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感情线

志愿

感情线 mj610049837 2209 2011-12-26 09:48:18

  老师说,报志愿和高考一样重要。分数高不一定上得了好学校好专业,好要看你如何报志愿。刘晶很是苦恼,考试自己不怕,可是报志愿她没有经历过,一点经验都没有。

刘晶的父母都是种地的,关于女儿考大学,除了可以保证能给她交学费,其他的忙就帮不上了。别人填报志愿,很受家长的约束,为他们的宝贝孩子指定专业,限制地区,甚至有些早就找好学校,就等着说服孩子听从建议。这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同学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刘晶也愁,父母不管她,遂她心愿,可是,连个商量的对象都没有,跟爹娘讲的嗓子都干了,他们一句‘你自己做主就行了,我们老了,不懂这些’就把她打发了。

刘晶想找人商讨一下这件人生大事,思索好久,也没想到愿意抽时间听她唠叨,陪她报考的朋友。

刘晶孤单!

茫然翻着招生目录,不知道该怎么做,是不是考不上就不用发愁了?

石云这次考试估分结果还不错,他也为三年的努力拼搏喊‘值’!他很想知道刘晶的考试情况,可高考过后的刘晶完全不在状态。石云担心她考的不好,又不敢问,坐在后面也是很慌乱。

石云祈祷,希望刘晶快的和自己差不多,然后报同一所大学!

15号,是交志愿表的日子,观察了刘晶几天的石云还是没忍住,问刘晶的情况,为最后在一起做最后的努力!

“你考的怎么样?准备报哪所大学?”

“不告诉你。你呢?”其实是不知道。

“我准备去西北方,比如,新、疆,想去远处看看。你要不要也报哪里?”

“很远的,在中国西北角。”刘晶突然间知道自己要去的地方了,“我报海南大学!”

“你为什么去那里?”离我好远...

“不为什么啊,就是喜欢那里。那里暖和,我怕冷!”就是想离你远远的,退到最远的距离,慢慢的想你,然后忘掉你...

“你不是跟我有仇吧,干嘛离我那么远?以后想见面都有点难。”石云询问。

“汪荷呢,她准备报考哪里?”刘晶没回答他。唯有提起汪荷,内心的冲动才会有所压抑!

石云不懂为什么每次谈话刘晶都要提起汪荷!

“我不知道。”不是生气了,是真的不知道,从高考结束那晚听她絮叨了毕业后内心的兴奋,对两人未来的畅想,石云就一直躲着她,不知道她的情况。

“...”

“...”

没有继续的对话,

没有商量的未来,

没有灵犀的默契,

两个人上交了志愿表,一个天南,一个地北...

6月16号,考试后的一切繁琐的事情终于搞定,到了真的要分离的日子。刘晶感动石云终于有了一丝良心,说要邀请她一起吃个饭,一起坐车回家,送送她,毕竟以后不常见面了。

刘晶当然答应了,最后的时刻,汪荷的存在已经无法阻止内心对石云的留恋,去他妈的友情,去他奶奶的道德,我想为自己活一会儿!

刘晶大胆的跟着石云出了校门,并肩走在一起,迈着坚定自信的步伐,露出笑脸,给石云留下最好看的自己。

我在这里想提一个巧合,不是我精心设计的巧合!

这所破高中人数还不少,今年的毕业生,文理科加起来大概也有1500人。也就是说,此刻活动在学校里面,学校周围,或者学校远点地方的人有1500人。我若设计巧合让汪荷在石云和刘晶吃饭的路上出现,这简直就是一个荒诞的笑话。我不想那么无聊!

可是真的,汪荷刚和自己班里的几个同学聚餐回来,有说有笑的途中碰见了二人!

刘晶,从没发现自己这么悲催,真的不得不很认命!

汪荷也有些不开心,她感觉的到他(她)们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他(她)们面前她完全是一个外人!尤其是现在,好些日子没见着石云了,连报志愿的事情都没有商量,原来是和刘晶走在一起!

迎面而来的汪荷的同学看着石云和刘晶,再看看汪荷,有些不懂状况,很敏感的年代,大家都避免男女单独出现的,更何况是一有妇之夫和老婆的好友。

氛围像是在捉奸。

“你们干嘛去呢?”汪荷笑问,而且以绝对女主人的身份走近石云。

充当小三角色的刘晶因为没有名分,也没有发言。内心是很委屈的,是你男友请我吃饭,又不是我故意招惹他的!

“真巧,在这里碰见了!我和刘晶出去吃顿饭!”石云有意退离汪荷,靠近刘晶。

“好啊,你们去吧,在学校等你一起回去!”还是微笑。

刘晶无论过了多少年也忘不了,汪荷此刻扮演的正妻在丈夫和小妾面前的表现出的女主子的威仪和大度!她是以这种姿态告诉自己她的地位,她是石云的‘结发妻子’!

刘晶好想调头走人,却为了眼前的正细心观察她的男人,硬生生忍下了这屈辱!这顿饭吃定了!

石云也很郁闷,还不容易刘晶愿意和自己一起出来了,可以在这最后的时间向她表露一下心意,让高中不留下遗憾,可是汪荷又出现了!石云有种感觉,刘晶尽管经常在他面前提起汪荷,可并不喜欢这个人。虽不明白为什么,但汪荷出现引来的误会让石云怎么向刘晶说‘我喜欢你’!

小镇上没什么有档次的饭店,而且学生也没钱,所以两个人就在一家小饭店里坐下了,人不是很多,店里很静,饭还没有上桌,两人四目相对,对方眼中的炙热让气氛很是尴尬。刘晶站起身来,走出店门,琢磨店门口的压井,这里的压井和自己镇上的不一样,这井就象一根通向地心的铁管子,只有几厘米的井口,往管口加上水,再直直的拉动活塞,水就从铁管口流了出来。

刘晶以前没见过,就试着向外抽水,石云见状,也出来帮忙,外加指导。

天气炎热,阳光很慷慨的铺撒,温暖着玩水的两个人,、

一桶水打满,两人已经很开心了,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只为共同努力打来的一桶水。

饭上来后,两人吃的很香,默契的笑笑,也没说话。

没讲过去,

没谈感情,

没提将来。

饭后,两人用打来的水洗了把脸,一起回去了。

有一种幸福的味道在飘~~~

我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怎么会通过这么一件小事了解对方的感情的,可回去的路上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是喜欢自己的。

这是一种暧昧么?

看文的哥哥姐姐们,给点奖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