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奢我33天小幸福

第三天(02)

奢我33天小幸福 齐宿 1044 2012-05-17 10:46:36

  这件事还真应该从高考完说起。

青春总不会让你那么容易的心想事成。我和河马的高考成绩都不理想,我在生活了19个年头的城市里选择了一间离家不远的大学,而他,则由于成绩不佳选择了复读。

我还记得那年夏天,他目光诚恳的看着我,对我说:张小蜜,你选的学校也不是很好,既然我们都考砸了,那我们一起去复读好不不好?在共同努力一年,好不好?

而我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下头把玩着盛满芒果冰沙的玻璃杯子,低声对他说:“我已经没有勇气再接受下一次的失败了,也再没有勇气看到父母失望的表情。”

然后我们两个人都沉默,什么也没说。

其实我记得那年夏天,初得知张河马有复读意向时,我极力向爸爸游说过,我说我想复读,我想努力认真。但是一个成绩平平总叫父母失望的孩子,怎么能够再得到信赖?爸爸那时掐灭手中的烟,严肃地对我说:“苏小齐,别人读书你也读书,但是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你端正态度。别人的孩子一本二本,你只上了一个专科线。你不是差个十几二十分,请你面对你自己的成绩和现实!如果复读的成绩比现在还差,你想过怎么办没有?与其浪费一年,不如你自己正视错误,接受现实!”

我哑口无言,正如面对着他渴望与我携手共进的目光之时,我只能心虚的哑口无言。并非没有争取,而是我知道,父亲在教我学会成长和承担。

八月的末梢,他回到了高三紧锣密鼓的补课战场,我在家整理了163厘米高的小学初中高中的教科书,突然心中悲凉万分——那些自以为过的最不屑的日子,只有离开了它,你才明白原来自己有多么的想念它。

他回到全封闭学校的前一天,我们在公园绿地里散步,他一遍遍叮嘱我,大热天不许乱跑,不许胡乱吃东西,不许不按时吃饭,不许一天只吃一餐,不许熬夜,不许生病,最重要的,是不许不等他回来。我又哭了,他捧着我的脸,心疼地搂紧我,突然问我:你这样叫我怎么放心?让我怎么安心?

我揪着他的衣襟,对自己也是对他说:河马,我会等你!不管我在大学遇到什么人,经历什么样的事!我都会等你!

张小蜜。

张小蜜,你等我一年,我还你一辈子。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誓言可以这么神圣而又感人肺腑。我只是对自己说,一遍遍在心里对自己说:苏小齐,你这辈子认定这个男孩子了!不管将来的路途多么黑暗渺茫,不管今后的生活会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你认定这个人了!

一瞬间的感动,总是叫人不顾生死契阔,只愿意为对方赴汤蹈火。我想,盲目却幸福,勇敢并且义无反顾,这就是爱情区别于亲情和友情的最特别的地方。亲情叫你成熟满怀温暖,友情让你不至于孤单并对生活充满希望,只有爱情,会在第一时间叫人盲了眼,乱了心,甚至一刹那怒发冲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