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感情线

离别苦

感情线 mj610049837 2019 2011-12-26 09:48:18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飞过绝望。

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给我希望。

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

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

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

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象。

————张韶涵《隐形的翅膀》

这一年,这首歌响遍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也是刘晶学会的第一首歌。

8月12号,今晚石云就要乘火车去学校了,刘晶早上醒来就坐立难安!

好想再见到他,虽然前几天已经道过别,可是还想再见他!明知道再见面内心渴望依然得不到满足,宁愿再次体会离别的痛苦也抑制不住再见他一面的冲动!

执念,本就是一种苦...

若不看透人间事事百态,不明了事因得其果,怎会懂得顺其自然!此种淡然的心态,虽不信一切自有定数,也有人力不可及之处,学会遵循天道人常,懂得不可求,求不得。

刘晶自然不懂。

她今天连出门的借口都没空想。

“妈,我今天城里!”没有商量,今天的态度很是坚定。

“有事吗,怎么总往城里跑?!夏天这么热,再晒皮肤就黑了!”刘晶妈觉得最近这妮子很反常,以往在家叽里呱啦个不停,现在,毕业了,按说是轻松了,为何跟变了个人似得,不爱说话了,没事就发呆,有时还躲在屋里不知道写些什么。

“我今天出去一趟!”刘晶想不到理由,也没时间编造巧妙的谎言。

“好,早点回来!别没事就出去疯跑!”妈妈总有可以操心的事情。

“嗯。”刘晶暗想,原来态度强硬点、装作理直气壮,也是可以不用扯谎的!

刘晶这一次出来是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的,如此理直气壮的出来后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在塞满人的公交车上站着,刘晶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的是哪里。刘晶觉得自己很可笑,根本就没有告诉石云,她今天会跑出来‘见他’的,况且他还是今晚十点的车,大概晚上才会出门,就是此刻在车站等他,天黑前,她也是要赶回家的。无论如何,根本就不可能见到他。

刘晶还是在火车站下了车,熙熙攘攘的人群,拎着大箱小包匆匆走着,刘晶是唯一没有目的的一个。

火车站是城里仅次于降价打折的商场的最拥挤的地方,无论是售票口、进站口、还是出站口,就连寄存包裹的窗口都挤满了人。

进站口依依惜别的人群,阻滞着队伍的速度。

“我要进站了,你回去吧!”

“你进去吧,我等你进去了,就走了!”语气里的牵挂明显,还故作轻松。

“我马上进站了,你还是早点回吧!”

“嗯,行!外面不比家里,凡事多用心!”嘱咐放在最后,希望他记得清楚些。

“好!走了!”

这是一对母子很没有营养的对话。

孩子挥手,转头进站,两行眼泪滴下却不敢擦,他知道他的家人还在身后看着他。

站外的人等孩子进站,久久呆立,发车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回身,摇动轻笑,叹气离开。在车上行驶了半小时的孩子你可知道,你的母亲还在原地等候。你的家人怕你错过了列车,想着如果你出来了之后,可以给无助的你一点依靠...

半小时的等待,满满的爱。

他们不流泪、不拥抱、不浪漫,却依然让人感动。

出站口也是站满了人群,盯着走出的队伍,稍微外围的人群,立着脚尖,伸着脖子,想早一秒看到思念的人儿。

年轻的人儿不含蓄,接到情侣之后,就是夸张的、热烈的、渴望的拥抱。

也有些是大叔大婶来接孩子的,削尖了脑袋挤进人群,等看到孩子拎着包裹渐渐走进后,就又挤了出去,似乎是想到了作为家长应有了模样,站在站外,平静心情,等孩子出来。

“爸!”孩子很开心。

“我拎着,走这边!”爹也开心!

没有过多的表达,这还是深深的爱。

望着欢喜离开的人们,刘晶心里好堵得慌!何时,才能盼到他回来!

刘晶看了眼挂在火车站顶上的大挂钟,此刻才十点半,上午十点半。

刘晶轻声说:我喜欢你,等你回来!

十多个小时后的石云,会不会在她脚下的同一块地板上停留,轻声说,我喜欢你,等我回来!

刘晶有些生气,她觉得石云肯定不能做的和她想的一样!

刘晶气冲冲的向人群外走去,他走就走吧,你用的着这样想他么!他肯定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离开的!瞎想他!

刘晶没回家,她虽然生气,也不想回家。她去找马艳歌了。一方面是内心的假想敌在作怪,她就是要开开心心的,不让石云看到她有多想他!另一方面,马艳歌是石云的好朋友,找他,是因为想石云。

马艳歌以前和她是前后桌,关系挺好,后来又因为石云的原因,三人的关系更是熟悉。大家都叫他‘老马’。

老马今年没考好,选在一高复读,一高是个好学校,也比较严格,当时这些复读生已经‘非正式’开学了,刘晶只有去一高找他。

早上,老马醒来就感觉格外的神清气爽,定定神,迷蒙着双眼,望着还未亮的天,猜想今天将是个艳阳天!

虽然喜鹊未落枝头,天也有些沉闷,上了两节课的老马眼皮在跳,坚信,今天是有好运的!

直到,他等来了刘晶,已经是石云女友的刘晶。

有时候,不只是离别苦,相见亦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