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三十五章 收获颇丰

武道魔尊 佛朗 3124 2014-07-30 09:03:00

  收取完阵法玉块,颜可辰来到竹屋外种着药材的田地上,看着一株娇滴欲艳的大红花朵说道:“这是什么花?好漂亮啊。”“这是映红醉,普通人闻一闻就会毒死。这个是含笑散,吃了会让人含笑不止一直笑到死。这个…古看着颜可辰面前的一朵朵奇形怪状的花开始给颜可辰普及毒花的知识,最后还说了一句让颜可辰哭笑不得话。“快把这些都收了吧,这些刚好可以帮你下次修炼毒火雷体第二重使用,到时来个大杂烩看能不能毒死你。”

颜可辰听到古的话,嘴里‘呃吓’‘呃吓’干笑了几笑后取出一把短刀,就想把这些毒花收割掉。“慢着,你最近怎么老是犯傻啊,把根切了怎么储存?全部连根带土壤移植到你手中的灵兽戒指里去。”颜可辰听完古的话,满脸无奈的哀怨一声说道:“天啊!古爷爷,你放过我吧,这要移植到何年何月啊?要不您老使用您超强的神念算了?您想想这移植几块田地对古爷爷您来说还不是举手之劳,唉不对,是举念之力?”这颜可辰经过一系列的事内心也是舒缓很多开始和古拍起马屁来了,要知道对于以前不苟言笑的颜可辰真是巨大的转变啊。

古听到颜可辰的话,满脸受用之色的说道:“本神的神念移植草药?你脑袋没事吧?本神先行休息一番,你移植完告诉本神一声。呃,对了那几快田地里是神仙草,可不是你口中的野草,这神仙草正是金驰(变异小麒麟)最喜欢的食物,吃多了可以加速他的进阶,你一块移进去,呃,那几颗万年人参和灵芝仙草可要保存好,别被金驰偷吃了去,以后还有大用处…”颜可辰听着古的唠叨皱着眉头说道:“古爷爷仙界的神人都像你这样唠叨么?”古听到颜可辰如此打趣说道也不回话,嘿嘿的笑了几声没了声音。

颜可辰看着一株株剧毒无比的草或花,开始集中念力小心翼翼的往手中的灵兽戒指里移植,随着一株一株灵草和毒草的移植,颜可辰竟然发现自己的一次次使用念力不仅没有不适,反而觉得对于念力的操控更加的得心应手了,颜可辰心道古爷爷也是为我好,原来移植花草还有这样的功效。

大概有将近两个时辰,颜可辰都乐此不疲的移植草药,但也开始变得着急起来,因为看天色似乎快要黑了,不知道外面自己的舅舅毅风和众多铁卫兄弟到底怎么样了,颜可辰刚想到此,则听到古懒洋洋的声音说道:“着急了?他们都没事,你舅舅毅风与银卫统领邢朔见阵法迟迟没有破开,早就将所有铁卫等人送出了阵外,目前似乎正在等待你和那老家伙出去。”

颜可辰看着还有几块没有移植的神仙草着急的问道:“那怎么办?舅舅又要为我担心了。”“瞧你那点出息,还是本神来吧。”古说完只见几块生长神仙草的小快田地竟然直接飞起,漂浮在颜可辰面前。“还不快把这几块引入戒指?想累死你古爷爷?”

颜可辰被古一提醒,赶紧集中真气灌输进灵兽戒指里,戒指一打开颜可辰开始引导整块的田地进入灵兽戒指。灵兽戒指里金驰趴伏在草地上睡着觉却突然醒来,随即金驰的小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金驰嗅了几秒钟后竟然飞似得向着不远处的一处神仙草奔去,颜可辰看着一下从懒洋洋的变成活力四射的金驰高兴地说道:“金驰的速度还真快,才幼年竟然都比我现在不卸下负重还快。”

古听到颜可辰的话说道:“我怀疑这小家伙的父母中肯定有一种非常快的飞禽神兽,不然不可能幼年时速度就达到这种地步。”“恩,真的很快,真是期待金驰进阶后的表现。”颜可辰看着正在神仙草田里大口咀嚼的变异小麒麟说道。

“古爷爷,还是快收了吞魂枪我们出去吧?”颜可辰从灵兽戒指回过神来说道。古听到颜可辰所说接着说道:“恩,先把其他阵眼收取了,留着以后你研究阵法之道,左四十步土阵眼,右七十七步木阵眼…”随着古的指点颜可辰开始收取插在阵眼之处的一个个黑色金属小旗。“还有最后一处金阵眼则就是吞魂枪,这就是五行幻阵的分布,你看明白了?”古看着已经有些头绪的颜可辰问道。

颜可辰收取完所有的阵旗嘴里嘟囔着来到吞魂枪所在竹屋说道:“这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这五行相生形成阵法。反过来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则成相克之阵,也就是说现在的阵法只要稍微转变一点阵眼或加几个阵眼就可以形成五行杀阵?”古听着颜可辰说完在玉佩里点头满意的说道:“臭小子如此可教也,懂得举一反三推理阵道,看来你还真有些学习阵法之道的天赋。”

颜可辰听到古夸奖自己,表情则学着玉佩里古的样子傻傻的笑着。颜可辰看着面前的吞魂枪说道:“古爷爷赶快收取吧。”颜可辰说着则把收来的四杆阵旗收入怀中。古用神念扫视一遍周边并无遗漏后,开始集中自己的神念收取吞魂枪。虽然古说时好像很简单就可以收取一样,但实际上对于神念不足之前万分之一的古来说也是非常艰难的,只见玉佩里,古拿出从柯护法储存戒指里获取的那两颗下品灵石,看着另外一颗不足一半的灵气的下品灵石说道:“真是可惜了。”古将两颗灵石握在手心里,随着古的神念缓缓的透过龙纹玉佩来收取吞魂枪时,古则开始吸收手中赤蓝的下品灵石。

随着神念的摄取,吞魂枪被白色光晕所笼罩,古手中赤蓝的下品灵石则缓缓的变得发白,随着吞魂枪慢慢消失在白色光晕下,古手中的下品灵石则“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在把吞魂枪收入龙纹玉佩里后,五行幻阵终于没有了最后的支撑,那些虚幻出来的黒木缓缓的消失在颜可辰面前。

幻阵外原本焦急等待的毅风与银卫统领邢朔在幻阵消失时几乎同时的惊喊道:“幻阵破了…。”早已经苏醒的众铁卫都觉得自己在幻阵里的表现非常的丢脸,此时东一个西一个的坐着似乎还在懊恼或怀念幻阵里的种种。听到毅风与邢朔的惊喊后所有人几乎瞬间就站立起来,所有铁卫都握紧手中的长枪自发的站好早已分好的队伍中去。众铁卫看着缓缓消失的幻阵等待着进攻的命令,但在幻阵完全消失瞬间,大家都错愕看着面前不足千米的竹屋、栅栏、和站在栅栏外的颜可辰。

毅风与邢朔看到同样的情景后同时的反应过来,毅风对着众铁卫说道:“仔细扫查所有竹屋,小心应付别中了其他陷阱。”在大家心中幻境的另一边应该是修仙者的坟墓之地或者是纵横交错的古楼建筑,但此时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根本没有所谓的修仙者坟墓,更没有纵横交错的古建筑,有的只是几间竹结构的简陋小屋和一脚就可以跨过去的栅栏防护?

所以当众铁卫听到毅风的命令后,整体的呆愣了片刻后才传来了参差不齐应答声。“是…。”毅风邢朔以及十位银卫则是第一时间就飞奔到颜可辰面前,毅风与邢朔同时焦急问道:“可有损伤?(柯护法呢?)。”颜可辰看着面前的毅风和邢朔开口说道:“安好,柯护法破了阵法之后说他发现一只幼年妖兽,说完则向着黑木森林深处追去了。”

“这些田地怎么回事?”邢朔追问道。颜可辰看着田地那些新鲜的动土痕迹说道:“破阵时柯护法找到我说让我护法,然后我跟着柯护法七转八绕的就来到了这,在这里原本有一些药材什么的,柯护法看到后让我在门口护法,他自己则像变戏法一样把所有药材都变没了。”颜可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一些动作给邢朔看。

邢朔看着颜可辰的比划,略微的皱了皱眉说道:“那是柯护法的空间戒指不是什么变戏法,柯护法向哪个方向追去了?”颜可辰用手随便指了一个方向说道:“那边。”邢朔看着颜可辰所指的方向对着后面的十名银卫说道:“六个跟我前去寻找柯护法,其他四人辅助毅队长清点物品。”“是。”邢朔说完则带着六名银卫向着黑木森林深处追去。颜可辰则跟着毅风以及四名银卫一同把竹屋里剩下的一些非常常见的书籍、灵位、画像等物品全部收集了起来。

众铁卫看着面前一堆残破的书籍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灵位牌等等略微有些恼怒,那么多人辛辛苦苦的来闯阵,结果就找到这些破烂东西。而其他一些不满的铁卫则又一次次的进出竹屋想要找到点好东西,但搜了七八遍还是一样的结果。巴矛看着面前的东西说道:“这拼了命的任务就得这一点破烂东西?这次的任务可没有油水捞了。”众人被巴矛这一说都有些恼怒那个柯姓护法老头,众人心想在怎么着也要给兄弟们留点灵药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