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路佳梦莫童番外《情歌》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大头星 3173 2011-12-11 21:08:48

  看着墙上新贴出来的模拟考成绩榜,路佳梦握了握拳头——年级第32,在这个学校,已经是足够进国内知名大学的成绩。但是,“不行!”路佳梦说着,转身走进了教室。

是的,不行,离他,还差了一大截呢!

在这个学校,莫童一直都是神一样的存在,身为莫氏长公子的他,多金、英俊、优雅,更重要的是,他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进入Q大——如此卓绝的人,足以成就一个传奇。高中时代的女生,往往对这类传奇人物充满膜拜,每当她们聚众讨论时,路佳梦就会露出不屑的笑容,因为她太了解莫童了。

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的时候一起争过玩具打过架,他这个人,表面上风度翩翩,可私下里却十分“小肚鸡肠”——至少路佳梦是这么认为的。比如就是因为小时候嘲笑他把屎拉在裤子上,长大后每当她重提这段往事,他的脸都要臭上好几天。都是知根知底的,其实没必要遮遮掩掩,但莫大公子就是这么一个好面子的人,哪能轻易开罪?他背后的粉丝军团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把路佳梦淹死!

路佳梦把脸搁在书堆上,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手机链,对着阳光仔细观看。最普通不过的塑料制品在阳光下折射着七彩的光,丝线磨得有些厉害,都起了毛,两个汉字晃晃悠悠地被系在一起——“莫童”。小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个手机链,它被挂在一个式样老旧的手机上,毫无特点。那时候,她还嘲笑过他,说他老土,并且得意洋洋地在他面前展示爸爸从国外带回来的苹果新款手机。后来,她跟他要了那条手机链,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是因为那上面有莫童的名字,她觉得有纪念价值。

没想到那个小气鬼第二天就跑来要她把手机链还给他,小时候的她脸皮很厚,死活不肯,两人差点又打了起来——所以路佳梦常常教育自己的好朋友不要被莫童的外表欺骗了,“他是个小气鬼,他是个小禽兽,他会打女生!”可是女友哪里相信呢?她们固执地认为那是一个男人“腹黑”的体现,并且深深为之着迷。

直到她知道了那个手机链的故事,她才决定原谅他当时的“禽兽”行为,但他再也未和她提起手机链的事,他不提,她也就按兵不动,两个人像是博弈,总是等着对方先出招,然后一招毙命。妈妈给她讲干爸和干妈的爱情故事时,脸上带着一种追忆的神情,讲到激动的地方她甚至会跳起来,像个孩子一样。路佳梦从来都不知道,恩爱得能羡慕死旁人的干爸干妈年轻时有过那样轰轰烈烈的遭遇,简直就像一部虐恋情深的偶像剧!

“爱情啊爱情……”路佳梦看着那条手机链,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语,忽然,她直起身子,“可是,到底什么样的感觉才是爱情呢?”

同桌小美用笔敲了敲她的头,说:“路大小姐,梦该醒了,我们是身处地狱望天堂的高三生,爱情啊,等去了天堂再说吧!”

天堂?那么莫童呢?他现在不是脱离苦海了么?他知道什么是爱情?路佳梦摇了摇头,仿佛要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晚上,她给莫童打电话,这是一直以来的习惯,她有什么想说的,就会打给他,而他,却很少有电话。他本来就是个话不多的人,况且还老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他要主动了,她还觉得稀奇呢!

电话那头,莫童的嗓音醇厚动听,尽管听了十几年,但佳梦还是忍不住地心神愉悦。“小禽兽。”她喜欢这样叫他,明明不和辈分不和礼仪,但她就是喜欢,连干妈都赞成她这么叫他,干妈常说:“一个大禽兽,一个小禽兽,我们家是禽兽窝!”每次干妈这么说时,佳梦都会笑得乐不可支,然后看莫童脸上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又怎么了?”莫童问。他用了“又”,因为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叽叽喳喳的,像只聒噪的小麻雀。

路佳梦就躺在床上,手里举着那条手机链,一晃一晃的,有光斑在她眼睛里打转。她说:“我下个月18岁生日呢,爸爸说要给我举办一个盛大的成人礼。小禽兽,你会不会回来?”

那头停顿了下,“再说吧,最近挺忙的。”

“哼!就知道敷衍我,我告诉干妈去!”路佳梦一个翻身,把被单都卷得皱起来。

“去吧去吧,这话你说了有十年了吧?”莫童笑着和她拌嘴。其实,他喜欢这个小妹妹不时的电话骚扰,他是个慢热的人,能够找到一个说话的人,很不容易。

“去去去,不回来拉倒!你将为你错失了路佳梦小姐的成人礼而后悔自责一辈子!”说着,佳梦挂断了电话。他们俩总是这样不欢而散,然而下一个时刻,又能够和好如初,这样的戏码,从他们相识那天开始,便不断上演。

路佳梦看着头顶那个金灿灿的水晶吊灯,心里面仿佛有旋律,她想象着自己穿着小礼服站在大厅里接受众人祝贺时喜气洋洋的样子,可惜,如果这一幕莫童看不见的话,那她的欢喜表现给谁看?路佳梦皱着眉头,她已经习惯莫童看到她的各种样子,可她还是不满足,不够不够,她要他看到全部的她!她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赞美和惊艳,而不是一成不变的风平浪静,仿佛没有什么能打动他似的。

于是,18岁生日的那天,她把自己打扮得像是一颗光鲜的小草莓,裙子的色泽鲜艳诱人,配上她白皙光洁的肌肤,简直秀色可餐。路佳梦对着镜子,骄傲地昂着下巴,那一瞬间,她想起干妈给她讲的故事,据说莫童一岁的时候,看见刚出生的她第一眼,就吓得哇哇大哭。路佳梦不服气,她觉得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他比她大一岁,处处占着先机,要是让她先看到他,没准她也会吓得哭出来。

她在众人的掌声中缓缓走下楼梯,这一幕,她曾经在无数电影和广告中看过,可轮到自己时,心里面竟没有那样多的期待。她是路氏的独女,众人都尊她为掌中明珠,赞美、欢呼、殷勤是她日常的消遣。此刻,当众人的目光汇聚在她一个人身上时,她却找不到那束她渴望见到的眼神。再多的鲜花和掌声,再多的恭维和赞叹,少了那一个你希望他看到的人,这些,就什么都不是。

路佳梦坐到钢琴前,灯光聚拢在她的身上,她像一朵娇艳的玫瑰一样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她缓缓地抬起手,在琴键上敲下第一个音符,是最常听见的《致爱丽丝》。她的英文名就是Alice,之所以弹这首曲子,是因为这是莫童教她弹的。

那是他考上大学的那年,干爸邀请了很多人去为他庆祝。酒席过半时,佳梦发现莫童不见了。她是莫童的小跟屁虫,于是就到处找他,终于在大堂的钢琴边看到了他。那天,他穿得十分绅士,坐在钢琴前的样子优雅高贵,她听到他在弹《致爱丽丝》,很熟悉的旋律,很轻柔的调子,仿佛一个梦境,有人在低诉、哀吟。佳梦不知不觉地走过去,莫童回头看到她,轻轻一笑:“会吗?”

佳梦摇摇头,钢琴是妈妈逼着学的,她时常偷懒,很多曲子都不精通。莫童叫她过来坐,于是她便像个木偶一样僵直地坐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是因为这乐声太令人沉醉,也许是因为今晚的莫童太温柔。莫童教她弹这首曲子,她是有基础的,这首曲子也简单,所以学起来很快,可她老是故意弹错,听着那不和谐的和旋,她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莫童就那样无奈地看着她,那样无奈地说:“长不大的丫头!”

如今,她将这首曲子练得很熟了,再也不会弹错一个音。在她的成人礼上,她将这首曲子送给Alice,送给长大的自己。如果,那个人也在,他还会不会再嘲笑我呢?这一年,我努力地学习,努力地让自己变得优秀,就是为了能够追上他的步伐。可是,他知不知道这一切?会不会到最后,我所有的努力都是泡沫,而他就是泡沫中的那个幻影,轻轻一碰就消失不见?为什么我要证明给他看?为什么看不到他我会难过?为什么为什么?路佳梦就这样千回百转地想着,曲子在她的手下也变得迂回婉转,时而像少女害羞的回眸,时而像热恋恋人荡气回肠的吻,时而又像一个迟暮老人坐在摇椅上的回忆……

墙角处站着的是路心成夫妇和莫绍谦夫妇,他们看着台上的少女,彼此对望了一下,眼神里有意味深长的理解。童雪握着莫绍谦的手道:“我忽然觉得,我们都老了呢!”

成熟英俊的男人侧了侧脸,如雕塑般分明的脸上挂着一丝缱绻的温柔,他说:“你以为你永远十八岁?”

童雪溺进他的怀抱中,脸上带着十八岁少女的娇羞。“我十七岁的时候遇见你,已经很迟了……”女人看了看门口,“他们虽然从小就在一起,可是却好像十八岁的时候才遇上……”

一曲终了,路佳梦双眼含泪地看向门口,终于看见了那个魂牵梦萦的人。原来,所有的情歌,都是为了演给那个最特别的人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