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死鬼相公:夫君各个都难缠

第六十七章 她或许不会要你死,但我会。

死鬼相公:夫君各个都难缠 灵异娘子 1157 2012-01-09 10:51:09

  黑夜总是用深邃的黑色,包揽那些罪恶,为它们进行掩盖。

一袭黑衣打扮,沈君堂满意地点点头,偷偷潜进了玉铭轩。床上的梓婉睡得正香,呼吸均匀的她脸上泛着红晕,睫毛微颤小舌.头偶尔调皮地伸出来舔下嘴唇,看得沈君堂血脉喷张。

沈君堂坐在梓婉床边,一只大手抚摸上梓婉脸颊,她的确和媚姌很像,尤其这副睡颜,宛若一朵宁静绽放的百合,清新不失大方。许是他的抚摸有些痒痒的,梓婉轻轻摆了摆头,嘴里嘟囔了几句,头歪向另一边。

“如果我现在要了你,你会不会恨我?”沈君堂咽了口唾沫,不得不承认,什么大风大浪他没有见过,居然只是单单看到梓婉睡颜就身体有了反应,是因为知道她是媚姌的女儿吗?

“你要死一次看看嘛?”一团火焰倏地在他和梓婉之间燃起,沈君堂措手不及后退两步,还未站稳便看到面无表情的磐。

“烧死?流血而死?”磐一只手上悬浮一团火焰,一只手里握着匕首,寒光闪闪,火光红彤。

“你从哪进来的?”面前这么妩媚的女子,何时潜入这个房间,他怎么这么大意,没有注意到呢?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床上的梓婉动了动身体,披着被子散着凌乱的长发,眸子里闪过冷光。

“我不是娘亲,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但劳烦你看清。她或许不会要你死,但我会。”说话间,梓婉竟然裸足下床,夺过磐手中的匕首,毫不留情抵在沈君堂的脖颈处,言语冰冷,眼中寒光逼视,手中力道不断增加。

“是,你不是她,她不会如此待我。”沈君堂感觉到脖颈处有温热液体流出,眼中满是受伤,灰色的眸子不知道望着什么地方。

“滚!”梓婉心情糟糕透顶,许是因为此次之行并没达到目的。

还没等沈君堂离开,磐就迫不及待冲他挥了一下衣袖,一阵风席卷而来,包着沈君堂冲出了房门。

“我们回家吧!”顿感疲惫,几日以来一直无视杜子轩,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他。梓婉倒在磐怀里,拉着磐衣袖哑着声音说道。

那阵风再次席卷而来,只消一刻,房内的人无影无踪,只剩下一间空屋。

关于梓婉什么时候回来,淳于晟没过问太多,这个父亲似乎对于女儿并不上心,反倒让梓婉略感舒服,至少这样就不用去应酬一般。可老夫人就没有那么好应付了,自从她回府之后,便时常传唤到身边吃饭作陪,美其名曰“和乐融融”。

至于淳于卿,似乎从梓婉离开淳于府,他便出了门,听说是要四处历练一番,将来也能接任国师之位。

“恋碟,紫樱国里哪里藏书最多?”闲暇之时,梓婉百无聊赖趴在桌子上,她看得出这府里上上下下都对她有所惧怕,明明是照顾自己的丫头,可是除非自己吃东西,要不是找不到人的。

“这个……”显然,恋碟听到梓婉叫自己时,身体一颤,声音也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奴婢只听闻皇宫里有着天下所有之物。”

“皇宫吗?”舔了舔嘴唇,看着眼前抖如筛糠的恋碟,梓婉突然很想念那个叫“璎儿”的小丫头,她明明看到自己最冷酷的一面,却还一直凑上来。想到这里,这么一走了之,那个丫头不知道会不会伤心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