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三十六章 擦肩而过

武道魔尊 佛朗 3054 2014-07-30 09:03:00

  就在众铁卫看着面前一堆毫无价值的物品发呆之际,黑木森林的边缘地带传来一阵破风之声,只见邢朔满身鲜血的跑了出来,而邢朔身后跟着三位银卫更是个个挂彩,邢朔来到众人面前看着地上堆放着的一堆无价值的物品愤怒的说道:“这柯护法怎能如此处事,不留些法器就算了,也该留点灵药吧?”毅风看着上衣染满鲜血的邢朔以及个个挂彩的银卫问道:“邢统领怎会如此?没有寻到柯护法么?”

邢朔被毅风问到寻柯护法之事,爆粗口的说道:“他奶奶的,之前看到柯护法的撕裂虎向黑木森林奔去我就感到奇怪,现在才知道这柯护法提前调走他的坐骑是有用意的,与毅铁卫说去追幼年妖兽其实早就算计好了想要私吞这次的功劳。我们进去不仅没有追到柯护法,还被他的撕裂虎偷袭,一位银卫不小心受了伤,鲜血的气味更是引来了一头三级妖兽龙狮,在与龙狮一番厮杀中我们死了三位银卫才侥幸逃了出来,回到日月城本统领定要与城主讨个说法。”

原来在颜可辰杀死柯护法后,古则用神念控制了六级妖兽撕裂虎让其进入黑木森林深处。而破阵之后的颜可辰则说消失的柯护法去追其他幼年妖兽了,其实这早就是古和颜可辰商量好的骗局。进入黑木森林深处的撕裂虎几乎毫无反抗的就被一只四级龙魔蝎所猎杀,而攻击邢朔以及银卫的撕裂虎则刚好是一种巧合,这一切的事情似乎都那么巧合的出现了。

毅风听到银卫统领邢朔的回答,看着非常愤怒的邢朔略微皱了皱眉开口说道:“这样的结果是谁都没有想到的,邢统领消消火,莫要把自己气坏了。这次的任务我铁律军外编四队已经完成,寻出的物品也都在这里,请邢统领带回去后向城主说明。本队就先行向邢统领请辞了。毅风说完对着邢朔抱了抱拳。“列队,回城。”“是。”众铁卫虽然都觉得有些可惜,但相较于银卫队已经很是幸运了,毕竟铁律军只有几个铁卫受伤并无铁卫身死。众铁卫分别列队完毕之后,开始跨上各自的精良战马。随着毅风一声令下,队伍整齐有序向着日月城而去。邢朔看着已经离开的众铁卫转过身向着背后剩余的七位银卫说道:“把东西收了。我们也回城等那老匹夫回来。”邢朔说完,当先跨上拴在一旁的白色战马向日日月城而去。

日月城内,一身白袍的日月城城主战野赫,此时站在主堡走廊的阑珊处,看着面前一个身穿黑衣扎着马尾的冷峻女孩。此时女孩正在演练一套甚是玄妙的剑法,战野赫对着身后白衣老人说道:“当初柯护法把她带回来似乎真是正确的,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达到了武师中期的境界。如今,主城听说有如此妖孽的修练天才,竟然直接强行征收。唉,原本我还觉得柯护法擅作主张,不斩草除根。但如今看来这小丫头似乎还真是个福星,这丫头这次如果能够让少主看中,我们以后的税收等等又少了不少份子。“恩。估计少主会先把她送进主城的杀手训练营,到时生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咱们也不用如此紧张,颜氏已经被清洗完毕,剩下一个被我们洗脑的小女孩,就算以后记起了什么也成不了大气候。”同样看着练剑女孩的白衣老头,听到战野赫所说接着说道。

突然,一个城主府城内管事带着一个一身紫色劲装的中年人,缓缓的向着城主战野赫的方向而来,“城主大人,主城负责接待的主事到了。”管事说道。“城主最近可好?几个月不见似乎又有突破?咦?这位是老爷子?”站在城主府管事旁的那个身着紫色劲装的中年人,满脸崇敬的抱着拳对着战野赫打了声招呼,但见到战野赫身后白衣老人后中年人略微不确定的问道。

“呵呵…正是老夫。没想到后生晚辈中还有人记得老夫。”战野赫身后的白衣老人听到紫衣中年人问道,不等战野赫说话径自的答道。“哪里的话,老爷子虽然多年不问世事,但当年的一些事迹一直都被人津津乐道,晚辈更是仰慕已久,今日得见老爷子,还真是像众人口中一样,宝刀不老啊。”

战野赫听到中年人如此奉承自己父亲战野鞍山,心里也是高兴。战野赫看着面前的中年人说道:“战野主事到是来得早,以后我分城的战野悠然就麻烦主事照看了。”“看城主您这话说得,这是小的份内的事,城主所说应当就是这位小姑娘吧?恩,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更重要的是如此年纪就达到了武师中境,修炼潜质直追战野少主。”战野赫听到这主城派来接人的管事如此识大体,表面上笑的更是开心了。

日月城主城门,二十几个红衣劲装的青年人,护卫着一辆豪华的黑褐色马车缓缓向着城门行去,而在豪华宽敞的黑褐色马车里,一个冷峻的小女孩坐在马车靠窗一边,眼睛冷漠的看着一个个经过的行人和商贩。在小女孩的一旁则坐着那个一身紫衣的中年男人。突然,行走的队伍缓缓的停了下来,中年人推开马车的窗户对着马车旁的一人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停下来了?”“回主事,前方有执行任务归来的铁律军外编队进城,所以阻断了道路。”中年男人皱了皱眉,顺着视线看去,只见一队约有五十来人的队伍正缓缓的进入日月城,而在队伍的最前方则正是外编四队队长毅风。“最前面的那个带甲中年人就是队长,好像是叫毅风。站在在马车旁的一个青年看到队伍前的毅风说道。

“恩,听说此人有勇有谋能当大任,几次有机会调入主城都被拒绝了,真不知道这小小的日月城有何可留恋的。”坐在马车里等待的中年人,听到青年说是毅风后不阴不阳的答道。中年人此时,早已没有在战野赫面前的那种摇尾讨好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阴森的狠厉。此时的中年男人表情气质和战野赫面前的表情气质一比简直是两个不同的人。坐在中年人旁边的小女孩听到毅风的名字后,一脸茫然的顺着众人的目光向毅风看去。当小女孩看到身穿盔甲的毅风后,冷峻的表情上罕见地出现一丝似有似无的笑。

站在铁卫最前面的毅风,带领着队伍缓缓的进入日月城,就在进入日月城时,毅风则感觉到有人凝视自己,这种凝视和其他人的那种凝视感觉截然不同,这种凝视毅风从中感觉到了一种亲人才有的想念。毅风转动身体顺着凝视的感觉看去,发现旁边一辆豪华的马车上似乎有个女孩很像自己的外甥女颜乐。但是,在毅风转头看过去的一瞬间那辆马车的窗户则关了起来,毅风也只是模糊的看到半张脸,所以毅风并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外甥女颜乐。毅风心想自己的外甥女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自己真是太想她了看到谁都有点往颜乐身上想。

毅风自嘲的一笑带着队伍向铁律军军部行去。毅风并不知道他看到的其实就是自己的外甥女颜乐,只是消失近一年的颜乐,早已从古灵精怪的颜乐,变成了无情冷漠的颜乐,而此时的颜乐不管是气质还是外表都有了很大的差异,所以毅风才以为自己看错了。随着铁律军的铁卫全部进城,载着颜乐的豪华马车和二十多人的紫衣护卫队,在整理了队形后也缓缓出了日月城向着主城(运城)而去。呆在后方的颜可辰则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妹妹颜乐就和自己擦家而过,如果看到颜乐半边脸的是颜可辰,也许可以被颜可辰认出来,因为毕竟他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而且又是流着同样血脉的兄妹。

回到铁律军的颜可辰则硬是被巴矛等人拉去了兰桂坊喝酒庆祝。当然,围绕最多的话题,则是众人追问颜可辰在黑木森林里,到底碰到了怎么样奇遇,颜可辰听到这些问题都是东扯西绕的把话题引开了,不管别人怎么问颜可辰都是没有具体的回答,只是不停的和众多铁卫队员喝着酒。但在日月城城主府,邢朔则一脸气愤的汇报着这次任务的经过以及结果,其中更是怒火连连的要求城主战野赫,让柯护法分点收获。战野赫听了邢朔的汇报以及柯护法的所作所为,略微有些担忧的告知柯护法此时并没有回到日月城,待柯护法回来后,再来定夺此事。

次日一早,颜可辰身着一身黑色劲装,背上则背着那把无头铁枪。颜可辰徒步离开日月城向着黑木森林而去,因为颜可辰要去搏斗早就应该击杀的对手四级妖兽龙狮,因为在龙狮的体内有一丝远古黑龙的血脉,而这龙狮身体里的一丝血脉正是颜可辰修炼毒火雷体第二层的引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