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求婚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大头星 3611 2011-12-11 21:08:48

  我对莫绍谦说我要去墓园看望我爸爸妈妈时,他什么也没说,倒是跟老马要了车钥匙,亲自开车送我去。下车前,我跟他说:“你不要过来了,我看会儿他们就走。”我是怕他心里还有阴影,对我爸爸还有恨。

可他居然从我手里接过花,一个人就走到前面去了。我惴惴不安地跟在后面,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在我爸妈的墓前,莫绍谦深深鞠了三躬。他脸上的表情很凝重,眉头深锁,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他看着我爸爸的照片,眼睛里风起云涌,许久,他幽幽地说:“以前,我恨你,恨不得将你从地里挖出来鞭尸。后来,对你的恨全部转到了你女儿这里,我折磨她,囚禁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减轻我心中的恨意。可你知不知道,恨一个人却是记住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我不想记住你,所以我决定不再恨你……”

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的意思是,他原谅我爸爸了吗?一直以来,我们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这个问题,我也没有指望他能这么快原谅我爸爸,毕竟,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心存芥蒂。

莫绍谦接着说:“你们的女儿,是个很不错的人,这恐怕是我唯一要感谢你们的地方,谢谢你们,生养出这么好的一个女儿。”他忽然看向我,看得我不知所措。他拉过我的手,让我和他并排站着,他则继续对着墓碑说:“以前,我对童雪做了很多错事,以至于差点失去她。我不想重蹈覆辙,所以,今天,当着你们二老的面……”他顿了顿,“我恳求你们将女儿嫁给我!”

我一把捂住嘴,脑袋“嗡嗡嗡”地发响。虽然“嫁给我”这三个字我不是第一次听到,但今天当着我爸妈的面,他居然向我求婚!这个男人肯为我做到这一步,他是做了多少的心理斗争啊?

他从兜里掏出一个锦盒,里面有一枚做工精致、式样简洁的钻戒。他曾经送给我一枚鸽子蛋,高贵典雅大气,我却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在我的心中,真正的戒指,特别是婚戒,不需要繁复,不需要贵重,而是要能承载心意。这个男人看懂我的一切,知道我心中的每一个小心思,并且也在默默地为我做着所有。他眼睛真诚地看着我,说:“童雪,嫁给我吧!”语气坚定、严肃,仿佛不是征求我的意见,而是已经替我做了决定。

我的眼里满是泪水,那一刻,苦苦追寻的幸福仿佛终于从天而降。爸、妈,你们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爱的人,我们之间经历过很多很多,我们走到这一步很难很难,所以,无论他做错过什么,都请你们原谅他好吗?因为你们的雪儿真的很爱很爱他,就像妈妈爱爸爸一样地爱!因为爱,所以原谅,因为原谅,所以珍惜。我珍惜他,不舍得再失去他了。所以,我应该答应他的求婚是不是?爸、妈,你们说呢?

墓碑上,爸爸妈妈的笑颜里充满了欣慰和鼓励,我仿佛听到他们在云上对我说:“雪儿,只要你觉得幸福,做什么都是好的。”

我咬住嘴唇,生怕自己哭出声来。莫绍谦看着我,眼神里盛满了真挚。这样的眼神最叫我沉溺,你看着他,世界上的所有就都不存在了,只有唯一的他,那个叫莫绍谦的男人。我终于不再犹豫地把手交到了他的手上,把我这一生的幸福都完完整整地托付给他——莫绍谦,我把自己交给你,请你一定要,珍惜……

悦莹知道莫绍谦向我求婚后,再也按捺不住了。她一个电话直接从美国飙到了莫绍谦的私人手机上,气焰嚣张地说:“莫绍谦,我告诉你,我和童雪早就说好了,要一起结婚,所以,我们没回来之前,你们不准结婚!”

莫绍谦想都没想地说:“明天我就带她去民政局。”

“莫绍谦,你小子过河拆桥!要不是我帮你,你能抱得美人归?你丫不是人!你丫是……”话没说完,电话已经被莫绍谦挂了。

“你们平时怎么喊我来着?”莫绍谦问。

我头也不抬地回答:“禽兽呀!”忽然,感觉室内气压骤降,一抬头,不好,禽兽要发飙,我吓得立马逃之夭夭。

之前答应莫绍谦到他公司实习,这件事也很快落实。和所有普通的职员一样,我也是从底层做起,每天收收邮件、打打表格,闲得都快长毛了。办公室的女职员就爱在茶水间里聊八卦,我没事的时候也爱凑在里面,和她们一起胡吹海侃。她们聊的最多的自然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大Boss,有一两个无意中看到过他的小丫头激动得花枝乱颤:“哎呀!你们是不知道哦,我们的老板可帅咧!长得特别像香港明星刘恺威!”

“是吗是吗?”同事小昭最沉不住气。

我一边泡咖啡一边气定神闲地说:“哪能呢?刘恺威长得可比我们老板顺眼多了。”

“童雪,你也见过老板?”小昭惊讶地问。

可不是?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嘴里却笑着说:“嘿嘿,就一次,一次……”

“你们知道吗?”一个小姑娘忽然神秘兮兮地说,“听说老板要结婚了!”

“啊!不会吧?”几个姑娘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

“真的,我在报纸上看过报道,前一阵沸沸扬扬的,那女的,长得跟童雪似的……”小姑娘说,“不过,人家可比童雪美多了!”

我满头黑线,不至于吧?我妆前妆后反差有这么大?为了挽回面子,我还是插了一句:“可不是?人家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比那个过气的苏珊珊可美多了!”

“你又见过?”小昭问。

“嘿嘿,就一次,一次……”继续打哈哈。

下班的时候,我跟做贼似的偷溜进莫绍谦的车里,一上车就把车窗关得严严实实的。莫绍谦笑着看我:“干吗呢?”

我喘了口气道:“这班上得太累了,天天跟打游击战似的!要是让那帮姑娘发现她们英明神武的大Boss的夫人实际上长得跟葛优似的,她们还不集体灭了我?”

莫绍谦听了,觉得颇有道理地点点头,然后说:“也是,那你从明天开始就自己上下班吧!”

“莫绍谦,你禽兽!”我哀嚎。

忽然,我发现外面的风景不对劲,不是常常回家那条路。“上哪儿去呀?”我好奇地问。

“到了你不就知道?对了,刘恺威是谁?”莫绍谦看着我。

嚯!风声传得这么快!莫绍谦别是安排了一堆卧底在我身边吧?我尴尬地笑笑:“嘿嘿,就一香港明星!”

“比我帅?”莫绍谦摸了摸下巴。

我心里拼命地点头。他看出了我的心思,嘴角勾出一个邪魅的微笑:“比我帅他也没有机会了。到了!”

我往外一看,唉呀妈呀!“民政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正眉飞色舞地朝我招手呢!结果那天,我带着离婚的颓丧表情和莫绍谦领了结婚证——这个人也太抠门了!太小心眼了!就这么把我给打发了!

第二天,小昭看见我无名指上套着的戒指说:“童雪,昨儿个戒指还在中指上呢,今儿个怎么改地点了?”

我头也没抬地答:“我结婚了。”

“啊?昨天?怎么没见你说啊?太不够意思了吧?”小昭悲天悯人地叫道。

我抬起头,一脸苦相:“小昭啊,你不知道,我老公家里穷,只剩9块钱给我们去民政局领证了!你说我跟着他图个啥?”说着,还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小昭拍拍我的肩,沉重地说:“你也不容易!”

结果,这事儿又传莫绍谦的耳朵里去了。他甩了一本册子给我,说:“自己挑个地儿。”

我打开一看,全是国内著名的五星级酒店和知名教堂的图片。“不等悦莹他们啦?”我问。

“他们下个月就回来。”

我心里一阵狂喜,乐呵呵地翻着图片看。结果莫绍谦在旁边幽幽地来了一句:“本来想让你把你同事都请上的,但我家太穷了,实在拿不出手,所以,你那些同事就别请了。”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自己种的恶果自己吞。

公司里举行员工篮球赛,我们这帮实习生被招过去当啦啦队。前一天晚上,莫绍谦看着我对着镜子拼命高抬腿,什么也没说就飘进了房间。

第二天,我们几个正在排练动作呢,忽然,一个姑娘激动地喊道:“老老老老老……老板!老板来啦!”

顿时,场上沸腾了起来,一帮女人眼冒红心地拥上来,差点把我压地上去。小昭嘴角还挂着口水:“哇!老板果然很帅!”

我继续练我的动作,瞥了眼远处的莫绍谦,嘿!小样儿!今儿个穿一身运动装,感觉跟二十几岁大小伙似的。我摇摇头:“没我老公帅!”

小昭特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你就吹吧!谁不知道你老公家穷得只剩九块钱!”

今儿比赛是员工队对阵高管队,我身为一名普通职员,肯定得支持咱员工队啊!这不比赛一开始,我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挤到最前面去呐喊助威了。那些高管平时娇生惯养,哪里敌得过咱员工队呢?中场的时候,双方差距已经不小了。

我得意洋洋地看了看休息台上的莫绍谦,心里美得跟朵花似的。结果下半场一开场,全场哗然了!“老板亲自上场了!”一姑娘叫道。

“天呐,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居然可以看到Boss打球?”小昭没出息地喊着。

是啊!连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呢!我看着换上队服的莫绍谦,觉得特别不真实。以前,他就跟一画报上的人一样,感觉很遥远,可是,此刻,我却感觉他很近,卸下了华丽的光环,他也不过是个平平常常的人而已。

他在场上的样子很矫健,奔跑起来像头猎豹。他镇定自若地指挥众人,身上带有一种王者之风。我看着他,忘记了欢呼,忘记了叫好,因为我发现,原来莫绍谦也是有很多面的!他不光会笑,还会骑自行车、吹口哨,他做饭很好吃,经商很厉害,他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在生意场上勾心斗角,可他也像个健康阳光的大男生,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我觉得自己又像重新认识了一回莫绍谦一样,这让我激动万分。看着他离篮框越来越近,我再也控制不住地大喊:“老公,加油!”

所有人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我尴尬地解释:“我是要说……老板……老板加油!嘿嘿嘿……”

莫绍谦一边奔跑一边回头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睛里带着亮晶晶的微笑,我也跟着笑起来——这是我和莫绍谦的小秘密,你们谁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