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慕振飞番外《如果可以一起飞》

千山暮雪续集——莫名童话 大头星 5274 2011-12-11 21:08:48

  莫绍谦和童雪结婚的时候,我没告诉我姐,可我知道,我根本瞒不过她。

那天,我站在她的房间门口,看到她逆光的背影,忽然觉得她像一只离群的雁鸟,那样形单影只。我轻轻地带上房门,心里面一阵叹息:为了成全那一对主角,爱情的道路上注定有许多伤得体无完肤的配角。可我不希望我的姐姐也成为配角,她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做自己生命里的主角。

秋天的时候,姐姐收拾了行李去日本,她说:“振飞,也许这次我要去很久很久。”

薄薄的阳光让她的脸看上去神采奕奕,那是一张完美无瑕的脸,是她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里付出的代价。我拥抱了她,低声在她耳边说:“一路顺风。”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句话:“大雁南飞,只是远行,不是逃避,暂时的离别是为了延续冬天永恒的美丽。”那个阳光很好的秋日,我的姐姐就像一只南飞的大雁,离开了自己的国度,去寻找属于她的栖息地。

生活步入了正轨,我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应付来自慕氏的大大小小的纷争。只是每次回到家,我都会累得一头倒在沙发上。墙上挂着的是我登珠峰时的纪念,那上面的人笑得肆无忌惮,牙齿和周围的雪一样洁白。有时候,我会不敢去看那幅照片,因为看到它,我就会想,自己有多久没有像那样笑过了?商场上的逢场作戏让我觉得疲惫,我不知道那些笑容的背后究竟藏着多少真心,而我,又何尝不是和他们一样?

直到遇见夏堇。那是在公司楼下的茶餐厅,我坐在时常和姐姐一起坐的位置,看着外面形形色色的人,想象姐姐走在日本的街道上,周围有无数陌生的面孔,唯独她,是一个清晰的焦点。心里面正惆怅,忽然听见一个脆爽的声音:“嘿,借个火吧。”

我惊讶地抬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夏堇,素颜,长长的披肩直发,脖子里裹着一条大大的围巾,身形单薄。她的脸上,带着一种张扬的神采,不知怎的,她的身影和我脑海里姐姐的身影重合起来,我的心里忽然油然而生一种莫名的烦躁。她的指尖夹着一根烟,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我,我只好无奈道:“女孩子抽烟对皮肤不好。”

她自来熟地坐下,撇撇嘴:“你管得真宽!”

我没再理她,依旧看着窗外。小姑娘按捺不住了,将围巾拉下来一点点,露出整张脸,急切地道:“你不认识我?”

我好笑地看看她,的确是美,即使素颜也还是有清新脱俗的美。这样的女孩往往莫名地自信、骄傲、霸道、蛮横,像极了,我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姐姐。于是我调侃道:“怎么着?我应该认识你?”

女孩翻翻眼,说:“有眼无珠!”

“是是是,哪像你,眼睛珠子大得跟比目鱼似的!”

“你一大男人怎么贫得跟个娘们儿似的?”她有些气急败坏。

我忽然心情愉悦,就好像小孩吵架占了上风一样,我说:“对付你们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就得这样,否则你们老以为地球是围着你一个人转的。”

她愣了愣,最终没再反驳,只是扯了扯围巾,将自己的脸遮住大半,临走时她说:“慕振飞,咱走着瞧!”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才回过神来,她竟然认得我?她是故意来和我搭讪的?这姑娘,有点意思……

过了几天,慕氏旗下一个产品的代言人接受媒体访问。这件事本是小事,不需要我亲自过问,我就将它交给底下的人去做了。结果,秘书火急火燎地跑到我的办公室,匆匆打开电视机,说:“董事长,您看看这个。”

电视上,一个打扮光鲜的丽人正对着镜头展示职业化的微笑——嘿!那不是小丫头片子么!今天的她化了妆,显得妩媚又有风韵,要不是那比目鱼眼睛,我还真认不出了。我问:“谁呀这是?”

秘书挺惊讶地看着我说:“夏堇呀!演《凤求凰》那个,您没看过?她最近可出名了,慕氏请到她做代言人,听说费了一番功夫。”

我顿时了然,难怪小姑娘要说我“有眼无珠”呢!只见屏幕上,镁光灯闪成一片,记者开始发问:“夏小姐,对于幸运地成为慕氏旗下产品代言人,你有什么看法?”

夏堇保持着那个公式化的笑容道:“看法?我没看法呀,工作嘛,公司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喽!至于你说的幸运,其实……是他们比较幸运吧?”底下爆发出一阵心知肚明的哄笑。

我看着夏堇,她也在盯着镜头看,眼睛里有光,是一种理直气壮的挑衅。我乐了,换个姿势,继续看她怎么表演。

记者又问:“这次洽谈,你有没有见到慕氏的董事长慕振飞先生?”

夏堇皱了皱眉,“谁?慕振飞?没听说过呀,他是董事长?别是甩手掌柜吧?”

底下闪光灯更耀眼了,大家仿佛抓到了什么惊天新闻一样兴奋起来。“请问你这么公然抨击慕振飞,是不是因为对慕氏有什么不满?”“莫非夏小姐和慕董事长有私人恩怨?”“夏小姐,请你具体谈谈吧!”……各种质问像潮水一样铺天盖地。

夏堇还是一脸的镇定,她摆摆手说:“你们想到哪儿去了?可别砸我饭碗啊!慕董,要是您在电视机前看着,对不住啊,我不是针对你。我就是认识一人,也算是富二代吧,仗着自己的家世拽得二五八万的,还特别刻薄,就爱和小姑娘吵架,吵赢了还觉着自己特英明神武。我就是看不过去感慨下,媒体朋友们可千万手下留情啊!”她得心应手地应付着周围记者的盘问,三言两语拨开风口浪尖,嬉笑怒骂的神情生动又鲜活,是个聪明又刁钻的姑娘,极适合娱乐圈瞬息万变的环境——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在舞台上存活,这是一种天赋。

我“哈哈哈”地开心大笑起来,眼前一片清明,似乎多日来的愁云一下子就被风吹散。秘书以为我气疯了,战战兢兢地问:“董事长,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的手指在茶几上敲着,脑袋里瞬间转过好几个念头,最后说:“由她去吧,艺人有个性是好事,叫他们不要为难她。”

秘书满脸不解地带上门走了出去。我陷到沙发里,看着窗子外面的阳光,二十八层的阳光似乎都比一层的要温暖些。

年终的时候,公司里照例举办了年终酒会。很多的媒体,镁光灯亮成一片海。我在耀眼的眩晕中看见夏堇朝我走来,她像个陶瓷娃娃一样精致,脸上似笑非笑。更多的镜头涌过来,我知道很多媒体对前一阵夏堇的大胆发言都有着刨根究底的冲动,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如他们所愿。

夏堇端着酒杯,友好地朝我微笑,神态恭谦,没有任何不敬。我亦友好回敬,做足了表面文章。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我们在演戏,她是天生的好演员,而我则是后起之秀。媒体没有捕捉到任何不和迹象,似乎都有些失望。我和夏堇道别:“夏小姐,祝你今晚玩得开心。”

她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眼神里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快意,可她嘴上依然礼貌地说:“慕董,后会有期。”

转身离开,我的嘴角勾起微笑,我知道这一刻,她也同样在微笑——她赢了,可是,好戏还在后面呢!

我约她吃饭,她也没有拒绝,爽快赴约。依旧是没有化妆的清淡样子,像极了女学生。她大大咧咧地坐下,环顾四周,嘴里不停感叹:“啧啧啧,真不错,像是资本家来的地方。”

“你没少来?”我逗她。

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又没被人潜,我干吗来这种地方?嘿,慕振飞,你什么意思呀?”

我笑起来:“直呼老板名讳,你们公司训练艺人就是这样教你们的?”

她不屑地撇撇嘴:“得了吧,别跟我装大尾巴狼!你真不认识我?”

这次我学乖了,认真地说:“夏堇,国内著名电影明星,代表作《凤求凰》,获得过戛纳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是目前风头最劲的影视新星。怎么样?我说得对吗?”

夏堇听得一愣一愣,脸渐渐红了起来,道:“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觉得那么害臊呢?”她掩饰地喝了一口水,“可是,还是没有回答到点子上!”

“啊?”这下换我不解了。

夏堇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你记不记得一个叫王小红的姑娘?”

“王小红?好像有印象……不我小学同学么?怎么着?你亲戚呀?”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好像是有这么个人,虽然姓名普通,但我记得那时那姑娘挺雷厉风行的,曾经勇闯过男厕所。

夏堇的脸更红了,她嗫嚅着:“你没觉得……我……和她……长得挺像么?”

我嘴里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连忙左看看右看看地打量她:“别告诉我你就是她,太没新意了!”

她也急了,说:“我不过是换个名字,你就不认识我了?小时候我还借过你橡皮呢!”

“你以为‘同桌的你’呀!”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难怪一开始她就熟门熟路地上来套近乎,我以为她是因为代言了公司产品所以故意来接近我,没想到后面还有着这样一层关系。

“不信拉倒!”她气呼呼地倚在椅背上。

“我信我信。”我连忙说,“不过你干吗改名儿啊?王小红这名字多衬你的气质啊!”

“你就贫吧!下次在媒体前我也多‘夸夸’你!”夏堇恶狠狠地加重语气。

我们一人一句地吵着。我的心里愉悦极了,终于知道那种最初的熟悉来自哪里,不光因为她的身上有着近似姐姐的张扬骄傲,还因为,在十几年前,最单纯无知的岁月里,我们相识过一场。如今,再次的相遇,带着点陌生与熟悉交织的神奇感觉,好像从未离开,好像从未走远。

出门的时候,我俩都有些HIGH,酒精在脑子里发酵,霓虹灯向前延伸,似流动的海。我和她走在大街上,她的头上戴着毛线帽子,脖子里依旧是那条遮住大半脸的围巾,这让她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明星,就是个青春明媚的小姑娘。

我俯身在她耳边说:“好像有记者。”其实,我是逗她玩呢,想看她紧张的样子。

果然,她眼睛一亮:“哪儿呢?”

“七点钟方向。”

结果她一把扯住我,朝着七点钟方向就做了个“剪刀手”造型,一口白花花的牙肆无忌惮地暴露在冷空气里。

“你傻啊?”我甩掉她的手。

她眨着无辜的眼睛,脸蛋红扑扑的,她说:“慕振飞,你一点镜头感也没有。”

我的心脏忽然漏跳了两拍,一街绚烂的灯火忽明忽灭,那个曾经叫做王小红的姑娘一脸粲然地站在灯火中,有种不真实的美。我暗叫“糟糕”,可心却止不住地咚咚直跳。

结果,那天晚上,我们还真被记者拍到了,只是记者不在七点钟的方向,他拍下了我们拉扯的样子,拍下了我们傻傻地对着一个方向做着“剪刀手”的样子。夏堇看到照片,笑得差点趴到地上去,她说:“慕振飞,我俩真傻!你看这照片,像弱智一样!我的形象,全毁了!”

我用报纸敲她的头:“王小红女士,笑够了没有?这还得怪你名气太大,以后别说你认识我,省得给我招麻烦!”

夏堇气鼓鼓地撑着腮帮子:“以后别叫我王小红,不知道的以为是你家保姆呢!”

“你别侮辱我家保姆啊,我家保姆叫水仙,比你这个高好几个档次!”

“慕振飞!”她气得过来追打我。

我边跑边乐,没注意秘书进来了,她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好一会儿,才默默地关上门出去。我也愣了愣,真的好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一次了。

我给姐姐发邮件,告诉她:“我好像遇到了一个风一样的女孩子,她会吹走我所有的不快乐,和她在一起,我就会变得特别开心。”

姐姐回的是:“留住风的最好方法是和她一起飞。”

要说我和她是怎么“飞”到一起的,还真是挺惊心动魄的。她跟着剧组去山里拍戏,没想到没两天就接到那里发山洪的消息,整个剧组音信全无。秘书告诉我的时候,我像疯了一样打她的电话,始终是无人回应的忙音。最后,我决定亲自过去一趟,秘书都傻眼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去订机票。失去的感觉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我已经和她错过一回,在时光的洪流里,我们曾经相忘于江湖,这一次,我再也不想失去她。

我就这么义无反顾地“飞”到了她的身边,来到了那座山城。一下飞机,各种消息涌进手机,说是剧组无碍,现在已经安全转移。我还是放不下心,火急火燎地赶到他们的驻扎地,见到她活蹦乱跳的样子,我的眼睛一酸,差点哭了。结果她特别煞风景地来了句:“咦?你来干吗?”

王小红!下次谁再说你是著名演员我就跟谁急了,你一点儿也不会演戏,我分明看到你的眼睛里有泪花,你的手在发抖,我知道,你一定很害怕,而你的那些害怕里,有没有一丝是为了我?你害不害怕,从此以后就见不到我?你害不害怕,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纵容你的无理取闹和胆大妄为?我告诉你,我怕!我怕从此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抹阳光,我怕我再也不能轻轻松松肆无忌惮地笑出来,我怕还来不及告诉你我的心意就永远失去这个机会……

很久以后,我们一起去看童雪家的“小禽兽”,那时候,岁月安好,所有的人都过得很平静。莫童奶声奶气地叫我“爸爸”时,夏堇兴奋地说:“叫我妈妈,叫我妈妈。”

结果莫童根本不理她,她一脸的失落。出门时,我看到她还是低垂着头,便捏捏她的脸:“这么想当妈妈,那我们就结婚啊!”

夏堇一脸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慕振飞,别告诉我你那是求婚!我不答应,我不答应!这一点也不浪漫,我要爱心形的氢气球,我要铺满玫瑰花的红地毯,我要香槟,我要钻戒……”她滔滔不绝地说着,脸却渐渐地涨红,终于,她一头扎在我的怀里,声音闷闷地说:“我答应……我答应……”

这个骄傲的姑娘,这个每时每刻都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姑娘,她是不同的,她没有姐姐炽烈,没有童雪沉静,人前她是光芒万丈的女王,人后却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女孩。我们从最初的剑拔弩张走到心平气和,回首那一幕幕,竟似云如雾。我们曾经相忘于江湖,如今却要相濡以沫,命运会给我们最好的安排,一如那个我最心疼的姐姐,此时的她,应该在去往印度的路途上。她不停地走,去了许多国家,在世界各地给我邮当地的明信片。我给夏堇看姐姐的照片,她点点头:“我知道她,我佩服她!”

姐姐,你瞧,你是多么有魅力的女人,连这个拿过无数奖的小影后也视你为偶像。你走过了许多的路,一定早已涤清了心中的毒,那个你爱了十年的男子,也一定早已变成你路途中遇到的一粒尘埃。姐姐,自由地飞吧,今生我已身不由己不能自由飞翔,好在我已找到停泊的港湾,而你,却可以拥有一片最广袤的天空。命运向来待我们公平,而你,也一定可以找到那个可以和你一起飞的人。

愿你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