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原来爱情这么伤

悲催的救人者2

原来爱情这么伤 白V宝宝 1283 2013-06-09 13:41:48

  “明明别闹了,咱回家去啊!”男人抱住女人低声哄劝,想拉开她扯我头发的手。

“原来是个疯子,刚才看着挺正常的啊。”下面看热闹的人小声议论着。“我不是疯子,你们才是疯子、、、、、”你女念念叨叨的。情绪更为激动!

抓着我头发的手越发用狠劲,想像不到这么文弱的女人力气大得惊人,我只觉头皮某处刺痛得很,脑袋快被生生扯断。女人在男人怀里不停乱踢乱踹,我只能双手捂着头,跟着他们乱蹿,如被牵着鼻子走的老牛,让往东不敢往西,狼狈不堪。天旋地转之间,只听到众人的惊呼声,然后就是大口的湖水往嘴巴里灌,接着无边的黑暗蔓延开来。

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冰冷,恶臭的地狱。一直沉,一直沉。这黑暗的地狱,真的好冷,我不知道我的柏茂曾经是如何的挣扎着,又是如何的结束了生命。也只有一个濒临死亡之人,方能体会到濒临死亡之人的痛苦。电光火石之间,我仿佛看到了奈何桥边鲜红似火的彼花,柏茂举着孟婆汤对着我笑笑,面目那么温暖清然。我挣扎着如何的哭着,喊着,他都不应我。独自一人头也不回的走上了那幽长的奈何桥!

接着好像我又重复做了几个很长的梦,梦回无数遍,我与柏茂站在木棉花开红火的街边,那一低头的温柔,温暖了我整个爱情的青春夏季!梦里,熟悉的俊逸脸庞,有力跳动的胸膛,淡淡的微笑依旧温暖如初。我紧紧的拥着他,这么多年,他走进我梦里的机会越来越少,面目越来越模糊!时间是一个冲淡记忆的侩子手,它扼杀了我仅存的那点可怜记忆。这次我一定不再放手让他从我面前走远、模糊、再到不见。

柏茂回抱我,低下头,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用一个拥吻来解我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我仰头羞涩幸福的送上红唇,樱唇触碰刹那,幸福的泪水伴着爱情的清香让我欲罢不能,好像一个饥饿已久的婴儿寻到了母亲**,用尽了力气拼命求一场饱餐的安抚。

美梦终会醒,那么热烈的亲吻,那么有力臂膀,那么温暖的怀抱,、、、、一切的一切如远山随风飘渺的白纱,太阳出来,,渐渐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有的只是身边吵吵闹闹的人群,还有刺眼的灯光。微微张开迷幻双眼,熟悉温润的脸庞变成了前面凌晨夕那张欠扁的嘴脸。错觉,一定是,这不是真实的,刚才的梦才是真实的。我累累的又重瞌上双眼,寻找梦里缠绵的温存。脑里只剩闭眼后的一遍黑暗和众人乱七八糟的话语。

“活了,活过来了、、、、、”

“真没死,太好了”

“这人真是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本来该死的就不是她嘛!”

一声比一声高,接着就是就阵阵鼓掌声,欢呼声。

接着不知谁又来了一句:“不好了,回光返照这是。”

然后就是男人温润的唇压了下来。与梦里的触感一模一样,软软柔柔,带着清香!我顺从的伸出巧舌头想要与之共舞。小小的鼻子被捏得生疼,一团陌生的气息被硬生生的推送进了胸腔。我腾起右手挥掌过去,想拍掉这个可恶的钳子。“啪”一声脆生生的过后,舌尖一痛。

“恩将仇报的可恶的女人,你故意的,嗯?”

梦顿时全醒,凌晨夕一身湿漉漉的弯着背,双手用力按压着我的双手放到头顶,防止我再有不良举动。发丝上的水顺着温怒的脸庞滴落下来,正好掉在我微张的嘴上,热热的,却惊起我一身疙瘩。

唇牙间还残留着男人不太熟悉的气息。这个可恶的男人,喝酒的本事厉害,趁人之威的本事更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