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奢我33天小幸福

第十天(01)

奢我33天小幸福 齐宿 1107 2012-05-17 10:46:36

  用了三天的时间修整心情,今天是我和张河马分手修养期的第十天。除了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些之外,我依旧一无所获。

就在昨天,娟子打来电话,声音轻而疲惫的对我说:“我把他拉黑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也都删除了。我还是决定做一个让他回味的女子。就算不是爱情。苏小齐,你也坚强一点,好么?做一个让他午夜梦回,回味无穷的女子。等待吧,总会有真心爱你的人出现。”

我找了个借口结束那通电话,脑子里细品着“爱你的人”这四个字。

张河马不是爱我的人吗?

他是爱我的。只是这个“爱”,我不知道该注明是过去式现在时还是将来式。你可曾错失过?在感情世界里,像我这样,孤魂野鬼般的独自徘徊?进却无步,退亦无路,我该怀抱着满腔的爱和情感投身何处?这个世界有两种女人,一种是苏小齐,一种是除我苏小齐以外的一种。

我这种就是典型的传统型伤不起女孩子。感情用力过度,都以为找到归宿,最终结局败落会受不住现实和内心的双重煎熬,不在失恋中爆发,就在失恋中灭亡——多人大抵会说:不就是失恋么,不就是失恋失身又失心么?捡回来就好。捡?那也要有处可寻。失恋的痛楚天天被我无休止的放大,加之新欢出现,张河马的倒戈.......正如我对闺蜜朵朵说的:我想放下,可是如何放下?

如何放下?我一直在找这条路。

正如现在也浑浑噩噩地在路上——被朵朵拉着作陪,去见她的“newfriend”,新男朋友。按她的说辞就是:“姐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的上眼的,总得找大伙儿鉴定鉴定!大家说好才是真的好!大家都说不好我得好好想想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女子身上流的一定是沸腾不停的血!性子热情奔放,比起我的内外向偏闷骚,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但我两从小到大一唱一和都能配合的天衣无缝,两张嘴巴可以翻云覆雨,说倒一群人。

只是,不见则已,一见我闷!

几个女孩子进了餐厅边磨刀霍霍向牛排边叽里呱啦天南地北的侃起来。女人闲聊的内容其实很好猜,永恒不变的是其他女人和其他男人——女人的友谊在说同一个女生坏话的时候建立,在爱上同一个男生的时候受考验,在抢了人家男朋友的时候宣告破灭。庆幸我和我闺蜜们的都经得起男人的考验。大家七嘴八舌的评论着朵朵的新男朋友,中间不乏穿杂着自己的恋爱蜜事。

突然觉得自己又落了单。新恋情?没有。旧恋情,众所周知已经告吹。地下情?怎么开口。我什么都不能说。

“我想,他再怎么样也不会是张河马那种样吧?”聊着聊着我突然竖起耳朵上的小雷达,怎么又扯上张河马?苦笑,望向说话的朵朵,她也没看出我的异样,又笑着说到:“既然大家评论都不错,我又挺喜欢他,那就拍案定钉决定啦!”

新恋情的甜蜜总是让人忘记伤痛。不,该说新的恋情让自己伤口愈合没有伤痛同时也盲目的看不见别人的伤痛。

在她们嘲杂的声音里,我只听得清自己心底里的声音:总会有爱你的人出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