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原来爱情这么伤

行云之上3

原来爱情这么伤 白V宝宝 1098 2013-06-09 13:41:48

  刚座落不久,妮子就来了。妮子全名叫朱艳妮,桂林人,在南宁上大学时与我、佳惠是同班同学,同宿舍的。毕业后留在南宁工作不多的女同学当中,我们三人关系最要好。

广西一直有这样一个说法:桂林女子一支花,柳州女子麻辣辣,南宁女子黑‘抹抹’。

妮子生得娇小精致。皮肤白净,娃娃脸上一双水旺旺的大眼忽闪忽闪,笑的时候嘴角的小米窝若隐若现,配以她温软的桂林话真是可爱至极,十足的邻家小妹模样。这般的可人模样使她在我们班里是最受欢迎、最受宠的一个,上课笔记常常有人帮着抄,打饭常常有人抢着打、、、、、、、。

而我和佳惠就没有她那么有市场了。好赖我们也是美女一枚呀,真是想不明白。

今天妮子着一身淡粉色短裙,一头秀发随意扎起,脚下是匡威白色帆布鞋子,这打扮怎么看怎么青春靓丽。唯一不足就是身高,1米55小个。记得去年同学小聚时,我们班最高的那位男同学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妮子几时才长高啊,每次都是到我腋窝,毕业几年只往横向发展。’当时也就她脾气好,如果换成是我,早一脚飞过去了。女人最忌讳就是别人说她长胖了。

话说回来,今天是来逛酒吧,不是去搞校园活动呀。这身打扮好像不太妥!说真的这么多年也没见她在穿着上有什么改变的!如果哪天突然换装着,我很可能不认得了。一个人的习惯一下子应该是很难改变的。如果要改那也是外在的因素太让人难以控制才会有,比如大悲,大喜过后。就像我,十年的长发因为林柏茂的意外而斩断。其实我并不是想斩断与他的情丝,只是认为我的世界发生了翻天变化,而我也应该有所改变。所以一改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干练短发,逛吧也是职业套装,浑身硬硬的壳。比起妮子的校园装更为不妥吧!

我想妮子是在等那个能让她为之改变的人。而我就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了。再等生命里的这么一个人也是需要勇气的!

进了酒吧,妮子好像没看到我,东张西望寻着,我们来得过早,酒吧里三三两两的服务员比客人还多,音响里放着轻缓的音乐,灯光昏暗,几位与我早到的个客人目光在她身上扫荡着,她浑然不知。

这个迷途的小羊羔,这么可口,如果放她一个人来这种地方还真怕她被人吃了。

我走到她身边拉着就往位置上走。她有些受惊,忙甩开我,抬眸待看清楚是我时,才收起慌乱!

“这么久不见,怎么不认得我了?跟见鬼似的”我有些好笑道。

“你吓死我了,还讲一来就拉我手。我以为是哪个呢!”妮子拍拍胸脯回道。“佳惠呢?怎么没见?”说着又开始东张西望。

“刚才来电话讲在找地方停车了”我抬眼看向门口,“捏,来了”我冲妮子努努嘴。

接着一阵香气飘到了鼻尖,这就是佳惠,走哪香到哪。整个一个香女人。用她的话讲,就是闻香识女人。我和她恰恰相反,最是讨厌这种人工制造的香味,把自己搞得像朵花似的,天然的多好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