的眼睛:“你也是,早日找到幸福。还有你的姐姐,希望她也能够幸福。”

薄薄的阳光温柔地落在桌子上,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春日里,我遇见了一个故人,我们微笑着祝福彼此幸福,可是,幸福,她又离我们有多远呢?

回到别墅的时候,莫绍谦正准备出门,他看到我,直接将我拖进了车子里,表情严肃地说:“找到臧小玄了。”

我的心一跳:“谁?”

“你一定想不到。”莫绍谦的脸上忽然风云变幻。

等我看到臧小玄,我才知道莫绍谦的意思,我的确是想不到,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件事是熟悉内幕的人做的,可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眼镜姑娘!

她看着我,再也不像酒会那晚那么楚楚可怜,她的脸上是一种近乎鄙视的冷漠。

我说:“我自问自己与你无冤无仇,我们甚至谈不上认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的眼睛在镜片后闪过一丝恨意,她说:“我上次说我是慕振飞的学妹,其实,我也是萧山的大学同学。”她缓缓地把头偏向窗外,用一种特别沧桑的口吻说,“我喜欢萧山,可是我知道自己相貌普通,他的身边有林姿娴,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很般配,所以,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想好好当他的朋友。”

萧山!我目瞪口呆,当我以为自己和这个少年已经毫无瓜葛的时候,突然跳出一个臧小玄来,她像从一堆乱糟糟的毛线中理出了两根头来,那是我和萧山的命运之线,她将我们又连接了起来!

“如果他能就这么和林姿娴好下去,我也无怨无悔,可是,为什么还有个你?”臧小玄忽然狠狠地瞪着我,“姿娴待我不错,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你这样的一个女人,凭什么得到萧山的爱?你走之后,萧山每天晚上都要去你的窗下站一会,有时候,我就跟在他的后面,看着他一脸痴迷的样子我就感到心酸,凭什么呢?你人都不在这里他凭什么还对你念念不忘的?”

臧小玄忽然流下眼泪,她控制了一下情绪,接着说:“童雪,你不配得到那么多人的爱!萧山爱你,慕振飞护着你,你的朋友都挺你,最后,连莫绍谦都爱上了你!你这个贱女人……”

莫绍谦打断她的咒骂:“臧小姐,我的律师在外面,你可以向他诉说你的不平。”

我拉住莫绍谦,平静地说:“你让她说……”

臧小姐轻蔑地笑了一下:“你看,所有人都护着你!可是,我就是要骂你,你不要脸!你爱上自己的仇人!既然这样,你当初又何苦去找萧山?你就是贪心,你就是想让所有人都同情你!我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可条件是让我做莫绍谦的专访。为了得到这份工作,我准备去求他,可就在那晚,我看到了你!你光鲜地站在那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你!我忽然觉得很苦涩,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两个爱你的男人就可以得到一切!而我呢,我必须低三下四地去求你,还要摇尾乞怜地扮无辜,多么可笑!我最后得到这份工作居然还是因为你!童雪,我讨厌你!我看不惯你过得这么有滋有味,而萧山却不快乐!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她忽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恍恍惚惚地听着,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为什么?为什么?”是啊,为什么我一个人的幸福却需要那么多人为我陪葬?慕咏飞,萧山,林姿娴,臧小玄,他们都没有错!错在我!是我强行介入了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如果,没有我,或许所有人都会幸福……

我默默地转身走掉,经过莫绍谦的身边时,我低低说了句:“不要为难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