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十章 伤心路上一坛酒

武道魔尊 佛朗 3033 2014-07-30 09:03:00

  颜可辰安葬完亲人族人,借着月光看着一座座新立起的坟墓,眼泪又慢慢的流了下来,内心中颜可辰告诉自己,颜可辰你要努力因为你每分每秒的浪费,都可能造成武技不如仇人,仇人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就杀光自己的族人,甚至自己家族有四位武师之境的强者,有众多武者的族人守卫队。所以你一定要努力,也一定会查到仇人和妹妹下落,把这笔血海深仇算清楚。

日月城,一个焦急的青年后生在日月城门前徘徊着,似乎在等什么人。旁边的守兵看着天色说道:“毅队长怎么还没回来?在晚一点就要关城门了。”

另外一个守兵看着说话的守兵说道:“别急,毅队长去百里外的黑木森林了,估计也快回来了。”听着对方说毅队长去黑木森林,另外一个人就没有说什么,只是不时的看看那个焦急等待的青年后生。

突然,城门外的远处响起了有节凑的马蹄声和盔甲撞击声,随着声音的接近,一队整齐的带甲铁律军,骑着精良的战马向着城门奔来,临近城门前领头带甲的中年人发出了停的手势,整齐的队伍缓缓的停在城门前。

领头带甲的中年人骑着战马走近城门前,中年人缓缓的下了战马后走到城门守卫前拿出一个令牌对着城门守卫说道:“铁律军外编六队,队长毅风,黑木森林任务归来,请城守放行。”

城门守卫看着面前的中年人说道:“毅队长客气了,请入城吧。”守卫说完缓缓的打开半关闭的城门。毅风正想转身整里列队进城,却听到后方一个急促的声音喊道:“可是毅风毅队长?”

毅风听到有人喊自己,停住即将转过的身体转过头回看,只见一个青年后生着急的站在城门里的城墙边上。毅风虽然不认得此人,但见对方急切的样子开口问道:“我就是毅风,不知道你是?”

青年后生见面前的中年人就是毅风,着急的走到毅风面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是昊氏族人昊特,我奉族长昊言之命来传密令。”青年人说完,给了毅风一个巴掌大的羊皮卷。毅风见青年人神情,看出青年很是着急,接过牛皮卷的毅也没有多想,马上摊开在手上观看。虽然夜色已深,但早就达到武圣境的毅风早就可以在夜色中视物。只见在那块巴掌大的牛皮卷上写着四个黑字,颜氏有难。

毅风看到这四个字,立刻就感觉到似乎出了大事,毅风虽然穿着盔甲但还是一个跨步来到青年昊特面前,急切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昊特看着着急毅风,缓缓的说道:“已经过去四个多时辰了。”

毅风听到此话表情瞬间凝固,略微有些语无伦次的在次问道:“你说已经过去四个时辰了,怎么才通知到我。是了,你根本找不到我。”毅风想到颜氏可能有大灾难也顾不得列队,对着后方喊道:“自行进城卸甲。”就骑着战马飞奔而去,身上穿的盔甲都没有来得及卸下。

此时颜氏家族的广场上是一片新立的石碑和坟场,曾经的广场变成了如今的坟场,在坟场的周边零散的插着几把燃烧的火把,而在广场的后方颜可辰拿着火把在四处寻找消失的妹妹,希望能够在那个角落里将爱玩捉迷藏的妹妹颜乐找到。

颜可辰之所以找那么仔细是怕自己的妹妹已经遭到不幸,或是躲在哪里被吓昏迷了。颜可辰一圈圈的寻找下来并没有找到消失的颜乐,这个结果让颜可辰有喜有悲,喜的是自己的妹妹可能还活着,悲的是自己的妹妹现在失去了任何消息。

颜可辰把火把插在广场上走进祖堂,此时祖堂里早已点上油灯,颜可辰看着对面先祖的画像,泪水又不自觉的涌出,颜可辰缓缓的跪在脚下的蒲团上面,看着画像说道:“您是曾经的尊者?您既然能够成为至高的强者,为什么连自己的族人都庇护不了?那您修炼成尊者有什么用?。”

颜可辰缓缓的在自己的身边摸出一坛烈酒,灌了一口又说道:“您虽是顶尖强者,但或许还不如我,至少现在我还可以为家族做很多事,我会把杀害家族的仇人全部杀死,我一定可以杀死所有的仇人,但是您那?您修炼完挥了挥手离开了,但却留下了被人欺负的后人。”颜可辰这些话说的有些孩子气,但以颜可辰目前的年龄说出这样的话也情有可原。

颜可辰在刚才搜寻颜乐的情况下,看到家里的火烧烈酒就拿了一坛边喝边找。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以前颜可辰是一碗就倒,但现在颜可辰把一坛都快喝完了,却还可以在祖堂对着灵位说胡话,随着颜可辰把整坛酒喝光,思维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

在颜可辰醉倒后,一个红色的玉佩在颜可辰怀中不时的发出微弱的光芒,在光芒的闪耀当中,一种白色的气体缓缓的参透进颜可辰的身体里。此时血色玉佩里的矮小老人喃喃的说道:“心性到是不错,让我来看看身体状况。”老人说着掐了一个手诀,一种如丝的白色气体紧密的和颜可辰链接在一起。老人闭目缓缓的查探着,大概几十个呼吸的时间,老人把如丝的白色气体收回后皱了皱眉说道:“情况似乎比他先祖还好?根骨筋脉韧性十足,根基打的太完美了,如此根骨刚好可以修炼加强版的练体武技,真是期待这孩子成长起来的时候。不过这样打造,会不会被结界认为是修魔者?到时结界把他送进了魔界如何是好?唉,想太远了,没试过怎么知道。恩,就这样定了。”就这样颜可辰的命运被这个矮小的老头定下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恍惚间,颜可辰悠悠的醒来,因为喝了太多酒的关系,颜可辰使劲的拍拍自己发胀的头,揉了揉迷糊的眼睛。颜可辰努力的睁开眼睛才看清楚,自己原来躺在家族办置货品宽大的马车内,而身旁也是放着一些族里的杂物。

颜可辰摇晃着脑袋,拉了拉马车厢门遮挡的帘布,却发现外面坐着一个头发凌乱,眼睛赤红的中年汉子,中年汉子那坚毅的脸上还带着泪痕,显然也是刚刚哭过。颜可辰看着中年汉子却是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中年汉子拍拍颜可辰的肩膀安慰的说道:“辰儿别哭,男子汉大丈夫,遇事要懂得冷静,以后好好修炼,和舅舅一起报了这血海深仇。”

原来,此汉子正是听到昊特所说,就骑马奔来的毅风,毅风骑着精良战马一路奔来,当到颜氏家族门前时,天已经有些蒙蒙亮了。毅风看着颜氏广场上一座座新立起的坟墓,双眼微微有些赤红,想起自己心爱的妹妹可能已经死亡,毅风的内心就隐隐作痛。当毅风看到面前一座座新坟并看到自己的妹妹毅兰和颜印天合葬的墓碑时,眼泪再也忍禁不住缓缓的流了下来。

毅风虽然伤心,但毕竟也是经过很多波折的汉子,像家族的灭亡毅风已经经历过一次,所以毅风马上发现所有的坟墓都是不久前葬下,石碑的字也是刚刻上没多久,看其字体似乎是个孩子所为。所以毅风怀疑肯定有活着的颜氏族人,当毅风走进最近的祖堂,看到颜可辰喝的大醉的躺在祖堂里,毅风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外甥,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但其中的痛毅风是深有体会,因为曾经的痛毅风自己都有过。

毅风找来颜氏办货的宽厢马车,把醉的不省人事的颜可辰抱到车厢里,随后又把颜氏家族库存的一些物品整理打包搬进马车,当毅风看着祖堂的灵位时,突然想到这些灵位留在这里不如全部带走,所以毅风又把所有灵位也整理了起来,正当毅风清理完毕准备离开时,看到在祖堂墙壁上的画像,才想起颜氏先祖画像还没有摘下,毅风刚想着手摘画像,却看到画像上钉着一枚三角黑色飞镖,毅风把飞镖从画像上拔下,只见飞镖中间印有一把小斧头的印记,毅风皱了皱眉似乎并没有看出飞镖的来历,毅风心想,待以后再找线索,然后将其放入怀中。

颜可辰哭着哭着,突然觉得昨天那种晕乎乎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因为那样自己似乎就忘记了痛,就忘记了死去的爹娘和最疼爱自己的颜爷爷,所以颜可辰看着马车旁刚好放着一坛烈酒,也不说话拿起酒坛就往自己嘴里灌,当那种火烧的辛辣灼烧着咽喉和肺腑时,颜可辰觉得内心特别的痛快。

毅风见颜可辰灌着烈酒,又想到自己亲人刚死去的情景,对着颜可辰说道,“喝吧!喝醉了世界就大了,喝醉了就可以忘记伤痛了。”一路上,马车缓缓的向着日月城行去,而马车上的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灌着烈酒,似乎都在用烈酒冲洗着内心中的伤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