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夜,明月

第一章

夜,明月 莫言颜 3045 2011-10-26 09:24:32

  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门铃便响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我走到门口开了门。

“嗨,小慕慕,早上好。”门一开,我就看见楚颜顶着一副笑脸倚在我家的门框上,十分“友好”地慰问了我一声。

我头也不回,径自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牛奶,打开后倒在了透明的玻璃杯里,然后端着杯子站在客厅里看着他:“你眼睛瞎了吧,现在是晚上七点钟。”

“对你来说,别人的晚上就是你的早上。不是么?”楚颜双手背在身后,身子离开了门框,顺手关上了门,屁颠屁颠的坐在了我的布艺沙发上。

“又有什么事了?”每次楚颜来,我就知道没好事。

楚颜伸出藏在背后的手,递给我一份资料,开始了兴致勃勃地介绍:“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城北的那间监狱里老有死刑犯莫名奇妙的死掉。死掉就死掉吧,反正人家也是死刑犯,也省得国家再派人处理他们。但是法医验尸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每具尸体的脖颈处都有一个类似于野兽撕咬的伤痕,但伤口直径比较小,好像是小型食肉动物的咬痕。而且每具尸体的血液都少了很多,失血量大概都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你说,难道是什么吸血的动物冒出来作案?”

我翻看着手中的资料,里面详细的罗列了每具尸体的身体状况、伤口形状、失血量的多少,等等。

思索了一阵,我放下了资料,又端起牛奶喝了几口,面无表情地问了楚颜一句:“这种案件不是交给刑侦科去办的么,为什么又来找我?”

楚颜皮笑肉不笑的谄媚道:“我知道这种无厘头的案子找你最合适了嘛,况且刑侦科的那些人整天都在查什么杀人案、抢劫案、偷车案,偶尔还会弄个专案组什么的,搞得周围几个省市都一块儿闹腾,哪有闲工夫管这种事。”

“可我只不过是一个写书赚钱的二流作家。”一口气喝完了牛奶后,我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边,然后把楚颜踹到了另一张单座沙发上。

“真正厉害的专家也会找个身份来掩饰他的过人之处的,你说对吧?”楚颜没有计较我的行为,而是颇有深意的看着我,说道。

好吧,尽管我不是个专业的侦探,但我有个业余的侦探朋友。受他的熏陶,我觉得这件案子不简单。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也许是直觉吧。

清司就是我的那个侦探朋友。

我把这件事告诉他后,他也觉得这件案子不是普通的野兽袭击人,毕竟监狱的防护墙高达十余米,又是用特殊的材料砌成的,墙上还设置了电网,除了飞禽和直升机,别的动物根本不能随意进出。

清司提议,最好还是到现场去看看,找些知情者问一问,也许会发现什么。

于是,我就拉来的楚颜,让他去搞定这件事情。

楚颜有些不情愿,说:“开什么国际玩笑,尸体你们可以随便看,就算化成骨灰了我也拿给你们去化验检查。但是监狱管理那么严,万一让你们进去,出了事我可负担不起。”

“是么?”我靠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如果是这样那你另请高明吧。我不过是个作家而已,确实没有资格进去。万一让某些心怀不轨的犯人趁机逃跑,恐怕就要换我进去了吧。”

楚颜连忙告饶,说:“哪里啊,我是怕你进不去嘛。你也知道,就算平时警察进去问话也要申请过才行,更何况是你们呢。”

“那怎么办?反正事情是你给我找的,要我继续查的话,就得想办法让我们进去。”

“好啦好啦,我会去找监狱长解释的。出了这么个事,人家也想早点水落石出。不过你要给我点时间啊。”

我想了想,同意了:“好,就等你两天。”

两天之后,我和清司去找楚颜。临去前,楚颜再三嘱咐说要见机行事,不然漏了馅可就不好了。

到了监狱门口,楚颜让门卫通知监狱长一下,有刑警要来查案问情况。

“这两位就是刑侦科来查案的同志么?”监狱长出来后,目光在我和清司身上来回察看,似乎是有些怀疑。

说实话,要不是为了查案,我早就走人了,毕竟被人家拿审视的眼光看来看去确实是不舒服。

“是啊是啊,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他们已经在寻找线索了,今天就是来看看现场,顺便问问周围的犯人有什么情况。”楚颜笑嘻嘻地接过监狱长的问话。

监狱长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好吧,可以让他们进去,我会让管理员带着他们到处转转。不过你们查完了就快点出来,不要呆太久了。”

“谢谢你啦!”楚颜似乎比我还高兴,好像这件案子查不出来他就没饭吃一样。

进了监狱的大门,走到犯人们经常活动的区域后,楚颜说,尸体大都是在监狱的各个角落里发现的。作案者大概也是怕暴露目标,所以都是把死者拉进角落里杀死(或者应该说是咬死),因而摄像头也拍不到什么。

问了几个经常和死者打交道,还有和他们同住的犯人,几乎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大部分死者生前并没有得罪过别人,就算有得罪的,犯人们也没有可以作案的凶器。发现尸体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异常,外墙边上也没有攀爬过的痕迹。

我们排出了一切可能性,得出的结论就是,这次的案件根本就不像是人做的。如果有人相信,我甚至可以说是某种科学解释不了的能力杀了他们。

我跟清司说:“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如果这个案子没有一个科学的解释的话,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吸血鬼做的。”

清司佷严肃地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发毛了,才低头看着桌上收集来的资料,慢悠悠地说:“与其相信是什么吸血鬼干的,我倒宁愿相信这是某种会吸血的动物出来做的孽。比如,吸血蝙蝠。”

一旁的楚颜刚开了瓶雪碧喝着,听到清岚的话,“噗”的一下就喷出来一大口:“这位侦探同志,你以为人家养宠物吗?什么种类的吸血蝙蝠一吸就把一个人百分之八十的血吸没了?”

“不准蝙蝠群攻吗?”清司的反驳明显很弱势。

“拜托,你没看到验尸报告上说死者全身上下就只有一个伤口吗?而且伤口很小,就算是吸血蝙蝠咬的,那最多也只有两三只。难道死者身上是没地方咬了,两三只蝙蝠要咬同一个地方?”一向很聪明的清司居然开始犯糊涂了,连楚颜这种人称“探案杀手”的二货都能这么容易的反驳他。

沉默了几分钟,清司好像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喊了一声“我知道了”,吓得楚颜又呛了一口雪碧。

“大哥,我怕我没被什么劫匪袭击得英勇殉职就会先被你活生生地吓死啦!!!”楚颜气势汹汹地骂道。

清司没有理会他的大吼大叫,而是自顾自的假设起来:“也许是某个地下卖血集团没有获取血源的渠道,于是就买通监狱里的某位看守人员,让他帮忙从死刑犯身上抽血,然后装成是被什么东西吸干血致成的,再把尸体搬运到角落里让人发现。”

听完清司的话,我和楚颜都吃惊地盯着他看。清司发觉我们没有反应,回过头来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了?难道我假设的不对么?”

我和楚颜一齐摇头,辩解道:“不不不,是你的假设太大胆,太前卫了,我们都被你吓到了。”

尽管没有什么线索,我们三个人,哦不,是我和清司两个人还是很努力的从犯人以前的人际关系和社会背景下手查找。而楚颜那个吃货只不过是跟着我们寻找线索时,顺着路边的摊贩、店面一路吃回家而已。

“也许真的该考虑一下清司你那个有点荒唐的假设了。这么多天的努力,却一点线索都查不到,怎么查都还是在原地踏步啊!”今天又是查到了晚上六点多,晚饭都还没吃到。我无力的瘫在路边小店的桌子上,也不管那桌子脏不脏。

“哎呦,我真的快不行了!”楚颜也一脸疲惫的坐在椅子上,靠着墙感叹道,“每天跟着你们跑腿也就算了,你们还时不时的弄出点麻烦事给我。再这样下去,我在刑侦界就快混不下去了啦。”

也是,尽管楚颜并没有动什么脑子,但是很多资料都是全靠了他才能拿到。看来,培养一个内奸是十分有必要的。

清司撇撇嘴,没有理会我们的抱怨,而是走到一边找老板点菜。

就在这时,饭店对面的居民楼下出现了一对情侣,看样子是男方送女方回家。女人的穿着很妖娆,应该是在附近夜店工作的风尘女子。而男人却穿着BottegaVeneta的最新款长风衣,长过耳际的浅棕色头发很恰到好处的遮住了他有些白净的侧脸。我甚至能借着灯光辨认出他脚上那双黑色长靴是POLO最新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