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逍遥逆

天劫 突破

逍遥逆 hxj小猪 2919 2014-07-14 15:11:17

  苏羽真的死了吗,不,他没有死。

那老头,的一掌,死的是林涵而不是苏羽,林涵死去,不代表苏羽的死去。

就在苏羽中掌的一刻,苏羽也以后自己死了,闭上双眼,嘭,五脏六腑全部碎裂开。可是渐渐的,时间过去了,一分,又一分。

咦,不对,我没有事情啊。苏羽突然睁开双眼,看向前方,一场激烈的战斗在进行着,而自己就处在战斗风暴之中,一道炫丽的法决飞向苏羽身上,苏羽本想运功相抗,可是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调动身上一丝丝的功力,眼睁睁看着法决撞向自己。苏羽又再一次深深的震惊了一次,法决竟从自己的身体穿过,击中自己身后那个人。而自己竟一点事也没有,苏羽看向自己的身体,不由的摸一摸,咦,奇怪,这是为什么呢。而且好像他们都看不见我似的。苏羽走到一个桑格族族人的面前,那个人竟无半点反应,又一次的冲上去,与敌人厮打起来,苏羽鼓起勇气,走到两个正在激战的族长面前,一个又一个晦涩难明的法决不断在他们手中转动着,光芒四耀。可是统统都从苏羽的体内穿过,一个又一个可以灭杀苏羽的强大法决,竟会失效。苏羽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他们竟看不到自己。苏羽一遍又一遍的查看自己的身体,充沛的灵力,健壮的四肢,可就是唯独没有人发现自己。

突然,苏羽听到一个声音。小娃娃,不要多想,这里只是一个阵法,而你正处于阵法之中,你眼前看到的,亦真亦假,但是你的存在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至少你看到的,感悟到的都将会是真实的。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你破不开这个阵,你将会永无止境的在这个阵中不断历经生死,永远出不去,直到死亡为止。

苏羽开口说,这个阵如何破开?

那个声音又响起说,这个阵如何破开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现在你眼前的战斗,或许会是你破阵的关键,好了,我就不多说了,小娃娃你好好看吧。声音渐渐的消失了,就和从未出现过一样。

苏羽很快就回过神来,紧紧的看着眼前的战斗。

破阵的关键,或许就在那两个功力最深的老怪身上。苏羽喃喃道。

彭彭,彭彭,两个人战的越来越火热,速度越来越快,苏羽渐渐看不清楚他们的战斗,只听到耳边不断传来彭彭的碰撞声。

不对,如此快,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在他们身上看不出什么,不对,不对,关键点肯定不在他们身上。那会在哪?苏羽喃喃着说。

啊。一声惨叫,让苏羽回过神来,闻声看去,李威徒手撕开敌人的身体,将对方高高举起发力,那人疼的忍不住,就叫了起来。

李威怎么会这么厉害,那人的修为和他不相上下啊,可是他现在只是有点灵力透支,而什么事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苏羽思考着。

哼,小子,我要你的命,杀了我兄弟,我要你用你的血,祭拜我兄弟的亡灵。那人说着,就从向李威。身上气势不断快速升高。

李威一声冷哼说,你们那不要脸的长老,不顾身份,出手抹杀了我的兄弟,我杀不了他,唯有用你们的鲜血,才能抚平我愤怒之火。说着也冲向那人。两人战在一起。没有任何的技巧性可言,上去就是一拳,就如地痞无赖打架一样。

苏羽在旁边,内心不由的一阵激动,就算他不是林涵,不是李威想保护的人,不是李威现在为其复仇之人,可是那份浓浓的兄弟情谊还是深深的感动了苏羽。

不对,哈哈,我想明白了,破阵的关键是什么了。哈哈,我明白了。苏羽心中浮现出两个字后,四周立刻出现扭曲,苏羽又在一起的昏睡过去。

苏羽缓缓的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副诡异的画面,一盏油灯,被一阵阵微风轻轻的爱抚着,东倒西歪,仿佛随时都会熄灭般,油灯有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看似年过半百之人,身上没有任何气息,和死人无异。

苏羽开口道,多谢前辈所赐造化,他日若前辈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前辈请尽管开口,晚辈一定会尽力做到。

那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传出任何话语。

苏羽对起深深的一鞠躬,就缓缓转身,打算离去。

就在此时,那人抬起头来,双眼看向苏羽,缓缓的开口道,小辈,你还压制的住体内修为的突破吗,呵呵,我老人家对你没有任何意思,你就放心在此地突破吧,我老人家为你护法。而且,我想杀你,就算你再突破几次,也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苏羽转过身,思绪一转,开口说,多谢前辈。说着,苏羽就盘膝而坐,不断调动灵力,公平的充斥在身体上下。体内21颗金丹不断旋转着,全身金光大作。室内温度渐渐升高,苏羽丹田之中,冒出一团火来,一团金色的火,在21颗金丹下面不断燃烧着,苏羽调动金丹,缓缓靠近那一团火。

嘶,苏羽感觉一痛,吸进一口冷气。可是很快,疼痛感渐渐消失,随之替代之的是一阵舒爽只感,苏羽只感觉,全身有一阵微风轻轻的吹过,全身毛孔都开了,苏羽爽的都快叫出来了。

体内的21颗金丹渐渐的融合了,不,准确的说是20颗金丹融合了,轰,丹田之中一个小爆炸,爆炸后出现的是一个婴儿型状,但是却是透明的东东,苏羽知道自己成功的突破,进入练婴了。

不对,那婴儿手中的是什么,苏羽立刻查看,婴儿双手合在一起,胖嘟嘟的小手煞是可爱,两只小手紧紧的合在一起,可惜那东西大了点,双手无法完全盖住。苏羽透过神识,亲眼看到,那明明是一颗金丹,只是个头比以前大了点。苏羽开始回想,自己突破过程中,有什么漏的。很快苏羽想到,融合在一起的是20颗金丹,而不是二十一颗,剩下的那颗,看来就是自己炼婴手中的的那颗了。

小子,你现在给我守住心神,保持你巅峰的实力,接下来,老头我带你出去,来不及多说了,你就给我闭眼,好好保持住现在的状态。那老头说着,就带用功力带着苏羽飞起来。苏羽耳边不断响起呼呼的风声。很快苏羽由坐回地面。苏羽睁开眼,看着那老头,正想说些什么,那知老头更快是说,你小心点,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告诉你,你有麻烦了,我感觉到天罚的来临。不要多说,现在,马上,立刻运足功力,准备对抗。

苏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老头那么紧张,但是苏羽选择了相信。

突然,天山出现一小片乌云,轰轰轰,三声巨响过后,一道水桶一样粗的雷电,劈向苏羽,苏羽连忙功力一调,就打了出去。那雷电,被苏羽的功力渐渐的抵销掉,不断被摧毁,最后剩下大约一米左右,硬生生的击中苏羽,苏羽口吐鲜血,内脏一阵抖动。可是还好撑了过了。可是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又降下一道雷电,苏羽顾不上体内的伤势了,连忙调动可以调动的全部功力,与雷电相扛,这次更加不堪,雷电只被抵销一半,剩下的雷电,全部击中苏羽,苏羽连吐三口血,内脏,出现裂痕,内婴萎缩起来。

苏羽原本以为结束了,可是没想到,天空又再一次降下一道雷电后,乌云散开。苏羽知道这是最后一道雷电了,可是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对抗了。眼看那雷电快击中苏羽时,苏羽胸前的吊坠又再一次发挥了它神奇之处,浮现出一道微金色的光幕,护住苏羽,雷电击上去,竟变的柔和,围绕着苏羽缓缓旋转的,一半被吊坠吸走,剩下的一半,竟缓缓流进苏羽的丹田,从肚脐眼,直接穿透,进入丹田之中直接被元婴手中的金丹吸收了,如果可以看见金丹的全貌,定会惊奇的发现金丹上布满了雷电纹路。而元婴的头上一抹红色一闪而过之后,出现一个红色火焰的印记。

雷电的攻击,让苏羽那原本还未完全熄灭的丹田之火,竟附在元婴身上。这一切的变化,如果苏羽还清醒着,肯定会觉的震惊,疑问,欢喜。只可惜我的苏大爷,现在已经如梦了。吊坠不断传出充沛的灵力,快速修复了苏羽的伤势。

那老头见天罚消失,一个闪身,就出现在苏羽身边,本想传输灵力,为他治伤,可是一个探查,竟发现苏羽睡着了,而一点事情也没有。那老头眉头一皱,就带着苏羽回到洞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