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柒帝国 掠夺女王心

新 年

柒帝国 掠夺女王心 赫雨林风 1849 2011-12-14 10:43:13

  圣诞节赫英林请整个研发部的同事们聚餐,慰劳一下大家在一年里的辛苦,吃饭、唱K、夜宵,经典一条龙节目。

年轻人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年底,总是有各种兴奋的节目等着大家。

转眼就到了新年,三天假期。因为和农历春年的时间相隔很近,赫英林就没有回到D市,只是在倒数时和沈淑茹、赫慕原打了电话互祝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天,一大早,陆菲林、田美琦、郭聿暝、汤若盈便纷纷打来电话互道新年快乐,让她很是开心。

正开心的上着网,突然显示有人请求视频聊天,打开一看原来是龙泽轩,她立马点开。

龙泽轩在美国纽约的家中,只穿了家居便装,休闲的坐在书房里。

“嗨,新年快乐!”龙泽轩首先开口道。

“哈哈,新年快乐了”赫英林很开心道。

“今天什么安排哦?”。

“今天啊。。。”她一边眨着眼睛一边做思考状,“今天去俞琬青家里吃饭”。

“嗯,不错”龙泽轩很欣慰的笑了笑,她的小公主总是有方法讨人喜欢。

“你今天什么安排啊?”。

“我,今天休息”。

“哦。。。。”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视频那头的龙泽轩好有伸手摸一摸她小脑袋的冲动,好久没有这么宠爱她了。

赫英林一直冲着镜头做着各种各样的鬼脸,在龙泽轩面前她永远是最轻松、最本质的表现。

她突然看见视频里一个人影闪过坐在了沙发上,她看了个仔细,那人正是阎钧臣。

她莫名的开始不高兴,讨厌鬼!她嘟起了嘴。

龙泽轩看到她的变化,知道定是看到了阎三少让她不爽了,哎,这两个冤家,真是让他无奈。

为了打破这尴尬气氛,他对赫英林笑着说:“阎三少也在这里,要不要打个招呼啊?”。

“干嘛要和他打招呼啊,他怎么在你那里啊!”赫英林不高兴的说道。

“呵呵。。”龙二少干笑了两声,“阎三少今天一起来吃饭”。

他转头又对坐在沙发上毫无表情的来人说道:“阎三少,要不要和小丫头打个招呼?”。

阎三少抬头看了龙二少一眼,淡淡的说道:“没兴趣”,便起身走开了。

“什么人嘛!”赫英林在这头恨得牙根痒痒,“再也不要让我看见他,见一次揍他一次!这种人,我看他前面烦他后面!看他左面烦他右面!”她在这头发起彪来。

龙二少一阵无语,这个阎三少总是最能激起眼前这只小刺猬的愤怒,每次你点着的火,都要我来收拾,哎,我这命啊!

“好了,好了。。。。乖,不生气了,不和他一般见识哈”他柔柔的哄着。

“我告诉你龙二少,以后你再和他来往就别想再见到我!”赫英林依然很愤怒。

龙二少知道,这个丫头的愤怒是一时半会儿消不了的,看着她因生气而涨红的小脸儿他是既无奈又好笑,她的小公主还是那个恃宠而骄的小丫头啊。

赫英林在那头发了十分钟的彪,将阎钧臣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后,终于安静了下来。

龙泽轩看看她,笑了笑:“怎样,发过脾气了,舒服了吧?”他心想,阎三少刚才一定在狂打喷嚏吧,还好他没听到,不然一定又是一场大动干戈。

“嗯,舒服了!”赫英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嗯,行了,今天就这样吧,新的一年你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事业飞黄腾达哈!”小丫头一副主人的口气嘱咐道,“还有,不要再和那个讨厌鬼来往,不然我真的和你绝交!”。

“嗯,知道了”龙二少悻悻地说道,“你也要保重,好好照顾自己,有事说话”。

“嗯,知道了,挂了吧,再见”。

“好,再见”两人结束了新年的第一场通话。

傍晚时分,赫英林开车准时到了俞琬青的家。俞琬青的家住在S市的老城区,因为父母都是S市人,又是普通的知识分子,所以俞琬青从小便生活在这里。

琬青退役后,家里的经济状况有了改善,但是父母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不愿意离开,加之父母身体不好,需要就近和邻里走动,所以退役后,琬青就在老城区的弄堂里买下了一栋小楼和父母一起住。

小楼附带一个小花园,又雇了一个保姆照顾家里人的生活,所以一家人也过得清闲自在。

赫英林下了车便走进了俞家,家里的保姆阿姨赶紧迎了上来:“赫小姐来了!”。

身后俞爸俞妈也迎了上来:“林林来了啊,新年快乐哈”。

“俞爸俞妈,新年快乐,祝您二老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她急忙又递上了礼物,乐得二老合不拢嘴。

俞琬青也跑了过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我们今年的目标是把自己嫁出去!”两人笑做了一团。

今天俞妈妈特地亲自下厨做了赫英林爱吃的菜,席间她大赞俞妈妈的手艺,把俞爸俞妈夸得一直没停止笑过。

没办法,赫英林就是有这个本事,只要她喜欢的人定能把人家哄得团团乐。

今年已经是第三次在俞家过新年了,因为新年和农历春节挨得近的关系,她的新年基本不回家。

俞琬青尽姐妹之谊,自然会邀请她回家过新年,因为赫英林讨人爱的性格,俞爸俞妈已把她当成了自家的女儿,这让赫英林倍感温暖。

在她二十七年的人生里,这是她少有的、珍视的情谊,她倍加珍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