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二章 破败的家族

武道魔尊 佛朗 3034 2014-07-30 09:03:00

  颜可辰拉着颜乐的手,走到颜啸面前。“啸爷爷,辰儿不要用什么灵药提升根基,爹爹曾经说过,修炼之道应当一步一个脚印,勉强靠灵药提升上的根基,后期很难再有所提升,所以,辰儿会靠自己的能力突破的,不劳烦啸爷爷和达兴叔了。”

“呵呵…辰儿有志气。”颜啸带着慈爱笑容,满意的点头笑着说道。

“啸爷爷.那辰儿和乐儿回去吃饭了。”颜可辰接着说道。

“恩,去吧,说不定你母亲已经着急了。”颜啸挥了挥手,让颜可辰和颜乐离开。

“再见!啸爷爷”颜可辰和颜乐向颜啸告别后嬉笑打闹着向广场后的石屋而去。一路上,两人你追我赶的,完全表现出两个孩子该有的活泼与天真。

“你看辰儿这孩子怎么样?”颜啸看着嬉笑打闹回家的颜可辰和颜乐,出口询问旁边的颜达兴。

“可辰这孩子肯吃苦、有耐心、懂事不矫情,是个不错的好苗子,只是潜力确实差了点。”颜达兴满脸遗憾的说道。

“潜力也是建立在努力的情况下,俗话说,每个光鲜的天才背后,都有别人不知道的心酸和努力。这孩子每天晚上一个人偷偷修炼好一阵子了。话说勤能补拙,我看可辰这孩子也并不比别人差。现在的人只关注那些天才此时此刻的武道境界,但却没有看到这些天才背后的努力。有哪个所谓天才一出生就武道有成的?还不是比别人更勤奋的修炼才有了天才之名。这些天才不是没有努力,只是被人忽略了而已。当年先祖不也是潜力很差?境界增长缓慢,最后自创极限炼体武学和武技,才打破常规束缚,一跃成为顶天立地的强者!”颜啸缓缓的说道。

“族长说的是,不过先祖的武技在前几代先祖时就不知所踪,在蒲甲先祖之后,也没人修炼成功过,那个记载武技的羊皮卷最后被家族所遗忘,现在根本不知道去了何处,也不知道先祖炼体武学到底是怎样的。”颜达兴摇着头,满脸遗憾的说道。

颜啸表情也有着回忆之色,左右的看了看,发现并无旁人后说道:“在上任族长临终前,交于我一个玉佩,说祖传炼体武学一直就在族里,可是我一直没有找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据我所知,在每一代族长传位仪式后,都会告诉现任族长这句话,并交予这块玉佩。”说着,颜啸从怀里摸出了一枚血色龙纹玉佩。

颜啸接着又说道:“在最早先祖的后人中,好像有一块手抄的羊皮卷,但是上面记载的武技太变态了,根本没办法修炼,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那就不得而知了。另外有人谣传需要这祖传玉佩帮助才能修炼,但是这玉佩乃是一个死物怎么帮助族人修炼?还有人曾怀疑这玉佩是什么法器灵器的但从来没人有找到过开启之法,就是因为这样导致宗族从曾经一方霸者,变成现在的蝇头小族。”

颜达兴听到颜啸的话,伸手接过血色龙纹玉佩仔细的看了看,摇了摇头表示是也毫无头绪。随后把玉佩还到颜啸手中。

“兴达,你最近上山留意一下,看能否碰到什么灵药,如果能侥幸得到,可以给辰儿和其他孩子打下炼骨的根基。你应该也看的出来,辰儿这孩子苛刻的炼习早有成效,只是迟迟不入炼骨之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如果有灵药分流引导,辰儿肯定能够短期踏入炼骨境,到时有没有炼气的天赋也就很容易知道了。”

“恩,如果有灵药引导的话,我保证可以让几个不错的苗子快速的进入炼骨境。”颜达兴双眼放光的说道。

“唉…。”颜啸一声叹息后,夹杂着无尽与无奈说道。“这引境灵药,价格昂贵。不是如今我族可以购买的起啊…。”

同时,颜啸心中也响起了,只有颜啸自己才能听到的话。列祖有灵,就让武技重现吧,如今的颜氏宗族,不能再破败下去了…

“娘…辰儿(乐儿)回来了。”只见颜可辰牵着颜乐的手,小跑的来到一处简陋的石头房室前,大声的喊道。

“怎么又那么晚啊辰儿?是不是又多打了几遍拳啊?你爹爹不是告诉你了?你表面境界早已超过炼体境,就是没有合适的契机让你突破炼骨境,再多修炼也是没用的,干嘛非要那么辛苦。”一个头上绑着头纱,手拿汗巾的中年女子,满脸慈爱的说着走出石屋来。中年女子伸手递给颜可辰一条汗巾说道:“快擦擦吧,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如仔细看,可以看出中年女子年轻时,肯定也是名花一朵,只是不知道怎么,就嫁给了颜印天。从石屋走出的中年女子,叫毅兰,是颜可辰的爹爹颜印天当年在日月城铁律军任职时偶救的幸存者之一。

原来,毅兰和其哥哥毅风的家族,在一次妖兽暴乱时时,被妖兽袭击了部落,全族几乎灭亡,幸好颜印天当时所在的铁律军小队及时赶到,才在大批妖兽中救下已经重伤毅风和被毅风保护在身后的妹妹毅兰。

颜印天和毅风,在后面的接触中慢慢的相互了解,所谓英雄惜英雄,能在大面积的妖兽暴动中存活,并保护一个弱女子,让颜印天很是钦佩不已。

后来,毅风也加入了铁律军,和颜印天一起并肩作战,在一次剿灭妖兽任务中铁律军死伤惨重,毅风怕自己如果有什么意外和闪失,以后不能照顾在世的妹妹毅兰,就将她许配给了同在铁律军的好兄弟颜印天。

颜印天和毅兰成婚后,颜氏家族的防护能力越来越低下。由于需要保护家族族人也因为毅兰的怀孕产子,颜印天辞退了铁律军之职,从此开始守护族人照顾妻子毅兰。而颜家所说的外亲,就是毅兰的哥哥毅风。

因毅风全族被妖兽所杀,毅风加入铁律军后奋勇杀妖,创下赫赫战功,实力也因勤奋和过人的天赋,成功的突破武圣之境,如今在日月城名声甚是响亮的毅风,在铁律军任职分队队长,前途可以说是无可限量啊!

“娘,爹爹去日月城怎么还没有回来呀?舅舅会来吗?乐儿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舅舅了,可想他了。”颜乐满脸期待的看着母亲毅兰问道。

“你爹爹估摸着,今天或者明天就能回来,至于你舅舅能不能来就不知道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任务,不过不用着急,再过两个月,就是铁律军每年招募备选之时,你舅舅肯定会来的,快和你哥哥一起吃饭吧。”毅兰溺爱的看着颜乐说道。

“辰儿,吃完饭帮家里去山上打点柴下来,你爹爹也没回来,家里的柴火都不够用了。”毅兰看着正在吃饭的颜可辰说道。

毅兰话音刚落,一个充满期待的声音响起。

“娘,乐儿可以跟辰哥哥一起去吗?听说后山非常好玩的。”颜乐满脸期盼的看着母亲毅兰

“不行,后山外围虽没有利害的妖兽,但蛇狼大虫还是有的,你去娘不放心,让你哥哥自己去吧”。毅兰立刻拒绝的说道。

此时颜乐委屈的把头转向哥哥颜可辰说道:“娘,辰哥哥会保护我的,不会出事的。”

“娘,就让乐儿去吧,辰儿带乐儿不深入,在外围打柴就可以了。”颜可辰架不住妹妹那祈求的目光,沉声的说道。

“耶~~哥哥同意了,可以去后山了…。”颜乐手足舞蹈的看着毅兰,表示自己的胜利。

毅兰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未加阻拦。心想,辰儿晚上一个人上山修炼武技已久,应当不会出事。

“辰哥哥这是什么花?好奇怪啊!怎么像辰哥哥在做鬼脸呀,好好玩啊。以前爹爹在家不准我跟你来,今天终于可以到后山玩了。”前往后山的路上,颜乐跟在颜可辰脚后,手足舞蹈欢快的说道。一路上,颜乐似乎看到什么东西,都让这个从来没有离开过家族石屋的小姑娘兴奋不已。

“乐儿别碰。”颜可辰快速的用手中干柴挑开怪花朵的鬼笑脸。认真的说道:“这个是诡笑葵,表面叶子有毒,不能乱碰的。以前刚上山玩耍时,你堂哥天星就是被这个刺伤了手,结果差点把整个手废掉,所以上面的路,乐儿你要乖乖跟在辰哥哥身后,别在乱碰东西了,万一乐儿要有什么闪失,让我怎么和爹娘交代?”颜可辰一脸痛爱的边说边捏了捏颜乐的鼻子。

颜乐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说道:“有哥哥在我就不怕。”

“恩,乐儿乖,在往前面走,就可以看到辰哥哥平时炼拳的小溪了,你要想知道辰哥哥在哪炼拳,可不能在乱碰东西哦,这后山很多地方辰哥哥都没过去,所以你一定要乖。”

“嘻嘻嘻…知道了辰哥哥,我们快走吧。”颜乐应道。

颜可辰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整理下明显和身躯不成正比的干柴捆。继续带着颜乐向着后山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