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至尊路

飞鸿的苏醒

至尊路 一瞬间的风情 2025 2013-04-27 11:35:55

  这一下子使我不明白了,对于任何一个武者都有武者的尊严。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一个也算高手的人,愿意去给人为奴为仆。并且,是非不分连最起码的武德也没有意思呢?

我看着他蓄势待发的样子,我知道我要是不奋力的应战,那么我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于是我也顾不上手上的疼痛,把所有的真气运行了起来。直接拔出手中的飞鸿,时刻准备着对他的反扑。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了,应为他知道这场战斗所用的时间越长,那么对于他来说越不利。

只听见“杀”的一声大吼,他双手侧举着那把大剑向我冲了过来。我知道原来这家伙也是从军队里出来的,因为只有在军队中呆过的人,才能在吼出一个“杀”字的时候迅速地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释放出那一股,骨子里的杀气,给敌人以最大打击。

我也不能慢了,脚下御剑诀来回的奔走。流光剑法直接使出,只见一道绚丽的剑气从我手中飞出,直飞他的面门。可是他也不慢,横着一剑劈了过来,我的剑气在极度扭曲中,终于抵不住他那充满力量的一剑,直接飞散。

我这时终于明白了,我和他之间的差距不是一丝,而是万里之遥。虽然,我使出的是初级剑法,但这是以气御剑,剑气过处,寸草不留。可是他只是一剑,就那么一剑,就将我的剑气化简为零。看来我不得不从新认识这个世界的力量,不然有一天遇到高手,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出来。

突然,我手中的飞鸿抖动起来。我向下一看,我的血顺着剑身,一直流到了剑尖,再打在地上,溅起丝丝血花。忽然,一阵轻吟声,从剑里传出,像是一个沉睡的人刚刚从梦中醒来。我只见我的手抖动的更加厉害,并且有一种我不住剑的感觉。突然,我松掉了手,它动了,在四周飞转一圈,再次停在了我的面前。并且剑身朝下,剑柄在上,我不得不怀疑它是不是让我从新拿起它来。

这时,只见全场一片寂静。每个人的两只眼睛,都死死的盯着这把闪现着蓝色光辉的剑。我早知道它是把好剑,但我没想到的是,它的出场未免也华丽了一点。我看着周围的人,每个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我不得不鼓起勇气,右手直接抓在了剑柄之上。

“铮”的一声剑鸣想起,所有人都恢复了过来。但那贪婪的目光,还不时的在飞鸿上来回荡漾。我拿起了剑,一种久违的感觉也瞬间来到了我的身上。那是一种傲气,冲天的傲气。或许正是我刚才飞出的流光剑气,被生生的劈散激起了沉睡已久的它,再有我的鲜血为引子,让他恢复到了昔日的光彩。

这时我感觉我似乎能人剑合一一样,我难道到达了第二境界——无为之境?我知道不可能,但我深深的感觉到这是真实的。“杀”那个汉子也在这时恢复了过来,直接再次向我扑了过来。我来不及多想,知道再想下去我的小命儿可真的丢在这儿了。拿起飞鸿,直接进入到人剑合一。剑就是我,我就是剑。我只知道我的内力如泄堤的洪水,一下子就被抽干了,全身上下一片灼热。

“咚”的一声大响,终于两剑交织在了一起。我的脑海一片轰鸣声,接着一片空白。

“心海,心海”我感觉到是峰叔到来了,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疲倦的身体,倒在了峰叔怀里睡了过去。

“呵呵,好大的胆子。连我侄儿也敢伤,我岳峰倒要看看是何许人也?”峰叔怒极反笑着道。

只见所有人,都望向对面。峰叔也抬头看过去,一个全身破烂的人躺在了地上。双手也搁置在了一旁,双腿也分了家。整个身体都在抖动,像蠕虫一样爬行着,嘴里只发出了“嗡嗡”的声音,看来是废的不能再废了。

这时,峰叔回过眼来,只见卖剑的小女孩愣在了哪儿道“丫头,丫头”。

“哇”的一声这小女孩终于承受不住,这样精彩绝伦的一幕,哭了出来。“别杀我,别杀我。。。呜呜呜,我还要救我娘,我娘还在家里等着我呢。。呜呜、、、、、”

“丫头,你放心。只要你告诉叔叔怎么回事,叔叔不但不杀你,并且还救回你娘。”峰叔认真的道。

“真的,你能救我娘?”小女孩不放心的道。

“叔叔,不会骗你的。告诉叔叔好吗?”

“嗯。”于是小女孩说出了刚才的事情,并且还指了指对面的贵族男子和早已回到他身边的护卫。

“叔叔,知道了。你等一下,叔叔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和你一起去救你娘。老林,看好这丫头。”于是在峰叔的吩咐下,林叔带走了小女孩。

“呵呵,真是厉害呀!几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几分本事。”峰叔瞪着眼睛道。

说着,峰叔取下背上的大剑。斗气覆盖住剑身,大剑师的势力展现的淋漓精致。这时傻子都知道躲远点,并且越远越好。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剑圣以上都隐居在各个角落修行,企图精进更高的境界。所以大剑师,完全是这个世界的巅峰力量,碰之者亡。

这时只看见,那个护卫的蓝色成了土色,那个贵族公子哥的脸上也是一片惨白。甚至那个尖嘴猴腮的狗头军师也忍不住躲到了,贵族公子哥的背后瑟瑟发抖,刚才那一脸嚣张荡然无存。

峰叔斗气蓄满全身,径直向着那个贵族公子哥走去。那个剩下的护卫脸色更难看了,没办法后面是他主子,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了上来。

峰叔看着他道:“就凭你?”

“前辈,你不能伤害他。我知道我的这点本事在前辈眼里不够看,如热不然,就请就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这个护卫硬着头皮道。

“就是,你不能伤害我家公子,他可是赵家的人。”这时这个狗头军师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