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十六章 巫术

武道魔尊 佛朗 3063 2014-07-30 09:03:00

  有人说道:“滕兴的要求是对的,不能因为毅可辰叔叔是外编队长毅风就可以穿护甲。”但其实比拼穿护甲是不可以的,但是因为颜可辰是毅风的侄子,所以发现后没有人出言制止,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了此事得罪毅风。至于坐在中间的城主战野赫,他更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出声了,因为以颜可辰14岁武者境的天赋,进入外编队那是百分之一百的,所以对于颜可辰是否真的穿护甲,根本就没人在意。更何况众人听到颜可辰所说不是护甲而是负重,这样反而让众人有些期待颜可辰脱去负重套甲

终于随着议论声,颜可辰开始缓缓的解除掉身上的负重套甲,颜可辰把护臂、护甲、和护腿解除掉后,轻轻将其放在一旁。当颜可辰解除掉护甲后,台上台下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台下众人则是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而台上则是一脸玩味的看着滕兴和颜可辰。

就在下方议论之声还未停止时,滕兴对着颜可辰说道:“你此时认输大家都好说话,免得待会我将你打伤,我等这个机会等了很多年了,你虽然今年进入不了铁律军,但明年一定是铁律军的新星,所以我建议你认输算了。”

颜可辰对着滕兴一抱拳说道:“那就请你多指教了。”滕兴认真的看着面前的颜可辰。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滕兴笑完阴森的说道:“这是你逼我的。”滕兴说完运起浑厚的内力首当其冲的对着颜可辰暴射而去。

在众人的视线中,滕兴那强悍的拳头即将打在颜可辰的胸膛,众人似乎都已经看到了颜可辰才喷血而出的画面了,就在众人摇头叹息时,却发现颜可辰的身影竟然在慢慢的变淡。滕兴那高兴的表情,随着感知那只是残影时表情瞬间的凝固。“哇…”下方异口同声的传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叫声,而坐在上排的队长们更是睁着大大的眼睛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只听第三队队长宁霸说道:“这速度快赶上我们了吧?”一队队长孟光略微有些含糊不清的对着三队宁霸说道:“似乎比你这个力霸快,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极限。”

“嘣…”随着孟光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巨响在擂台上响起。滕兴发现那是残影时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妙,在滕兴刚想收招时,颜可辰那夹杂着深厚内力的一拳,已经结实的打在了滕兴后背上。“噗。”滕兴一口鲜血喷出跪倒在擂台上。

面对这样的结果很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当众人反应过来时,第一感觉就是这颜可辰太变态了,速度怎么修炼到那么快?难道真的像他所说,他身上的是负重不是护甲?那他身上的负重到底有多少斤?他不是日月城的一个酒鬼吗?难道喝酒身上也带着负重?虽然很多人有众多疑问,但还是好奇的看着这个只有14岁的少年。所谓天下武学唯快不破,当你还没准备好时,别人已经把刀架在你的脖子上了,还有什么好比的?滕兴以为自己找了个软柿子捏,却不知道原来颜可辰才是隐藏最深的一个人。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滕兴却是缓缓的站了起来。滕兴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随后看着颜可辰说道:“没想到你的速度可以达到这种地步,更没想到别人眼中的酒鬼,靠着灵药提升上境界的你原来隐藏那么深,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了吗?你想的太天真了,虽然这次选择有些失误,但并不影响我打败你的结果。”

说完滕兴突然掐了几个玄妙的口诀,嘴中念念有词的念叨着,随着那些生涩的词汇缓缓的从滕兴嘴中念出后,滕兴双眼却是变得赤红一片,让人觉得有一种特别残暴的感觉,正当颜可辰看着滕兴愣神之时,滕兴速度暴涨的向着颜可辰冲去。

颜可辰看着速度暴涨一脸血腥之气的滕兴向着自己冲来,潜意识里是一招双龙出海对着其胸膛打去,滕兴看着颜可辰伸拳向自己打来,竟是不闪不避的一记手刀对着颜可辰的肩背砍去,这种拼命的打法颜可辰潜意识里只觉得自己速度快过对方,再说自己先出拳,对方手刀根本不可能砍到自己,就会被自己打飞出去。

但是当颜可辰那带着真气的拳头打在滕兴的胸膛上时,却传来一种沉闷的声音,颜可辰感觉自己打中根本不是人,而是生硬的木头。颜可辰发愣之际慢了躲闪和招架,被滕兴一记手刀砍中肩背,颜可辰是一声闷哼,嗓子一甜一口鲜血喷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实在太快了,一时间看台上内外管事都没有反应过来,在其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城主战野赫已经是抢先出手,只见战野赫一指打在滕兴昏穴上将滕兴打昏,随后喊了两个守卫,将昏迷的滕兴带下,并安排严加看管待其审问。随后一个城内主事走到比拼擂台上解释说道:“这滕兴在铁律军招募公然使用妖魔巫术,除去滕兴任何所获得名位和成就。

下方人群中听到滕兴使用的是巫术,有个略知一二的青年人开口说道:“原来使用的是巫术。怪不得有种血腥残暴的味道,刚开始还以为是一种极限的炼体武学呢。”

旁边有人听到说什么炼体武学,略微皱眉的说道:“哪有炼体武学那么变态?不知道别乱说。”听到有人反驳自己,略懂巫术的青年人不屑的说道:“你懂什么,有些武技堪称完美,不说其他,就看先祖所留下的记载,曾经的颜氏家族蒲甲尊者的炼体武学堪称天启大陆最强,先祖曾经一次意外到洪荒历炼,曾有幸见到颜氏蒲甲尊者与洪荒黑龙对决,那洪荒黑龙虽然阶层才二阶妖兽,但其防御堪称妖兽第一,蒲甲尊者当时是硬抗洪荒黑龙的攻击,直接对其攻击无视,你们想象蒲甲尊者的防御何其恐怖,我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看到先祖留下的记载都会觉得热血沸腾。

众人听到这些事迹,有些人也是非常的激动,但正当大家兴奋激动时,却听到那不服气的青年不阴不阳的说道:“颜氏炼体很强?我怎么听说在几个月前被一批蒙面黑灭了全族?”当这话语刚落下,则被刚从擂台下来的颜可辰刚好听到,颜可辰听到这些话,并没有冲去猛揍那个乱嚼舌头的青年,而是当做没事一般回到队伍里,因为颜可辰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忍,因为大家说的没错,自己先祖的确很强,但现在的家族真的差点被人灭族。

随着颜可辰的比拼结束,当然还有其他人的挑战和比拼,但却是有人逆袭成功有人除去备选资格,随着挑战的失败或成功铁律军招募也缓缓的完全落幕,在比赛完毕后当然要分配内外守卫的队伍,颜可辰毫无争议的被毅风要走,不是其他队伍不想争取,而是虽然人员是自由分配,但还需要考虑当事人的选择,相对而言颜可辰当然选择自己的舅舅。

然而一直都很逗乐的巴茅却是也选择加入第四外编队,虽然第三外编队宁霸很喜欢拔毛(巴茅)极力争取巴茅进入自己的第三外编队,但巴茅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跟着毅风,其他人也是没有办法,在加上前阵子一次黑木森林任务,毅风队伍意外死去几个实力战将,所以宁霸以及其他外编队长也没有强硬的要求,算是默认对外编四队的一次进补。

当分完队员后,毅风和颜可辰回到毅风府邸,毅风看着颜可辰问道:“没事吧?内伤要小心,处理不好会烙下病根的。”颜可辰看着关心自己的舅舅毅风,略微笑了笑说道:“没什么问题,只是特别对滕兴使用的巫术比较感兴趣,那到底什么武技?”

毅风略微沉默后说道:“严格来说巫术不算是武技,只能算是较为极端的一种法术,曾经天启大陆并不叫天启大陆,而是叫鸿界。曾经的鸿界武技修炼并不盛行,那时候的鸿界也就是现在的天启大陆,到处都是飞天遁地的炼气士,他们的比斗方式则是用各种法器和灵宝,他们的统称叫法师。法师他们使用的则是法术,他们的修炼方法则是我们现在所补助修炼的真气,但是后来天地间有一次较大的动荡,很多人都死在了那次动荡里,从此以后天地间的真气慢慢变的非常稀薄,最后慢慢的变成我们现在的状态。至于是什么样的动荡,先人的描述实在太少,只是知道以前进入凝丹甚至碎丹化神境都是非常的普通,但是自从那次动荡后能进入化神的少之又少,在加上灵气的匮乏,人们的修炼方式才慢慢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几千年来传说中只有三位成功突破化神,最后飞升而去。其中你先祖蒲甲尊者就是其中一位,飞升后的另外一片天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任何典籍描述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