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感情线

再相见

感情线 mj610049837 2284 2011-12-26 09:48:18

  黄河以北的大学都是有暖气的,刘晶大学所处的地方正好南滨滚滚黄河,天气相对暖和,暖气也足,整个冬日里,只要不是在户外,都不会冷的。

刘晶寒假回家,很是怀念学校那热乎乎的暖气管了。

刘晶家的房子是十几年前的老房子了,瓦房。现在好多人都不知这种房子的滋味了。刘晶却是深有感触!

家里三间瓦房。屋顶用红瓦覆盖的,砖墙。房顶由三角架支撑,一截大树做的房梁,上边还兼顾扯着电线,灯泡,还有吊扇。三间并排的瓦房,中间是正堂屋,前后各有一个门,前门临街,白天一直开着,招了许多灰尘。后门通向里院,院子里有几个树,老爸说其中一颗杨树下埋了她的胎盘,另外那个洋槐树下是弟弟的,这两个树长得很是茂盛,爸爸心里很是高兴,说将来她和小蛋儿(弟弟)都会有出息的!

厨房也是在院子里的,是泥垒的,很矮,老爸,一米七的个头经常头会撞上门框,顺便嘟囔一句,早晚我要拆了这间屋!

夏天,与邻居的平房相比,瓦房很是阴凉。不过密闭性不好,在晚上蚊子就挡不在门外了,老妈从做晚饭时就开始抱怨,一直到晚上睡着之前,冷不丁的就会被咬上几口。有时候,刘晶也会逗一下弟弟,在他背上拍一下,说,有蚊子!不过....没打到!弟弟皱眉撇嘴,生气总是不依,去向老妈告状。老妈懒得理会两人胡闹,事情也总是不了了之。看着弟弟幽怨的眼神她总很乐呵。冬天里,大风吹得通向后院的木门直咣当,风声伴着木门的声音,很阴森,刘晶的冬天都是钻进被窝在恐惧中度过的。

随着刘晶逐渐长大,房子的年龄也越来越老,在床下或者柜子下面能看到很深的耗子洞,刘晶之所以说很深,是因为,她和弟弟有提水浇过洞口,洞总是灌不满的。猖狂的耗子晚上出来活动有时会爬到被子上,不知道它感受到刘晶的瑟瑟发抖没有...

当然,那只是偶然,它们经常是沿着房梁活动的,房顶的瓦片被它们松弛了,刘晶的床头的头顶上方就有一处,月明星稀的晚上,能映下一束光,照在刘晶的头上。

下雨天,家里的盆子放在屋里接漏下的水,哪一处漏雨刘晶都记得清楚,就算是一个人在家时也不需要再听老爸指挥了。奇怪的是刘晶头顶的那个洞,不漏雨,老爸说,那是因为瓦片错落有致,正好掩着呢!

刘晶本来是很相信的,可是,某个冬日早上醒来,脑袋伸出被窝,竟有雪花点点偶有飘落脸上...

不过,那个洞漏雪不漏雨的原因,刘晶琢磨了好些年都没有得到一些科学的解释。

如今又要回家,不知道家里变样没?刘晶很激动,好久没见过老爸老妈还有弟弟了,很想他们!老爸骑着自行车去村口接她,看到老爸那张熟悉的面庞时,才意识到一切都没有变化:不会拥抱,不会说‘想你’,只一句简单的‘累不累,吃饭了没’...

家还是那个破旧的家,唯一不同的是老爸老妈的屋里多了一棵树!准确点是多了一根木桩,下抵地面,上撑房梁,听老爸说是,前段时间村里铺公路,压路机把屋里的房梁震断了,索性发现的早,及时用树桩支撑住了。

刘晶抬头望望木桩,也很无奈。其实,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是有钱盖房子的,村东的砖是老爸几年前就准备好的,只是,一直没开工扒房子。老爸舍不得!

老爸也算是孤儿了,从小是他的奶奶养活。这瓦房是当年他娶老婆的时候,借钱东拼西凑才盖的,因为有残疾,当时家里也穷,不好娶媳妇,是托了好多人,才娶来刘晶妈妈的!

刘晶的老妈腿有些跛,但不影响正常走路,又是高中毕业,没结婚之前在城里待过,还是有些文化的。老爸很是庆幸,家有贤妻不宜求啊!夫妻二人过着艰苦的生活,共同走过没有粮吃的日子,渐渐还了借的房钱,养了一双儿女,手里也攒了些闲钱。这瓦房虽破旧,却是他们生活以及为之奋斗二十年的家,他们有太多的心血融了进去,怎舍得推倒它!动任何一块砖,老爸老妈都心疼!

这摇摇欲坠的房屋...

回家几天后,莎莎打电话给刘晶,说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这让刘晶很意外。她以为那群朋友因为她当初抢了汪荷的男友都不理她了,现在想来,是自己太小心眼了,大家还是很宽宏大量的,只要她和石云分手了,并且看到汪荷和石云幸福了,也就原谅她了,多么‘善良’的人啊!

不知道是谁的主意,聚会地点在市区的森林公园。高高的大树们都光秃秃的,清冷的天气,消寂的环境,一群很‘二’的人,构成了一副完美的素描。

在读高四的莎莎问,大学好不好?

汪荷说,好,很好!跟高中不一样。很开心!

刘晶想了想,没开口,她的大学是在无助中开始和继续的...

汪荷无疑是这群人中最活跃的,笑声洋溢,光鲜亮丽,和谁都时不时的聊上几句,不得不佩服,她擅长这个!她对刘晶也谈笑风生,刘晶不知道该不该去抱上她,感谢一下她的不计前嫌!

刘晶一路都一步不离莎莎,她知道人群中有石云,她不敢看,怕会去踹他,去咬他,去抱着他哭...

刘晶也看到了老马,他就站在别人(石云)旁边,刘晶没勇气走上前,忽略到他身边的人打个招呼。本有些忏愧的,可细想,老马不是喜欢我么,他都不来跟我打招呼,我何必贴上去呢!

若是老马知道刘晶的想法就郁闷了,刘晶跟个粘虫似的粘在史莎莎身上,有人走近她都不抬头,装作没看见,他怕走过去了,刘晶不理他岂不太尴尬!况且,石云就在他旁边,和刘晶再见面石云也不知所措,觉得刘晶方圆五米都是雷区,也始终不离开他一米!

汪荷说,刘晶,你们分手了,也不比见面就装作不认识吧?

刘晶:认识啊,怎么会不认识。只是没什么可说的。她的声音很高,足能够石云听到。

老马推了石云一下,示意他说句话。

“你过得怎么样?”石云不敢抬头。

“嗯...挺好的!”刘晶笑着,友善的回答。却始终没敢看他一眼。一眼足以沉沦。

后来,

刘晶狼狈的退场了,借口是肚子痛。

老马说送她回。

刘晶感受着背后众多的目光,和老马一起退场了。她感谢老马,此刻和他站在一起,承受着众人的‘观赏’。

刘晶好后悔,为什么不装得动不了,让老马抱她离开,顺便看看石云的表情会不会有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