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原来爱情这么伤

再遇4

原来爱情这么伤 白V宝宝 1136 2013-06-09 13:41:48

  低头长眉凝起,许多事情,明明是讨厌得要死,还要一个劲的说没关系,这就是人性的虚伪。流动的血液,温热的躯体下包裹着太多的无奈!出口有太多的心非!可悲之极!

唉,困顿的一声叹息似从心底叹出,低沉若无,百转千回。做人太难,做一个八面玲珑之更难,有时你会发现自己好假,一点也不像自己,不想伤别人,就只能伤自己。

拿起面前的茶杯轻饮一口,刚才还口齿留香,爱不释手的金骏眉,此时入口竟是那般的清郁净涩,连肠胃都衍起悲然。我拿起茶具,重新换上了另一泡新茶,给大家再次满上。凌晨夕落下明眉,接过新茶轻酌一口,掐灭了指间的香烟。突然感觉电台相亲那晚的绅士又回来了,不由多看了一眼!只见他神情淡淡,举止优雅,与刚才的愤然冷硬相比,仿若两人。我沉得入了神,对董事长与他们的谈话内容,朦朦胧胧,然后就听见他吩咐秘书给一遍天酒楼挂电话去订用餐包厢。

跟着大家起了身,转移步子出了门,回头凝望新换上的金骏眉内心无限惋惜。多浪费呢!晓得我刚才就不多手换上了。见我没跟上,董事长又折回叫上了我,让我跟着一起用餐去,看一眼热情的董事长,眼见拒绝不下,只能硬着头皮跟上。

夜醉一晚,早上在公车上又经那一翻闹腾,现在走起路来头重脚轻的,额上冒出微汗,浑身不得劲!看来低血糖又犯了,这可如何是好!

一路忍着不适到了酒楼,凌晨夕他们已先我们一步到达。围着大大的旋转餐桌坐落。餐桌上放了几样小食,有葵花仔、还有绿茶瓜子、泡椒凤爪、秘制酸嘢,就是没有我要的糖饼。

看着诱人的凤爪,开胃的酸嘢,唯有流口水的份。越看感觉胃越难受,头越晕。转头想去寻服务员来给我上杯加糖的白开水,无奈那服务员跑去通知上菜去了。

难受万分,只能坐那一动不敢动,怕他们瞧出端倪,我不想让自己的病态暴露在客人面前。等了不多时,包厢门,再次被推开,我以为是服务上菜来了,结果不是,是提着两大盒子水井坊的何斌。额上的发丝滴着汗水,估计是刚才拉我们到这放下,又被董事长叫回去拿酒了。他把盒子放在上菜台上,熟门熟路的从酒柜里拿出小酒杯与酒盅,一一放到众人面前,然后把酒瓶打开,倒满五个酒盅。浓烈的酒味猛的窜入鼻腔,昨晚的酒气再次带出。我用力长长舒了口气,把那欲出的酒气强硬压下。

倒完酒,何斌在我身边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往边上挪了挪,回头冷不丁见他从挎包里拿出一袋大白兔奶糖塞给我。

这个奶糖这时可是我的救命稻草啊!望着何斌流汗未干的额头,感动得差点鼻涕相赠!

拆开包装袋子,拿出一颗急急丢下嘴里,一股香甜之气化开味蕾,精气神恢复了不少。底血糖的灵丹妙药就是这么一颗小小的糖粒,但如果不得及时服下,那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底血糖犯时,我曾有过晕倒在路边的经历,那是小时候在外婆家念小学的时候了,荒茫的山路,想起就后怕。后来不管多苦多累,老妈都把我带在身边照顾着,就怕我再有遭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