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十四章 比拼

武道魔尊 佛朗 3362 2014-07-30 09:03:00

  日月城城主战野赫宣布比赛开始后,备选人员开始准备抽号比拼。只见两个身着白衣前凸后翘的妙龄女子,缓缓的抱着抽号箱从看台后面走出。在两位妙龄女子胸前,那一条深沟在薄纱下是若隐若现,两位风情万种前凸后翘的妙龄女子对着一群流着口水的备选走去。当两个妙龄女子站在备选的四百人面前时,明显的可以听到一个个吞口水的声音。

妙龄女子抱着长方抽号木箱站在备选守卫面前,备选守卫需用手伸进妙龄女子胸前的木箱内拿号。原本很普通的一次抽号,随着两个妙龄女子的出现变成一场及其销魂的事,排队抽号的备选守卫有的是留着口水缓慢的抽着号,想要多看几眼。有的则是略带害羞扭扭捏捏的不敢伸手去木箱。城主战野赫看到这一幕是苦笑不得,原来战野赫为了愉悦下比拼气氛,今年特别请了两个兰桂坊的花旦来抱箱抽号,顺便给兰桂坊打打招牌。在其日月城一些主干都知道,这兰桂坊其实就是日月城战野赫家族资产。谁知道今日战野赫请这两个妙龄女子出现后,现场的气氛会变成这样子。

随着一场香艳的抽号结束,每个人手中都有一个对等的号码,那些拿到号码的备选守卫,则走进早已分好的比拼场地。随后只见坐在毅风下排的一个带甲队长走到早已确定了自己对手的备选守卫面前说道:“你们只能打倒自己对手才能真正的成为备选守卫,其次在比试期间不引需使用下三滥手法,更不许致人于死地。在其战胜对手后,如果有人不服内定外编守卫,可以站出来向其挑战,下面比试正式开始吧。”

随着比试开始,每个备选守卫都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武技来进行比拼,因为这些人来自四面八方,各自家族部落或者村庄不同,武学上的差异也是很大。有些武学可能是其长辈自创,有些武学可能他们自己意外获得,总之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只见七十号比拼的两人扭打在一起,两人你夹着我的头,我夹着你的腿,这种比拼不知道是什么武技,坐台上看着这两个人是哭笑不得,真是两朵奇葩遇到一起了。

但是在四百三十号却是真正的高手对决,两人都是18-19岁的样子,只是一个个头较高肤色偏白,一看那就是高白帅。另一个却是相反明显就是黑矮搓。两人看其实力都是武者之境,可能没有相关推荐,只能在备选里面大打出手来争取向内定人员挑战的资格,两人同时一抱拳说道:“武科(巴茅)”。

武科听到对手竟然叫拔毛(巴茅),阴阴的笑笑没有说话。武科也不客气,率先出手使出一招霹雳腿对着巴茅攻去,由于巴茅个头比较矮,手脚短了对手有几寸,此时只是连连躲避,而武科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利用自己的寸长优势打得巴茅是只能游走着躲避。

两人的拳掌都可以看出不错的功底,虽然巴茅一直在躲避,但明显可以看出巴茅在等待一个一击必胜的机会。当武科一招横扫腿扫出后,巴茅趁着武科收腿之时,使出一招黑虎掏心对着高白帅打去,高白帅看到对方正面攻击眼神似是不屑,伸拳对着黑矮挫对攻而去,正当两人拳头相撞时,武科发现对方此招只是嘘招,正想回拳招架时,巴茅凝聚全部内力的一拳已经轰击在武科的胸膛上。“嘣。”的一声,武科是一口鲜血喷出昏死在地。见双方分出胜负,旁边判官高喊道:“三百三十号拔毛胜。”

一旁比武的备选和内定守卫听到此名字传来了一阵爆笑之声,而坐在上面毅风之下的第三外编队长宁霸看着拔毛幽幽说道:“这名字很是有趣,人更有趣。”

而其他号列也随着时间都分出了胜负,其中表现最抢眼的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后生滕兴,滕兴的实力似乎是武者中境,而滕兴对手迁贸也是一个武者初境,两人都是年纪超过二十则被放进了备选之列,在两人比拼时算是最吸引眼球的一次比拼,滕兴实力原本就比迁贸高出半个境界,但也不知道迁贸是炼了什么武技,力大无穷且刚柔并济,所谓一力降十会,单纯的力气大可能滕兴也好解决对手,毕竟境界差之分毫失之千里。

但迁贸对于力道的掌控,可以说炉火青春,很明显迁贸在力道的掌控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但是最后还是被滕兴使用一种奇异的身法一招胜出,两人的对搏是相当的精彩,看的外编三队队长宁霸都起了爱才之心,但两人既然碰到一起,只能残酷的接受二入其一,也就说只能一个进入备选。

当所有备选守卫比拼结束后,判官分别宣布了排号的胜出者,随着一个个名字被念出,他们都拿到了属于自己的守卫牌,守卫牌是用黒木森林的黒木所刻,在其黒木中央有每个守卫的名字,守卫牌的另外一面则有着日月的印记。当所有守卫牌发放完毕后,突然一个略微尖锐的声音喊起道:“判官大人我的名字写错了,我不叫拔毛,我叫巴茅。”

判官皱了皱眉看了看自己报名表上的名字,上面确实写的是拔毛而不是巴茅,出言说道:报名表明明写的是拔毛,你在扰乱秩序则将其守卫牌收回逐出铁律军。巴茅听到判官如此之说正想争论,却被身旁的一二青年拉住说道:“算了兄弟,一个名字而已,为此被逐出去可就得不偿失了,巴茅想想觉得有道理,就没有在出言顶撞。

只听判官接着说道:“在你们之列不乏一些年龄较大实力也比较强悍的武者,你们做备选守卫确实屈才,所以你们在内定守卫比拼后都可向其任何一人发出挑战,从而取代对方的位置,但如果挑战失败,则会直接清除备选守卫之名。当然无把握挑战的备选守卫也可努力的修炼,争取早日被哪个内外编的队长看上从而一飞冲天,但是如果你们在下一年备选还是没被人看上,那你们就就只能被分到一些比较纷杂的守卫队里了,比如说伐木卫队等等。”

在其判官宣布时,在主城城堡最高的一栋天塔上,却是站着三个人,其中两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和一个14-15岁的小女孩。而三人都站在天塔的窗口处看着比拼的战场,也不知道那么远看不看得到。其中一个身着素袍老人说道:“您老还记得来看看我这老头真让人意外,”只听另外一个身着青衣的老人说道:“三十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我也是陪孙女走江湖,来到这日月城当然要来看看你这老相识。”说着青衣老人指了指身后手持长幡的小女孩。

素袍老人看着小女孩眼中充满了回忆之色,老人幽幽说道:当年你带她走江湖,今天又带她女儿走江湖,人生真是无常啊。

青衣老人也转头看着小女孩说道:“当年她母亲执念太深,最后不得善终,但是她不一样,她会比她母亲走的更远。”

听到青衣老人这样说道:两位老人都极有默契的沉默了起来,而小女孩则是认真的看着远处比拼的战场,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两位老人说起自己的母亲。

随着判官宣布完毕,备选守卫里则有人欢喜有人忧,此时在备选守卫里,则有一些人转头看着内定守卫里,似乎在选择自己的挑战者,而巴茅就是其中之一。

当备选守卫比拼结果宣布后,只见毅风缓缓的来到看台,对着内定守卫宣布开始抽号,随着又一次香艳的抽号完毕,内定守卫纷纷前往自己的号位。而那些想要挑战的备选守卫,则紧盯着自己想要挑战的对手。这样的赛事虽然有些不公平,但却是可以选出真正的武者高手。

颜可辰看着自己手中的号牌,缓缓将其打开,只见在号牌上写着四十五号,颜可辰转到四十五号后,只见一个16-17岁左右满脸邪笑的青年早已站在号位里等待着自己的对手,随着颜可辰靠近,青年带着一脸玩味的看着颜可辰说道:“竟然是你,虽然外编队队长毅风是你叔叔,但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希望你拿出全部的实力,不然你会输的很难看,当然如果你是外面所传靠灵药提升上来的境界,你还是认输吧,我可不想把你打得内伤,随后被人记恨。”

颜可辰耐心的听对手说完后缓缓的一抱拳对其说道:“那就请您指点一番。”邪笑少年看着颜可辰说道:“在下姚柯,我看你还是认输吧,免得我动手时为难。”

颜可辰说道:“少废话,拿出你的实力,赶快开始吧。”邪笑的姚柯听到这话笑的更灿烂了,姚柯不阴不阳说道:“希望你的武技能像心态一样淡定。”姚柯说完已是抢先出手,一招怪异的勾拳对着颜可辰的脑袋打去。颜可辰则是使出一招长拳里的双龙出海,在姚柯还未近身前颜可辰就已经来到姚柯面前,姚柯急忙变招后退躲避。躲避过去的姚柯一招横扫腿对着颜可辰下盘扫去。颜可辰则是不躲不避任其姚柯扫中自己下盘,当姚柯扫中颜可辰下盘后,“嘣。”竟然发出一声金属的沉闷之声。姚柯开口说道:“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吗?比拼还穿防护盔甲,毅队长倒是想的周到啊。

颜可辰听到姚柯如此说道,一步跨出伸出手刀手砍向姚柯。颜可辰说道:“那是负重套甲,并非护甲。”邪笑的姚柯避开颜可辰手刀,转到侧面打出一拳,拳风刮着颜可辰的脸颊而过,顿时颜可辰只觉得脸颊生疼。颜可辰凝聚真气一个横踢踢向姚柯胸膛,姚柯踏出奇怪的神法躲过颜可辰这一踢。落脚后姚柯看着颜可辰说道:“既然你有护甲在身,我也就不在留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