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武道魔尊

第四十九章 器冢(上)

武道魔尊 佛朗 3183 2014-07-30 09:03:00

  器城巨大的玄铁巨剑下,站着一个个身穿精良盔甲的守卫,从这些守卫散发的气势来看,每一个都是实力强悍的武者。这些守卫都是器城最核心的黑甲守卫,黑甲守卫里每一个都是武师之境的武者,他们的职责就是守卫器城三大要处。这三大要处,分别是器城主殿、呼延氏家眷住所、还有就是玄铁巨剑。

其他两处被守护,可能理所当然,但守护玄铁巨剑,可能很多人不理解,有人说了,这玄铁巨剑有什么好守护的,又没人能把他搬走。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在玄铁巨剑的下方存在一个天然的空间,在天然的空间下,有一个巨型的五行八卦,在八卦的乾,西北;坎,北方;艮,东北;震,东方;巽,东南;离,南方;坤,西南;兑,西方。分别镇ya着一个狰狞的龙头。

在八卦各方位镇ya的这些龙头,正是玄铁巨剑上八条锁链的源头。这个地下空间的布置,很明显是一个非常大型的阵法,而这个阵法,因为鸿界的变化,修真者的消失,逐渐的失去了他应有的作用。

最早发现这个地下空间时,还存在一些杀阵,但是随着鸿界灵气的消失,阵法变得越来越微弱,直到后来,空间里面的阵法只保留了一些幻阵。器城最早的统治者发现他后,觉得这个空间可以加以利用,就把他分为了四层空间。在这个地下空间里越是往深处,幻阵就越加的强大,因为这一天然的条件,这个空间就变成了不同层次的藏宝仓库。

随着时间,器城一代又一代的变幻着统治者。终于在某一年,一个强大的炼器尊王统治了这里,这个炼器尊王发现这个天然的空间后,觉得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礼物,这是武器之神给与他启示。这个统治者,就是呼延氏的第一任先祖,呼延昊天。呼延昊天命人把里面重新整理布置后,变成了如今的器冢。

说起这呼延昊天,不得不说另外两大尊者。这两大尊者,分别是冰尊者和霸天尊者。冰尊者来自神秘的北方,是鸿界变化后,第一个靠自己的能力修炼成尊者的。冰尊者能在鸿界成为一方尊王,甚至到后来的破碎虚空,有一半功劳归功于冰尊者手中的一把神器,这把神器叫做冰绝剑。

再说这霸天尊者,这霸天尊者,来自天启大陆南部风城,是其战野氏的第一任先祖。在这霸天尊者的手中,同样的有一把神器,名叫开天斧。战野霸天就是凭借这一把开天神斧,才能破开虚空。

这两大尊者,每一个都是天启大陆的风云人物,他们的出现让更多人相信永生,他们的飞升让更多人相信传说中的仙境。他们如此耀眼的存在天启所有人心中,但却没有人知道,他们飞升后到底如何。但是很多人却是知道,他们所用的武器,都出自一个叫呼延昊天的炼器大师之手。这就是命运,这就是人生,呼延昊天的出现,掀起了天启另外一股热风,那就是炼器。

“呼延大人早,见过呼延大人。”在巨大的玄铁巨剑下,一队守卫看着迎面走来的呼延杰开口说道。“恩,撒队长辛苦了,今日奉少主之命,带一位贵客进器冢选兵器。”呼延杰看着面前的守卫说道。

“大人请自便吧。”守卫撒队长说道。“不,我不进去,只是他一人进去。”呼延杰说着,指了指身后一身白衣劲装的颜可辰。“哦,是这样啊,那就请了。”领头的撒队长听到呼延杰的话,对颜可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队长不用客气。”颜可辰说完对着呼延杰与撒队长抱了抱拳,毫无拖泥带水的向着面前的护栏巨石行去。颜可辰走出几步,来到巨石面前,在停顿了几个呼吸后,颜可辰竟是头也不回的对着巨石走去。眼看着,颜可辰就要撞到巨石护栏之上,但随着颜可辰的行走,众人想象中与巨石护栏的亲密接触并没有发生。只见颜可辰像是会穿墙一般,竟然一脚踏进石头里,当颜可辰跨出另外一脚后,整个人完全的消失在巨石护栏之上。

“呼延大人,这青年不简单啊,竟然几个呼吸就看穿了面前的幻阵?以前怎么没听说有这么一个精研阵法的青年强者?”当颜可辰进阵之后,那个身穿黑甲的守卫撒队长说道。“呃,这个…我也不知道,守着吧,看他能进几层吧。”呼延杰听到这个队长的话,无奈的说道。

“这就是第一层器冢吗?里面的兵器很寻常嘛。”此时,已经来到第一层器冢的颜可辰,看着面前一个个兵器架上的兵器说道。“下第二层看看,这里的兵器连你从呼延杰那里骗来的短剑都比他们好。”古听到颜可辰的话,传音给颜可辰道。

“什么嘛,我什么时候骗他的短剑了?古爷爷你能不能不要乱说啊,那是别人非要送给我的。刚开始我不是想要还给他?是他非要说用龙狮换。所以应该说是换来的。”颜可辰传音给古解释说道。

“算了吧你,傻瓜都看出的你不想还给别人,那是别人的命剑,怎么会轻易送人?人家还不是看你厚脸皮的想霸占,又见你确实救了他一命,所以才勉为其难的送给你了。至于说用什么龙狮换,那更是扯淡,你不明白一把命剑对于一个炼器师的重要性。”古回话道。

“命剑?什么是命剑?古爷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马后炮?都用了两天了你才说是什么命剑。”颜可辰对古问道。“头发长见识短,老天给你一个球大的脑袋,不是让你犯傻的。这炼器师的命剑,是每个炼器者的守护之剑,只有当炼器师死亡或封剑才会送出自己的命剑。

“啊?那怎么办?我当时看到他那把剑就非常的喜欢,所以一时忘了还他。还他时他又说送我了,还以为他真要送我呢,就收了下来。”颜可辰解释说道。“嘿嘿…他当然是真要送你,因为你救了他的命,他等于已经死亡了,所以才一定要送给你。”古听到颜可辰的解释坏笑的说道。

颜可辰听到古的传音回道“那个…古爷爷你闲的没事干了吧?耍我好玩呢?吓我一跳,我还想着等下出去还给他呢。”“这个倒是不用了,你现在还给他,才真正的想要他的命吧。留着吧,以后应该有些用处。”古幽幽的说道。

“咦?古爷爷,这阵法有些门道,我都试了三个生门了,就是找不到下一层的路口。这些兵器架中必有一个是通往下层的生门,但是我试了好几个都差点撞在兵器上。按照五行幻阵的布局,应该不会错啊。”颜可辰在试了几次,找不到通往下一层的出口疑惑问道。

“你个笨蛋,前几日还夸你通透,现在怎么又变傻了?这阵法虽然已经不足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但怎么说也是五行幻阵中最强大的龙门阵,你还真以为是呼延杰口中的小阵?这龙门边缘阵,会根据时间改变阵眼,所以生门也会有改变,你按照普通的阵法闯生门,当然过不去了。”古听到颜可辰的疑惑开口训斥道。

“原来是这样啊,让我在试试。这最大的阵眼是这把巨剑,其他的阵眼应当就是八条锁链铁龙,按照五行相生相克,我们所在的位置应当是离位,也就是正南方,那生门应当在西南坤位上,由于时间的跳位的变换,此时是辰时,那生门应当就在身后。”颜可辰说着向身后的兵器架推去。

颜可辰这一推,兵器架是纹丝不动,颜可辰尴尬的抓了抓长发开口说道:“怎么回事啊?古爷爷我推演错了么?”此时的古早已在玉佩内笑翻了天,只听古说道:“说你傻吧,你还挺聪明,说你聪明吧,你老是犯二。我问你,你身后有几排兵器架?”

颜可辰答道:“三排啊?”古又问道:“那此时是辰时几刻?”颜可辰听到这一句,嘴里叽里咕噜的嘀咕着什么。“哎呀,我怎么忘了呢,现在已过三刻,应当在身后的第二排才对啊。”颜可辰听到古的话,又自己推演了一番,终于找到了真正的生门。

颜可辰来到身后的第二排兵器架,很是自信的一步踏出,果真一脚踏了进去。颜可辰进入二层空间,发现里面竟是空荡荡的。颜可辰心想,难道这二层的兵器被人拿走完了?怎么一件都没有?颜可辰想着,向边缘墙体行去。当颜可辰来到空荡的墙壁边时,突然发现在墙壁的里面竟然插着一把把兵器。颜可辰看着插在墙体里的兵器皱了皱眉,传音给古说道:“什么情况?只能看到兵器柄。都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万一我抽出一把是斧头,难道就要拿斧头出去?”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就叫葬器,至于进来的人选到什么样的兵器,那全是他与那兵器的缘分。别看了,这没适合你的,赶快演算阵法,进入下一层看看。”古看到颜可辰又不懂,开口解释说道。

“呃…古爷爷,这里的阵法有些难度,这层的空间一眼望穿,找不到阵眼啊。唉等等,古爷爷,这是不是阵法中所说的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此层处于中段,天然条件就不好划分阵道,按照幻阵生门应当是兑位?也就是说正西方就是出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