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柒帝国 掠夺女王心

两个电话

柒帝国 掠夺女王心 赫雨林风 2983 2011-12-14 10:43:13

  D市对于赫英林来讲,既熟悉,又陌生。

虽然出生于此,但是真正在这里生活的日子也就人生最初的那么几年,所以在这里她没有什么朋友,亲戚倒是一大推。

随赫慕原、沈淑茹走亲访友了几日,便没了特别的活动。每天看看书、运动一下,也很是惬意。

赫慕原最近推掉一切应酬,每天回家陪母女俩吃晚饭。赫家毕竟是大家,别看赫英林整天和赫慕原在家勾肩搭背、追逐打闹,但是应有的规矩还是有的。家长不上桌,便不能开饭。

六点钟赫英林会准时给老爸打电话问他在哪里,吵着就快饿死了,每每这时赫慕原都会在电话另一头爽朗的笑着,他在六点半钟会准时踏进家门。

D市处于北方,加之赫宅的人都习惯早睡,11点刚过宅子里就经没了灯光。赫英林惯例睡前会阅读一小段文字,片刻便会昏昏睡去,而且睡得很相当沉。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突然一阵刺耳的铃声再次在午夜响起,让原本就寂静的赫宅更是一阵心惊。

赫英林依然只是翻了个身,丝毫去接的意思。坚持不懈的铃声让她逐渐恢复了点意识,有电话。

她很不情愿的在床头上摸索着,终于找到了电话,按了下去。

“喂。。。。。。谁啊?!。。。。”不耐烦的口气。

“喂。。。。。。嗯。。。。你睡了?”对方柔柔的说道。

“睡了!”没等对方再言语,赫英林“砰”的一声把电话摔倒了地上。

这头,那一张俊脸又一次无奈的望向了那个泛着蓝光的屏幕,刚才那“砰”的一声,他知道她发怒了。

凌晨2点钟,她已经睡着了。清晨,在暖暖的阳光里赫英林拱了拱身子,好舒服哦。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摸索了半天无果,她轰的坐了起来,眼尖的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手机。

她脑子里快速的搜索着信息,昨晚半夜。。。。貌似又有人打电话。。。。。她翻下床,开了机,翻到通话记录里,果然有人在凌晨2点给她打过电话,还是上次那个陌生的号码,通话时长显示为5秒钟。

再次陷入回忆里,但她真的不记得说过了什么。迅速起身,打开电脑,输入陌生的电话号码,查询显示对方是一个美国号码,进一步查询,对方好像刻意的掩盖了自己的信息,查询无果。赫英林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这个人连自己都查询不到,说明一定有背景,但是会是谁呢?

自己已经退役多年,在国内奉公守法、异常安分,谈不上得罪过任何人。如果是以前的仇家,早就该动手了,何止等到今天,更何况龙泽轩早已经把所有的仇家严密监控起来了,如有风吹草动,龙泽轩一定会通知她的,况且哪有人想报仇还有提前给被害人打电话打草惊蛇的。

越想越疑惑,一个大大的问号在心底泛开。这场小骚扰,对赫英林的心情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这几天该吃吃、该睡睡,保持她一贯的作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她的处世之道。

一转眼,已经在家晃了十天了,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难得赫英林在家,赫慕原晚上在D市最好的旋转西餐厅安排了家宴。白天王妈和王叔忙着收拾水果、茶点,准备晚上家宴后的赏月。

赫英林闲的无聊,在大堆月饼里翻找到了枣泥口味的,很没形象的窝在沙发上吃了起来。“哎呀小姐,别吃太多月饼,一会儿就要吃午饭了,这个太咸,多喝点水。”王妈像妈妈一样啰嗦道“知道了,王妈,您忙您的,不用管我。”赫英林敷衍道。

“叮铃铃。。。。叮铃铃了。。。。”电话突然想起,她掏出电话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号码。真邪了哎,最近熟悉的人全都没了踪影,找我的全是陌生人。

“喂?。。。。”她没好气的接起了电话。

“喂。。。。。是我。。。。”这一句话,让赫英林瞬间石化了。是他。。。。。是他。。。。。。

她感觉喉咙处突然好堵,堵得她喘不过气来。

对方见她久久没有反应,又说了一句“喂。。。是我。。。。。井一然。”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她甚至可以听到那“咚咚咚咚咚咚。。。。”的声音,那心脏就要跳到嗓子眼了,她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她伸出左手,抓住自己颤抖的握着电话的右手,才握住了手中的电话。

“喂,林林。。。。能听到嘛?”对方见她不说话,有些焦急。咳咳咳,一张口却猛的咳嗽了一阵。“能,能,能。。,我能听到。”赫英林急忙说道。

“怎么了?感冒了嘛?怎么咳嗽了?”对方有一阵关切。

“没。。。没事。。。”刚才喝水呛到了。

“你啊,多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这一句又重重的敲在了赫英林的心里。

照顾自己,呵呵,我以为你会照顾我一辈子呢,这句埋藏在心底的话始终没说出口。

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她轻声问道“现在在哪里呢?”

“还在菲律宾”对方轻声答道,这声音轻柔而又温暖,听着让人周身倍感暖暖的。

“做什么呢?”她又问,

“还是老本行啊,你知道的”他停顿了一下,问道“最近好吗?在哪里呢?”

“就那样了,在D市的家里呢。”

“爸妈好吗?”

“还好”又是一段长长的而沉默,两个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又有太多的话出不出口,一直僵持在那里。

“你,,你还好吗?”她好想说你想我了嘛,可是冲出嘴的一瞬间她把持住了。

“还好哦,老样子哦。”又一段沉默,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两人又不想挂掉电话。

“打算回来吗?”她又找了句无关痛痒的话,

“应该不了”呵呵,这句话的答案她早就是知道的,自从他3年前离开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就是准备不再回来的吧。“呵呵,我有空去看你哈”赫英林故作轻松的说道,总要让自己看起来很洒脱吧,她不能输。

“好啊,随时欢迎”对方也开始换成了轻松的口气。

其实她很清楚,这是句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话。

“今天怎么过啊?”她又道,

“今天,今天怎么了?”对方好像很惊诧。

“今天中秋啊”她道,心里一笑,井一然你就装吧。

“就那么过了,找几个朋友吧。”对方回答的很自然。

“哦,好啊。我有点事先忙了哈,有空再聊哈”她亲切的说道。

“好的,有空再聊哈。”对方也说道。

“好的,拜拜”赫英林率先挂断了电话,她不能输。

十年了,两个人的爱恨纠缠了十年了,她不可否认的,她是个失败者。她爱着他,她依然爱着他,就那么没有尊严的依然爱着他。

听到他的声音会心跳加快,面色潮红。她陷入沙发里,久久的没有回神。过往十年的一幕幕又在脑海中上演起来,曾经那么疯狂的爱过,爱到已经忘记了彼此,爱到全世界只剩下对方。

她为他赴过汤、蹈过火。他为她打过架、杀过人。

曾经他们以为彼此就是这世界上的唯一,可如今他们天各一方,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最终成了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3年前,虽然已不在一起了,但是她还是把名下仅有的一半资产给了井一然。

一是,她认定他将来定会有一番作为,果然她没有看走眼。他现在已成建立起自己的帝国,但让赫英林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帝国的根基是遍布东南亚的赌场,这也加重了他们之间的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井一然,现在是世界警察都在重点监视的要犯,而她自己是决然这辈子不会做任何犯罪之事,她要移民瑞士,给自己一个安稳的后半生,她决不允许自己犯错。

二来,赫英林当年把资产留给井一然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她永远都不想和这男人断了瓜葛,哪怕有一天真的没有情分了,还有他欠她的这一份人情债,他时段不会和她断了关系的。

赫英林这点果然也没算错,井一然这三年,每年都有向她在瑞士银行账户汇钱,数目不等,但已足以够她在瑞士安度生活的了。

这三年中貌似每年都会有一通电话给她,确实只有一通,好像每一次都差不多是这个时段。中秋节!咚的一下,仿佛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她那脆弱的小心脏,中秋节,中秋节!她怎么从来就没注意这点呢,为什么是中秋节,难道在他心里我已是亲人了。。。。。。

她什么都不想知道,她宁可这就是他的本意,她在他眼里已是亲人。

人常说,没有爱,哪有恨,这撕心裂肺的痛,就是因为那曾经刻骨铭心的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