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奢我33天小幸福

第十天(02)

奢我33天小幸福 齐宿 1211 2012-05-17 10:46:36

  爱我的人?

他寻过我了吧?

只是他来敲我们的时候我都佯装自己不在家,或者佯装自己是个聋子瞎子,看不见听不着,一转身,却又当着他的面笑颜如花的迎接着张河马回家。

据说女人在恋爱时至智商为零,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伤害本不该去伤害的人。

对所有追求过我的人映像模糊后却还能深刻的记得他。

王一杰。按他自己对这个奇怪名字的解释就是:我爸爸希望这辈子,我至少有一件事是比他杰出的,所以叫我一杰。

那时利用丰富的课余时间在学校附近的冷饮店兼职,学习怎么调配冷饮。第一次见面是在邻近秋天的季节,王一杰来买奶茶,我对他眯着眼睛微笑,只问了一句:喝什么?他的目光在我脸上停滞了三秒钟,也微笑,梅子绿茶。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在我眼前出现,早上一次,下午一次,频率高的时候晚上都会来。买的都是梅子绿茶。对话不多,由一开始的:“你好,喝点什么”,到后来的“你又来啦?”还有最后我都能够学着他的口气脱口而出“梅子绿”。好像有足足一个月长,我才真正的知道了他叫什么名字。有一回终于忍不住问他:怎么你天天梅子绿茶?不觉得腻?他才笑着回答:我早上帮朋友买,下午给自己买。晚上......顺道看看你下班了没。

我礼貌的回以微笑,不作回答。那时,我的张河马在复读的学校天天盼着我去看他,怎么会有心思考虑到其他男孩子的感情?直到,王一杰也到了冷饮店,变成我的同事——他真的分文不取的当白工,好说歹说才说动了老板让他也来上班。那时,他自来熟的叫我:“小师姐。”

女人的第六感很强。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对你的感情有些异样,你会在第一时间分辨出来,这份感情是什么。而我虽然不提,心里却是清如明镜的。

只是,我有张河马。苦苦等着我的张河马,孩子一样依赖着我的张河马。

下意识的,我开始对他避而不见,最后甚至辞了兼职的工作。

张河马却因着王一杰而吃味儿,常常为了他和我争吵。我着实也是无奈,两个人在冷饮店里不过匆匆一瞥,还真的就势同水火。这边是张河马的:他不是好人。那边是王一杰的:你男朋友不怎么样。我一遍一遍的拒绝王一杰,然后安抚我家小河马醋意泛滥的情绪。张河马每次都会义正言辞的要求我断了跟王一杰的联系,而王一杰确是在见不到我之后如火如荼的发着简讯,一天二三十条的发,而内容上却也没有半点越距和暧昧的成分,多是:吃饭了没有?天气转冷记得加衣、早点休息等等等诸如此类。有一回和张河马吵完架,我迁怒的低吼正巧打来电话的王一杰,我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自己说的话:你不要再影响我和我男朋友之间的感情了!你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困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吼完就挂了电话,突然觉得自己很是失礼——张河马就算因着他和我吃错,那也是我和张河马两个人的事,他不过是关心我,又有什么错?只是想着,罢了,他如果就这样不再纠缠,倒也好了,谁知道,下一刻便又收到他的信息,口气承诺一般的严肃:我只是真的很想和你成为朋友,虽然来得迟,但是我值得依靠!你不能喜欢我那又如何,常常让我看到你我便很开心。可否允我做你的好朋友,站在朋友的位置上,看你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