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原来爱情这么伤

悲催的救人者3

原来爱情这么伤 白V宝宝 1496 2013-06-09 13:41:48

  “你轻薄我,还不给我反击啊,你见过被qiangjian,不反抗的吗?,”我有些理直气壮。我明明是来救人的,为何,被救的人却是我呢?

“哼,不知好人心,晓得刚才就应该放你在湖低喂塘角鱼,”说起这鱼,我又一阵疙瘩,2001年那时南湖搞大换水清湖,放干水,那湖低冒出的埃及塘角鱼的身子可是有我块头差不多一般大。一只只,一群群扎堆翻仰在淤泥里,一股股恶臭飘向方圆十里,久久不散,我家就靠南湖边上,闻着恶臭我连吐了三天,。自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吃广州粥店美味的塘角鱼黄鳝粥。现在一说起这鱼,胸口闷闷的就想吐,那鱼嘴那么大,听说鱼没有食道的,一口我就没入半身子,抖着满身湖低的淤泥与脏水,我感觉那股子恶臭好像又飘回来了。胸口翻涌“哗”一口污水从口喷出!和着地面那一大滩污水流向下水道。想来,刚才凌晨夕为我急救,按压。我已吐了不少。

我用手擦擦嘴角,感觉手也是臭的,索性甩开,装强镇定:“就算喂鱼,也比被狗啃强。”

话刚说完,凌晨夕死死的盯着我不放,仿佛要喷出火花来,双手攥得我死疼死疼。过一会愤然起身,扭过头去,湿漉漉的肩背冷硬挺拔,双手紧握拳头,极力忍隐着什么。

我缩了缩脑袋,有些后悔刚才说的气话,好赖也是他救了我一命,不厚道!真想给自己一个嘴靶子。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难以收回,以后找个时间再好好感谢他吧。只是今天晚上他不是应该与佳人约会,美酒佳肴的相聚尽欢的么?为何在这里呀!

想想如果不是他我这条命也就交待在这了,虽然能与柏茂相聚,但让我替一个陌生的女人死去,有些不值得捏。老人有句古话---救落水或跳水之人,去救人的往往送命,想死的人却没死成。阎王想要这人的命,你偏偏跑去阻挡,阎王发怒只能拉你去顶替。如果遇到一个阳气重的人,那么他就没什么办法了。看来我阳气蛮重的,凌晨夕的阳气比我更重!我为救别人落水,而他跳水救我。我俩双双没事不是么?

越过他湿漉漉的肩背,看到不远处一对男女,女人大大的双眼布满劫后的惊恐,双手颤抖的交叉于胸前,嘴唇发白。男人一手护着女人在怀里,一手轻轻的拍打着女人的后背慰抚着。见我清醒过来,拉着女人走到我身边,扶我坐直,一个劲的说对不起,谢谢我刚才出手救了女人。说女人患有间歇性幻想症,受到刺激就会发病。刚才不是故意推我下去的,问我有什么不适,要不要送去医院检查治疗,还让我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女人无辜的看着我,男人则一脸诚意,又是点头又是哈腰。

弄得我有些迷糊,一连串的话题,我只记住了间歇性幻想症这几个字。在我匮乏的医学常识里,好像这个名词又叫精神分裂症,表现为感知、思维、情感、意志行为等多方面障碍,精神活动与周围环境和内心体验不协调,脱离现实。一般无意识障碍和明显的智能障碍,这种精神疾病大多只在半夜发病,患者平时看上去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发病时,会有不安全感,觉得周围的人对他有威胁,会伤害他,严重时会产生别人要侵害他的幻觉,于是主动攻击他人。现在终于解释得通刚才女人为何如此的歇斯底里了。

女人四十岁上下,面容清秀,此时不发病眉目柔软,看着也是一个居家的好女人。男人那呵护备至的宠溺态度,应该是一对幸福的夫妻,只是可惜了要比正常夫妻多了些耐性。突然想起当时与林柏茂结婚时的宣誓-------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上孝父母,下教子爱,互信互勉,互谅互让,相濡以沫,钟爱一生!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有些羡慕这个女人,得到了丈夫,坚守的誓言。得病她是不幸的,而得到了丈夫的呵护却又是幸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