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夜,明月

第二章

夜,明月 莫言颜 2837 2011-10-26 09:24:32

  我顿时感觉很奇怪,男人看上去是一个年轻又富有的公司管理,为什么不找个更好的女朋友或者情人交往,反而要找这种脂粉气很重的风尘女子呢?难道是因为她们比较好甩?

不过那是人家的私事,我不仅管不到,而且也没空管。那两个人在楼下站了一会儿后,就一起上了楼。不久之后,朝着我们这面的一个三楼房间亮了灯。

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吃完饭后就打车回家了。当然,为了方便交流,他们两个人都住在我家。

一开始我坚决不同意他们住在我家,是楚颜那个臭小子吵着说住一起节省国家资源,还能方便半夜有灵感时交流一下对这件案子的感想。到后来清司也说要住下来了。没办法,我只好留下他们。还好我家是私人公寓,房间挺多。

我是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多被楚颜的叫喊声吵醒的。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那小子接到了上级通知,要到某个凶案现场去帮忙。

“老大啊,我昨天十二点多才睡着啊,我还没睡够你就又要传唤我去血腥的现场刺激我吗?!”挂断了电话后,楚颜就开始在满屋子鬼哭狼嚎,悲愤的无以复加。

“别吵了,大不了我和慕容一起陪你去看看,反正手头的这个案子也查不出什么。”清司昨天也很晚睡,又被吵得受不了,烦躁的揉着头发劝楚颜。

楚颜委屈的看着清司,默默地点了下头,又默默地回房换衣服准备。

我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后走出房间,习惯性的开了盒牛奶,很奇怪的看着清司,说:“安静地呆在家里不是很好么,干嘛要陪那个小子去现场?”

“反正没事做啊。现在这个案子不是没进展么,那先去看看别的案子也好过纠结在这里吧?”清司也很快换好了衣服出来了,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果汁倒出来喝。

“好吧,随便你。”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拿着牛奶走到一边等着楚颜。

过了一会,楚颜换好衣服走了出来。说真的,我觉得换好警服的楚颜很有精神,如果就这样看他,你绝对不会认为他是个性格很疯癫的人。有时候我就觉得他虽然很欠揍,但也不是没有用处的,比如,跑跑腿什么的。

“收拾好了?”清司看见楚颜走了出来,放下了正在喝的果汁,“那就快走吧。我去开车。”

我们很快赶到了凶案现场的楼下。忽然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好像什么时候来过一样。

“慕容,你在发什么呆啊?快点上来啊。”清司已经跑上了一层楼了,看见我还在楼下,就催了我一声。

“哦,马上来。”虽然有点奇怪,但今天是来为楚颜帮忙的,所以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上了三楼,看到已经到了很多警察。一进到现场,我就闻到有股刺鼻的血腥味。再走进去一些,我便看到有一具女尸横卧在客厅,肩上流了很多血。隐约看见脖子上有一个血洞,应该是致命伤。一个法医在一边检验尸体,我听见他说这女人是因为失血过多致死的,身上就只有一个伤口,也就是脖子上的那个伤口。

楚颜被一个同事叫去收集证物了,清司也在一边装模作样的看来看去。我走到窗边向下看去,发现楼下有一家小饭馆,就是昨天晚上我们三个人吃饭的那家。

我说怎么这里那么眼熟呢,原来这里就是昨天那个女人的家。可是昨天不是还有个男人跟她一起上楼的吗,为什么好像没有他留下的线索呢?

回家之后,我把昨天晚上看到的事情告诉了清司和楚颜。没想到楚颜那个白痴居然说没什么奇怪的,这种女人的家里有很多男人留下的痕迹。

我一个巴掌扇到他头上,骂道:“笨蛋,你真的可以退休了!就算是刚进刑警队的新人都知道死者见过的最后一个人很可疑,你这个在警察界混了这么久的人怎么会不清楚啊!”

“那又怎么样,你不过见过那个男人一面,而且只看见他的侧脸。这样很难查到他是谁啊。”楚颜揉了揉被我打过的地方,有些不满的说道。

“谁说我没看见他整个脸?虽然当时看不清楚,但是我还是能模糊地看到一些。现在我就可以把他画出来。”说着,我就拿出纸笔开始画那个男人的样子。

看着一个男人的脸渐渐在我的笔下清晰起来,楚颜不禁感叹起来:“不是吧,小慕慕你居然也擅长画画?而且能过目不忘?”

“那当然,更何况那男人很……很有型。”我看着画好的画,有点不好意思的这样形容他。

楚颜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原来是这样啊……”

清司又一巴掌拍在楚颜那张表情佷猥琐的脸上,把他推到一边。然后拿过我的画向门外走去:“既然都有了画像了,那就赶紧去查吧。废话还这么多。”

楚颜拿着画像去当地派出所找这个人,查到他全名叫威廉?安德瑞?路易,是一个刚到中国不久的英国人,也是我们这里一家私营企业的董事长,企业规模还比较大,平时来往的业务也很正常。入境手续什么的办得很全面,似乎有长住中国的打算。

“原来是个外国人,我说怎么皮肤那么白。”这次清楚地看到那个男人的样子后,我顿时感到被惊艳了。其实楚颜和清司也可以说是很好看的那一类人,只不过英国人显得更有气质罢了。

查到他公司的地址后,我们就打算到他的公司去看看。

到了目的地,我们先到前台表明了我们的身份,跟前台小姐说有事要找董事长。没想到前台小姐说,安德瑞不会在白天来公司,每天都是在天黑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来公司看一下,一般要他处理的事务也都是交给副董事长处理的,他最多就是在晚上来检查一番。实在有非要他签字的事务,他也是在晚上七八点才到公司处理。

这个外国人很奇怪,白天不出来,到了晚上才出来,又不是二十几岁的宅男。又或者说,他有什么隐疾,怕见光死?

清司很官方的递上一张名片,告诉前台小姐说等安德瑞来公司的时候让他联系我们,随后我们就打道回府了。

“看来这次的案件跟监狱里的那些案件差不多啊。说不定,这次的这个男人就是我们的突破口。”回家的路上,清司显得有点兴奋。毕竟案子终于有点进展了。

我无力地撑着头,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可是我要回去补觉了。今天跟着你们跑来跑去,昨天又没睡够,如果不补觉的话,恐怕撑不到晚上去查问那个怪异的男人了。”

“也是啊。那我也要回去补觉。”楚颜伸了个大懒腰,懒懒的靠在座椅上。

清司无奈的看了我们一眼,很通情达理的把车开快了一点。

晚上七点多,我们正犹豫着要不要先去安德瑞的公司再去看看时,他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喂,你好,我是私家侦探清司。有事请讲。”

“你好,清司先生,我是安德瑞?路易。很抱歉,上午你们来找我时,我不在公司。我的秘书已经告诉我你们来找过我了,所以我特地打一个电话给你。”电话里,安德瑞很礼貌的道歉。

“噢,没关系。那,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空,我想和你谈谈昨天晚上你和一个女人的事情。”

“可以。不知道清司先生决定约在哪里?”

清司想了想,回答说:“就在你公司旁边的那家咖啡店吧。”

“好的,二十分钟后我们在那里见面。”

电话挂断后,我们三个立马跳起来准备赶过去。

到了咖啡店,侍者引我们到了二楼的一个四人卡座边。安德瑞已经等在哪里了。

正面见到安德瑞时,我觉得我真应该戳瞎自己的眼睛。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很有气场,我活了二十三年也没见过这么有气质的男人。

“三位请坐吧。不管有什么问题,我都会回答你们的。”安德瑞很有礼貌的请我们坐下。

落座后,侍者询问我们要点什么。清司点了一杯蓝山,而楚颜这个白痴没尝过咖啡,自然也不知道咖啡的种类,但是今天在外国人面前又不能掉面子,所以也跟着清司点了一杯蓝山。而我则要了一杯摩卡。不过,比我们早来的安德瑞却什么都没有点,桌子上只有一份当天的报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