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至尊路

露了一手

至尊路 一瞬间的风情 2015 2013-04-27 11:35:55

  我接过剑,剑鞘粗糙陈旧,不过带给我的却是另一种感觉。它朴实中带着沧桑,它沉寂中带着热烈,它暗淡的色彩中更带着几分失落。我顿时改变了原来的态度,我知道这绝对是一把好剑。不过,沧桑岁月里,或许没有人懂得它的心声,所以现在的它是一把失落的剑。

我实在忍不住,抓着它的剑柄使劲的把了出来。“滋”的一声剑鸣,若凤凰飞升的鸣唱。这是一股冲天的意志,若是有人能读懂它的心声,或许在这九曲大陆中真的能展露其真异彩。可惜世有千里马,而伯乐却难求。一把好剑,就是没有一个识货的人,我不得不感慨我的人品--真好。

我右手拿着剑柄,左手扶着剑。丝丝的冰凉,丝丝的寒意毫无隐晦的从剑身中散发了出来。我不得不运气内力进行阻挡,继续看下去。赫然两个字映入我的眼帘--飞鸿。

“你要买吗?”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买,为什么不买?”我回答道,这时小女孩终于也放松了下来。微笑中露出两排洁白的小牙齿,终于显现出属于她这个年龄的表情。

“呵呵,你说买就买?公子我又看上这把剑了,小丫头我给你200金币。”刚才看剑的那个贵族子弟道。

“你不是不要了吗?”我问道。

“可是,公子我现在又改变注意了。你能拿我怎么样?”他笑着道。

“呵呵,你家少爷我也看上了这把剑,就是不让给你咋了?”我也不甘示弱的道。

“呵呵,小子我告诉你在这海城,若是我赵东看上的东西,那么它就飞不出我手掌心去。”他嚣张的道。

“就是,凡是我们家公子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小子我劝你还是早点放手的好,如若不然,哼哼、、”他的跟班道。

他妈的,老子就是看不惯这样嚣张的人,特别是仗着家里的势力和钱财在外面嚣张的人。于是客气的道:“谁家的狗,咋就不看好呢。”

“你,你,小子你说谁呢?”那个下人生气的道。

“你没听到吗?有条疯狗在这里叫呢?”我还礼的道。

“阿贵,你别和他废话,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屁孩的身子骨是不是和你的嘴一样硬。上,别弄死了就行。”他狠狠的道

于是,另外的两个大汉相互看了看。赤手空拳的走了过来,我在他们眼中几乎就是呆宰的羔羊。想想也是,虽然3岁的我已经大于一般5岁的孩童。可是他们眼中我不过还是一个小屁孩子而已。

“峰叔,林叔,看来我们是躲不掉了。”我说道。可是咋回事一点反应也没有,我往后一看知道遭了。刚才,我向这边围观了过来,峰叔没注意到直接向前面走去了。看来,我这沉静的海水不出一丝浪花是不行了。

这时,两个大汉围了过来。直接一巴掌抽了过来,我一个后仰躲过他的攻击。右脚注满真气一脚给力上去,可惜他的反应也不慢收了回去。要不然,我敢肯定他那只手一定会折了。“哟,没看出来,还是个练家子。你在后面给我看住就行,我倒要看看一条小鱼能翻出多大的浪来。”他盯着我对另外一个汉子说道。

“呵呵,好呀。要是连个小屁孩子都收拾不了,你可真的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另一个汉子道

“让你看着,看着就行,那里那么多废话。”他生气的道。而另外的一个汉子也在这话中闭上了嘴,笑看着一出即将上演的猫捉耗子的游戏。

终于,他再次扑了过来。我将内力注入脚下,御剑诀直接使出。只见他直接从我站立的地方冲了过去,直接一个急刹车准备转身再来。我岂能让他如意,御剑诀再出,在他背后就是一脚。“碰”的一声,他直接来了个狗吃屎。

这下可好了,本来看热闹的人就多。现在就更多了,把我们几个围了个水泄不通。原来,有些不忍看到我被柔腻的人本来转过头去了。但看到这一幕,也瞪大了眼睛,甚至还排起手掌叫好。这下子终于让和我交手的这个汉子生气了。

他站了起来,双手紧握,我都能听到那骨头里传来的脆响。我知道,他也是一个练武之人。可惜,心境太差,终成不了大气。,我心想到。终于,他按赖不住了,只见他将斗气运到了拳头,直接向我推来。我看到这拳头的力量,要是我现在硬抗的话,不死也得重伤。赶紧,一个闪身避其锋芒,然后内力运满全身。再以入门之前的长拳,直接向着他的手臂而去。“碰"的一声脆响,我只感觉我的手臂传来撕心的疼,拳头一片麻木。鲜血,顺着拳头“滴答,滴答”的打在地上。“呵呵,久违的疼痛。这也是我在这个世界第一次受伤。没想到,时光转换,我却变得如此脆弱不堪。”我心想到。

而他呢,虽然没发出一丝的叫喊声,但我知道他并不比我好受。这一拳也正是采用了太极里的四两拨千斤的打法。任你拳头再硬,力量再大也会将其消减到最低,并以几倍的力量返还给对方。我看到他疵着牙,我的小心肝终于得到安慰,原来痛的不止我一个。

“小子,有本事正面借我一拳。”他气着道。

“呵呵,小子我还没那么笨。和你正面来一拳,我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吗?再说,你多大了还好意思在这里叫嚣。我要是你,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我反驳道。只见他本来就红着的脸,现在气血紧绷。

“小子,别怨我,这是你自己找死的。”他生气的道。这时他反手握着他背上大剑的剑柄,我知道他要拼命了。也是兔子急了都能咬人呢,我就看看他究竟如何。

这时终于他,抽出了背上的大剑。双手托着剑柄,剑尖对着我。剑身上星星点点的淡黄色,我知道这是要步入大剑师的征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